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系列访谈丨第三期:打造山东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

2021-12-27 18:01 大众网阅读 (37794) 扫描到手机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为贯彻落实中共山东省委十一届十一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深化改革创新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的意见》,日前,省委党校(山东行政学院)开展了“庆祝建党百年‘党校(行政学院)专家教授谈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系列访谈’”活动,组织全省党校系统相关领域专家教授结合自己的专业和出国(境)培训交流经历,为我省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言献策,助力提升各级党员领导干部的国际视野、开放能力和领导开放水平,服务于省委省政府工作大局。

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系列访谈

第三期:打造山东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

访谈嘉宾:中共山东省委党校(山东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刘泽教授、周衍鲁教授、李维梁副教授

访谈人:经济学教研部孔涵讲师、在读博士研究生

孔涵:如何理解《意见》中提出的打造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

刘泽:《意见》中提到的“八个高地”构成对外开放新高地的内涵,是相互支撑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意见》提出培育内引外联大产业,全力打造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因而对外开放新高地一定是产业高地。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省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产业体系,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产业实力不断增强。但新旧动能转换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四新”占比偏低,产业结构偏重,科技创新能力不强,诸多产业链上仍然存在“断点”“短板”,影响到产业协同效应的发挥和整体竞争力的提升。打造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既顺应了山东自身产业升级的内在要求,也顺应了全球产业发展大势。高端化发展是我省产业升级的方向。高端产业具有技术含量高、处在价值链高端可获得高附加值、处在价值链核心地位并能决定整个产业链竞争力等特征,山东省只有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才能实现产业高端化发展。从产业发展趋势来看,有两个趋势需要把握,一是产业竞争越来越演变为产业链的竞争,这就需要通过持续的创新,实现延链、补链、强链,推进产业链现代化;二是融合发展已成为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尤其是物联网、电子商务、工业云、大数据等新技术新应用,使产业融合发展呈现出加速态势。2020年,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党中央作出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决策部署。积极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强化国内国外产业链的关联和互动,在全球范围内集聚高端创新资源,能够为我省实现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打造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带来新机遇。《意见》着重从“核”“链”“网”三个方面进行了部署,即大力培育本土跨国公司、全面推行“链长制”、打造国际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基地。

周衍鲁:自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打破了传统经济与新经济发展模式的平衡,新科技引领新经济发展形成全球经济转型发展态势。针对发展我省高端产业来讲,应该从根本上抓住信息技术千载难逢的机遇。要推动高端产业的关键要素形成数字化信息,再以数字化、数据化与相关行业关键要素融合形成新业态、新模式,对接平台型企业、成长型平台企业和大量中小企业融合点。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目前国内经济活动与全球经济的联通率已达到70%。我省产业融合发展问题就集中在如何应用信息技术上。

孔涵:《意见》指出,要“大力培育本土跨国公司”,国外做法给我们什么启示?

李维梁:经济实力的国家一般拥有数量较多且规模较大的著名跨国公司。通过构建完整的国际产业链、价值链和创新链,将本土企业培育成知名的跨国公司、领航型企业,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省打造高端产业融合发展高地的重点。日本东丽株式会社的发展就体现了这一点,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东丽就开始着手研究碳纤维,1970年成功开发PAN系碳纤维。其碳纤维事业从连续亏损到订单金额过万亿日元花费了近50年时间。1975年,东丽的碳纤维成功应用在波音737的次承力部件上,标志着两家公司超长期合作的开始。1990年,一种新的高强高模碳纤维预浸料在波音777飞机的主承力部件上获得应用。2014年,东丽同意扩大对波音公司轻质复合材料的供应,这项长达十多年的合约价值达到了86亿美元,东丽将向波音公司777X飞机的机翼提供复合物材料,双方还将在有关复合材料的商业化方面展开合作,东丽就这样成为世界第一大碳纤维制造商。

刘泽:成为跨国公司,意味着这个企业的产业链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合理布局和动态调整,企业可以引领行业的发展,并对行业的标准具有话语权。荷兰是一个经济外向度很高的国家,80%的原料需要靠进口,60%以上的产品供出口,跨国集团公司对外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对内强化科技创新和集约化经营,在很多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荷兰从土地人口上看是一个“小”国,但从产业上看是“大”产业,拥有一批享誉全球的跨国公司。

孔涵:《意见》指出,要全面推行“链长制”,为什么要实行“链长制”?如何完善我省产业链?

