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一个公仔被炒到2000多元!从倒卖火车票到热炒玲娜贝儿,一文看懂“黄牛”发展简史

2021-12-02 19:0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66177) 扫描到手机

上海迪士尼新晋“女明星”玲娜贝儿自诞生以来,长期占据微博、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热搜榜,流量热度堪比国内一线明星。

玲娜贝儿不仅掏空了游客、粉丝的钱包,为上海迪士尼带来巨大的流量曝光,更是养活了一批吃“周边饭”的商家——其在二手市场价格翻出3倍,更有黄牛代购玩出“配货”套路。

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微博上“玲娜贝儿”话题阅读量高达5.1亿,讨论达346.2万,位居微博潮物榜第一位,有4.8万人点击“想买”。

玲娜贝儿的爆红也带火了周边产品,毛绒公仔、挂件等多款产品供不应求,卖至缺货,原价219元的公仔更是被黄牛炒到了2288元,溢价近10倍。不仅如此,市场上还衍生出了相关鉴真服务、“整容”服务等。

一个公仔被炒到2000多元

以常规款玲娜贝儿公仔为例,记者注意到,目前该产品市场售价不一,有的不足300元,有的则上千元,都自称是正品。

在某二手平台上,有卖家以289元的价格出售全新玲娜贝儿公仔,现货包邮。该卖家认为自己的报价已经不低了,毕竟买入价不过219元。

一位卖家向记者表示,自己不久前曾卖出一个玲娜贝儿公仔,成交价为799元。目前,他手中还有一个玲娜贝儿站姿挂件在售,价格为599元。据悉,该款挂件的原价仅99元。

在某电商平台上,部分商家的报价更高。记者在一家自称是“迪士尼乐园正品代购”的店铺中看到,玲娜贝儿公仔要2288元一个,不含衣服,且不包邮、不议价、不接受七天无理由退换、不提供购物小票(可给看照片)。

商家称,这是其在9月29日玲娜贝儿发售时购买的,现在仅剩两个现货,买一个送玲娜贝儿欢迎卡,如果全要的话可便宜50元。商品首页显示,这款玲娜贝儿公仔的月销量为19。

而在另一家店铺中,玲娜贝儿公仔售价1888元,不过目前无货,至于何时有货,商家也不清楚。

某电商平台截图

据悉,玲娜贝儿公仔原价不过219元,市场价被炒到这么高,或与专柜断货有关。一位代购告诉记者,由于专柜断货,找代购购买玲娜贝儿公仔也都是预售,没有现货,得先下单排队,现在下单的话最早四周左右才能拿到货。“这款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火爆,目前接了这么多单都是预定的,而且目前代购是要预约的,一个人限购两个。”

另一位玲娜贝儿公仔代购也提到,目前园区暂无货,补货时间不定,自己已暂停接单。“前面排队80多人了,现在下单的话,至少要排队两个多月了。”

玲娜贝儿周边热卖并且缺货的现状,也在粉丝们的口中成了梗。从社交平台上诸多玲娜贝儿与游客的互动视频中可看出,玲娜贝儿的“销冠”“团宠”人设已众所周知,也有游客直接问玲娜贝儿:“你的周边怎么那么难买,啥时候补货?”作为回应,玲娜贝儿还假装给工作人员打电话“催货”。

不过,玲娜贝儿公仔补货一事不断被延期。11月25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微博发文称,为配合上海的疫情防控工作,原定于11月26日晚上20点开启的“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和“常规款玲娜贝儿毛绒玩具”线上预约、以及原定于11月29日开启的线下购买延期举行,将择日公布新的发售信息。

微博截图

有人专门提供这些服务

有商家向记者透露,目前市场上的玲娜贝儿公仔,假货很多,而这也正是其市场价高低不一的原因之一。

记者注意到,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的确有不少网友怀疑自己花高价买来的玲娜贝儿公仔是假的,还有部分网友发图求鉴定。

90后白领真真也曾怀疑自己买到的玲娜贝儿公仔是高仿品。“当时主播说的是正品,现在我怀疑只是做工比较好的高仿品。”真真称。

假货横行催生出一批鉴真群体。在某二手平台上,有不少人称可提供玲娜贝儿公仔鉴真服务,收费多在2元左右,消费者只需按要求提供照片即可。

此外,由于品控的不稳,并非每一个玲娜贝儿公仔都那么端庄,想要塑造更好的公仔形象,消费者还可以找人给公仔“整容”。不过,相较于鉴真服务,“整容”服务的收费要高一些。

