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丛:漫长人生里的“夜航船”

2021-12-02 15: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5432) 扫描到手机

初冬晴日,我收到林丛的长篇小说《十指相扣》。我直觉这是一本爱情小说,且是一本单线螺旋上升的爱情小说。

翻开书,阅读行进得很快,当晚我便阅读到这个故事的第一次回旋。前面的陈述和铺展,像侯孝贤的电影一样缓慢推动,不动声色,蓄力待发。这部小说并不作以高深的姿态,摆脱了意识流的闪烁其词,或者象征主义的旁敲侧击,而采用传统小说的手法,朴素大方的表达着自己意欲表达的人生观。

然而,在接下来的阅读中,我意外地发现,在不动声色的节奏中,这部被我原以为单线螺旋上升的小说竟然讲述了50-80后四代人的爱情,人物涵盖高官、富商、下岗工人、黑社会、吧女、毒贩、富二代等阶层……

越往下看,对先前的认知越否定,感觉这绝对不只是一部爱情小说,而是通过书中主人公的感情发展,以不同社会阶层人士的经历、全景式记录这个时代的进步和变化;以一个个引人入胜的爱情故事,弘扬了互帮互助、济弱扶贫、助人为乐等社会正能量,唱响了时代主旋律。

一、人生广宇中多元互动的秩序格局

小说当中,几个分散的人物因缘际会,被依次聚集到一座哥特式的小楼:何双双,一个有着情感挫伤的英国留学生;苏达绿,何双双的闺蜜,义气,直爽;曹告白,哥特式小楼的主人,同样有着情感失败的经历;叶天明,曹告白的同学,何双双的初恋男友;陆十一,被全村61户人家养大的孤儿;菲塔,何双双在英国留学的室友。

苏达绿和陆十一共同经营着“十指相扣”婚庆策划公司,后来曹告白、何双双、菲塔先后加入,并以此为辐射点生长出多条情感发展的长线:王志刚的新娘拒嫁、邀请市长参加见义勇为者崔磊的婚礼、帮助60多岁的薛红寻找初恋情人、双胞胎情侣的错位爱情等等。随着以上的诸事顺遂,“十指相扣”婚庆策划公司逐步得到社会认可,而那些被帮助过的人,也一起汇聚到这个平台上,守望相助。从这些故事结锁到解开的过程中,他们拓开了一条匡扶正义、乐观向上,和温暖有爱的道路。

可以看出这部小说,体现着作者意识深处万物的运化规律。“在中国的宇宙秩序中,人如果能掌握‘运’和‘势’的大方向,就能够顺势而为,因此获得宇宙赋予的最大福祉(许卓云)”。其次,社会网络缔结的信缘关系的力量,也在这部小说中得以充分体现。《周易》中所说的“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就是一个既微观又宏观的所指。在小说当中,作者运用回旋式手法,表现着一个个事物的转化过程。在遇到困难时,他们不怨怼,不气馁,而是用智慧和力量,推动并走至柳暗花明春事深的佳境。从而,整部小说呈现出一条积极、明快的回旋上升的曲线。

整体看来,这部小说以“十指相扣”的寓意,象征了人生广宇长宙里多元互动的秩序格局,代表着一种信缘连结的力量与信念。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正能量。

二、隐喻着漫长人生里的“夜航船”

《夜航船》是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的著作,是南方水乡苦途长旅的表征,同时也作为漫长人生的一种隐喻。人们外出坐船,在缓慢的途中,以闲谈消遣。其中有文人学士,也有富商大贾,有赴任的官员,也有投亲的百姓,各色人等,谈话的内容也包罗万象。《夜航船》并非高深莫测,而是用较为浅显的文言叙述了四千余个段子。而《十指相扣》正是用着这样冲淡的笔触,启程人生长河里的“夜航船”,用回旋起伏的十几个故事,载着人生的温暖信念,破开人生的沉重,驶向黎明的彼岸。

其中,这部小说用“时间胶囊”的手法,为时代而歌,为社会明德。陆十一作为一个贫困地区奔赴到海滨城市的孩子。为了反哺这段恩情,他个人对乡亲们殚精竭虑的救助力量是有限的,后来,他成立和参与“金牌义工之家”“十指相扣爱心联盟”,来救助更多的人。

