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同学”直播首秀:暂不带货,拒绝2000万签约费

2022-01-24 09:19 每日经济新闻阅读 (35157) 扫描到手机

  “张同学”开始直播了。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张同学”并没有一上来就带货,而是直播中回应近期的一些质疑。此前有人质疑他签约费高达500万元,他表示,不止500万,甚至有开出1000万、2000万签约费的时候。随后,“张同学直播首秀”、“张同学拒绝2000万天价签约费”、“张同学称暂时不会带货”等话题登上抖音、微博等多个平台热搜榜,引起网友热议。

  据悉,张同学抖音账号的广告报价已经高达30万元。截至目前,张同学已经与网商银行、OPPO、银联三个品牌有了合作。

直播首秀透露,其曾拒2000万签约费

  1月22日晚,粉丝高达1870万的抖音网红“张同学”开启了他的首场直播秀。在时长1小时35分的直播中,张同学对近期成立农业公司、签约专业MCN机构等传闻一一做出回应。

  据悉,首次直播的张同学人气颇高,张同学开播仅3分钟,直播间就涌进10万人观看。据公开数据显示,这场直播最高时有26.6万人观看,为张同学的抖音账号累计涨粉5.57万人。直播中,张同学称此前有人质疑他签约费高达500万,他坦然表示,不止500万,甚至有开出1000万、2000万签约费的时候。但他依然称自己没有签约专业MCN机构,原因是不愿意被束缚,更喜欢随性一点。

  令人意外的是,张同学首次直播并没有带货。谈及自己对接广告、带货等问题的看法,他表示:“为了生活接了些广告,属于正常,我不跑偏就行了”,还强调:“暂时不会带货”。

  虽然没有带货变现,但张同学在直播间也收到了不少礼物打赏,有网友称直播间被抖音平台的“嘉年华”刷屏。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购买一个“嘉年华”,需要充值3000元人民币。

  随后,“张同学直播首秀”、“张同学拒绝2000万天价签约费”、“张同学称暂时不会带货”等话题登上抖音、微博等平台热搜榜,引起网友热议。

  张同学的爆火要从去底说起。在2021年10月4日发布第一个视频后,短短4个月的时间内,张同学已经积累了超过1800万粉丝,这也意味着,在过去100多天里,张同学平均每天涨粉约15万。这样的速度,被自媒体行业人士评价为“无可复制的奇迹”。

  从张同学账号内容来看,每条视频都如流水账式地记录着他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做饭、吃饭、喂鸡猫狗等农村生活日常,张同学也被网友称为“写实派李子柒”、“粗糙版李子柒”。

  对于成立农业公司一事,张同学也在22日晚的直播中回应,他表示:“(成立公司)自己真的不懂,第一家公司是张同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当时有人让我建一个农业方面的公司,然后就让我父亲找人成立了一家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张同学的两家公司经营状况如何还不得而知,不过,红星资本局发现,张同学抖音账号的广告报价已经高达3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张同学账号的官方报价为30万元/条。截至目前,张同学已经与网商银行、OPPO、银联三个品牌有了合作。

“张同学”,他是谁?

  2021年12月16日,新华每日电讯发表题为《两个月吸粉1600多万,争议、模仿、围观也纷至沓来,张同学是谁?一个返乡青年用短视频建构的家乡》的报道。据报道,张同学原名张凯,与网络上的种种猜测不同,他是地地道道的松树村人。如今36岁的他,经历过许多波折。初三年级辍学后,他做过大车司机,与朋友合伙开过汽修厂,但都“没成大事”。汽修厂还因管理不善、意外失火,赔了30多万元。

  “当时我就住在汽修厂的一间5平方米的屋子里,一张木板床,一台电视机和一个DVD机。”张同学说,那个时候他总是失眠,常常把光盘反复塞进DVD机里,挤在木板床上观看,凌晨4点多才能睡着。

  2014年,修理厂彻底倒闭后,他拎着行李回到了松树村。“刚走到村口,我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起来。”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依旧是熟悉的样子。沉淀一段时间后,他又开始了在村子里的创业,但还是以失败告终。

  他在空地上养的5000只鸡,还没到一年,就赶上了鸡瘟。“当时真想干出点什么,但就是干不好。”张同学说,2015年开春,他跟着朋友到山东开店打工,每月能赚到一万元左右。2020年7月,因为家里面生了二胎需要照顾,他又重新回到松树村,开始筹划拍摄短视频。

  “我最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他的很多镜头都很刁钻,我每次都把自己想象成摄影师,会从哪个角度拍成这个效果。”张同学说,他最开始是叫来几个赋闲在家的发小一起拍。

  这群30多岁的男人女人们,有时候是在村里的空地,“鼓手”用木棍敲着水桶当鼓手,“吉他手”把纸箱子剪成吉他模样,随意拨弄。张同学担任主唱,在雨中狂热地献曲。有时候他们会跑进山里,扮成西游记里的师徒四人,来一场无厘头的表演。每次拍完,几个人总会热乎乎地在屋子里“嘎肉”,舒舒服服地喝一顿酒。

  破旧的老房子、和兄弟们“嘎肉”吃饭、每晚看DVD……张同学把过去的自己都投影在自己的视频里。在他看来,这是他作为一个农村孩子,对家乡深深的乡愁。此外,端着盆去河里洗衣服、扒火炕、上山砍柴、挖地窖等这些城市人看似遥远的场景,在这座村子里依然是大部分老人的生活常态。

  对张同学来说,视频里的农村生活“是否真实”的探讨,并没有意义。他更多像一个非专业的“农村导演”,因为剧情需要,他糅合了回忆与现实,通过短视频建构一个自己所理解和怀念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