一位商家向记者介绍,其可为玲娜贝儿公仔提供装骨架、改眼睛、做鼻子、调嘴巴等服务,其中装骨架收费最高,60-150元不等。

商家供图

记者注意到,也有商家会为消费者提供一些样图,可根据样图改造,也可根据消费者要求进行改造,论次收费,一次400元。

玲娜贝儿“整容费上千”曾登热搜

改娃师讲述:工艺越复杂越贵

此前,话题#卖家为玲娜贝儿玩偶整容收费上千#曾登上微博热搜,有媒体报道称,玲娜贝儿改娃费用高达1650元。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玲娜贝儿改娃市场上,大多基础款的改娃费用约为300元上下,如果买家有更个性化或品质更高的改娃要求,费用预算就高达千元,另外加上玩偶着替(替换衣物)的钱,玩家在这项活动上的投入,几乎没有上限。

手工着替价格 截图自闲鱼

在改娃方面,一只玩偶从头到脚几乎处处可改,项目之多,令人眼花缭乱:全身可加骨架,姿势可以调整,通体可以改色,头部可以轻微摆动,耳朵可以弯折,鼻子嘴巴改动后可完成“微笑脸”、“委屈脸”、“初恋脸”等多种表情,眼睛也有“wink眼”、“咪咪眼”、“星星眼”等多种样式,此外还有修毛、腮红等一系列化妆服务。

改娃价目表 截图自闲鱼

李婷是一名改娃师,她介绍,玲娜贝儿、星黛露一类的玩偶改娃,收费高低主要和手工的复杂程度以及所用材料相关,表现在玩偶身上,一是表情、二是眼睛。

“委屈脸、甜美脸的价格就要便宜些,四五百元,但是吐舌头、露虎牙的表情就要八九百了。因为制作起来更复杂,戳嘴很难。”李婷说。

除了表情,另一处对玩偶“美貌”至关重要的地方,就是眼睛。

记者发现,玲娜贝儿改娃的眼睛主要分为黑豆和闪底几种,其中黑豆指的是纯色,通常是纯黑的眼睛,闪底是略带一圈颜色或闪粉装饰的眼珠,类似于美瞳的效果。

知名设计师款眼珠需等3个月

已经形成“改娃”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改娃是一项极具个性化的手工定制服务,所以不少材料本身也是由设计师设计制作的。

李婷介绍,[email protected](简称“蘑菇卷”),她设计制作的眼珠“因为好看,备受好评”。

蘑菇卷制作的玩偶眼睛 图据微博

“你看这两只星黛露,别的地方都一样,只有眼睛不同,是不是就差点味儿?”李婷对记者展示了两只星黛露玩偶,一只嵌有由蘑菇卷设计的眼睛,售价为750元,另一只使用普通闪底眼睛的则更便宜。

“蘑菇卷(设计)的(眼睛)都要等13周左右,普通眼睛的娃娃差不多4周。”李婷表示,蘑菇卷设计的眼睛供不应求,“发售后4个小时截单,排期就要1个月,倒卖现货翻3倍多。”

换言之,一项改娃活动,从购买改娃材料包,到改娃师改娃,几乎已经形成相关产业链。

除此之外,为了满足受众更新鲜多样的变化需求,不少改娃师还提供二改、三改的服务,也可以在娃娃眼睛和嘴唇处安装磁铁,来实现换眼珠、加奶瓶等效果。

“加一对眼睛磁铁不贵,40元左右,但是换一副眼珠也得150”,李婷介绍。

除了“面部整形”外,玲娜贝儿还有全身通体染色改色、换着替的服务。闲鱼某染色卖家表示,仅染色一项服务就收费1000元,“染色是把娃娃拆开再缝合,很麻烦。”

着替则主要分为手作的和迪士尼官方出的两种,“好看的着替都在四五百”,李婷表示,“特别难收的着替,只能等别人出坑,或者找黄牛高价配货买。”

粉丝视其为“女儿”

有人排队三小时购买周边

至于黄牛炒作玲娜贝儿公仔市场价的行为,真真认为不足为怪,“明星演唱会的门票还被炒成天价呢,都是市场行为。黄牛这么做反倒抬高了我家儿儿的身价,连星黛露也比不过我家儿儿。”

真真说,黄牛对于玲娜贝儿公仔及周边市场价的炒作,并不影响其对于玲娜贝儿的喜爱,“我想要了,我就去上海迪士尼店里排队再买。但我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儿儿,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黄牛的行为,包括现在市场上出现的一些假货,会让迪士尼方面更加重视版权保护,那么以后可能就没办法看到这么多关于儿儿的视频了,表情包可能也没办法再用了。”

真真是玲娜贝儿的忠实粉丝。玲娜贝尔刚出道时,真真就开始关注她,不过由于疫情的缘故,真真无法前往上海迪士尼购买玲娜贝儿公仔和周边。今年11月初,真真在淘宝直播间看到有人在卖玲娜贝儿公仔,于是便买了两个,一共花了438元。

收到货后,真真把其中一个公仔送给了朋友,现在每天都会和朋友分享关于玲娜贝儿的日常和有趣视频。

“她就是我的‘女儿’,我想默默守着她。我现实生活中一点都不追星,但是对儿儿完全没有抵抗力。在我看来,她是单纯可爱的小公主,也是个街溜子,我不希望她拯救地球,或者完成什么使命,她每天开开心心地和朋友玩耍就好了。”

