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3市6县 大众日报两个整版调查带来数字变革创新一线故事

2022-02-18 09:00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阅读 (244471)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蹲点3市6县,大众日报两个整版调查带来数字变革创新一线故事

加快数字化变革,是催生新动能、增创新优势的关键之举。着力推动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努力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山东的数字化转型面临重大机遇。在山东省2022年工作动员大会上,“数字变革创新”为“十大创新”之一。

围绕数字变革创新,大众日报策划一组蹲点调查报道——《工业互联网:如何“从1到100”?》《 数字化“齐民要术”来了》。报道从工业、农业两个领域数字变革切入,记者奔赴青岛、淄博、潍坊等地,蹲点工业互联网“头部平台”、农业大县、基层单位等,看数字化转型探路,带来故事和思考。

◎中小企业为何“爱上”工业互联网?

“在解决溯源问题上,海尔有经验,这也是德威动力选择卡奥斯的原因之一。”卡奥斯海云智造产品经理巩建港说,从解决产品溯源问题开始,卡奥斯逐步帮助德威动力规划了智能制造改造方案,助力德威动力实现智能制造升级。

巩建港说,他们会根据企业实际情况,逐步进行数字化改造,伴随中小企业一步步成长,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如何应对物联网的时代挑战?

在调研中,纽氏达特发现市场存在“智慧打包、装车”的需求。与此同时,卡奥斯在深入众多企业车间的数字化改造中,也同样关注到了这一需求。双方共建机器人新场景,并共同开发了智慧装车装备云平台场景解决方案。

在2016年,纽氏达特年产值只有几百万元,到2021年已经接近1亿元,已经将行动轴做到国内行业领先的地位。随着应用集成系统的研发,企业2022年年产值目标定在了“保1.2亿元争1.5亿元”,2023年预计突破2亿元。

◎如何让更多企业加入进来?

去年8月,由卡奥斯与相关部门共同打造的“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上线,服务全省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需求。这也是全国首个工业互联网+化工园区综合服务平台。

在汽车行业,卡奥斯与奇瑞联合打造大规模定制工业互联网平台“海行云”,上线仅3个月就成功链接行业上下游企业375家,探索出覆盖汽车产品研发设计等领域的13个典型解决方案,并助力奇瑞实现整车定制比例翻倍增长。

卡奥斯的合作伙伴中还有诸多行业龙头,比如青岛啤酒、双星……而与一个行业龙头合作,就意味着开拓一片新领域。

◎千企千面如何“千企千策”?

工业有着千行千面的特点,甚至同一行业的不同企业在生产线、业务流程上都是五花八门,每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都需要“量身定制”方案,实现“千企千策”。

“不会转、不敢转、不能转,这是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难点、痛点。”青岛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乔熹说,“不会转”,即转型基础薄弱、人才欠缺;“不敢转”,即企业信心不足,投资意愿下降;“不能转”,即企业转型成本高,短期看不到效果,难以持续投入。

工业互联网:如何“从1到100”?

——来自海尔卡奥斯的样本观察

□ 本报记者 王红军

春节前夕,工信部对15家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的发展成效评估结果通报显示,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卡奥斯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位居首位。这是“双跨”平台评选以来,卡奥斯连续第三年位居榜首。

新年开工第一天,山东省2022年工作动员大会提出“加力突破工业互联网”。在工业互联网“从0到1”上,山东已经取得了先发优势,但如何实现“从1到100”,大范围复制推广,是当前面临的急迫问题。连日来,记者赴青岛、潍坊、淄博等地,聚焦“头部平台”海尔卡奥斯,探寻问题答案。

中小企业为何“爱上”工业互联网?

  (卡奥斯与德威动力共同开发的AGV)

2月11日,在青州德威动力有限公司机加工车间,工作人员通过海云智造的终端扫描发动机缸体上的二维码,生产信息、异常信息、过程质检……信息一览无余。

“现在这个海云智造的质量追溯模块特别厉害,以前一天的活儿,现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德威动力工作人员说,“这个追溯系统可以显示有几件产品在哪一道工序上,还有质量的控制,都能在海云智造软件上完成。”

德威动力是潍柴动力、卡特彼勒等国内外头部企业的主力供应商,不仅引进了多种世界先进的机加工设备,其自主研发的机加工装备也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该公司总经理顾志政说,以往发现质量问题,企业的溯源方式就是拍缸体照片,再回来人工查找纸质工单,但纸质工单文件传输效率低、容易损坏,很难立即拿到溯源信息并解决问题。

