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 | 即将闭店,青岛人熟悉的这家书店发布通知!网络低价图书冲击下,实体书店何去何从

2021-11-13 09: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0740) 扫描到手机

2015年3月12日,如是书店(国信店)开业时,岛城市民认为这是“青岛的一个文化事件”,并为它的诞生而兴奋。然而,在两千六百四十六天的书香萦绕之后,这家青岛人最熟悉的书店就要永远打烊了。

11月12日,如是书店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如是书店(国信店)将于2021年11月21日闭店。

如是书店微信公众号截图。

亲爱的读者:

2015年3月12日,植树节,如是书店的第一家门店国信体育场店开业。那天,我们一人一铲土,合力在书店旁种下一棵树。开书店、植树,或许是一回事,给世界带来一片绿色,带来一份希望。同时植下的,是如是人深耕文化行业的一份初心。

当年种下的那棵树己经长大,如是书店也从一家单店开到了四家店,然而,由于疫情原因,最早开业的国信店将于2021年11月21日跟朋友们依依不舍地说一声再见了。

据了解,如是书店(国信店)闭店后,如是新知卡权益以及储值卡权益在其他门店均可正常使用。

从“麦田守望者”到“漂亮朋友”  

如是书店于2015年在国信体育馆开业,曾经是青岛民营独立书店中的佼佼者。

半岛全媒体记者曾经采访过如是书店的联合创始人安东,谈到书店创立的初衷,他认为是“青岛到了有这么一家书店的时候”。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呢?安东称之为文化综合体,或者综合性文创书店。显而易见,在这个定位中,文化创意被摆在了至关重要的位置。

图书区、文创区、咖啡吧各占一隅又融为一体,面积多达1600平米,仅从外观来看,如是书店无论体量还是布局,都跳出了我们对民营独立“小而密”的刻板印象。它有不错的人气,到店的顾客并非只有买书一个目的,他们既可以流连书架之间挑书看书买书,也可以到文创区买文创产品,还可以到咖啡吧坐一坐,阅读、聊天或办公,这里提供咖啡和其他轻餐饮。

事实上,近几年,“书+文创+咖啡”已经成为书店业普遍采用的模式,是新书店迅速崛起行之有效的路径,也是老书店转型的方向。甚至可以说,改头换面后的新书店,已经代替老书店,慢慢变成我们默认的书店的样子。

在如是书店,顾客不仅可以挑书看书买书,也可以到文创区买文创产品,还可以到咖啡吧享用咖啡和其他轻餐饮

在某种程度上,“书+文创+咖啡”的经营模式拯救了书店。安东透露,如是书店三成盈利来自图书销售,七成来自文创产品和咖啡餐饮销售。“如果达不到这个比例,书店想生存很难。”这也是业内普遍认同的一个规律。

  如今打开“大众点评”,重温读者的留言,那种小温暖与小眷恋,令人唏嘘。

  “小福快跑”留言:

  来过好几回!这次有时间拍照!地方很大,区域化分的很到位,中心位置安排了好多可以坐下来看书的地方,旁边就是饮品店,关键是有——一个免费接水的地方!直饮水,旁边——一次性纸杯,服务好细致贴心!

  有好多台阶设计可以很好的解决座位紧张!

  书的种类划分也很科学!

  不知不觉在书店待了两个多小时,意犹末尽!


  “叶不修”留言:

  路过国信就来如是看看啦!印象中是开了很多年的店。最近活动好像很多活动,也都是在这里搞的呢!周末的如是人还是很多滴。有不少小朋友和学生在这里学习,整个店里是很香的咖啡味道 。

  “妮娜吃喝玩乐”留言:

  值得带孩子来的地方……

  “花花美菜心”:

  具有艺术气息……

各家书店曾为生存求变

在曲阜路和浙江路交叉口,由安娜别墅改造的文脉·青岛书房是对书店的另一种创新。在某种程度上,它的魅力和名气来自建筑本身:百年建筑,书纸飘香,想想就觉得浪漫。

由安娜别墅改造的文脉·青岛书房是对书店的另一种创新,通过百年建筑和书纸飘香联结起城市的历史与现实

广西路以北,以浙江路为轴向东西方延伸,总共约一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一个新的城市文化聚集区悄然形成,它被称为青岛老城区的“一公里文化圈”。美术馆、博物馆、书店、俱乐部等各类本土文化被深入发掘,青岛书房也包括在内。青岛书房创始人马春涛认为,“安娜别墅见证了青岛的百年沧桑,青岛书房是对安娜别墅的活化,以书为媒介,联结这座城市的历史与现实。”

