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以后 看到海就想起你!30年来青岛海葬24544位故人

2021-10-26 19:2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3505)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刘笑笑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吴璟

魂归大海三十年,碧海长天藏思念。10月26日上午,青岛海葬(暨生态葬)工作开展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庄重举行,在青岛市殡仪馆举行公共祭奠仪式后,从八大峡码头出发前往指定海域举行海祭仪式。青岛在全国是较早开始海葬。据了解,从1991年10月31日开始,共有24544位故人在青岛海葬。

当日上午8时,公共祭奠仪式在青岛市殡仪馆内庄重举行,敬酒、献花、放飞、放生等环节寄托了逝者家属的哀思。记者注意到,与一般的祭奠相比,此次公共祭奠仪式充分践行绿色祭奠的理念,采取敬献花环、祭文朗诵等方式寄托了家属对亲人的思念。并且,活动中还设置了吉祥鸽放飞、锦鲤放生等环节,让这份思念有了一份生的寄托。活动现场的音乐也一改以往的哀乐播放形式,邀请乐队现场演奏,通过小提琴演奏等方式将悲伤的情绪淡化,将思念的情思延长。

公共祭奠之后,家属乘坐大巴抵达八大峡码头,并于10时启程,乘船20分钟抵达指定海域,开始海祭仪式。海祭仪式现场同样简单而庄重,共分纸莲放飞寄哀思、鲜花花瓣撒大海、黄土五谷献至亲、怀念亲人三鞠躬四个环节举行。11:00返航结束整个公共海祭仪式。

此次活动,是在疫情防控形势下的一次绿色祭奠活动,也是对青岛市开展海葬(暨生态葬)三十周年祭奠活动的高潮呈现。

三十年前,青岛在全国较早开始海葬。1991年10月31日,在低回的哀乐中,北海舰队“天目山”号登陆艇缓缓启航,150余位亲属将55位亲人的骨灰撒向了千顷碧海。由此开启了青岛市殡葬事业绿色发展的新阶段,这是青岛殡葬改革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更是全国殡葬事业的一个重大变革。

三十年来,在一代又一代殡葬人不懈努力下,青岛海葬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稳步发展,从大规模、单一集中的集体大规模海葬走向常态化、小规模、个性化,“葬”“祭”并重的多元模式,持续走在了全国前列。青岛海葬已经从最初以本地市民为主到覆盖全国,并与济南、潍坊、淄博、呼和浩特等地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累计24544位故人在青岛魂归大海,节约土地130余亩。

■现场

放飞和平鸽,献上“海洋之歌”玫瑰

10月26日上午7时许,深秋,早晨温暖的阳光穿过清风微凉,平和肃穆的氛围在青岛市殡仪馆海葬广场萦绕。距离海祭仪式的公共祭奠环节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前来参加仪式的数十位家属。人们表情肃穆,在等待仪式的开始,在等待与故去的亲人再诉衷肠。

当天,共有34个家庭为纪念45名逝者参与了此次海祭。

8时,仪式正式开始。为了让仪式办得简约而庄重,主办方设置了多个环节,每个环节的设置都意味深长。例如在祭品追思环节,司仪向故人献上了三杯饮品:一杯老酒,浓情热烈;一杯清水,质纯高洁;一杯清茶,清远流芳。不同的祭祀代表不同的寓意,但终归是对故人的情感寄托,对生者的衷心祝福。

在公共祭奠现场,还设有敬献花环、佾舞祭礼、祭文追思、祭品追思、心祭追思、放飞吉祥鸽、鲜花追思、放生锦鲤环节,环环相扣,让家属有心灵的寄托。放生锦鲤环节,每个家庭派出一名代表,将数尾锦鲤在放生池中放生。记者注意到,当鱼儿重新回到水中畅快游泳之时,不少家属默默注视着它们,是对家人的告别,也是对生命的敬畏。当吉祥鸽放飞之时,人们的目光忍不住跟随鸽子投向天空,让鸽子带去自己的思念。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活动的筹备得到了家属的普遍认可。“真没想到主办方能给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全。”其中一位家属说,此前他们看到青岛市将举行海葬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觉得特别有意义。原本觉得这将是一次简单的祭奠仪式,但没想到来到现场发现主办方已经做了用心的安排,不仅给每位家属准备了统一的黄色丝带、纸莲花、鲜花、手套等物品,还考虑到疫情等影响给家属们准备了口罩、一次性雨衣等,让自己感觉到很温暖。

