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图说 | 健身教练任海恩——“这可能是理想与现实最接近的工作”

2021-11-11 18:1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072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葛梦杰

每天上午8点到晚上10点,这是私人健身教练任海恩上班的时间,对于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他来说,即便与孩子们同住一个屋檐下,一个月真正能和他们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因为公司离家比较远,早晨我出门的时候孩子们还没起,晚上回去的时候他们早就睡了,老二今年刚出生,我也确实没时间在家照顾。”对于家庭,任海恩充满愧疚,但他却只能在物质上尽力弥补,他从未想过要换工作,只因为他热爱这个事业,所以他选择执着地坚守着。

今年31岁的任海恩投身健身行业近四年,已经从一名“小白”成长为高级健身教练。在很多人眼里,健身教练每天在健身房里卖课、带课,空闲时间刷刷手机,似乎很是轻松自在,但其中的艰辛与苦楚,只有从事健身行业的人自己才能体会。“外界确实对我们有误解,但我觉得只要坚持住自己的本心就好。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任海恩说。

任海恩从小就热爱运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便因为体能好被选进了学校体育队,成为了体育特长生。小时候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军人。19岁那年,任海恩应征入伍,在部队的5年时间里,他一直是体能上的佼佼者,每次武装越野比赛,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虽然已经退伍多年,任海恩却始终心怀感恩,他说部队磨炼了他的意志,让他在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够有勇气克服。

2014年,任海恩退伍回到家乡青岛城阳,长时间没有回家,家乡的味道让任海恩难以自持,他“放纵”了自己,体重很快从130斤涨到了163斤。“后来每次出去,大家都说我胖了,以前的衣服也都穿不上了,我才意识到自己变化这么大。”任海恩下定了减肥的决心。

任海恩的弟弟在健身房工作,便劝说他到健身房锻炼。也可能是从部队退伍的原因,那时候任海恩心气比较高,对健身房也不认可,他觉得自己锻炼也是一样的。于是,他买了哑铃等健身设备,每天坚持在家锻炼,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减重30斤。“当时是瘦了,但却没有型。有一次弟弟看到我在锻炼就纠正了我几个动作,我发现做起来比以前要费劲很多,那时候才意识到以前的动作做的不标准,需要专业的人来指导。”为了能让自己更壮实一些,2017年,任海恩开始到健身房锻炼。

从那之后,任海恩彻底喜欢上了健身房的氛围,一群热爱运动的人聚在一起,也让他热血沸腾,只要有时间,他便“泡”在健身房里,琢磨如何练肌肉,让自己的线条更美。那时候的任海恩,就已经有了做健身教练的想法。2018年奥维斯健身通达店开业,任海恩知道时机来了。

成为一名专业的健身教练,必须要考取国家健身教练资格证,三个月的专业培训,让任海恩更加了解了健身教练的职责。拿到证书后,任海恩正式开启了职业生涯,那时候的他有着满腔热血,感觉自己能干得很好,但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

公司对于健身教练看重的不仅仅是专业技能,还有业绩。健身房毕竟带着销售性质,每个月都会按业绩进行排名。由于刚开始没有经验和客源,任海恩的业绩一直排在倒数,这让他备受打击。“以前不管是在部队上,还是退伍后干别的工作,我都是排在前列的。再加上那时候我弟弟已经是金牌教练了,而我却一直倒数,这对我打击确实比较大,我也在暗暗较劲,我不能做得比他差。”入职的前三个月,他空闲时间几乎全用来学习专业相关知识,他自己也没想到学生时代那样贪玩的自己,工作中学习起来却如此“拼命”。“上学的时候要是有这一半的劲头就好了。”任海恩笑着说。

如何与人沟通是任海恩最为苦恼的。部队上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的,但是在健身房里却不适用。“想想那时候自己真的是‘钢铁直男’,看到别人超重,就当面直说该减肥了,尤其是刚开始带课的时候,动作要做多少个,休息多长时间,基本上都是命令式的,说话完全不会拐弯。”为了能更好地与人沟通,任海恩开始拉着同事一起谈业务,边谈边学。任海恩还非常认真地在网上查找与人交流的技巧,认真地记录在手机的记事本里,时不时拿出来看看。有时候任海恩还厚着脸皮去找健身房里年纪比较大的人聊天,找话题和他们交流。