李维梁:“链长制”是强化产业链责任的一种制度创新,可以促进跨企业、跨行业、跨区域、跨行政部门的集体效率优化。日本的产业链上中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在国际国内竞争中都能形成竞争优势。其基本战略思路是控制上游、占据中游、放弃下游。因此,日本企业非常重视新材料研发,掌控了很多产业上游的高端材料供应;中小企业在产业中游,主要是核心零部件和中间产品方面占据着优势;日本放弃了很多产业的下游或者最终产品组装领域的业务,因为这些领域的附加价值低、劳动力需求高。就我省来说,完善产业链要聚焦十强优势产业,认真梳理产业链现状,充分利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有利机遇,围绕产业链进行“补链、强链、延链”,不断强化产业链创新,占据产业链中高端。补链方面,要打通堵点、畅通痛点、补上断点,通过产业链招商,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梯队;强链方面,要形成产业聚合优势,通过重大工程、重点项目建设带动辐射产业链顺畅运转;延链方面,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打造产业链,不断优化产业链结构,持续提升产业链价值。

刘泽:制造业是我省优势产业,实现制造业强省目标,尤其要聚焦制造业产业链。我省制造业基础雄厚,产业门类齐全,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全部41个工业大类的省份,可以精准谋划实施补链延链强链项目,培育区域性特色产业生态。同时,还应关注全球产业链重构新趋势,从纵向看,出现了内链化趋势;从横向看,出现了区域化趋势。未来不仅要考虑效率,还要考虑产业链的稳健性和安全性,在产业安全与经济效率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李维梁:日本产业生态具有自己的特色:中小企业安心深耕某一领域,甚至几代人都在做着同样的工作,这些中小企业人数不多,但拥有这一专业领域难以替代的工匠传人和密不示人的隐性知识。大阪府制造业中小企业支援室对中小企业的支援采取“量身定做”,帮助落实、落细各项政府政策,争取国家相关产业支持和财税优惠,为中小企业的设立、孵化、研发、产品展示、市场营销等提供服务,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推动作用。完善我省产业链,要注重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要因地制宜、一群一策、营造生态,采取切实可行、手续简便、符合中小企业创新发展需要的支持政策,鼓励集群领军的大企业与地理上接近、产业链上关联的中小企业实行更加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加大对中小企业提供技术咨询、设备共同使用、测试评价分析、开展共同研究等方面的服务力度,为中小企业解决资金、技术、人才、社会资本、生产要素等问题提供最大可能的支持,结合培育壮大十强产业集群的需要,为中小企业营造创新生态系统、打造最佳营商环境、完善支持创新的制度建设。

孔涵:德国和美国在工业互联网方面是怎么做的?

周衍鲁:德国制造业实施“政府主导,全社会协同”的国家战略。2015年启动“升级版4.0平台”建设,所有来自于工业、科学、工会和政府的有关人员都聚集到德国的“工业4.0”战略中,采用“自下而上,重‘硬’环节”高技术策略,立足于“智能工厂”“智能生产”两大主题,偏重于生产与制造过程,旨在推进生产或服务模式由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化增强型转变,实现高度灵活的个性化和数字化生产或服务。德国不断升级信息物理系统(CPS),使它成为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智能工厂”,让生产设备因CPS而获得智能。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是2011年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提出的。2012年,美国发布了“工业互联网战略”。2014年,通用实施“企业联盟,打通壁垒”战略,联合AT&T、思科、IBM和英特尔五大龙头企业成立了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IIC),成为推动工业互联网标准化的重要平台,它主导建立并完善参考架构,通过为企业自主设立的应用案例开展垂直领域探索。IIC还积极推进与国际化标准化组织的协作,目前已梳理了20多个关联标准化组织并逐步建立联系。

孔涵:我省打造国际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基地有什么优势?

周衍鲁:工业互联网是全方位打通产业链、供应链的有力手段。中国制造与“互联网+”高度融合已成为我国制造业实现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十三五”期间,我省开展“互联网+先进制造业”行动,“海尔卡奥斯”“浪潮云洲”成为国家首批十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山东半岛工业互联网示范区成为全国第2个示范区。海尔自2012年就开始智能制造转型的探索实践,从大规模制造转型大规模定制。卡奥斯COSMOPlat是由海尔自主研发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具备两大差异化优势:一是COSMOPlat是一个用户交互平台,为赋能企业全流程接入用户资源,带来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解决中小企业有顾客没用户的痛点;二是COSMOPlat是一个共赢增值的平台,能帮助中小企业和生态方一起为用户创造价值,分享价值。卡奥斯COSMOPlat在全球该产业中具有引领性。海尔承接国家标准战略,卡奥斯主导制定标准体系,覆盖大规模定制、智能制造、智能工厂、智能生产、工业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6大领域。还凭借差异化竞争力和有效的实践结果,从欧美等企业的解决方案中脱颖而出,被ISO、IEEE、IEC三大国际权威标准机构指定牵头主导制定大规模定制等国际标准,成为全球公认的大规模定制领域标准的制定者和主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