据了解,此次主办方为做好海祭仪式做了充足的准备。例如在家属鲜花环节,每位家属手上都有一朵蓝紫色的玫瑰。这朵玫瑰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海洋之歌”。家属们将“海洋之歌”献给了海葬的亲人,正寓示了对选择海葬这种绿色丧葬仪式的人们的赞美,如一首唱给海洋的歌一般洒脱和浪漫,无言胜千言。

小提琴伴奏,音乐表达敬意

用心的设计不止这些。记者注意到,在现场有一支四人组成的乐队,包括打击乐器、键盘、吉他,以及小提琴。他们从仪式开始前的垫场就开始演奏,《大海啊故乡》等曲目循环,一直持续到主会场结束,除中间特定环节外都没有间断。

而海祭仪式的小提琴独奏也是家属可以选择的绿色海葬祭奠仪式环节,可以进行个性化的定制。现场演奏的加入,一改普通祭奠仪式的悲伤充盈,而是让这场仪式具有了温暖的怀念色调。他们演奏的曲子哀而不伤,给故人的亲属们更多的寄托和力量。

活动结束后,记者也采访了负责小提琴演奏的小天(化名)。现场她一身黑色的装扮,跟氛围融合,而像这样的演出安排,她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接到。“时间不固定,有时候一个月一两场,有时候一个月好几场或者没有场次安排。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接。”小天告诉记者,她是职业小提琴手,自己有一支乐队,也会有很多其他的演出,工作安排很紧凑。海祭演奏是在她工作安排中比较特殊的一种,刚开始心理也会有顾虑,但工作了一段时间,尤其是了解到这些家属的故事之后,她会觉得这份工作很有意义。于是她每次接到海祭仪式的工作邀约,只要提前没有其他工作安排,都会应邀前来,并认真把工作任务完成好。

为了做好海祭工作,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在忙前忙后工作着。“海葬活动有利于减轻百姓丧葬负担,也是一种安葬新风尚。我们要把海葬常态化、个性化、人性化做到更好,倡导市民越来越支持海葬、自然葬活动。”青岛市殡葬事业服务中心生态安葬科副科长相恒坤说。

指定海域海祭,撒下故乡土

公共祭奠仪式过后,家属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统一乘坐大巴车,抵达八大峡码头。上午10时,两艘快艇从码头出发,直奔指定海域进行海祭仪式。

从青岛的八大峡码头乘船启航,沿青岛的黄金海岸线一路东南,穿行在慢慢洒下的阳光的灿烂中,一路踏行于湛蓝色海水涌起的白色浪花上,沐浴着湿咸的海风,极目无边无际海天一色的湛蓝。约20分钟的航程,就来到了东经120度24分—26分,北纬36度00分—02分的海域,这片不到11.1平方公里的蓝色海域,便是青岛指定的海葬区域。

当驻船于这片海域时,海鸥,这些海天的精灵、大海的主人们,或云集,或三五结队,不停的在船桅间轻巧地划过,时而婉转,时而盘旋,时而翩翩,时而徘徊,时而俯冲下来,时而又飞入云霄。北望则栈桥、小渔山、八大关、五四广场、小麦岛、石老人……青岛沿海美景、城市魅力尽收眼底,西望则是最具魅力的西海岸新区,远眺东南,则是有名的“候鸟驿站”大公岛。

10:20,船笛长鸣,海祭仪式开始。家属们将从逝者家乡带来的土抛洒向大海,让故人能感受到家乡亲人的思念,能找到回家的路;撒下五谷、鲜花花瓣,放飞纸莲花,寄托哀思;在活动的最后,所有家属面向东方,向大海深深三鞠躬,也向故去的亲人鞠躬 。整个仪式只有简短的10分钟左右,但每位家属都用这种方式表达出了对家人的思念。

10:30,返航。返航的路上,人们都没有说话,大家在心里默默地跟故人告别。

“恋海”团队,推动三十年的改革

“我必须再去看海,看那幽静的大海和蓝天/我只需一艘高大的帆船和星星为它指引/船舵轮转,风中歌唱,白帆疾驶/海雾弥漫,曙光拂晓/我必须再去看海,去感受那汹涌的潮水翻腾/令我无法拒绝/海风伴着白云飞舞/海浪腾涌,浪花飞溅,海鸥啼叫/我必须再去看海,像吉普赛人流浪/像海鸥那样,像鲸鱼那样,那里海风刺骨/听笑谈的同伴讲趣事/当长长的恶作剧结束/恬静入睡,好梦相伴。”这是英国诗人约翰•梅斯菲尔德的《恋海》。

