观澜丨自古英雄出少年——怀念我们身边的英雄李涌

2021-10-13 20:0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66616) 扫描到手机

□大山

我的武友,我的邻居,我的同学李涌,走了。把悲痛留给了我,把怀念留给了我,把美好的回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自古英雄出少年,少年时期的李涌就有着淳朴善良的心和侠肝义胆的英雄气质。

我和李涌的情谊缘自共同的爱好——武术。

1981年秋季开学不久,因为爱好武术,我每天下午放学就到学校附近的观象山,找一块空地,习武拳脚。我和李涌虽然不在同一所中学,但是,同样的爱好,同样的想法,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我们在观象山幽静的林间空地,不期相遇。在切磋武艺、互相学习、坦诚交流中,我们是越谈越高兴,越谈越投机,越谈越感觉相见恨晚。

夕阳西下,晚霞温暖,我和李涌沿着观象山弯弯曲曲的小路下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边走边说着各自的学校、学习情况。不知不觉间,走到他家的院门口,我才发现,惊喜地叫道,咱们还是邻居。原来,他家住在甘肃路,我家住在恩县路。虽然不在一条路上,但直线距离也就是二百多米。他和我一样也是非常高兴。于是,我们俩约定,第二天下午,依然在观象山老地方见面,练习武术,一起回家。

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俩是武友的秘密,所以,我们都以邻居或者同学彼此介绍给大家。从此,我们俩成为武友、同学和邻居。

自从那一天和李涌在观象山相识之后,我们周一到周六的下午,有时甚至周日也相约练武。那时的我们,年少,单纯,执着,风雨无阻沉浸在练武的快乐中。当时,我就觉得李涌善良热情、乐于助人,好学专注、家风好,非常愿意去他家玩,非常想和他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

有一天的下午,我们在练武时,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来。我没有带伞,李涌带着伞,我们俩彼此搂着肩膀,说说笑笑一起往山下走。前面小路上,一位从后面就能看出走路不方便,一瘸一拐的老人,被雨淋得浑身湿透,艰难地前行。只见李涌毫不迟疑举着伞,撇下我,三步两步跑到那位老人身边,一手将伞举过老人的头顶,遮住冰凉的雨水,一手搀扶着老人,向老人打着招呼,安慰着老人,继续向前走。待老人反应过来,知道自己遇上“活雷锋”,感激的话连连不断。而我,无话可说,虽然只能用埋怨的眼神看着风雨中的李涌,然而,我瞬间感觉他的背影是那么高大,坚实。

将老人送下山,雨还没有停。李涌耐心问清楚老人住在江苏路时,他看了看我,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更像是告诉我,咱们一起把老人送回家吧!于是,我和李涌分别左右搀扶着老人,他继续举着伞为老人遮挡风雨,绕道将老人送回家。老人站在家门口,感激地再三请我们到家里坐一坐、喝口热水,李涌婉言谢绝。然后,我们俩撑着雨伞,消失在深秋的雨丝里……

从那时起,我在心里认定李涌将是我永远的好朋友。

那年冬天,青岛流行戴绿色军帽,特别是在小学和中学。同时,高年级学生抢低年级学生军帽的事情时有发生。

有一天的傍晚,我和李涌练完武术,从观象山下来,走到上海路上的九中门口附近时,突然,黄昏的暮色中窜出一个黑影,将我们前面大约五六米正在行走的一名矮小学生脑袋上的绿色军帽抢走,转身向左,横穿马路逃去。说时迟,那时快,李涌大喝一声:“抓强盗!”快速向那个黑影追去。那个黑影听见喊声,听见有人追来,听见越来越近的跑步声,害怕得扔下军帽,拼命逃窜。

李涌停下追赶,折回身,弯腰捡起地上的绿色军帽,小步跑到惊魂未定的矮小学生面前,一边安慰着他,一边亲手将绿色军帽戴在他的头上。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幕就像放电影一样,时常在我的脑海闪现。

和李涌相识不到五个月的时间里,亲眼目睹这样两件事情,年少的心灵感到震撼,佩服不已。心想,我要为好朋友做点有益的事情。

大约是1982年上半年,《少林寺》上映,轰动那个时代。我下半夜起床,到当时的海员剧场排了两三个小时的长队,买了两张电影票,来到李涌家,约他看电影。我们的友情日益加深。

那一年,我们俩都是16岁的少年。

岁月留痕,往事难忘。我庆幸自己在少年时期认识李涌。他的善良正直、阳光热情、勇敢无畏,深刻影响了我的三观。我虽然不能成为英雄,但我尊重英雄,敬仰英雄,崇拜英雄,学习英雄,英雄就在我们身边。从那时起,我见证了李涌从少年的乐于助人、侠肝义胆到参军入伍屡立军功的十九年军旅生涯,再到从警十六年的“涌哥”“好交警”“好警察”的英雄之路。

李涌走了,把悲痛留给了我!

英雄走了,把伟大留给了我们!

向英雄学习!向英雄致敬!

继承英雄遗志,把英雄精神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