“在解决溯源问题上,海尔有经验,这也是德威动力选择卡奥斯的原因之一。”卡奥斯海云智造产品经理巩建港说,从解决产品溯源问题开始,卡奥斯逐步帮助德威动力规划了智能制造改造方案,助力德威动力实现智能制造升级。

以发动机缸体加工车间的刀具配送、产品送检两个生产环节为例。“产品送检需要行吊,而生产过程也需要行吊,有时候就要‘排队’,一次送检就要半个小时。”巩建港说。最终,卡奥斯在德威动力部署了自动化生产及天眼集群调度整体解决方案,对生产过程可能涉及的8个场景进行数据建模,形成天眼系统的生产指令,后由系统指挥AGV(自动导引运输车)和机械臂协同生产。

该解决方案部署后,这两大环节的人工投入降低了45%,刀具配送换刀效率提升50%,产品送检效率提升45%,实现了从生产、送检到仓储的全流程自动配送。

德威动力生产总经理潘洪军说,目前,公司80%的高精尖机床已通过卡奥斯物联集成技术实现互联,每个工序的实时作业参数均可从物联设备中抓取。每名操作工可同时操控4-6台机床,发动机缸体产品的良品率整体提升了20%。

与此同时,德威动力与卡奥斯发现,现在AGV生产厂家很多,但标准车型无法满足客户对产品的差异化需求。于是,两家合作设计、研发了自己的AGV。“经过一年使用、迭代,我们研发的AGV不仅德威动力自己使用,也在为青州其他企业提供服务。”顾志政说。

近日,巩建港将再赴青州。“在德威动力之后,又有六七家企业表达了合作需求,我们将一家一家地去调研、商谈。”他说。

青州市工信局党组成员刘军说,他们计划依托德威动力等企业,按照智能产线、智能车间、智能工厂路径,积极培育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带动上下游企业智能化改造。

从合作模式上来看,海云智造与卡奥斯其他板块不同,其目标客户群侧重中小企业。“怎么让工业互联网赋能中小企业?海云智造就是突破的一个‘点’。”巩建港说,从去年6月到现在,海云智造已经服务70多家企业,集中在青岛、潍坊、淄博、东营以及省外的芜湖、德阳等地。

巩建港说,他们会根据企业实际情况,逐步进行数字化改造,伴随中小企业一步步成长,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如何应对物联网的时代挑战?

  (卡奥斯与纽氏达特合作的物流机器人与行动轴打包场景解决方案)

物联网时代,产品会被场景替代,行业会被生态覆盖。

去年3月,卡奥斯分公司海智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在淄博落地。这座老工业城市,41个工业门类占了39个,特别在工业装备领域,元器件厂家众多。

2月12日,在淄博纽氏达特机器人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一条10多米长的行动轴上,一名工人正在测试机器人性能,还有两名工人在调试软件,组成了一条焊接工序的集成系统。

“这是我们研发的新品,为其他企业提供焊接工序的集成产品。”该公司执行总经理李汝科说,“过去,我们聚焦于一款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这种系统集成能力是不足的。”

这家以生产工业机器人行动轴著称的企业展现的场景创新能力,离不开与卡奥斯合作。在调研中,纽氏达特发现市场存在“智慧打包、装车”的需求。与此同时,卡奥斯在深入众多企业车间的数字化改造中,也同样关注到了这一需求。双方共建机器人新场景,并共同开发了智慧装车装备云平台场景解决方案。

泰安一家化肥企业成为“智慧装车”的第一家客户。海智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蔡卓宇说,一条化肥装卸线原来需要13名工人,现在只需要2个人,一年节省人工成本六七十万元,还不用担心粉尘污染的工作环境。

庞大的内需市场,能让这种场景创新迅速市场化。纽氏达特与卡奥斯合作研发,从卖行动轴这样的中间件,到卖场景解决方案,整体利润率也从20%提高到40%。

在2016年,纽氏达特年产值只有几百万元,到2021年已经接近1亿元,已经将行动轴做到国内行业领先的地位。随着应用集成系统的研发,企业2022年年产值目标定在了“保1.2亿元争1.5亿元”,2023年预计突破2亿元。

