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区 | 鼓励老少同堂 更需政策给力

2021-12-04 07:4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1806) 扫描到手机

不久前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中提出,“鼓励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生活,履行赡养义务、承担照料责任”。对此,有人点赞,有人反对,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热点。我们国家一直有家庭养老、膝下尽孝的文化传统,但经济社会的发展早就打破了四世同堂、共同居住的传统生活方式,在城市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子女异地就业安居、父母留守家乡也成为一种常态。应对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现实问题,要把“共同生活”的倡导变成甜蜜现实,确实还存在住房、医保、人际代沟等主客观制约因素。我们希望政策除了鼓励,还应拿出有力的措施,为营造其乐融融的和睦幸福家庭再添养老保障。

跟父母同住有难度,但赡养老人没借口

特约评论员 宋守山

近几年,基本息交绝游,原因很简单,在家带娃。虽然小朋友乖巧可爱,但有时候也让人抓狂。每每此时,想起古人教导我们的——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日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发布,其中所涉内容引发了一些讨论,比如是不是该跟年老父母住在一起?其实,这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这根本就是中国的传统嘛。但仔细思量,放在古代,我可能也属于不孝儿孙的行列。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有没有“方”基本被人忘记了,也很难判断。唯一能判断的是,我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或许工作忙,或许离家远……理由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

按中国传统伦理与生活方式,与父母住在一起,或者就近居住,当然是极好的。可是,要真的实现承欢膝下的状态,又真的有很多艰难和无奈。先不说几代人的生活方式差异,仅仅是客观现实就存在着巨大难度。比如,子女异地工作,工作调动的难度就很大;再说房子,依照目前房价,一个工薪阶层买一套房尚且背负多年房贷,更遑论再买一两套房……不是有人说嘛,一对夫妻四个老人三个孩子,加起来九个人,出行时七座车已经不够了,得靠小巴。

但这些都不能成为不管老人的理由。物质条件够不够,跟管不管老人,基本没有任何关系。也经常见高门大户,一样会一地鸡毛,而寒素之家照样其乐融融。

孝敬父母的方式有很多种,至少多一些陪伴是最为重要的。总不能说不能住在一起,就找借口不赡养老人了。当然,有些时候有些人,住在一起也未必会好。最近几天,不是有一段某地女子扇母亲耳光的视频广为传播吗?还有一则新闻更令人发指,70岁的老父亲病逝在家5天,同住的45岁儿子说不知道,有鼻炎没闻见尸臭,5天里还拿父亲的手机出门刷卡消费,切断了老人唯一对外求生的工具。如果连人伦都不要了,还谈什么赡养老人?

实际上,只要父母乐意,只要他们能够称得上“安享”,一切都好。否则,上行下效,别哪一天子承父“业”,以同样的态度反噬就好。

(作者为青岛科技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媒介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负责人)

做不到共同生活,也不能推卸照料责任

特约评论员 于静

“鼓励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生活,履行赡养义务、承担照料责任”。一石激起千层浪,成为坊间热议话题。

首先要看明白,是“鼓励”而非“强制”,有条件和父母一起生活,让操劳了一辈子的老人家能够安度晚年当然最好不过。如果暂时受各方面条件限制,无法与父母共同生活,也不能因此就推卸责任,即使不能床前尽孝,也不能忘记为人子女应该扮演的角色。现在交通工具这么发达,趁着节假日回家看看不难吧?哪怕不能常回家看看,打个电话的时间总还有吧?

拿我自己来说,自从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外地,最远时离家千里,一年到头与父母难得见上一面。年轻时心向远方,放浪不羁,很少考虑父母的感受,往往是自己久无音讯,他们不放心打过电话来,才不耐烦地敷衍几句。现在回头看去,真是少不更事啊。