在我们国家精准扶贫的开始阶段,这座海滨城市并不处于脱贫攻坚的主战场。除了各级政府的扶持政策,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人自发进行的推进与尝试:陆十一建议村里拓展乡村游,利用社会力量扶助贫困小学等等,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进行了有效衔接。这些散点视角的笔触,不仅为这座城市的乡村振兴镌刻了熠熠生辉的印记,也为脱贫攻坚提供了有温度、有细节的零散、片段式书写。

这部小说,可谓当下时代的“夜航船”,乘风破浪、踏歌而行,我们则借由着微光看到这种温暖持续的信念,所行无疆。

三、随处可见的日照元素

林丛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日照人,书中随处可见的日照元素,正缘于她对生养她的这片土地的热爱。这种热爱,让她的讲述如春雨润物无声,于不动声色中把日照淳朴热情的风土人情,把“蓝天、碧海、金沙滩”的地域特色展示的淋漓尽致。

小说中的滨海市,正是日照的原型。第一章“双双归来”,“何双双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这座哥特式小楼,夹杂在同样风格的群楼中间,楼前的平地用花砖铺成,中间是几个大花篮似的花坪,里面种着月季花,暗红色、黄色、白色的月季,开得正艳。再往前,一条青砖的人行道一直向远处延伸,给人无限幽深静谧的感觉。道路两边的法桐,硕大的树冠色彩斑斓,金黄与锈红间杂,煞是好看。”这在日照山海天一带是举目可见的小路街景。

第八章, 苏达绿的生日派对,从海边的水边西餐厅转到外面的沙滩上,并燃放起绚丽的烟火,这种海边的浪漫也非常具有日照特点。

第二十三章,苏达绿被当做陆十一媳妇,被陆十一老家二村书记硬拉回家,书中的二村、山庄,是日照式村庄名称。媳妇是日照式称呼;而在二村,“苏达绿和陆十一到了村长家,村长家已经聚满了村民,有的坐、有的蹲,满满一院子的人,还有一院子的篮子”“苏达绿好奇地看了看,发现有的是鸡蛋,有的是核桃,还有一个篮子是一只火红冠子的大公鸡……”这是日照式人们淳朴的感激表达方式;还有,陆十一和苏达绿在乡下吃的“山菜大包子”,也是日照独有的地方美食;书中“花仙子”景区,直接使了现实中日照当地景区的实名……

这些文字,是林丛饱蘸着对家乡的热爱,从日常生活着手,描述的一种活生生的日照生活实感,和日照本土文化自由行走的姿态。

四、不拘泥于一隅的各种尝试

作者从2000年之前就开始大量的散文创作,她的散文真情豁达,一如她的胸襟和性情为人。她和弘石、蚂蚁、远方等人,笔走龙蛇,句雕风月,终于刮起这座小城的一阵“太阳风”。有一天我被这风刮到,从那刻起,我边阅读他们的文字包括实验小说和先锋诗歌,一边对文学认知的边界被打开。

“我喜欢在最热闹的时候冷却自己”“有人说藏民把身体交给劳动,把精神交给佛,所以他们不知道忧伤。而此刻,我们把身体交给摇动的地板,把灵魂交给震耳的音乐”……

后来,这些从心灵深处出发的文字,被收录于《日照青年作家方阵》和《日照青年作家生态》两本文集和数期《太阳风》期刊。这无疑是一次次凝结和洒落的文学甘霖,润泽着这座小城的土壤、人和空气。小城的很多文学青年从这里出发、远行,林丛是其中重要一员。

此后,林丛从散文出发,拓宽她的写作体裁。2011年,散文集《浮生纪》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2012年,纪录片《云中孤客》在中央电视台9台播出;2019年,电影剧本《我的行长老婆》,获“第二届全国金融文学奖影视剧本新作提名奖”;2020年,院线电影《李想的奇妙之旅》完成拍摄,剧本入选《当代金融文学精选》丛书;2020年,话剧《少年曹操》在日照儿童剧场首演;2020年,长篇小说《十指相扣》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林丛不断以拓展边界的形式,做出不拘泥于一隅的各种尝试。现在,她在仍在远行、在跋涉,无数可能亦在铿锵向她走来。让我们期待这位日照作家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通讯员 林丽

半岛网编辑 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