马春涛表示,“青岛书房与其他书店的最大不同是,要把在地文化做得更加极致。”书房二楼有一个青岛文库,专门展示从各处收藏的关于青岛历史的老书,不少是绝版图书。此外,各种关于青岛的图书汇集在青岛书房,这些图书出版后的首发空间也是这里,“希望无论是本地居民还是外地游客都形成习惯,需要青岛相关的图书第一个想到的青岛书房,而不会是其他书店。”

历史与文化是书店的一个切口,在此基础上,青岛书房也将图书销售、文献收藏、公共展览、文创设计、啤酒广场、旅游推广等业态集于一身,探索多元经营。

2012年,我们书店的“伙伴”繁花·我们图书馆在江苏路一座民居小楼诞生,马一是合伙人。

我们书店内上下两层都满满地堆放着各种图书,如今这种传统书店在整个青岛也是屈指可数

我们书店位于昌乐路天福文化新天地三楼,没有沿街可见的招牌,若非已经知晓其存在、锁定其位置,闲逛时很难随机地发现它,多半是路过门口说一句:“这里还有个书店!”然而这样看似隐秘的一家书店,已经维持了10年以上。

书店选在这里主要是因为租金低。2008年,马一从北京一家出版社辞职回到青岛,逛了几家民营书店后,发现做特价学术书的偏少,于是开始寻找房子打算开店,原想开在大学周围,因房租过高放弃,最后选择了昌乐路文化市场。

店里上下两层,四面皆书,顾客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买书。这是一家特价书店,以文史社科类为主,选书标准在另一位合伙人马胡子的脑袋里,他比马一早十年进入图书行业,乐趣是从上千上万种书中找到有价值或者被人忽略的那些。

我们书店符合我们对传统书店的记忆,或者可以说,它代表了书店本来的样子。然而时至今日,这家书店却成为一个颇显另类的存在。“现在还有人开书店!”马一不止一次接收到这样的疑问,这个疑问尤其指向他这家这种只卖书的书店。实际上,在昌乐路文化市场,类似书店都陆续关门了,除去售卖特殊图书的书店,单纯靠售卖各类图书为生的民营综合性书店也就剩下这么一家。即便范围扩大至整个青岛,它可能也找不到几个同伴。

青岛总共有多少家书店,目前没有明确的统计数字。

不止民营书店,升级改造的国营书店同样不少。

在岛城,青岛新华书店集团将香港中路店改造为青岛书城,将河南路店改造成旅游主题鲜明的栈桥书店。在擦亮新华书店金字招牌的同时,也注重创立和塑造子品牌形象。位于书城内的明阅岛24小时书店于2014年开始正式运作,是山东省第一家24小时书店。2016年,第二个子品牌涵泳·复合阅读空间在崂山金鼎广场亮相。

网红书店连关数店

如今,当我们想给别人介绍一家新书店,有很大概率,我们可能先说出来的理由是:“那家书店很漂亮。”书店的颜值越来越高了,店内装修成为最抓眼的东西,每年的“最美书店”评选都能引起很大关注,一些书店甚至成为打卡拍照胜地。所以,现在很多的知名书店被加了“网红”二字为前缀——网红书店。

言几又,这家曾因“颜值”受到年轻人追捧的书店,近日却接连被曝出诸多负面消息。

言几又官网截图

七八年前,言几又刚成立时,正是传统实体书店遭遇网购冲击的时候:书店中曾经“看书的人挤在一起”的场景不复存在,越来越多读者习惯了从网上买书。

也是在那时,像言几又这样的一批“网红书店”出现在公众视野。它们往往开在闹市区,有着独具一格且精致的装修设计,出售的商品也不只是书,还有文创产品等,其中不少店面还能喝咖啡、办文化沙龙,有的地方甚至还能买衣服。

那些年,媒体给这类书店起了个新名字,叫“文化空间”。

言几又自己也在其网站上把品牌定位描述为“以实体文化空间运营为载体,集实体书店、咖啡文化、文创产品、文艺沙龙、特殊体验空间为一体的文化生活体验空间”。

言几又官网截图

出入书店的人也在变化着:从过去的为书而来,到后来不少人是为了到“网红景点”拍照才去“打卡”。

这些年间,关于“书店应专注于书,还是应让营收多元化”的讨论断断续续,但现实是:像言几又这样的“网红书店”出现在前台,只卖书的传统实体书店渐渐退出公众视线。

资料图:长春一家书店因别致的装修而走红网络,吸引不少市民前来阅读购书。 张瑶 摄

企业信用查询系统“企查查”资料显示,2014年到2018年间,言几又共获得四轮融资,融资总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

但此后,互联网上不时出现关于言几又资金紧张的传闻。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书店再次遭遇“生存困境”。

言几又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转战线上,书店当时发起的同城送书服务,一度引发公众关注。