随着人到中年,才愈发感受到父母的不易。中国人自古就有养儿防老的观念,可是我们这一代人,很多人长大后和父母天各一方,好不容易回一趟家都像是做客,匆匆一见,又是别离。在这里,要感谢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先是电话得到了普及,每天都可以和父母通个电话,聊聊家常,报个平安。如果哪天忘记打电话,母亲就会拨过来:你去哪了?怎么还没打电话?每当此时,就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后来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又走进千家万户,我给家里装了宽带,在院子和门口安了远程监控设备。这样每天都可以和父母视频聊天,随时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去年冬天在监控里看到母亲走路异样,打去电话询问才知道,她腿疼得几乎无法走路,一直忍着没告诉我。第二天我就请假回家带她去医院,还好因为治疗及时没有落下病根。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和和美美,互相照顾固然好。如果因为工作家庭等原因,无法做到和父母共同生活或者就近生活,那也不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冷落了远方的父母。

距离再远,阻断不了亲情;分别再久,割舍不了血缘。

(作者为时评人、作家,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

家庭社区机构携手,实现康养颐养乐养

特约评论员 刘晋祎

在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养老问题成为社会民生的重大议题。无论坚持何种理念、采取何种方式,关键落脚点在于实现老年人康养、颐养和乐养的状态。因此,这既需要考虑老年人对物质和精神方面多层次、多维度的多元需求,也需考虑家庭规模日趋缩小所带来的居家养老承载能力的变化;既需要考虑传统养老文化影响下老年人对养老方式的认可程度,也需要借鉴国际上较为成功的养老服务模式。

百善孝为先,子女养老天经地义。《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鼓励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生活”,符合我国传统养老文化和理念。这实际上是一种嵌入式养老理念,就是将老人与子女看成一个家庭整体,父母在为这个家庭作出贡献后,到了老年阶段,就由这个家庭的子女来承担照料责任,履行赡养义务。而近代西方的养老文化中,则更多的是强调一种脱嵌式养老理念,将父母与其成年子女看作两个家庭整体。按照这一逻辑,人在年老不能自理或者需要日常照料时,为了维持人格尊严和自我独立性,通常选择到社会养老机构满足相关服务需求。

随着时间推移,嵌入式养老和脱嵌式养老的理念相互借鉴,逐渐融合。我国逐步重视并发展养老机构,西方也开始重视子女对老年人的精神慰藉和情感关怀。

子女与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生活,并不意味着要担负全部养老重担,可以充分发挥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作用。子女工作期间,由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提供日间老人照护,为家庭养老床位提供多种上门服务,缓解子女工作与照护老人之间的时间冲突。对于子女选择与父母就近或共同居住的,则应给予优惠政策支持,例如,通过时间银行来进行积分,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享有相关红利等。

在我国当前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并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4%)的背景下,亟需充分发挥居家、社区和机构这三方的优势和力量。打造“没有围墙的养老院”,逐步实现老年人“保健-照护-康复-乐养”全链条需求一站式满足。

(作者为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博士)

互动留言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杜鹏:

我们国家一直有家庭养老的文化传统,过去五年,国家已经出台了一些鼓励措施,如个人税务中有养老负担的减免。此次“意见”将这一部分更加细化,即若有子女和老年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居住,要在住房(包括租赁)、阶梯性水电气价格上,应有一定优惠措施。这样能为下一步政策落地提供支持。

@光明网:

需要在住房政策和房价上进行调整,有利于家庭买得起或易于租住两套房,才能满足成年子女与父母就近居住的养老条件。

@经济观察报:

这种迁徙,对个体而言,属于自主选择,但从整体上看,不符合家庭的行为规律,也不符合社会的发展规律。人类乃至生物的繁衍生息,都是资源向下一代倾斜的,要求子女家庭为了老人牺牲自己的事业、孙辈的学业回老家,不现实。

@青青河边草:

很好的政策,现在孤寡老人太多了,尤其是独生子女的父母,孩子都去了大城市,自己看个病都没人陪。建议子女将父母接到身边,哪怕租房子住也很好,离孩子们近一点也能相互陪伴和照顾。

@雨巷:

就近居住可以,共同生活够呛,我媳妇和我妈在一起生活了两年,现在变仇人了。后来我妈在我们隔壁小区买了房子,分开后关系明显缓和,所以两代人还是不要生活在一起好。老祖宗有句话,远香近臭!

话题征集

聚焦一周新闻热点事件,深度思考,理性评述,百家争鸣,激浊扬清。亲爱的读者,欢迎您参与“评论区”的话题讨论,无论是微言片语还是长篇大论,我们都期待您来一吐为快。

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