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椅”靠!15年,他在地里种出700把椅子!莱西果农这项绝活还拿下了国家专利

2021-10-25 21:5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933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毛梓权 王涛 实习生 杜治霖

桃花开,桃花谢。寒来暑往,光阴整整走过15年。15年,呱呱坠地的婴儿可以长成翩翩少年。满头华发的张为仁却用这15年只做了一件事——利用桃树“种”椅子!而且一种就是十多亩,首套作品有人出价20万元还不卖。

张为仁坐在桃树椅上

如今,他种在莱西狼埠村桃园的桃树已老去,长出的700多个“天然”桌椅终于收获了。“明年天暖和了,我就该开始最后的工序了。”张为仁说,他失败过很多次,村里人、家人都不相信他能干成,合伙人也撤了,所有人都反对他干这件事,但他咬咬牙坚持下来。尽管桃树椅子收获了,更大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20万不卖的椅子

说起张为仁的桃树椅子,可并不是简简单单地让桃树自己长出椅子的形状,而是需要精心调教“椅子”的生长,获得比较完美的造型。“最开始,我就是一棵树长一张椅子。但是一看不行,这个树做了造型之后长得太慢了!”

张为仁坐在桃树椅上

后来,张为仁从桃树发芽开始,就把4棵桃树枝干编织在一起,用铁质模具嵌套定型,然后每年根据枝条生长情况还要进行多次定型最终长成桌椅形状。

“差不多经过10年第一批做的我看差不多长成了,就砍了加工。”张为仁现在就坐在第一批桃树椅子上说,“这个可不是长好了,砍了就算完工了,后面工序还很多。”

加工第一套桌椅时,张为仁请了3名有经验的木工帮忙,4个人足足干了12天才成形。因为桃木比较硬,木质结实,打磨需要耗费的时间很多。张为仁告诉记者,这种椅子没用任何化学物质,纯粹是天然桃木,也没用一个钉子,形状也是靠着桃树的生长形成的。

枝繁叶茂的“活椅子”

2016年正好赶上广交会,张为仁就带上四把桃树椅子和一张圆桌样品去了。“他们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懂,叽哩哇啦的。但是看出来他们都是感觉很惊奇,老外都直竖大拇指,眼都直了!”张为仁说,“当时我就没想卖,所以标的价格也很高。”现场有客商出价到20万元,也被张为仁一口拒绝——椅子不卖!

“这种家具一个是一个样,绝对没有重样的。往那一摆档次就提升很多倍,主要是寓意好,放在家里是吉祥的象征,绝对的高端。还可以漆成红色的,更显得尊贵高雅。”这次展会着实让张为仁有了信心。他说:“椅子值多少钱,卖没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外都佩服咱!”

种树的木匠

张为仁是莱西狼埠村人,成为一名果农已20多年了。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个木匠。

他很早就出门谋生了,十九岁开始干木工活。那时候听说东北木头多,二十三岁就去了东北,在那一干就将近十年。回来以后,还开过木雕工厂。当时工人还雇了六七个工人,干了大概有五年。后来大家都看着弄木头能挣钱,木头就越来越少了。大料的活没法干了,张为仁就出去捡树根,干根雕。再后来,连树根也没有了。“嗨,快自己种点算了。”

桃树椅长在地里

张为仁告诉记者,“我当时在村里种中华寿桃,那时候经常有人找我要桃木说可以‘辟邪’。时间长了吧,我就有了个想法,这个桃木寓意这么好,能不能让树直接‘长’出椅子来呢?”

桃树椅长在地里

张为仁介绍说,他种植这种桃树的时间已经超过了20年,但是到底能不能行,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开始的时候,我先每年都种一二十棵做试验。每年种一批,种了三年。”经过多次的实践才找到了“种”出椅子的方法。张为仁还用过别的树种做试验,当时用的榆树,因为考虑到榆树长得快,而且榆木也是做家具的好木材。但是最后失败了,因为榆树枝条木质疏松,密度不够,种出椅子硬度达不到,不坚固。

每到春天,张为仁的桃园里碧绿一片。他和几个工人就穿梭其中,为桃树桌椅整理枝条。“春天树长得太快了,有的树枝有劲就把固定的地方撑坏了。”他得不时用手里的铁丝拧几个扣控制枝条的“走势”。

定形中的桃树椅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花开时节,正是桃园最繁忙的日子。“咱不能让它开花,开了花结了果,桃树就会长得慢,还得担心有虫子。”张为仁得麻利地将枝条上的花骨朵都掰下。“最早的时候也留下过果,当时坐在绿茵之中伸手摘桃,也是很有意思的,真是有种世外桃源的意境了。”张为仁的小孙子很喜欢到桃园里面玩,经常爬上桃树椅子去坐。张为仁就经常就根据孩子坐的状态去修整椅子的平整度,这时候也是他感到最惬意的时候。

躲不开的质疑

邻居们看桃树椅子雏形成了,也不时找他聊天,有的时候也给张为仁搭把手,“你这光长树不结果太浪费了!”这是邻居们说得最多的话。马先生是一名茶叶老板,从业快20 年了,很喜欢传统木艺的家具,这些年经手的茶具、家具也不少。他就评价张为仁的桃树椅子:“这桌椅的艺术加工看上去确实很到位,线条、造型都很好。但是我感觉这个直接坐起来还不行,至少得加个垫子。最好得去坐坐试试,找个感觉。”他的评价是,这桃树桌椅的艺术价值大于使用价值。