在诗人眼里,大海是如此的神秘,值得人一生追随探索。在“恋海人”心里,海上生活是一种简朴的、令人畅快的生活方式,大海本身无法抗拒的巨大吸引力。在青岛“恋海”团队的工作日记首页里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不仅有诗人的情怀,我们更有“恋海人”的情感,我们所做的所有工作,都融入了两个字,那就是我们的“情怀”。在青岛,海葬团队把参加海葬的故人敬称为“恋海人”,称自己为“恋海”团队。

这个团队的每个人都有一个信念,就是在这条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路上艰难前行,让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这条路。

海葬,只是绿色殡葬改革的一个开始,三十年来,青岛市的绿色殡葬发展以开展海葬为起点,不断把绿色殡葬持续深入推进,海葬、绿色祭扫、陆地自然葬等都节序推进着。三十年来,经过一代又一代殡葬人的不懈努力,青岛海葬从幼小一步一步走向成熟,从默默无闻到持续走在全国前列。

■讲述

大海是归处,老一辈海洋科研人心愿已了

在海祭活动现场的家属中,一位头发半白的老人显得很激动。老人叫沙颖平,今年65岁。28年前,母亲去世,一直等着父亲;两年前父亲去世,她和家人遵照父母的遗愿,选择了海葬的方式。“终于如愿以偿了。我父母的遗愿都是海葬,这次他们一起海葬,我们非常满意这个仪式。”

沙颖平说,她的父亲是上海人,1953年从上海大学毕业后就来到青岛工作,在中科院海洋所主要从事鱼类研究。她的父亲沙学坤对我国海洋科研奉献了一生的时光,他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海洋普查,从南到北走遍了我国的海岸线,所以他的遗愿就是等他老了以后就回到海里去。

沙颖平的母亲早在30年前青岛举行第一次海葬的时候就关注到这件事,说等她走后,就把她的骨灰撒到栈桥头上。

“所以我们已经等了28年了。我爸和我妈终于可以一起入海了。”沙颖平也是海洋工作者,她工作的地方是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三十年前的时候,她就听说了海葬这件事,因为当时要举行海葬,还是他们单位给指定时间、划定海域。她也不断关注着这件事情的进步,从一年两次到一年几次,仪式也越来越完善,参与人越来越多。“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儿,我身后也希望采取这种方式。”

海葬的手续很简单,沙颖平先给父母预约登记。去年因为疫情耽误了,暂停了海葬仪式。今年海葬恢复之后,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了她家,并在今年3月10日进行了撒海仪式,完成了两位老人生前的心愿。

父母选择了海葬,在她看来祭奠也更方便了。 “我们家今年就买了一束花,到海边撒到海里。我现在有外孙了,也会带上他,说‘你太姥爷、太姥姥都在海里看着你呢,向海里跑跑吧’。看着孩子的背影,我就会想一阵我爸爸,想一阵我妈。”说到这,沙颖平的眼泪止不住汩汩而出。

虽然沙颖平的父亲是一位海洋工作者,成天出差不在家,但在沙颖平的眼里,父亲心里一直有这个家。她母亲有风湿性心脏病,干不了重活。经常家里要靠着父亲的同事下班之后帮衬,干些担水、搬煤等重活。

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她的父亲在黄岛培育梭鱼苗回不了家,在那整整待了一个夏天。“当时他的出差补贴是每天两毛钱,我爸爸硬是攒出来了70块钱,给妈妈买了一件当时最贵、最流行的呢子大衣。”她爸爸还会用海里的海藻洗干净晒干,给她做了一床海藻的褥子。还有一次在石岛出差,当地产一种小虾,晒成虾皮很好,爸爸就会在当地买了,在用炉子烘干,带回来给他们吃。

“我现在做很多东西就想起来。包粽子的时候就想起来那是爸爸最爱吃的,做酒酿汤圆的时候撒上点桂花,就会想起来那是我父亲最爱吃的……有的时候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她说,父母去了最想去的地方,她家离大海近,守着大海可以天天跟父母交流,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