“卡奥斯可以为我们分享很多行业头部客户的信息资源,助推我们项目集成产品的新品转化率的提升,加快集成产品的落地,进而为企业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同时,我们还可以利用卡奥斯的供应链平台,实现与上游供应链资源的有机结合,从而降低BOM成本。”李汝科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纽氏达特跟卡奥斯形成了一种产业“生态”。

李汝科说,公司最近几年快速发展,而信息化建设的速度相对偏慢。企业购买了自动化设备,上了ERP、MES等软件系统,但是各个系统“各自为政”,制约着公司管理职能的发挥。目前,纽氏达特正与卡奥斯洽谈“软服务”业务。李汝科认为,卡奥斯提供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可以有效解决他们面临的信息化能力不足的问题。

如何让更多企业加入进来?

  (天原股份数字化工厂指挥室)

一位业内专家认为,卡奥斯的优势在于整合包括用户在内的上下游产业链资源,这更适合中小企业的需求,大企业在这方面已然完备。

对此,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忠毅并不认同。他表示,卡奥斯的目标是成为“与大企业共建、小企业共享”的赋能者,“头部企业”可以上平台共建行业子平台,中小企业可以上平台、用平台。

去年8月,由卡奥斯与相关部门共同打造的“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上线,服务全省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需求。这也是全国首个工业互联网+化工园区综合服务平台。

在跟客户交流时,林忠毅往往会被问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从家电做到化工?这是跨距非常大的一个行业。”

他回答说,一方面,山东是化工大省,国家重点统计的化工产品均有分布,化工经济总量连续28年位居全国榜首;另一方面,化工又是“基础工业”,化工行业高质量发展,对整个经济社会意义重大,这是时代给予的机遇。

为此,他们还吸引了一批化工行业的人才加入,这个团队已经有将近100人。林忠毅说:“除了这些专家外,行业知识也很重要,我们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主要是通过化工行业的‘链主’级企业,探索了一条‘共建’的路径。”

天原集团是我国西南最大的氯碱化工企业,在智能制造、工业集成方面起步较早,但缺乏一个统一的技术平台,项目辐射范围和影响力有限。

去年4月,卡奥斯联手天原共建了中国第一个氯碱化工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把机器和人在平台上链接起来,赋予一些关键的设备以控制、判断、交互的能力。目前,氯碱化工领域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希望加入进来,带动了整个行业转型升级。

从天原试点的子公司海丰和锐工厂的数据看,工厂检修率降低了40%,排产效率提升了13%,数据分析效率提升了83%。这家有着78年历史的氯碱化工“头部企业”,也为卡奥斯贡献了众多应用场景。“基于这些经验,我们去年打造了山东省智慧化工综合管理平台。”林忠毅说。

目前,这个平台已经在全省实现全覆盖,链接了84个化工园区和125个重点监控点,打通了多个部门的信息数据。

面对企业对信息安全方面的顾虑,林忠毅说,“在跟链主企业共建时,我们会给对方做本地化部署,数据主要是储存在本地。”

目前,通过对山东省化工产业链的梳理,卡奥斯已输出全省84个化工园区的产业图谱,下一步将逐步赋能园区内的化工企业。“过去可能更多是通过经验来判断,现在有数据的支持。”林忠毅举例说,他们与青岛当地一家化工企业合作,分析企业发展缺少乙烯这种高端精细化工,正在帮他们招商引资。

在汽车行业,卡奥斯与奇瑞联合打造大规模定制工业互联网平台“海行云”,上线仅3个月就成功链接行业上下游企业375家,探索出覆盖汽车产品研发设计等领域的13个典型解决方案,并助力奇瑞实现整车定制比例翻倍增长。

此外,卡奥斯的合作伙伴中还有诸多行业龙头,比如青岛啤酒、双星……而与一个行业龙头合作,就意味着开拓一片新领域。

千企千面如何“千企千策”?