桃树椅装车

尽管类似的评价和不理解一直萦绕在耳边,但张为仁的桃树椅子仍在顽强生长。2021年初,他在狼埠村种植的十几亩桃树基本都达到15年左右,树龄到了,粗度够了,生长也越来越慢了。大地刚刚披上绿色,挖掘机和平板车开进了桃园。在张为仁的指挥下,种在地里的椅子们,一座座被连根拔起,终于完成了在桃园中的漫长使命。它们作为一种实验品,被这位特殊的“果农”改变了命运,下一步将开始接受“出土”后的加工工序。

700多件桃树桌椅

桃树椅子一共收获了700多把,在张为仁儿子的场院里,这些雏形显现的“枝条组合”阵列排开,张为仁和工人轮番上阵,用高压水枪给树木褪皮。“现在老了,眼神跟不上了,得戴着眼镜干。可是戴的镜子一震动,眼花得更快了。”

高压水枪去皮

“这得先去皮,然后风干,再烘干、除虫,最后是打磨抛光和上漆。”椅子原型经过高压水枪的冲刷,都已经褪去粗糙的树皮,露出了黄白的枝干。透过几间库房的窗户可以看到,螭蟠虬结的桌椅充满了所有的空间。“这得放一年,就不用管了,什么风雨温度都不用考虑。就是让它适应温度的变化,让木头稳定下来。”张为仁说,“明年天暖和了,我就该开始最后的工序了。”

红漆桃树椅

这十几年下来,上百万的投资都变成了这700多件桌椅,窗外的张为仁眼神中流露出无尽感慨。这一切确实代价不菲。他的果园租一亩地一年就得1000元钱,这是十几亩。材料费不说,算起来人工是最贵的,光人工费用一年4万元是打不住的,更不用说他自己投入的那些精力,简直不可胜数。

“一开始我失败了很多次,大概有4年的时间,总是失败,村里人都不信我能干成。还有一个合伙人跟我一起干过,但是光投钱,看不到收益,合伙人也撤退了。”张为仁徐徐说道。当时身边所有人都反对他做这件事。“家人都持反对意见,媳妇说弄了点钱都投进去了,就是自己瞎折腾,意见非常大。孩子都结婚了,工作也都不错,都劝我别折腾了。他们说归说,但是管不了我,我想干这个事我就一定得干,“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跟自己说,一定不能放弃,一定要坚持下去!”

张为仁和风干中的桃树桌椅

如今,他慢慢觉得自己真老了,不光是越来越多的皱纹和白发,还有越来越少的力气和精力。“我有专利,现在销售的事我是不懂,开始想交给孩子们干,但是他们本身也有自己的工作平时都很忙,根本顾不上这摊事。所以我就想找个合伙人,负责加工、销售都行。这个东西是好东西,肯定没问题。”张为仁对自己的心血之作一直充满信心。

拿专利的老头

对张为仁来说,种桃树椅子最大的收获,还是他获得了一纸发明专利证书。

2016年参加广交会后,2017年3月9日张为仁委托机构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专利。2020年9月29日,他的“一种利用树的生长制作的家具的制作方法”发明专利证书下发了。“真没想到,我就是一个初中文化的老头还能拿到国家专利!”刚拿到这个证书的时候,他有点不敢相信,又自豪满满。

获得发明专利

张为仁说:“看到我弄这个桃树椅子,当时就有很多人想学。但是没有用,他们真的弄不了,这个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的。我种树几十年,当木匠几十年,里面的事了解得很深,才最终做成了。”

“我决定开始弄的时候,就把树底下封住了,让树根只能平行长,不能向下扎。造型扭曲的树生长会放缓,到底会慢到什么程度,开始都是未知数。再就是,因为人为改变了桃树生长规律,所以树的寿命也会缩短,这些都得考虑。最开始的时候,桃树还没有长大,就得固定桃枝的形状。开始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没几天枝条就会长成原来的样子。必须经常给这些桃树调整一下,时间久了之后,才能变成需要的样子。”

张为仁说要让树长成桌椅,树不能开花结果,需要人工除花、打药……还有造型,什么时候造,什么时候调,怎么调都是费尽周折摸索出来的,这其中的辛苦和艰难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加工后的桃树椅

这一张发明专利证书蕴含了张为仁无数的心血,他觉得这是对他这些年最大的肯定。“许多年轻人问我怎么栽种,我就劝他们尽量不要搞。”问其中的缘由,他说:“这个过程太漫长了,很多年下来不但没有收入,而且还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这十几年过来,张为仁眼看着自己的小孙女长成了大姑娘,看着自己的桃树桌椅从地里到库房。上百万投资,年复一年在桃林里不断“打理家具”,就化作这一团团蜷缩的枝条。也许我们都不乏执着,但是很少有人可以如此坚持。人生成败,在张为仁眼里已经不再是平常人的定义。“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时间不会停留在原地等我们靠近,期待着明年这700件“家具”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