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犯朱贤健41天逃亡:现身婚宴不属实,因偷东西留下烟头被抓获

2021-11-29 18:44 红星新闻阅读 (24883) 扫描到手机

11月28日,逃亡41天的吉林监狱逃犯朱贤健被吉林警方抓获。

2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两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在逮捕朱贤健前,曾有报案人发现家中物品被盗,遂拿着疑似小偷遗留的烟头报警,而警方根据烟头上的DNA比对,确定烟头为朱贤健所留,“因此,在抓捕前一天(11月27日),警方锁定了朱贤健所在的位置——吉林市丰满区松花湖一带。”

此外,吉林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专案组正在对案件展开调查,“还需要一定时间,经过有关部门审批后,涉案信息才会经新闻宣传处发布出来。”

↑警方抓获朱贤健画面。

至于吉林市公安局早前发布的“五十万悬赏公告”,该工作人员表示他并不清楚报案人身份和悬赏落实情况。

多地公安局发布悬赏公告

奖金最高为70万元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朱贤健系朝鲜籍,今年39岁,于2013年7月21日凌晨,从朝鲜非法越境至中国境内。后因犯偷越国境罪、盗窃罪、抢劫罪,被吉林省延吉市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6000元,驱逐出境。此后,朱贤健两次获得减刑,刑期本应于2023年8月21日为止。

但在今年10月18日,服刑于吉林监狱的罪犯朱贤健却利用收工时间,通过攀爬AB门雨棚翻至监墙,脱逃。对此,吉林监狱在10月19日发布10万至15万元的悬赏通告,并称朱贤健在逃跑时身穿监狱劳动服,内穿深色线衣线裤,无户口信息。

梳理相关通告信息,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自朱贤健脱逃后,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多地公安局除发布协查通告外,不少地方也曾发布悬赏公告,捉拿罪犯朱贤健。其中,奖金最高达70万元。

据了解,11月9日,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曾发布悬赏通告,表示朱贤健脱逃后,可能换装为上身穿类似迷彩雨衣,胸前及后背有反光条,头戴黑色帽子,戴口罩,手持镰刀,背黑色背包。且该人有可能随身携带黑色棉服,为躲避抓捕,可能采取更换衣着化妆等方式改变其体貌特征。因此,凡提供线索经公安机关认定为是罪犯的,奖励人民币2万元;凡提供线索协助抓捕或直接抓捕罪犯的,奖励人民币20万元。

随后,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在11月14日悬赏50万元捉拿从吉林监狱脱逃的罪犯朱贤健。次日,吉林省延吉市公安局,吉林省龙井市公安局也相继发布悬赏捉拿罪犯朱贤健的公告,且两地公安部门的悬赏金额均为50万元。

↑吉林市公安局悬赏通告

期间,曾有媒体报道称,有当地居民表示曾看见朱贤健出现在永吉县王相村一个婚宴上。但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吉林市公安局得知,经警方核实,该消息并不属实。

不久,警方再次针对朱贤健发布通告,并提高悬赏金额。11月16日,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公安局发布一条关于捉拿朱贤健的悬赏通告。其中提到,凡提供线索直接抓捕罪犯的,奖励70万元。

通过比对小偷遗落的烟头DNA

警方成功锁定逃犯位置

据吉林卫视发布消息,11月28日, 吉林市公安局在丰满区松花湖黑瞎子沟,成功抓获了吉林监狱越狱逃犯朱贤健。另据媒体发布的抓捕现场视频显示,朱贤健疑似腿部受伤,被抬上车时表情痛苦,发出哀嚎。且有现场目击者称,朱贤健是腿部中枪,被击伤后抓获。目前已被送往医院救治。

28日下午,松花湖黑瞎子沟当地的一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近日当地有村民发现丢了东西,在松花湖景区一处涵洞(暖气沟)发现有人生活的痕迹,涵洞里面有被褥、碗筷、烟等物品。该村民还提到,这个涵洞里潮湿寒冷,但比在户外生存条件要好一些,其估计朱贤健在此处生活了四天左右。在朱贤健被抓捕前,村民就发现附近的雪地上有人的脚印。

↑疑似朱贤健曾藏身的暖气沟

“他(朱贤健)从吉林监狱逃走后,首次显露踪迹是在位于监狱西南方相距约7公里的丰满区磨盘山下的王相村一带。”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陈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警方曾组织过对磨盘山的封锁与围捕,但朱贤健很快就消失在包围圈内,因而警方推测当时他已经继续向南转移。

此后,朱贤健还曾出短暂现身于附近的二道村,随后逃往永吉县口前镇一带,“他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在最后的抓捕点,也就是位于更南部的丰满区松花湖一带,偷了民户的船和衣服,被居民报案。”

另一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刘某则表示,朱贤健越狱后,周边县市的公安人员纷纷展开了对附近山脉的大范围搜寻,“警方原本预测朱贤健得往外跑,当时专家还分析是不是每次搜捕都晚去一步,没想到他根本没跑,一直待在吉林市附近呢。”

至于报案人和逮捕过程,刘某称,此事系逮捕地(吉林市丰满区黑瞎子沟)一名看山庄的老妇在发现家中的衣物、刮胡刀等物品被盗后,将疑似小偷遗留的烟头拿去报警,而当地警察通过烟头的DNA比对,确定烟头为朱贤健所留,“因此在抓捕前一天(11月27日)锁定了朱贤健所在的位置——吉林市丰满区松花湖一带,抓捕当天,一名武警开枪打中了朱贤健的腿部,随后警察将其逮捕。”

11月29日,红星新闻记者就该案件最新进展致电吉林市公安局,对方表示专案组正在对案件展开调查,“还需要一定时间,经过有关部门审批后,涉案信息才会经新闻宣传处发布出来。”

至于吉林市公安局早前发布的“五十万悬赏公告”,该工作人员表示他并不清楚报案人身份和悬赏落实情况,但从他个人理解来看,如果最终要落实,应该会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