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评论 | 任泽平“两万亿催生”建议,听听又何妨?

2022-01-11 21:27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27350)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石冰冰

  人口问题,始终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直面的几个挑战之一。时代不同,难题各异,解法自不相同。

  195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公布后,超过6亿人的人口总量引起马寅初的注意。1957年,马寅初发表《新人口论》,提出我国应控制人口增长,节制生育,实行计划生育。

  在那个生产急速扩张、需要大量劳动力,且围绕中国人口问题讨论数量并不多的年代,马寅初的人口观点显然与大部分人的认知格格不入,争议声、批判声一浪高过一浪。

  马寅初的人生因“新人口论”而起起落落。1979年,他获得彻底平反。4年后,“计划生育”成为我国一项基本国策,在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中,留下难以磨灭的时代印记。现在回过头再看来,得益于马寅初的远见和勇气,让计划生育在当时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为我国社会健康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也需要看到,每个历史时期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和政策,任何一种理论都是历史的产物,具有特定的历史适用性。今天,“计划生育”四个字眼已消失,“三孩政策”光速落地,“七普”数据里令人堪忧的出生率和加速到来的人口老龄化成为新的、突出的、必须直面的社会难题。

  日前,《中国统计年鉴2021》出炉,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创下了1978年来的新低。很多报道该讯息的新闻下面都有同样的留言——“年轻人不爱生了,怎么办?”

  几天后,素有“网红经济学家”之称的任泽平抛出了自己团队的研究结构和建议。他在《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中国生育报告》一文,提出“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抓紧出台鼓励生育基金,不要指望90后00后”等观点。

  生育话题,任泽平不是第一次提出建议,他的话向来有声量,有传播性。这一次,他又以极具网络传播力的字眼,在为低生育问题“献策”中,点燃了很多人的情绪点。

  于是网络上出现了一波又一波议论声。这其中,大部分人持反对、嘲讽的态度。很多人认为任泽平没有抓住重点,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年轻人“不敢生、不想生、不愿生”的实际困难。也有很多人认为任泽平的建议会让货币超发,没有常识,哗众取宠。有的人将批评的高度继续上升,认为任泽平失去了知识分子齐身治国的梦想和追求,是赵括般的夸夸其谈、纸上谈兵。

  这话就真的扯远了:搁在“赵括”般的语境里,任泽平充其量就是个发表观点、出出主意的书生,离着领兵十万八千里。说他“位卑未敢忘忧国”有点抬举的话,可起码他没有置身事外、吃瓜看戏,而是基于自己的研究,提出了自己认为有价值的建议,这份“参与感”是不是也可以算作知识分子齐身治国的梦想和追求呢?

  年轻人“不敢生、不想生、不愿生”是个社会难题,原因的构成方方面面,肯本不能奢望一个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就提出“终极答案”。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曾指出,“对人口问题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你认识得越晚,积累的问题就越严重,付出的代价就越大。”面对这个问题,经济学家有经济学家的观点、历史学家有历史学家的观点、社会学家有社会学家的观点、文学家有文学家的观点……各行各业、一个行业内不同研究方向的人,基于自己的知识结构和认知逻辑,会有各种声音、各种观点。

  言人之言者易,言人之欲言者难,言人之不敢言者更难。面对愈发严重的人口问题,我们需要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声音。不能因为说的不讨巧,不中听,就一概否之。吐槽完了,问题还在那里,我们依旧要面对。就像有网友在一则嘲讽任泽平观点的文章下留言反问作者,“那么,你的方法又是什么?”

  庆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中吐槽,网络上对待任泽平“两万亿催生”建议的声音越来越理性,有人注意到任泽平的建议不是“大水漫灌”,而是“精准滴灌”,有人则拿出了一些国家“精准滴灌”依旧没有效果的案例来反驳,这样的讨论基调无疑理性平和了很多。

  只要“催生”的建议是善意的,没有大的原则问题,那就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了。技术本来就是越切磋越高,多方合力为“催生”献言献策,说起来不是件坏事。任泽平的网言网语,就相当于抛了一块砖头,如果能引出玉来,也未尝不是件坏事。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