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长短视频的拉锯战

2021-12-28 08:09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阅读 (38972) 扫描到手机

毫无疑问,2021年或将成为改写影视剪辑号命运的重要转折点。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以下简称《细则》),覆盖21个大类共100条规范。“其他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社会道德规范的内容”大类中第93条明确提出: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文件一经发出,立刻成为大众热议焦点。

在此之前,影视剪辑号曾经历了无比辉煌的时刻。据《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为88.3%,用户规模达8.73亿。此间,影视剪辑号贡献了相当大的能量。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中,散落着各式各样“5分钟带你看完一部大片”“某某带你看电视剧”等经过二次剪辑的短视频。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一部影视作品的看点和精华,配上创作者独特的解说,此类短视频动辄收获上万点赞。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多影视剪辑号在创作中并未取得相关制片方合法授权,行业内、长视频平台、原创方明确表示抵制上述行为。在各方势力精准“围剿”之下,生存环境不容乐观,影视剪辑号还能挨过这个冬天吗?

深陷“拿来主义”的侵权泥潭

早在今年4月,超过70家影视传媒单位就先后发布了《关于影视版权保护的联合声明》及《倡议书》,并得到了500多位艺人积极响应。他们统一表示会对相关侵权行为发起法律维权,呼吁各平台、网站严格遵循“先授权后使用”等原则,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

相比较之下,《细则》中措施更加具有约束力和指导意义,除了为各短视频平台一线审核人员提供了更为具体和明确的工作指引,还意味着电视剧、电影二次剪辑类短视频要被明令禁止了。

尽管,《细则》有着“行业圈地保护行为”的质疑,只是一份自律性的行业条例,仅能约束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会员单位,但落实到实践层面,它波及的范围和影响不容小觑。

这是因为,影视剪辑号的“拿来主义”行为,的确有“偷来的锣儿敲不得”的违法嫌疑:用户看到的只是一个短视频作品,但从法律角度分析它背后可能涉及多种侵权。“电影、电视剧属于视听作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授权、任意使用作品的全部或部分,进行搬运、改编、切条、剪辑等,可能会构成侵犯作品的复制权、改编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教研室主任万勇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由于违法成本低,维权成本高,影视剪辑号侵权行为成为影视版权保护之路上难以根治的痼疾,屡禁不止。“要通过公证的方式固定证据,视频方可以选择随时下架侵权视频,导致证据获取存在一定难度。在这过程中还会涉及到支付公证证据费用、律师费用,而根据以往法院判决,一部视频侵权赔偿的金额不过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之间,衡量之下,自己的付出容易得不偿失。”万勇说。

现实中,原创不易,原创者维护合法权益更为艰难。知名作家潇水向记者透露,自己的代表作《青铜时代的战争》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喜马拉雅平台某主播擅自使用,制作付费节目。由于维权之路面临各种困难,潇水无奈只能在该作品的评论区发出“强烈谴责”,至今未得到侵权方的道歉及赔偿。

拉锯战中,

影视剪辑号沦为“出气筒”

与此同时,大众还在为影视剪辑号摇旗“喊冤”,认为如此“一刀切”并不合理。在某社交平台6381人参与的投票中,5408人选择了支持影视剪辑号,给出的理由是“看了二次剪辑的作品才会去看原作”“我感兴趣的短视频几乎全是这类”两项。

“现在的影视剧为了获利,注水严重,过于冗长,观众没有兴趣看下去。而短视频二次剪辑内容精炼、有趣,为影视剧起到二次宣传效果,用户省下追剧的时间成本,为何不能继续生存下去?”相关研究者王辉认为。一直以来,二次创作领域涌现了不少优质内容,如果要求过于严苛,二次创作的通道就会关闭,影响内容创新的生态平衡。

事实上,视频二次创作之所以能够出现并流行,是因为它满足了用户快速追剧的需求,所以,二次创作的视频还能承担宣传营销的作用。在影视作品的宣发阶段,影视出品公司不避讳与这些影视剪辑号产生相关的业务合作。最典型的例子,电视剧《小舍得》大火,抖音平台上部分影视剪辑号“原片搬运”剪辑具有话题性、冲突性的剧情,为其贡献了不少“出圈”名场面;刚刚收官的电视剧《女心理师》在某短视频平台发起了官方剪辑活动,甚至设置了奖金,鼓励影视剪辑号在“影视区”发布二次剪辑视频,添加话题“#女心理师”。

