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热点丨先喊话后报警,沦为最惨打工人?李子柒向资本发起“反击战” 字节跳动宣布退出

2021-10-28 21:1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阅读 (30380)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追热点丨先喊话后报警,沦为"最惨打工人"?李子柒向资本发起“反击战”!字节跳动宣布退出

沉寂3个月没发视频的李子柒,一有动静立刻引起关注。

10月27日,有消息称,由于李子柒和签约公司微念存在纠纷,微念的股东字节跳动已于10月16日启动退出流程。记者核实,字节跳动确认消息属实。

再往前两天,李子柒将微念告上了法庭。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10月25日新增一条立案信息,一审原告为李子柒,被告为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创始人刘同明。

李子柒微博粉丝2763万,全网粉丝过亿,粉丝数能超过一些一线明星。微念与李子柒,在分别只是名不见经传小MCN机构和拥有不到200万粉丝的小网红时,一拍即合,合资成立公司,最终创造了商业价值数十亿的李子柒品牌,和估值50亿元的微念公司,打造了一段互相成就的佳话。现在,双方闹掰,李子柒停更、报警之后,选择法律途径解决。

根据目前公布的信息,双方在账号权、商标权、品牌权上,都有争议。“李子柒”最终会归属于谁?

“李子柒”归谁?

10月25日,李子柒在微博旗下的APP绿洲上发了一条早餐吃鸡蛋的消息,获得了6000多个赞,守在评论区的粉丝除了表达支持外,他们最关心的事情是,李子柒之后还能不能用这个名字继续发视频。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部首席律师赵虎告诉记者,账号归属权需要看与平台之间的约定。李子柒微博账号最早发布于2015年7月,2016年4月,她在微博上发布了第一条视频,当时和微念还没有合作。赵虎提到,注册账号时会和平台签署电子协议,如果当时是李子柒和平台签署的协议,账号属于她自己的可能性较大。不过,也不排除她和微念建立合作后,将账号权利转让给微念的可能性。

比账号纠纷更复杂的,是“李子柒”商标权以及品牌权归属,这两项权利背后,是动辄数十亿的商业价值。

据海豚智库显示,李子柒品牌2020年销售额为16亿元,其中仅李子柒螺蛳粉一年的销量突破了5亿元。李子柒天猫店目前粉丝数641万。据海外网红营销服务平台Noinfluencer数据,李子柒仅在YouTube上每个月有50万美元左右的广告联盟收入,一年算下来有600万美元,近4000万元的广告收入。

李子柒的商标和品牌主要掌握在微念公司手中。查询李子柒淘宝店铺工商资质可以看到,李子柒天猫网店企业名称为: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刘同明。记者在启信宝查询,微念公司共申请了376个商标,其中与李子柒有关的70个。包括李子柒、子柒、柒。申请时间最早为2017年9月,最晚为2020年7月。其中啤酒饮料、餐饮住宿、办公品等商标申请被驳回,也有教育娱乐、服装鞋帽等商标申请没有驳回,正等待实质审查。

而李子柒本人,并不占有微念公司股份。她与微念公司的合作关系是,双方共同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其中李子柒持股49%,微念持股51%。

“矛盾产生的原因大抵如此,商业价值动态成长超过了静态预期。”一位见识过多种商业纠纷的律师判断,很有可能一开始双方没有约定清楚品牌归谁,今非昔比后,要重新谈判另找平衡。

赵虎告诉记者,如果双方当时对商标和品牌有合同约定,则以约定为准。一般而言,个人不能注册商标,只有公司才能注册。如果当时没有约定,但李子柒同意并授权微念注册商标,现在想拿回来,需要充足的理由。

从成就到成仇

李子柒和微念,曾经是一段彼此成就的商业佳话。

2016年9月,李子柒收到微念创始人刘同明发来的私信,他表达了家人对李子柒视频内容的喜爱,希望能提供帮助。为了打动李子柒,刘同明还曾专门到四川拜访,之后双方建立合约模式,微念为李子柒提供微博资源推广服务。

2017年7月,双方共同出资100万元成立四川子柒文化,李子柒持股49%,刘同明持股51%。成立合资公司前,李子柒的视频只有4到5分钟,她那时刚有200万粉丝,每次做菜只有一道主菜,镜头很稚嫩,但风格已经固定,已经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士般风格。

合作4年后,李子柒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网红,被媒体列为与李佳琦、薇娅PK的对象,她的全网粉丝过亿,淘宝店粉丝700多万,商业价值数十亿元。

这段时间,微念也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MCN机构,成为被芒果、微博、字节跳动看好的公司,7轮融资后,微念科技背后聚集了多达50家投资方,包括绿地控股、中兴通讯、新华传媒、万科、光线传媒等,最新估值50亿元。

