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字节跳动推行“1075工作制”:打工人疯狂“被加班”,大厂却开始反内卷……

2021-11-01 19:2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6676) 扫描到手机

  今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更新加班管理规定:工作日7点后加班需提交申请,需要有理由经过领导同意,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每月最多36小时。

  有网友将这一规定总结为“1075工作制”。

  对于部分员工来说,更加放松的工作时间安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对于另一部分员工来说却并不那么美好。而问题的关键在于,要钱还是要自由……

1075工作制

  11月1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更新了企业内网上的《中国大陆加班管理规定》,规定中提到,工作日7点后加班需提交申请,需要有理由经过领导同意,每天最多加班3小时,每月最多36小时。

  飞书里也更新了一则中国大陆加班规定的文档,其中对工作时间有明确认定:工作时间上午10点到下午7点。

  对于加班工资也有了明确规定:工作日加班工资为原有的1.5倍,休息日加班工资2倍,节假日加班工资3倍。

  有网友将字节最新的加班管理规定总结为“1075工作制”:即早上10点上班,晚上7点下班,每周工作5天。

  该说法得到了部分网友的肯定,有自称字节跳动员工表示,公司加班系统的确更新了工作日加班的功能。飞书里也更新了一则中国大陆加班规定的文档,对于加班有明确的细则:工作时间上午10点到下午7点。但是目前并没有官宣,员工也没有收到邮件。

被捆绑的加班

  互联网大厂打工人加班是常态。

  之前,一张覆盖2600余家互联网公司作息的表格在业内流传,由无数互联网打工人分享具体的工作信息,包括上下班时间、每周上班天数、午饭/晚饭时间、是否要写周报/日报等。

  这份“互联网公司作息表”,涵盖了腾讯、阿里、百度、字节跳动、京东、拼多多、华为、美团、滴滴、网易、B站、360、58同城等多家国内互联网一线巨头的多条业务线。

  综合来看,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存在下班迟的情况,尤其是设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的部门,加班更是常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疯狂内卷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产品快速迭代大背景下的产物,我国网民近11亿,庞大的用户基数下,一些互联网初创企业成立3年、4年,研发出小爆款后就能上市变现,因此资本对互联网企业的投资需求持续旺盛。新产品不断涌现,老产品不进则退,行业竞争非常激烈。

  而现在,随着“996”工作制备受关注,互联网大厂的加班文化正在慢慢发生变化。

  今年6月,腾讯光子游戏工作室推出“保障双休”的加班管理机制,引发热议。随后,多家互联网公司先后宣布取消“大小周”。

  6月24日,快手宣布从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员工按需加班,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快手今年1月开始试运行大小周,经过半年试运行之后决定取消。当晚,“快手7月将取消大小周”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同月,字节跳动就是否取消“大小周”问题进行了内部投票。出乎意料的是,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会上称,按照公司内部的调查结果,1/3员工支持取消大小周,但仍有1/3员工反对。

  这其中的关键问题不复杂:要钱还是要自由?

  虽然对于部分员工来说,更加放松的工作时间安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对于另一部分员工来说却并不那么美好。

  有网友认为,年轻就是想多挣点钱,周末加班双倍工资是其愿意接受加班的原因。也有员工直言,即使取消了大小周,该做的一样不会少,但是没有相应的加班费,还不如不取消大小周。

“996”明确违法

  8月26日,最高法官网在发布的一宗超时加班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中明确,“996”工作制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而“996”模式下,每天工作时间为早9时至晚9时、每周工作6天,严重违反劳动法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

  在现实中,一些用人单位漠视相关法规,有的直接将延长法定工作时间写在公司的规章制度中,有的衍生出“弹性工作制”“大小周”等隐形“996”工作模式。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作强度越大,人越需要好好休息,否则就会影响后续的状态,这本是常识,但往往被忽视。张弛有度、劳逸结合,不仅对劳动者的身心健康极为重要,对其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也大有益处。因此,企业谋求发展不应以牺牲员工的休息和健康为代价,而应在坚持按劳分配原则的基础上,通过科学合理的措施激发劳动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

  向“996”式的违法工作模式大声说“不”,让劳动者名正言顺地休息,还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出台具体措施,完善监督和日常检查机制,让劳动法在显性或隐性的“996”面前显现出足够的震慑力和约束力。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为奋斗添加上健康底色,让劳动者和企业方在法律的框架内走向共赢。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澎湃新闻、AI财经社、证券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