2020年3月的报道显示,言几又联手外卖平台饿了么,以各大门店为服务中心,周围三公里范围内接单配送。读者在线选书,最快半小时就可以取到“精神食粮”。

在疫情把人们和书店隔绝开的时候,言几又的这波“精神食粮”着实带起了大家对书店新的想象。

可随着时间推移,当想象渐渐褪去,留下的是真实的经营困境。

今年,言几又及其关联公司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5月31日,言几又文化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500万;6-11月间,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新增3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最高的达280万;8-9月间,北京言几又文化服务有限公司新增4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10月9日,四川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214.36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截图

此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中,言几又多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但捷今年已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自去年起,陆续有言几又书店关闭。而就在本月,当地媒体报道显示,言几又在广州的两家门店正式关闭,其中就包括言几又门店介绍中被称为“花城最美书店”的广州K11店。

言几又微信公众号中的广州K11店。微信截图

“言几又是这几年‘网红书店’的一个侧影。”有评论近日指出,它的困境有标志性意义,或许是时候关注一下大型实体书店面临的真正问题了。

网络图书是最大挑战

2021年3月,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百道网主办的2021中国书店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发布了《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约有4061家实体书店新开,也有1573家书店关门,全国新增书店约2488家。

中国新开书店数量城市排名中,北京以新开639家书店位居榜首,西安、徐州、苏州、南京、连云港、哈尔滨、南通、上海、重庆跻身TOP10。从数据比较看,2020年北京一个中国城市新开书店数量是美国全国新开书店数量的近8倍。

截至去年11月底,北京市平均万人拥有0.85个实体书店,已超过纽约、巴黎、东京、多伦多、首尔、悉尼和莫斯科等国际大城市。

新开书店的机构力量以新华书店和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为主。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重庆新华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新开书店数量为114家;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95家的数字次之。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中,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西西弗书店34家,渔书以32家位居第二。

受疫情影响,2020年实体书店经营受到很大冲击,有208家机构销售收入同比下降,占70%;仅有82家机构表示,2020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从整体来看,2020年中国实体书店销售收入呈现下降趋势。开卷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首次出现下滑,同比下降了5.08%,规模为970.8亿元。

根据百道网调研,实体书店从业人士认为,网络图书低价竞争是书店经营困难最大的挑战,人力成本、疫情是第二、三大挑战,而房租成本等也给实体书店带来不小的压力。

实体书店的线下场景是最吸引人的,疫情阻隔了人流,使这个场景失去了核心优势。除疫情外,实体书店业的发展还面临内部恶性循环的问题——书越出越多、定价越来越高、单册平均印数越来越少、折扣越打越高,实体店与网店书籍售价差距越来越大。

根据《中国出版年鉴》与《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的数据,2000年到2019年,图书品种从14.33万增长至50.60万,增长了2.5倍,定价总金额从430.10亿元增长至2032.97亿元,增长了3.73倍,而总印数仅仅从62.74亿册增长至86.93亿册,增长幅度只有38.55%,市场上的图书数量越来越多,单册定价越来越高,但单册印数却越来越少。2000年到2019年,图书总销售数量从158.04亿册增长至233.15亿册,但总销售金额增长了4.21倍,“提价”成为书业过去20年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吸引读者重新回到实体书店中来,书店必须在空间塑造、服务理念、图书品质、活动策划等方面下功夫,让读者能够感受到实体书店的温度;另一方面,书店必须寻找赢利增长点。

2020年10月,中宣部发布了《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到2035年,我国要成为文化强国。业内人士认为,文化强国和全民阅读是书店未来发展的巨大机会,书店需要提供高质量的阅读服务,在体验场景上再出新招,在阅读分享上多出好招;应该更深入地融进地方文化产业发展与地方公共文化服务之中,成为地方文化名片与文化入口;未来的实体书店可能越来越具有公益性质。

《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提出了一些成功案例。

北京外研书店入驻美团,实现上线三天破百单的成绩,以“30分钟送达”满足用户居家阅读需求。

上海大隐书局依托市财政在购买优质文化内容上的大力投入,让数十个项目进入政府的公共配送服务。书局提供图书分享类、文艺演出类、时尚手工类等多种类型的活动,在上海服务20多家大型企业集团、200多家党团组织、200多家公共艺术场馆,并托管多家图书馆的日常运营,并衍生出空间设计业务,为文化机构、宣传部门等单位的公共空间进行设计,不但获得了15%的收入,也为进一步提供配套服务打下了基础。

武汉新华书店股份有限公司开启“用阅读唤醒健康生活”线上直播分享阅读活动,以下属新洲区新华书店为试点,联合武汉市新洲区教育局,邀请湖北知名作家、优秀阅读推广人、优秀老师走进武汉新华书店股份有限公司抖音、快手双平台直播间,与热爱阅读的读者朋友们进行精彩的阅读分享与交流。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认定书店业即将消亡。因为倒下的书店多,起来的书店也多。只是新兴的书店早已脱离传统书店的模式,变成另一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