作为工业互联网领域首个“独角兽”企业,卡奥斯现已链接企业80万家,服务企业7万余家,孕育出化工、模具等15个行业生态。

目前,除了卡奥斯这个“双跨”平台之外,一批专注细分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不断涌现。“跟西门子MindSphere等资产优化平台不同,卡奥斯要解决的是产业链之间资源配置跟重组问题,实现制造企业与外部用户需求、创新资源以及生产能力的对接。”林忠毅说。

工业有着千行千面的特点,甚至同一行业的不同企业在生产线、业务流程上都是五花八门,每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都需要“量身定制”方案,实现“千企千策”。

“做工业互联网需要去深挖,而不是‘蜻蜓点水’。”林忠毅说:“目前,我们已经开始聚焦智能装备、化工、汽车等7个重点行业。”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周云杰认为,工业互联网不等于“工业版电商”,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一百米宽度,一米深度”就够,对于工业互联网来讲,哪怕是一米的宽度,也需要一百米的深度来支持它。

“目前,工业互联网缺乏复合型人才,尤其是既懂硬件、软件,也懂行业知识的人少。”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业互联网处周林说,为此,2020年底,青岛市出台了打造工业互联网人才聚集高地的“行动方案”,除了人才培养、扩容等计划外,其中一条是“紧缺人才猎聘计划”,支持社会力量引进工业互联网高层次人才(团队),对符合条件的给予最高50万元(团队100万元)奖励。

“不会转、不敢转、不能转,这是当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难点、痛点。”青岛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乔熹说,“不会转”,即转型基础薄弱、人才欠缺;“不敢转”,即企业信心不足,投资意愿下降;“不能转”,即企业转型成本高,短期看不到效果,难以持续投入。

2021年,为了让工业互联网“走深走实”,青岛在定期发布“工业赋能”场景清单的基础上,启动工业互联网服务专员培训班,并开展了首轮工业互联网“入企诊断深度行”,为企业进行更好的“触网”指导,让场景对接和开放更有成效。

发展已至“深水区”,工业互联网需要找到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最佳范式。

“‘工赋青岛’专项行动有成效。”周林说,挖掘卡奥斯平台产业资源汇聚能力,政府和企业联合打造、具有市场化运作能力的工业互联网企业综合服务平台,已开发推出1428项线上服务和15665个赋能应用;打造了橡胶轮胎、智慧港口及智慧城轨等26个产业链垂直平台,为企业提供产业链与数字化融合、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动态本体库、产业链全景图谱等服务。

目前,我省即将深入实施“云行齐鲁 工赋山东”专项行动,聚焦高端化工、高端装备、新材料等优势产业领域,深挖工业企业工业互联网应用赋能潜力,新打造一批“工赋山东”典型应用场景。

(□记者 肖芳 参与采写)

记者手记:

从一顶棒球帽理解工业互联网

□ 本报记者 王红军

记者蹲点采访时发现,除了数据安全顾虑、专业人才紧缺等方面的原因,部分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认识理解存在偏差。对工业互联网的基本认识不到位,成为阻碍工业互联网赋能产业和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从海尔卡奥斯的一次调研情况来看,有几十万家企业连在卡奥斯平台上,然而使用平台提供深度服务的仅有10%左右。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有三种原因:

第一种是不愿意上。觉得企业发展现状还可以,还能满足市场,耗费成本上工业互联网,能产生多大价值是个未知数。这一种情况占的比例不小。

第二种是想上不敢上。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化改造,都需要投入,投入在前期,产出在后期。所以,看到投入产出的不确定性,就不敢上。

第三种是不会上。企业自身有转型意识,但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找不到“切入点”。

在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业互联网处处长周林给记者看了这样一条微信:“新年第一天,在某平台直播卖货,成交16000多单,单日成交额突破61万元,创下单日最高纪录。看来,中国的市场我们有得一拼,让我更加坚定了建设帽业平台的思路……”

发这条微信的人,是青岛前丰国际帽艺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这原来是一家以出口棒球帽为主的生产厂家,经过工业互联网的改造,现在能生产上千个系列品种的帽子,其中1000顶以下的小订单占据企业订单总量一半以上。

近年来,前丰帽业开始转向国内市场。通过研究市场前丰帽业发现,中国人不习惯戴一样的帽子,对个性化要求比较高,也不怕为个性化买单。但是,个性化的订单,对企业的研发能力、生产能力要求都非常高。

周林说,企业设备的自动化、智能化是基础,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保障。新年第一天直播,在没有任何推广的前提下,前丰帽业单日成交额突破61万元。接下来,企业就可以干以下几件事:

——建帽业平台,不仅可以接订单,还可以将自己研发的设备卖给其他企业。而且,对于购买设备的企业,还可以附送订单,因为订单太多,对产能也是个考验;

