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余年潜心攻关 山东省农科院育成的“齐黄34”屡创高产纪录——这粒大豆种子缘何这么“牛”

2021-10-28 07:21 大众报业·大众报业阅读 (11875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20余年潜心攻关,山东省农科院育成的“齐黄34”屡创高产纪录——这粒大豆种子缘何这么“牛”

□ 本报记者 刘兵

这个镜头,山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徐冉一直萦绕脑海:10月21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黄河三角洲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考察调研,他走进豆田,俯身摘下几个豆荚,轻轻用手捻开,一颗颗大豆“跳脱”出来。总书记仔细端详,然后将一颗豆粒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豆子长得很好。”

“总书记用手捻开的那一颗颗豆粒,就是我们研究培育的‘齐黄34’。”作为大豆品种“齐黄34”的育种人,徐冉看到视频画面后,激动不已。

就在10月18日,东营黄河三角洲盐碱地传来喜讯——由山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育成的大豆品种“齐黄34”表现出色,“实打验收,亩产302.6公斤”的产量,远超去年我国大豆平均亩产量(132.4公斤),实现大豆在盐碱地上的单产突破。

盐碱地被称为土地的“绝症”,重度盐碱地几乎是不毛之地。我国有约15亿亩盐碱地,仅山东就有1590万亩,约占全省耕地面积的14.1%。东营市垦利区胜坨镇海南村紧邻黄河,大部分土地盐分含量在0.3%以上,是典型的盐碱地。村口零星的红色碱蓬清晰可见,祖祖辈辈的海南村人在这里形成了种植水稻的传统。

“水稻的生长对水量要求比较高,有时候遇到干旱,丰收丰产就没了保障。”金泽家庭农场负责人苟增孟,几年前流转了村里1000余亩盐碱地,一直种植水稻。今年,他在当地农技站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试种了760亩大豆。

“今年降雨多、涝渍重,但没怎么影响收成,还创造了亩产302.6公斤的‘奇迹’。”苟增孟说,农场使用的大豆种子就是“齐黄34”,“颗粒饱满,不炸荚、抗倒伏,一斤3.05元,在地头就被抢购了。”

盐碱地里“长出”这样喜人的成绩,不仅乐坏了苟增孟,也“惊动”了徐冉。

在徐冉的办公室,9株从苟增孟田里取回来的大豆立在角落,干枯的秸秆下,土块上的白色盐渍清晰可见。“盐碱地里创造高产纪录,必须要取样回来再深入研究一下。”徐冉边收拾这些“宝贝”,边对记者说。

徐冉办公桌上一份关于“齐黄34”的项目报告引起了记者的注意:2010年亩产298.2公斤、2014年亩产313.75公斤、2019年亩产341.6公斤、2020年亩产353.45公斤……近5年8点次创亩产300公斤以上高产典型,创亩产353.45公斤的全国夏大豆高产纪录和全国大豆主产区高产纪录,3次刷新山东、2次刷新甘肃大豆高产纪录。这是“齐黄34”取得的骄人成绩。

大豆是我国重要的粮油饲兼用作物,在保障国家粮油、饲料与食品安全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量首次突破1亿吨。长期以来,与大豆生产先进国家相比,我国大豆生产在产量、品质、种植效益等方面都有明显差距。

实现大豆增产提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种子是关键。着眼于此,早在20世纪90年代,徐冉就和团队成员一道埋头于大豆育种研究,提出“优化株型、提高单株生产力和籽粒品质、增强抗性和适宜性”的育种思路,并制定“拓宽遗传基础、聚合优良基因、早代品质鉴定和多点多逆境鉴定筛选”的育种策略。

“目标就是亩产300公斤以上,实现高产、优质、抗逆、广适的育种突破。”徐冉说。团队广泛搜集国内外种质资源,开展精准鉴定,采取阶梯杂交聚合优良基因的方法,先期创制了耐逆、高油、丰产的新种质86573-16;然后利用杂交组合优化选配模型,组配了诱处4号和86573-16的杂交组合,于2006年成功育成“齐黄34”;并于2012年、2013年分别通过山东省和国家审定,2015年获得植物新品种权,随后又通过江苏和贵州等省审定,进入广泛种植阶段。

20余年磨一剑,功夫不负有心人。“高产、稳产,高蛋白质、高脂肪、高豆腐产出率、高腐竹产出率,抗病、耐旱、耐涝、耐盐碱、耐荫,适应性广,适合机械化收获。”徐冉如数家珍般介绍“齐黄34”的优良特性,特别是较好地解决了大豆高产与优质、高蛋白与高脂肪、高产与抗逆等矛盾。

“以适应广泛性为例,单一大豆品种的适应范围一般在3个纬度之内,而‘齐黄34’适应范围在北纬20度至北纬40度之间。”徐冉向记者展示了一张种植范围地图:北到河北、北京,南到海南、云南,西到新疆、甘肃,东到浙江、山东,20多个省份标注着象征种植地的红色圆点。

这么大范围的种植,有多地亩产实现了300公斤,有的地方还屡破当地单产纪录。据统计,截至目前,“齐黄34”已在全国累计推广种植3300余万亩,是黄淮海地区年种植面积最大、单产最高的大豆新品种;山东种植大豆面积的50%以上为“齐黄34”。

今年初,山东农学会组织专家对“齐黄34”研究成果进行评价,专家组一致认为:“‘齐黄34’在大豆高产、优质、抗病、耐逆、广适育种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在麦豆两熟制大豆育种产量品质协同提高方面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种质研究、品种改良永无止境,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大豆育种技术创新研究,把论文写在大地上,争取培育出更多更优的品种,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出更大贡献。”徐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