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中前行 青岛打造“15分钟”居家养老服务圈

2022-01-27 07:35 青岛日报阅读 (116930) 扫描到手机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贾 臻

2.2万余张签约家庭养老床位,这是青岛一年多来以家庭养老床位为切入点的新一轮养老事业改革的最新数据。

继2020年年底城市街道级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实现98个街道全覆盖后,去年年底,青岛又实现了40个农村镇级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全覆盖,进而实现城乡统一、均衡的全覆盖。这意味着,青岛的老年人只要有需求,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到和在专业养老机构里一样的服务。由此,青岛也成为全国首个实现由专业养老机构提供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全覆盖的城市。

一年多来,“没有围墙”的养老院让老年人在家就可以享受专业、精准的养老服务。据市民政局测算,市民享受家庭养老床位服务的费用支出,不到养老机构的三分之一。同时,也免去了政府新建医养结合养老机构所需的土地以及补贴成本。

改革总是在不断解决新问题中挺进“深水区”。随着138处镇街级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全部投入运营,一系列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如何让更多的老年人享受到家庭养老床位的利好?如何织密养老服务网,让老年人享受服务更便利?如何解决农村养老资金的短缺? 在“破题”后,青岛居家社区养老又在“破冰”中前行。

“降门槛”,吸引更多老人签约

提起签约家庭养老床位后自己生活发生的变化,家住市北区合肥路街道的吕身敬老人满脸笑容。

今年84岁的吕身敬独居在家,而且得过心梗,这让因工作原因无法在身边照顾他的女儿女婿放心不下。在得知街道的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开业后,吕身敬的女婿专门从外地回青岛为老人签约了家庭养老床位。每周一至周六中午,合肥路街道福山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会派专人给吕身敬老人上门送餐。

除了能够吃上口味好、花色多的健康午餐,吕身敬还预约了定期上门理发、保洁以及助浴服务。“不仅如此,如果我临时有需要,还可以通过家里安装的智能居家养老服务终端预约,别提有多方便了。”在吕身敬看来,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让老年人在家就可以享受到专业的养老服务,“这让我们不愿意离开家的老年人有了一个体面的晚年生活。”

“家庭养老床位相当于把在养老机构提供的服务项目进行分解,根据老年人的需求实现个性化定制、精准化服务,以更好地满足养老服务需求。”青岛市福山养老集团居家社区养老辽源路街道服务中心主任苏建表示。但是在实际运行过程中,苏建发现机构的“个性化定制、精准化服务”有时候并不适合老年人的需求。“比如,要签约家庭养老床位,原来的政策规定需要从250多个服务项目里选择至少三个,且月消费达到350元以上,这就让很多只有单项需求的老人签约意愿不高。”

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的工作人员也在调研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我们通过调研发现有的老人只想预约送餐服务,有的老人只想预约助浴服务,却因政策‘门槛高’被拦住了。因此我们在修订政策时主动下调了签约‘门槛’,取消了‘服务项目选择至少三个,且月消费达到350元以上’的限制,让好政策可以惠及更多有需求的老年人。” 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处长乔先华表示。

除此之外,新政策还将原来都给运营机构的补贴变成了供需双方都补贴,实现了服务价格上的“降门槛”。据乔先华介绍,通过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对250项服务项目进行成本监测核算后,对服务项目收费进行了网上公示。“我们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老年人每享受一次服务可以打六五折,从而进一步激发老人购买服务的意愿。”

新政策对老年人的吸引力很大,一个月不到就新签约了3000多张家庭养老床位。

建设养老服务站,精准满足养老需求

去年年底,青岛实现镇街级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全覆盖,全市138个街道、镇都有了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年人可以不出远门就能享受到养老服务。然而一个现实问题也出现在面前,街道和乡镇面积很大,距离养老服务中心远的老人往往无法享受到养老服务,这也要求在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实现全覆盖后,每个社区和行政村都建有养老服务站。

青岛万林健康产业集团在平度市运营了2家街道级、8家镇级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经过不到一年的运营,已经签约600张家庭养老床位。医养事业部总院长助理邢加丽和同事们做了一个调研:在平度市崔家集镇陶家屯村,一个村子8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80多位;在大泽山镇大疃村,70岁以上的老人有149位。“平均下来,每个行政村70岁以上的老人在70位左右。” 邢加丽说,这些老人的吃饭、就医等问题,需要离他们更近的养老服务站来完成。

“今年,我们将完善提升100处城市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站,在农村建100个养老服务站,让老人能够享受到‘15分钟养老服务圈’。”在乔先华看来,加快建设养老服务站,就是为了解决老年人的吃饭问题和看病问题这两大基本需求。

探索新路子,“破冰”农村养老

调查显示,我国农村的老龄化率更高,养老形势也更为严峻。能不能照搬城市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模式?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受农村家庭养老能力弱化、农民养老保障不足、养老设施不健全、市场化运营难度大等因素影响,农村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难题,一直是制约我国养老事业发展的瓶颈。”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在调研青岛平度市同和街道万林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时表示。

青岛农村养老问题和全国一样,也面临着严峻形势。如何“破冰”,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一直是我市养老工作思考的问题。

在市民政局局长王哲看来,农村的熟人社区优势是城市社区无法比拟的。“市民政局与财政、医保、文明办等单位密切配合,通过设立青岛农村养老服务基金、提高农村长护险支付标准、提高农村家庭养老床位运营补贴、加强农村孝德文化宣传等一系列做法,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加大农村养老服务高质量供给。”

目前,我市拟出台文件,为在农村居住并享受青岛市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身体状况经评估为自理、一级失能、轻度和中度失智的8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以及在农村居住并享受青岛市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身体状况经评估为2-5级失能和重度失智的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发放“青岛农村养老服务卡”,通过子女缴一点、政府补一点的做法,破解农村养老能力弱化、保障不足的问题。

对于政策覆盖不到又确实有服务需求的农村老年人,我市也织密了“保障网”。市、区(市)慈善总会将设立农村养老服务慈善专项基金,发动社会爱心企业和人士积极募捐,资金筹集享受慈善资金的相关扶持政策,并支持公益慈善组织开展定向募捐、慈善信托等公益慈善活动,实施农村养老关爱服务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