——建集采机构,中小企业一年仅五六千万的原材料,供应商在价格上给优惠,但当企业一年有上亿销量时,原材料价格就能谈下来了;

——发展供应链金融,企业买什么都需要花钱,订单又在企业手里,就可以找银行来,统一发放贷款,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这就是工业互联网。”通过一顶棒球帽的故事,周林讲述了他对工业互联网的理解。

海尔卡奥斯物联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忠毅说,卡奥斯坚持做“双跨”平台,就是通过跨行业跨领域的赋能,通过企业数据的融合,在企业边界模糊乃至被打破之后,到某个时间点就会出现“拐点”,这个“拐点”就是产生一些新的商业模式。

◎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为啥选个工业市?

2020年12月,淄博获批成为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承担数字农业农村改革试验任务。

淄博作为资源型工业城市,一产所占比重常年低于5%。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为啥选个工业市?

实际上,农业现代化发展,体现在能否用“工业化思维”与农业实现对接。淄博拥有全国41个工业行业大类中的39个,是国内化工产品配套最为完善的地级市。

中国古代农书之首《齐民要术》的著述源于淄博,而今淄博正重拾农业优秀“基因”,进行一场数字化革命。

◎数字田园长啥样?

示范田没有麦垄,因为播种机都用上了北斗导航,自动确定麦行的合理间距,不再需要麦垄;往田地深处走,有一个带着太阳板电池的插杆,这是测量土壤墒情的传感器,太阳板下面是信息传送器,土壤的干湿度可以实时传送到监控室里的大屏幕,公司可以随时掌握并应对处理。

◎农业数字化的远虑与近忧

现在正是农业对信息技术需求旺盛的时期,农业数据“躺在”地里,关键是如何利用高新技术装备和网络将地里的数据挖掘利用起来,这是政府要做的工作……

数字化“齐民要术”来了

——来自淄博数字农业农村改革试验区的调查

□ 本报记者 周学泽

中国古代农书之首《齐民要术》的著述源于淄博,而今以工业闻名的淄博,正重拾农业优秀“基因”,进行一场数字化革命。

1月18日,淄博“数字赋能聚力打造数字农业农村中心城市”的做法入选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典型案例。而早在2020年12月,农业农村部等17个部委批准淄博为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承担数字农业农村改革试验任务。淄博在全国率先提出打造“农业3.0时代”数字农业农村中心城市。

作为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淄博农业数字化担当着转型探路的角色。“曾经沧海”的淄博农业,能否以数字化改革再创辉煌?记者带你去淄博走一走,看看农业“未来的模样”。

数字田园的新模样

1月20日19:30,夜色漆黑,路上余雪未化,寒气逼人。记者来到临淄区朱台镇,这里有淄博禾丰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生态无人农场。禾丰种业与山东理工大学兰玉彬教授团队进行数字化合作,采用5G云平台技术实现了500亩试验田无人化作业。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能看到试验田没有麦垄。淄博禾丰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俊科说,现在种小麦,播种机都用上了北斗导航,自动确定麦行的合理间距,不再需要麦垄;往田地深处走,看到一个带着太阳板电池的插杆,朱俊科说,这是测量土壤墒情的传感器,太阳板下面是信息传送器,土壤的干湿度可以实时传送到监控室里的大屏幕,公司可以随时掌握并应对处理。

农业数字化,第一看粮食。依托中化MAP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等,淄博在桓台县、高青县提升数字大田30万亩。如今,不仅粮食种植,养殖、运输、加工等各个环节也都开始推广应用数字技术。

在高青纽澜地“数字牧场”,一头头黑牛在牧场里悠闲自得,脖颈下安装电子项圈,黑牛睡软床、听音乐、享按摩,脂肪充分沉淀到肌肉里,形成独特美味的雪花牛肉。山东纽澜地何牛食品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董冠说:“数字赋能,牛肉质量显著提高,牛体采用先进工艺分割后,肋排肉、眼肉等每公斤售价可达1000元以上,上脑部位的牛肉每公斤可以卖到2000元,市场销售以北京、上海、广州等超大城市为主,一头牛产值可达10万元。”

淄博市高青县,山东纽澜地何牛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正使用大数据平台——黑牛管家,查看饲养的黑牛生长情况。