慢慢地,任海恩成为了健身房里业绩最好的教练。“我觉得只要肯学、肯钻研,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的。我现在已经炼成个‘话痨’了,只要有客户来咨询,即便他们腼腆不怎么说话,聊天时也不会冷场。” 任海恩说。

健身教练免不了要和客户进行肢体接触,尤其面对女客户的时候,任海恩非常拘谨,说话时连头都不敢抬,指导动作时,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更不知道该和她们聊什么。

任海恩记得刚开始带课的时候,有一个女孩跟着他锻炼减肥,每当她练到很累的时候,总是把器材一扔,便不接着练了,不管任海恩怎么说都没用,这让他非常苦恼。“那时候我不敢真的和她接触,只是按着训练方式让她自己锻炼,有时候动作不标准我也只是口头上和她说,让她自己调整。再加上我说话比较直,她有时候确实是受不了。后来我觉得自己真的带不了了,想给她换个教练,她还对我非常信任,不愿意换。”

于是,任海恩强迫自己大方地和她接触,并且换一种沟通方法,说话前考虑如何能更好地让她接受,休息的时候和她聊聊生活上的事情,缓解她锻炼带来的心理压力。没想到效果非常好,两个人的配合度越来越高,女孩的体重也从刚开始锻炼时的160斤减到现在110斤。为了感谢任海恩,女孩还专门制作了锦旗送到他手上,收到锦旗的时候,任海恩非常有成就感。

“客户只要报名跟着我们锻炼,对我们都是百分百的信任,我们必须得通过专业和努力让他们变得更好。而且每当看到他们真的在改变,我都会非常开心,这种成就感也是我一直坚持的动力。”任海恩说。

每个到健身房锻炼的人,身体状况都是不同的,需求也大不相同,有些为了减重,有些为了塑形,还有的是因为太瘦想要增肌,这就要求健身教练要详细了解他们的情况。任海恩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客户身上,根据他们的个人需求和身体状况定制专属的训练方案。他习惯于提前半个小时到健身房,提前为每个客户安排好一天的训练计划。

现在任海恩每天平均要上八节课,每节课1个小时,更多时候需要和客户一起锻炼,体力消耗非常大。每节课结束后,他都会迅速调整自己,让自己以最饱满的状态去上下一节课。“只有我们的状态是好的,是有激情的,客户在锻炼的时候才会更投入。” 任海恩说。

工作上付出的时间越多,意味着家庭上就越亏欠。每天耗在健身房的时间几乎占全天的三分之二,家里的事情任海恩完全顾不上。虽说每个月有四天的休息时间,但是只要客户约课,即便是休息日任海恩也会答应。“其实可以交给其他教练带,但是毕竟一直跟着我训练,我怕打乱训练计划,而且我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也正是这样,任海恩对于家庭的亏欠越来越多。“答应了带孩子们出去玩却总是食言,我记得女儿曾说过‘爸爸你要是早点下班我就很开心了’,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任海恩红了眼眶。

现在任海恩已经升职为教练经理,除了要像往常一样带课,还要肩负着业绩和教练管理的压力。“疫情对健身行业冲击非常大。经历了很长的闭店时间,丢失了客户不说,还有很多健身房坚持不住倒闭了。即便现在有所好转,但可能是大家手头紧了,在考虑报私教课的时候就会很犹豫,对我们教练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任海恩说,每个月都有新的业绩指标,新的压力,这让他在工作中投入的时间更多了。他现在只想多干些活,争取给孩子们创造更好的物质生活,弥补对他们的亏欠。

任海恩对自己很严格,他说作为健身教练,自己的体形必须要管理好。除了带课,他每周自己至少要训练5天,保持着规律的锻炼习惯。他还在工作中不断提升自己,现在他不仅是国家一级健身指导员,还获得了亚洲体适能、中国健美协会、MMA搏击等多项技能教练认证。

很多人觉得健身教练这个职业“不上档次”,但任海恩却感到非常满足和幸福。“我喜欢健身,也喜欢这份事业。生活没有那么容易,这可能是理想和现实最接近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