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程序员节:和“码农”聊聊35岁危机这件事

2021-10-24 18:42 中国商报阅读 (16688)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1024程序员节,和“码农”聊聊35岁危机这件事

  在计算机数学中,1024是一个常用数字,凑满1024,才能向下一个存储单位换算。虽然没人能准确追溯出10月24日被定为程序员节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显然这一天已逐渐被中国的程序员们接受。

  加班、高薪、秃头、技术宅、青春饭......细数贴在程序员身上的诸多标签,“吃青春饭,35岁以后就干不动了”是外界普遍对程序员群体职业的刻板印象。对于程序员来说,35岁真的是个坎吗?这一职业本身的进化路径又在哪里?

  今年的程序员节,中国商报记者采访了若干名软件从业人员,与他们聊一聊35岁危机这一“码农”队伍里的显性话题。

“羡慕当初去当公务员的同学”

  “你有35岁危机吗?”

  “有,非常强烈。”

  距离自己的35岁已过去六年,程序员赵缙还是没能解除年龄危机。导火索是几年前遇到的一个无法突破的工作瓶颈。“大概在36、37岁的时候,我想在工作上进行一项新的尝试,但最终没有成功,所谓的35岁危机就随之而来了。”

  其次是一些来自身体上的反馈。随着年龄增长,记忆力、精力和反应能力均不如前,竞争力难以与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匹敌,开始产生被后辈赶超甚至取代的担忧。

  赵缙认为,自己之所以明显感受到35岁危机,与到一定年龄之后思虑得更多有关。“以前在工作前景上想得比较少,只是埋头干活。35岁之后,开始考虑我这个工作还能干到什么时候?我做的工作是不是还有价值?升不上去会不会被淘汰?”而当这些问题无法得到积极的答案时,就会陷入无比焦虑的境地。

  出于对电脑游戏的热爱,1998年进入大学的赵缙选择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同学们或是进入体制内,或是下海经商,像他一样一直从事软件开发的人并不多。赵缙原本也考上了家乡的公务员,但觉得没意思放弃了。现在,41岁的他还在找寻突围的方向:拓展知识、提升技能,甚至谋求转行。赵缙对记者表示,有时候会羡慕当初去做公务员的同学。“现在感觉其实当公务员挺好的,以后我可能会建议我的孩子去考。”

  与“大龄”程序员赵缙非常具象的危机感不同,现年28岁的程序员陈立铭虽然承认有35岁危机的存在,但还未对其有过多的想象。他告诉记者,自己大概率会遵循程序员惯常的路径去应对,转岗做管理或者产品经理。“35岁确实会是一个转折,不过也没那么夸张,我身边就有很多年龄超过35岁的程序员同事。这种危机可能在大公司会更明显一点。”而现在陈立铭最大的焦虑是怎样才能做个不秃头的程序员。

“完善自己就会有一席之地”

  “我的职业定位后续应该有什么变化?”“职业寿命还有多久?”与赵缙类似,今年38岁的何捷也在35岁时自问过这些问题。不过与数年后仍在和焦虑缠斗的赵缙不同,她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找到答案并解除了危机。

  “在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中,我并不是一直在做软件开发工作,曾经有段时间跟写代码完全脱离去做过项目经理,后来又转回到开发上来。经过各种岗位的尝试,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做开发,第一,喜欢;第二,能胜任,让我有精力兼顾家庭。”一番分析之后,何捷很快走出彷徨,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现在,她能很自信坦然地面对别人诸如“你已经38岁了,怎么还在写代码?”的质疑,“我会告诉对方我工作做得很好,甚至可以比年轻人做得更好,并不存在年纪大了跟不上思路的情况”。

  现在回想起来,何捷认为,自己之所以在35岁时对职业前景产生过短暂的焦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外界对程序员35岁危机定义的影响,不过她认为这一定义有其合理性,确实存在年龄大了精力不够、思维不再灵敏等客观情况,但在客观因素之外,程序员应该明确自我定位和自身需求,帮助自己应对这一危机。

  “打铁还需自身硬,作为软件开发者,如果能沉下心来去研究,不断完善自己的技术水平或管理能力,那就会有他的一席之地。”虽然还有四年就迈入35岁,但程序员侯志研相信自己不会受外界盛传的35岁危机影响,“因为我每天都在吸收新东西,保持学习的状态”。

程序员也能“越老越值钱”

  面对35岁这道坎,似乎大多数程序员接受的解决办法就是转岗或转身离开,然而这一职业本身的进阶路径又该怎么走呢?

  雇用数百名程序员的盛安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CEO张纪伟对中国商报记者分析,35岁危机的产生与目前许多软件开发奉行的流水线式工作模式有关:软件开发被拆解成需求分析、设计、代码、测试、维护等独立的环节来进行,程序员“前面”的有架构师、需求分析师、项目经理等,负责敲定整个软件的框架和功能,最后剩下大量代码工作留给程序员去填。程序员就像一个复杂系统中的齿轮,虽然承担着大量的工作,却并不是整个系统中最有价值的部分。

  “这个市场的大多数价值都来自客户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如果你的开发工作就只有写代码,那35岁以后可能真的会往下走。到时候,体力不如年轻人好,学东西又不如年轻人快。” 张纪伟说道。

如何才能跳出怪圈

  张纪伟认为,程序员职业的进阶版,简单来说就是要求程序员直接去对接客户,了解客户所在行业的业务特性和行业特征,以便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和解决方案,而不是只写代码。

  “不同的客户会有不同的需要解决的问题。程序员需要去理解这些,并且提高自身解决问题的能力。而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和经验不断地累积,解决问题的能力会不断提升。”张纪伟表示,这种情况下,程序员就是“越老越值钱”的。

  可喜的变化是,何捷发现,自己身边的大龄程序员比十多年前刚入行时多了许多。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程序员这一职业会越来越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