数字化让标准生产扩展速度加快。高青县以纽澜地为龙头,与沿黄5个区县共同打造百亿级黑牛产业集群,实施总投资20亿元的10万头高青黑牛项目和包括动物蛋白加工园、数字大牧场在内的黑牛小镇项目,2021年黑牛存栏量突破5万头,力争2023年达到10万头。

数字化精细管理延伸到运输环节。1月21日,记者来到位于淄博市周村区的阿里数字农业产业中心(山东仓)项目,该项目由山东纽澜地数字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合作建设,是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盒马市)建设的标志性项目。

纽澜地数字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周村规划建设了5个储运仓,一期规划430亩地,2020年下半年开始建设,其中3号仓分割包装牛羊肉,已经投产试运营。纽澜地数字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负责人包信峰介绍:“虽然名曰‘仓’,但没有库存,都是订单式生产,即来即发,规律是‘两个12点’,消费者无论在国内哪个城市,今天12点下单,第二天12点就可以发到对方城市大仓。货物运输全过程数字控制,能在电子屏幕上实现‘跟点’服务。”

截至2021年,纽澜地品牌黑牛已进入24个城市310家阿里巴巴盒马门店,年销售额突破6亿元。“高青纽澜地线上盒马的消费订单非常大,即使疫情期间,生鲜肉销售也创下300%的增长奇迹。”淄博市数字农业农村发展中心党总支副书记冯源对农业数字化变革效果感受很深,“只有‘实’没有速度和效率,只有‘虚’没有未来,虚实结合——线下实体生产,线上打通消费市场,是最理想的经营模式,和阿里巴巴盒马的合作体现了这一点,能够最大程度实现数字化赋能。”

位于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的山东七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香菇大棚生产全部实现数字化智能控制。

从淄博农业领域数字化实践来看,数字田园、数字果园、数字牧场、数字农产品加工,大大推动了优质农产品生产、销售、加工,相关企业成为农业发展新龙头。

位于淄川经济开发区的山东七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食用菌研发、生产、加工、销售、出口业务,建成国内领先的香菇菌棒智能控制生产线后,生产效率提高了4倍,运营成本降低30%,把“土蘑菇”变成了“洋蘑菇”——成为全球最大的香菇菌棒出口供应商,产品销往韩国、日本等30余个国家和地区。七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杨树慧介绍:“数字化管控,不但质量提升明显,而且2021年产量较2020年增长50%。”

用工业化思维改造提升农业

淄博作为资源型工业城市,一产所占比重常年低于5%。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为啥不选“农业大市”,而选一个“工业大市”?

其实,面对国际上农业现代化发展趋势,农业能否实现换道超车,体现在能否用“工业化思维”与农业实现对接,用工业科技成果改造提升农业。而长期的工业历练和熏陶,让淄博具备“工业化思维”。淄博拥有全国41个工业大类中的39个,是国内化工产品配套最为完善的地级市。以工业助推农业,淄博“天时地利人和”。

数字化被列为淄博农业高质量发展的头号工程。市里成立了工作专班和14个专项工作组,组建淄博市数字农业农村发展中心和市农业发展集团,市财政拿出专项资金1亿元,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加快落地;支持社会资本设立数字农业农村领域专项基金,对创建数字农业园区的土地流转给予财政补助;引进了中科院、中国农科院、省农科院、浙江大学等18家科研院校,开展产、学、研、推深度合作。

淄博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杨溯易说:“淄博数字农业农村改革主要取得两方面新成果,一是解决了涉农数据共享‘最后一公里’问题;二是初步营建起‘一云统揽、多维一体、一网通办’的数字化生态。”

如果把农业数字化的过程比作人体组织结构运行,“一云统揽、多维一体、一网通办 ”的数字化生态,就是“大脑和脊柱神经系统”,即“指挥中心和命令传输线路”;涉农数据共享“最后一公里”,则相当于人体各种器官的状况,是解决“点”的信息综合与收集问题。

正如滚雪球,难在“聚点成球”。涉农数据共享“最后一公里”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包括数控生产、加工、运输、销售等各方面,这其中,仅有信息化连接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高新技术农业装备来支撑;也可以说,在生产环节,“最后一公里”主要解决信息和高新技术装备的有机连接,这就需要农业社会化服务机构。