但矛盾也随之爆发。李子柒最新一条视频《柴米油盐酱醋茶》,停止在2021年7月14日。8月30日,李子柒在“绿洲”发动态称自己半夜被恶心到了,随后发文称:“大清早报个警。”李子柒还在一条秒删的回复内容有提到“资本好手段”。当时就有猜测,李子柒和微念之间起了矛盾。

网友“站队”

对此,网友自动划分为两个阵营,支持一方认为," 用人家的名头挣钱,还不想给人家多分钱,这本身就很过分 ";反对一方则认为," 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不食人间烟火那是演出来的。况且,没资本孵化李子柒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就好比明星与经纪公司一样,资源(资本)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在签约 MCN 公司之前,李子柒已经在社交平台上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量,其创作的那些既充满烟火气又富有创造力的视频内容极具辨识度——雨落屋檐、灶台炉火、挥锄刨姜,石磙碾玉的意向都让人叫绝,每一帧的美并不同于网红P图,因为其制作的精美并未干扰真实情感的表达,相反却做到了有效烘托,成为有生命力的意向。

而且,李子柒也绝非止于一个静态的符号,种菜、酿酒、砍柴、造纸、制作竹沙发、扎竹灯罩、绣蜀地山河,她在春耕秋收中成功勾勒出一副田园牧歌生活的画卷,满足了身处闹市者对山水田野生活的寄思。

这背后付出的努力和汗水,李子柒也曾在微博分享过,比如在拍《兰州牛肉面》一集时,她坦言曾跑去和拉面店师傅学习,一个多月里反复练习揉面。她称,拉面的那 2 分钟视频,她拍了 200 多个镜头,最终只用了不到 50 个。拍摄的三天间,她浪费了 20 斤面粉,废掉的面团被做成馕,吃了半个月;再比如为了拍几十秒的雪景,当时没有团队的她曾在雪山上冻了七八个小时,手已没有知觉,需要捂热后再调整摄像机位置。

告上法庭,矛盾正式公开

10月26日李子柒将微念告上法庭,矛盾正式公开。

根据微念公司今年7月融资时发布的内容,李子柒是其珍视的合作伙伴,全球粉丝过亿。除了李子柒,微念签约的网红还有香喷喷的小烤鸡、卧蚕阿姨、仲尼、夏一味等十多人。其中,香喷喷的小烤鸡微博粉丝数724万,仲尼微博粉丝559万,夏一味微博粉丝244万。李子柒仍是微念中流砥柱的力量。

新浪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分析说,一个极度强调个人品牌的公司,最大IP个人持股却没有超过50%,这种股权结构一开始就为后面的利益分歧埋下了伏笔。

“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担任过电商天使投资人的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告诉记者,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李子柒账号和品牌所有权在微念手里,李子柒想拿回控制权,需要证明协议是被迫签署,或有明显利益分配不公平。或是需要证明在后续合作中,微念违背了当年协议,没有支付相关权益费用,甚至在合作中损害了李子柒品牌。这些都需要证据。

即使李子柒退让,不想拿回账号和商标,只是想另起炉灶,可能也不是最佳选择。“账号运营和商品运营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推广账号,获取一个粉丝的成本在2元以上,李子柒如果另起炉灶,获得1000万粉丝需要投入2000万,现在李子柒全网粉丝在亿级,要做到一样结果,需要投入数亿元成本。而且商品运营难度较大,为了李子柒品牌,微念投入了200人团队打造供应链,现在李子柒另起炉灶比较难。”

李子柒停更的3个月中,淘宝店销量最好的单品螺蛳粉,已经被好欢螺超过。

对于微念,受到冲击也是必然的。“即使微念拿到账号,缺少李子柒本人的内容,将缺少生命力,没有未来成长空间。”李成东分析说。

李子柒和微念的纠纷,仍在持续中,还远远没到终局。不过,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此之前,网红与公司之前的纠纷,已经不胜枚举。

2014年,因为《逻辑思维》爆红的罗振宇与申音合作之间出现纠纷,双方成立的公司申音为大股东,占股比例超过82%,罗振宇持股比例不到18%,当时《逻辑思维》是商业化尝试最成功的视频自媒体,年收入超过2000万,并衍生出多个社会化产品。最后,罗振宇退出这家公司,自己独立创业,成立了得到公司。

2020年10月,导演张小策宣布正式退出《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团队。之后,朱一旦更新的视频中,大部分评论吐槽没意思,数据也在下滑。张小策另起炉灶更新的视频,同样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没有找到爆点,对于双方,都没有达到合作时的高峰。

李子柒与微念,从合作伙伴变成对簿公堂的对手,双方以后会走向何方?李子柒还能否继续专注做出优秀的视频,微念还能不能找到下一个李子柒,这些问题,都将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网红纷纷出逃,账号即被雪藏