      因此,对影视剪辑号,版权方多少透着“翻脸不认人”的绝情,这也是前者愤怒的原因——

“需要我们的时候,二次剪辑就是宣传,不需要的时候,我们就成了侵权?”抖音博主“X星追剧”颇为愤怒。运营账号一年时间,他搬运、剪辑了不少经典影视作品,向大众安利了不少被埋没的好剧,获赞193.2万,吸引粉丝24.5万。“我有正式工作,一般是利用业余时间剪辑视频,单纯就是爱好。”

但不管怎么说,平台监管越来越严成为“剪刀手”的共识。“X星追剧”介绍,形势转变就是在这半年内,平台下架力度很大,自己被下架了上百个视频,甚至好久之前剪辑的作品都遭到了版权方投诉,这些投诉主要来自长视频网站。“由于多次遭到版权方举报,现在抖音上基本发不出单纯二次剪辑的影视剧作品了。”“X星追剧”承认。

目前看来,“围剿”影视剪辑号最积极的长视频平台便是爱奇艺、腾讯、优酷,这些平台花费重金从制作方手中购买了视频版权,自然不能容忍影视剪辑号将其搬运到短视频平台。

众所周知,多数长视频平台日子并不好过,亏损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前不久,爱奇艺被曝出裁员20%-40%的消息,以缓解连续11年亏损的压力。裁员同时,爱奇艺再次调高了会员费用。“以市值论,B站的市值,几乎相当于优爱腾的三家之和,打个七折还要多,我们三家影响力很小了。”在今年6月召开的中国网络视听峰会上,优酷总裁樊路称长视频平台为“难兄难弟”,将炮火对准以B站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直言视频行业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影视剪辑号利用长视频平台购买的版权,在短视频平台获得流量和收入,丰富了短视频平台的内容、“拉新”用户。如此逻辑下,好处都给了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不仅没有获得应有的费用,反而被短视频平台截取了不少流量,挤压了生存空间,造成不小的损失。这口气长视频平台绝对忍不了,影视剪辑号不可避免沦为“出气筒”。

要不要“躺平”?

这是个问题

“X星追剧”表示,自己正在尝试增加“个人解说”的部分,如果还遭到持续下架,只能选择“躺平”,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他已经删除抖音平台的大量作品,只留下了6个播放量比较高、带有解说性质的视频。

即便监管再严,扑面而来的收益很难让影视剪辑号“躺平”收手。利用二次剪辑内容积累了大量粉丝后,影视剪辑号可以通过橱窗带货、剪辑收徒等方式流量变现,一月收入几万元基本不成问题。

短视频平台上,一些影视剪辑号仍然采用各种方式上架二次剪辑内容,会默认不涉足热播剧集,选择一些经典老剧,或者是日韩、欧美国家的冷门剧集。并且,平台下架视频尚未形成明确、细致、统一的标准,还是存在争执的空间。

例如,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24条明确提出:在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需注明著作权相关信息,且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什么情况下是合理使用?超过多少分钟构成侵权?多数疑问仍旧困扰着这群“剪刀手”,但理论、实践层面都很难给出具体的尺度与标准。

随着互联网技术与长视频、短视频平台的发展,我国需要与时俱进、因“时”制宜,继续完善更新著作权法中的相关规定。既要保护原始著作权人的经济与精神权益,又要激励二次创作者的积极性,为短视频平台创作者提供足够的发展空间。

当然,为了解决上述困境,有学者提出“多方共赢”的解决方案:由短视频平台统一获得长视频平台内容授权,影视剪辑号博主获取的收益按照相关要求支付短视频平台。不仅能够化解各方矛盾,还能保证用户获取多元化的视听内容。毕竟,影视剪辑号的“违法行为”并不是长久之计,短视频平台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只有多方共赢,才能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