总部位于临淄区皇城镇的山东思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就是一家农业社会化服务机构。在这个公司的模拟标准蔬菜大棚里,总经理白京涛对各种“宝贝”如数家珍:防风机,自动控制大棚温度;自动控光灯,在冬季光照不足时增加光照;此外还有自动打药机、水肥一体化设备、喷淋降温管网等。高新技术装备工作状况和电子传感器相连接,大棚里的空气、光照、温湿度、土壤墒情等主要数据实时传到后台。皇城镇有20%的农业大棚实现了数字和高新技术装备的结合。

在周村区的彭东农业发展公司,蔬菜大棚有数千平方米,西红柿长得比两人还高,小白菜排排叠翠,这是以椰糠为基质的立体无土栽培。大棚里安装了数字化自动控制系统,实时监控蔬菜生长状况。淄博彭东智慧农业大数据服务平台负责人丁志强说:“我们整个园区不到20个工作人员,由传感器监测EC值(土壤电导率)和pH值(酸碱度),哪个值低了,通过管道循环,自动补充水肥。”

除了对传统农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农产品加工企业同样实现了数字收集和应用。

山东巧媳妇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的指挥大厅有一个总的智慧化控制平台,包括三个部分:一是产品追溯系统,酿造原料从田间种植开始,种子、农药、土壤化肥等都实现数据传递;二是质量管理系统、对产品加工过程实现质量数据控制;三是产品物流系统,对销售、用户数据实现服务跟踪。过去,“巧媳妇”数据收集都是靠老师傅“跑点”,十分费事,现在通过监控总台9个可视化平台,就可以看到调味品生产过程中的数据。

根据规划,淄博集中扶持得益乳业、高青纽澜地、淄川七河生物等骨干企业数字化赋能,到2025年,完成农产品加工企业主体数字化改造50家。

“最后一公里”的“点”还在不断扩展,但如果只有一个个“点”,而没有横向和纵向的连接,就是“信息孤岛”和“数据烟囱”,阻碍数据价值的开发利用。为此,建设农业数字化的“大脑和脊柱神经系统”势在必行。

淄博农业数字化的“大脑”——“齐农云”,就是淄博市数字农业农村大数据指挥中心;农业数字化的“脊柱神经”,则是“齐农云”下属的管理平台、公共服务平台等,旨在以数字传输打通产业企业和“齐农云”的连接,打通产业企业和市场的连接。

“齐农云”总投资1712万元,目前已初步建成“齐农云”管理平台,完成大数据底层和种植业、畜牧水产、产业发展等10大主题“一张图”设计,与93个国家级、省级单位数据系统和部分数字农业企业园区数据平台对接;“齐农云”公共服务平台也初步建成,开发出电脑、手机端2个应用服务平台。

淄博市临淄区,山东思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田间地头教授“农保姆”APP的使用方法。

与产业企业和市场连接的“末梢神经”也在完善。建设区域中心云市场,打造农产品线上销售矩阵,引进阿里、京东等知名电商平台,培育乐物、忆当年、极有鲜等本地电商平台,全市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的涉农电商企业15家,在快手、抖音等平台举办直播活动7万多场,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超20亿元。

一些企业在“末梢神经”连接中显身手。山东思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农保姆”APP服务,扩展到全国13个省,建成5000余个村服务站,业务拓展到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

农业数字化亦有近忧

判断一个农业数字化系统是否成功,关键看应用:自用和他用。

从“自用”讲,淄川七河生物、临淄巧媳妇、高青纽澜地等每个数字农业发展样板,都带来了公司生产效率、产品质量、企业利润诸多方面的提升;“他用”,是指一个数字系统的“溢出”效应和价值,体现着一个数字化系统的应用广度。

1月15日,淄博市淄川区一位用户通过“齐农云”平台发布了贷款需求信息,下午就收到了这笔农业贷款。“齐农云”农业农村智慧大脑开发建设管理平台、公共服务平台的上线,让农民不跑银行也能贷到款。

数字直通解决了“中间商”赚差价的痼疾。2020年10月,阿里数字农业沂源产地仓开仓运营,形成了日加工330吨、年加工10万吨数字化分拣配送能力。过去,中间商层层“分羹”,阿里果蔬基地直采模式缩短了苹果销售链条,带动沂源70万吨苹果增收2亿元,其中张家坡双义农场的苹果售价从原来的每斤2.5元提高到4.5元。