网红和MCN的利益纠纷,李子柒只是众多案例中的一桩。

因为拍摄武汉疫情Vlog在B站上走红的林晨同学,在签约了一家MCN公司后,公司宣称会给予他更多的拍摄资源,但在签约之后,却要求林晨立刻接商务推广。

林晨同学在B站发视频,控诉公司的吸血行径,并且在发生纠纷之后,被公司索赔300万元。公司立马回应这是歪曲事实。随后,这条视频被删除。

2020年7月,林晨同学的B站账号彻底断更,他和MCN的利益纠葛战场也转移到了微博,但拉锯战到现在,依然没有明确的结果。

无独有偶,在B站拥有千万粉丝的UP主“翔翔大作战”发布视频,声称公司有不合理的合约。在他的描述中,甲方的义务只有6条,并且公司在承诺的提供网络营销、策划帮助等方面,没有做出过任何实质性的行动,所谓团队微信群里收到的消息,只有毫无帮助的每日热点,在内容运营方面,还不如自己专业。

在“翔翔大作战”向公司提出协商的要求之后不久,公司冻结了他的全平台账号。他只能自己另起炉灶,从头做起。

此外,解约或违约的主播往往还面临着天价的赔偿。根据裁判文书网消息,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张驰、杭州战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游戏主播张驰在未得到战旗公司书面同意的前提下,在其他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活动,并不再履行合同义务。二审法院最终维持原判,判令张驰向战旗公司给付1300万元违约金。

对于天价违约金,网红与MCN双方往往各执一词。网红认为MCN公司并未履行合约里的相关业务,才会选择出走,而MCN公司则认为,公司前期在网红本人上投入了大量的成本,天价违约金的背后,是对网红获得流量之后想自立本户的提前预防。

对于如何规范MCN公司的行为,如何才能实现网红与公司间的利益共赢,仍是一个需要探讨的命题。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网红与MCN公司之间的故事。

南财快评:

李子柒和微念的矛盾反映了中国创业公司在股权结构设计上的失误

连日来,李子柒(本名李佳佳)和其合作公司杭州微念的纠纷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李子柒的视频账号三个月未更新,引发公众猜测。后续有媒体报道,纠纷集中在经济利益层面。杭州微念的股东名单里面,没有李佳佳。李佳佳作为杭州微念旗下最大IP李子柒的实际形象拥有者,在杭州微念持续膨胀的估值中和其未来发展的休闲食品业务中不占权益,这就导致了IP资源和资本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是非常不利于公司发展的。

根据公开信息,杭州微念一直以来宣传自己是李子柒品牌的拥有者和实际经营者,并以此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吸引了不少著名投资机构。包括李子柒螺蛳粉在内的一些食品品牌,也属于杭州微念旗下。但是,近期因为和李佳佳的纠纷,杭州微念申请的多个李子柒品牌注册申请被驳回,反映出了杭州微念持续经营中的巨大风险——没有处理好跟李佳佳的合作关系。

杭州微念和李佳佳拥有一家合资公司,名为子柒文化。但根据调查,子柒文化只负责李子柒的视频制作,跟李子柒品牌衍生产品的经营没有关系。而李佳佳本人在杭州微念未有持股,可能的原因是杭州微念认为已经通过利益分成的方式,向子柒文化转让了一部分的收益。这种法律结构的设计,很可能放大彼此的矛盾。

杭州微念从经营财务数据上来看,依然是显示亏损的。因此,杭州微念对子柒文化的相应的收益分配,自然不会高到哪里去。一说,过去几年,杭州微念对子柒文化支付的金额为数千万元。这一数字尚待证实。但是,数千万元的金额,和杭州微念目前市场传言几十亿元的估值数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杭州微念的股东,可以在杭州微念经营亏损的情况下,通过股权的增值获取巨额的财富。李子柒本人没有未持有杭州微念的股份,只能通过收益分成来实现财务收益,自然比不上资本增值来的快。更何况,更多李子柒品牌衍生产品的管理,脱离了李佳佳的掌控,这里面的经济利益和风险,更非李佳佳能够掌握,自然会进一步加大李佳佳和杭州微念之间的矛盾。

因此,从这次李子柒断更并与杭州微念发生矛盾的一整个事件来看,这是一个企业核心人员和管理层因为早期股权架构设置不合理,以及对经营方式和理念发生分歧,而导致的企业运行过程中的重大风险事件。目前,杭州微念的股东字节跳动已经要求退股。可以预见的是,过去杭州微念引入的果然机构投资者,可能会依据字节跳动所使用的同样的条款,要求退出杭州微念。杭州微念未来在资本市场上的进一步发展,将遇到重大挫折。

李子柒作为一个享誉国内外的品牌,因为本次事件,也影响到了这个品牌的发展。对于整个中国商业社会来说,也是一个损失。所以我们尤其要重视,在创业企业发展的早期阶段,一定要通过一些专业的制度安排,合理的分配核心知识产权和资本之间的利益,避免为未来的企业发展埋下隐患。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经济观察报、钱江晚报、每日经济新闻、上游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