将玲娜贝儿视为“女儿”的粉丝不乏少数。有网友称,“玲娜贝尔就是当代模范小女生,该可爱可爱,该拔剑拔剑。”

上海姑娘小王也是迪士尼的资深粉丝,不仅将星黛露、达菲、草莓熊等可爱的形象如数家珍,还购买了相关周边、公仔等。玲娜贝儿的形象刚面世,她就被深深地吸引,同时做好了再次“剁手”的准备。“因为我比较喜欢狐狸的形象,所以玲娜贝儿特别能戳中我。”

玲娜贝儿周边上架的头几天,小王便兴冲冲加入了排队大军,这一排就是三个小时。

排队购买迪士尼周边的人群 受访者供图

“来迪士尼小镇商店排队的人非常多,商店会限流,一次只放进5个人,工作人员会一直维持秩序。当天玲娜贝儿的周边限每人每样买两件,包括大小背包、水壶等等;而最热门的公仔是在收银处统一购买。”小王回忆道。

像小王这样,一次只购买了一个公仔和几件周边的情况算是少的,排在小王前面的一位大哥,出手便十分“霸气”。“我觉得这种应该是专业代购或者黄牛,进来连看都不看,直接每件(玲娜贝儿的)商品都拿两样,驾轻就熟的样子。”

在推出形象后不久,玲娜贝儿作为“女明星”在网络上的受关注程度直线上升,其周边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我曾经开玩笑跟朋友说,我的一件公仔加衣服在闲鱼直接标2300应该也能卖出去。不过好歹是自己辛苦排队买来的,我肯定不会卖。”小王说。

小王购买的星黛露、玲娜贝儿周边 受访者供图

记者注意到,截至11月30日,微博上“玲娜贝儿”话题阅读量高达5.1亿,讨论达346.2万,位居微博潮物榜第一位,有4.8万人点击“想买”。

“黄牛”发展简史>>>

一个公仔有如此价值,少不了“黄牛”的推波助澜。“黄牛党”一直是一大社会热点,他们通过倒卖、囤积、抬高价格,最后转手卖出,从中赚取价差,牟利利润,归根到底就一个词:利益。“黄牛”有不同的称呼,在百度上叫票贩子,北京话叫拼缝儿,上海话叫“黄牛党”或打桩模子,更直接的称呼是:票虫儿。许多人听过或与“黄牛”打交道是从火车票开始,但实际上 “黄牛”出现的时间却很早。

“黄牛”有着什么样的前世今生?新品略对其发展简史进行了简单梳理,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五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前世,解放前,投机倒把的小商贩。

据说,在解放前,市场上一些投机倒把的小贩,靠着囤积货物,比如大量布匹、粮食等物资,但他们却没有大资本家那样有雄厚的实力,结果后来血本无归。

这些巨亏后的小商贩们以“案板上的黄牛”来自嘲和装可怜,而且还自称“黄牛党”。

  第二阶段,特殊历史时期的“倒票”。

在上个世纪的特殊年代,买东西都需要票,不管是买粮食,还是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等商品都需要各类票证。

在当时的上海,有人用倒卖粮票来获利,“黄牛党”一词再次出现。

  第三阶段,疯狂火车票阶段。

后来到了上世纪90年代开始,黄牛主要开始倒卖火车票,特别是节假日期间,因为火车票紧张,不少旅客通过黄牛买高价票,当时被称为“黄牛党”的“巅峰时期”。

后来很快进入互联网时代,“黄牛党”们也同样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比如曾有“黄牛”还推出了抢票软件。

  第四阶段,明星演唱会阶段。

后来娱乐经济发展起来之后,各大明星演唱会十分受歌迷欢迎,“黄牛们”再次嗅到商机,开始倒卖演唱会门票。

比如周杰伦演唱会800元的门票变成7000元,刘德华演唱会票价哄抬至4万。2016年,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的“黄牛”事件曾引起热议,这场演唱会号称在32秒内万张门票售罄。随后,“黄牛”票瞬间被炒到超过1万元,第一排中心位置甚至有人要价百万元,而票面价格仅1000元。

时至今日,明星演唱会的“天价黄牛票”现象还时有发生

  第五阶段,“万物皆有黄牛身影”。

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商业生态的丰富,“黄牛党”所瞄准的业务领域早已远不止票务,进入的行业领域及产品也越来越多。

最近几年,从炒茅台、炒鞋,到炒片仔癀、炒蟹卷,再到最近的炒鞋盒、炒玩偶,市场上每出现一个被热炒的商品,总少不了“黄牛党”的身影。

“黄牛”作为一种经济现象或者是社会现象存在,很难根治,但对于消费者而言,还是应该要理性消费。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中新经纬、红星新闻、澎湃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