数字生产带来致富新方式。淄博以粮食、蔬菜、黑牛、苹果、猕猴桃、香菇等6条数字化农业产业链,带动农业龙头企业和农产品加工,推广“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数字化”的产业化组织模式,推动农民持续增收。杨树慧说,七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吸收合作社农户,在成本价和回收价之间给农户预留利润,但生产标准和生产过程由公司“数控”,农户承包一个大棚年收入能达到1.5万元。

淄博农业数字化开辟了“数字+农业农村”改革的新实践,但也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待解。

各部门数据呈现条块式,横向数据获取难度比较大,“数据烟囱”问题依然突出。数据资源建设基础薄弱。比如,农业数字化需要做数据模型,但跨系统数据获取较难。有关专家提出,数字农业农村不能单兵突进,需要顶层谋划、系统推进,需要资源整合、科技支撑。

数字化人才比较缺乏是另一个问题。农业数字化离不开计算机人才,但县镇基层留人比较困难,即便市级农业部门,有时看好的人,面试都通过了,最后仍然“爽约”。

现代化农业生产设备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农业专用传感器、动植物生长模型、大数据算法等核心关键技术研发和数字技术产业化较滞后,推广应用成本较高。数字化离不开现代化农业生产设备,但这些设备一般价格高,质量也参差不齐。比如,农业生产数据常用的传感器,精准度不高,有的只能测温度和湿度,不能测有机质。无人机可以实现空中施肥等服务,但一架北斗导航无人机30多万元,而且必须有基站才能用,前期投入较大,老百姓承受不起。数字农业农村新技术新产品熟化程度不高、转化缓慢,智能装备智慧软件价格高等,这些既需要基层去探索破解,也需要相应政策帮助解决。

此外,如何更顺畅实现适度规模化经营,会影响数字化工作开展。比如30亩地配一个智能机器正合适,但农户普遍一家只有几亩地。农业一家一户经营是现实,发展数字农业不能简单类比外国,必须立足国情寻找解决办法。不论是土地集中式规模经营,还是服务集中式规模经营,应根据各地情况,因地制宜选择规模化经营路径,为农业数字化创造实施环境,这也决定着农业的未来。

同时也应看到,一些地方或单位,对发展数字化农业紧迫性认识不足。淄博市农业农村局有关同志到基层去推广数字化,有时甚至会吃闭门羹。

作为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淄博农业数字化改造和提升,是向农业科技前沿看齐。今天,一些发达国家的农场平均一个农业劳动力可以耕地450英亩,可以生产谷物10万千克以上以及生产肉类1万千克左右,养活132个人。背后依赖的正是一系列工业科技变革成果,其中包括电脑、网络、智能手机带来的技术革命。

位于沂源县的山东中以现代智慧农业有限公司,引进以色列技术,发展“智慧果园”1000亩,实现“一果一码、一园一端”。引进科技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自主研发。七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苹果原木自动切割、粉碎加工制造菌棒生产线,全部是自主研发制造,储藏和蘑菇生长大棚采用世界流行的食用菌智能控制系统,蘑菇生产完全摆脱了“人工时代”的季节限制,目前公司正致力于研发能够实现自动采摘蘑菇的智能机器人。

中国农业大学原副校长王涛,兼任山东产业技术研究院现代农业研究院院长,2021年11月到淄博调研。他认为当前农业必须向精细化、智慧化、集约化转变。现在正是农业对信息技术需求旺盛的时期,农业数据“躺在”地里,关键是如何利用高新技术装备和网络将地里的数据挖掘利用起来,这是政府要做的工作。

农业数字化不是抛弃传统。王涛在淄博调研时看到了《齐民要术》的“力量”。在《齐民要术》起源地临淄,巧媳妇集团将贾思勰尊为“总工程师”,墙壁上书有《齐民要术》制醋之法。王涛认为,在数字化过程中,要注意传承好优秀农耕文化遗产,研究其对现代农业、现代生活的影响,取其精髓,发扬光大。

杨溯易也认为,淄博农业数字化,其实就是数字化版“齐民要术”。《齐民要术》纪录的农业生产经验和工艺要求,是农业发展的财富,数字化不是割断这种传承,而是通过精确的数字控制,将其传承得更精确更到位,生产出更可口更美味的食品。

工业底蕴深厚的淄博,正以数字农业农村改革为契机,为农业高质量发展捧上一碗“未来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