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纸牌屋”建筑师:12000张扑克搭出冬奥冰雪城堡 20个小时建好大雁塔

2022-02-22 06:2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9074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钟迎雪(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为了给中国冬奥会运动健儿呐喊助威,他以《冰雪奇缘》为原型,耗时40个小时,用12000张扑克牌搭出一座冰雪城堡;在北京冬奥会倒计时之际,他以北京天坛祈年殿为原型,耗时9个小时,用 8800张扑克牌搭出天坛;为了给中国女足摇旗呐喊,耗时7个小时,他用6000张扑克牌以一比一的比例搭出一座足球场;为了展现独特的新年祝福,耗时18个小时,他用10000张扑克牌搭建出一座大本钟,敲响新年的第一声“钟声”;为了崇尚和平与自由,耗时30个小时,他用12000张扑克牌搭建出帕特农神庙;为了探寻因海而生的故事,耗时4个半小时,他用4000张扑克牌搭建了全球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蓝鲸一号;为了声援西安市民共抗疫情,耗时20个小时,他用10800张扑克牌搭建了一座大雁塔……

几张牌,就是一座建筑,一出手,就是一个“纸牌世界”,昔日的魔术师变身扑克牌“建筑师”,走近他,搭建扑克牌建筑的别样人生。

田瑞跟自己的作品合影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这就是普通的扑克牌,但不是纯纸质的,因为纸质扑克牌在使用中损耗大,容易打弯,这个使用寿命更长一些,放在手中更滑,搭建难度更大一些。”见到田瑞以后,记者最先感兴趣的是他手中的扑克牌,田瑞把自己日常搭建纸牌建筑的扑克牌展示出来,随手搭建了一个单体建筑。

田瑞搭建建筑使用的扑克牌

“2015年的时候,我叠纸杯挑战吉尼斯世界记录,从那个时候就对堆纸牌建筑产生了想法”。田瑞今年35岁,在魔术行业摸爬滚打了近二十年,为了减轻工作压力,同时也为了寻求新的突破,便在2015年开始尝试搭建扑克牌建筑,一开始只是自己用扑克牌堆叠一些小型建筑,并没有拍摄记录视频,除了家人,很少有人知道他正在埋头堆纸牌建筑。

田瑞在专心地搭建扑克牌

“我从九岁就开始喜欢魔术了,我父母很支持我,便送我去外地求学。”田瑞告诉记者,他出生于宁夏,14岁便到北京进行魔术学习,期间辗转多地先后学了各种传统魔术,川剧变脸等,也在国内外进行过大型商业演出。

“把大家眼中的不可能变成一种可能,这就是一种自我挑战。”田瑞说,从2013年开始,他开始接触平衡术。从一些小日常生活用品练习一些平衡基础,此后不断练习硬币雕塑造型、纸牌雕塑造型,石头平衡、香槟塔平衡结构、钢丝平衡等。曾经创作过国内最大跨度机关数量最多的多米诺平衡系统,挑战最高硬币雕塑吉尼斯世界纪录。2017年,曾在青岛创造过一项最高纸杯塔吉尼斯世界纪录 。

田瑞用扑克牌在搭建难度较高的圆形建筑天坛

“起初我只是单纯爱好,在家里堆一些小作品,规模并不大,扑克牌张数也不算多。”田瑞介绍,后来朋友看到自己的纸牌建筑成品,建议他发布到网上,会有很多人感兴趣。在朋友的建议下,2021年12月份,田瑞开始系统地堆建纸牌建筑,从拍摄记录到剪辑视频再到扑克牌搭建,全部都由自己一人完成,上传到B站的第一个作品集,很快便有四万多点击量。

田瑞展示最基本的单体结构三角形

“有的人好奇摆完是个什么造型,有的人就想看一眼推倒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治愈并且解压的过程。”田瑞介绍,一开始是有很多粉丝特别喜欢这种用扑克牌堆叠建筑的新颖方式,后来喜欢这种建筑造型,再后来就是想看一眼推倒的样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猎奇心理,而对于田瑞来讲,觉得自己把别人眼中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办到了,这本身就是一种征服。

用8张扑克牌搭建的三个单体结构

连呼吸都控制到位

田瑞在搭建纸牌建筑中所遇到的难题,并非常人所能想象的,可以算是一门综合生物、物理、建筑学、几何学的“综合学科”。

24层金字塔

在田瑞的所有扑克牌建筑中,全部都是“三不”,即不折叠扑克牌,不对扑克牌进行改造;不用胶水,不用任何方式粘贴扑克牌;不借助外力稳定扑克牌。在这种情况下,对把握扑克牌的重心考验特别大,任何外界细微的风都有可能吹倒整座造型,特别是“定海神针”造型中,将单体结构稳定在一起,连续堆放成将近两米的扑克牌造型,考验每张扑克牌的摆放位置以及稳定的重心,稍有不慎,全部倒塌。

田瑞搭建的埃菲尔铁塔

“毫不夸张地说,我自己连喘气都控制得很好,呼吸频率特别到位,因为我怕自己把牌给吹倒了。”田瑞给记者展示,一个普通的6张牌单体结构,也会因为说话或者是呼吸产生的细风而倒塌,搭的过程中是最怕风的,因为纸牌分散不稳定,所以田瑞单独留了一个房间用来搭建纸牌建筑,窗户紧闭,用窗帘挡住窗户缝隙的风,还特意更换了房间的地板。空调也是很少开,只有在夏天特别热的时候才会开低风,还要视建筑结构而定,较高的建筑比如跟空调风向持平的时候,田瑞是绝对不会开空调的,即便是大汗淋漓也不想自己的作品被空调风吹倒。

田瑞在摆牌时候很少说话很安静

田瑞有6块相机电池,后来频繁充电太麻烦,索性直接换了直插电源的相机设备。录制的搭建记录视频,实际拍摄时长都是七八个小时,最长的一次拍摄是花费了三天,共拍了20多个小时的素材,都是十几个G的素材,最后剪辑删除纸牌意外倒塌等多次失误片段,最后形成三四分钟的成品视频,所以很多人只看到了这三四分钟的过程,并不了解背后的扑克牌搭建故事。

田瑞搭建的埃菲尔铁塔

田瑞搭建的埃菲尔铁塔(塔底特写)

“一开始搭建的时候,一个单元结构都能倒二十几次,就是一次次崩溃又一次次咬牙的过程。”记者看到,田瑞所说的单元结构,是由6张扑克牌所搭建的单体结构,也可以比作一个建筑“细胞”,基本上所有的纸牌建筑都要靠这6张牌为一个单体结构搭建而成,所以一个单体结构是相当是一块“砖头”,为了保证建筑根基够稳,所有的单体结构都要保证稳定性。

6张牌的单体结构,桌面上两张除外,是为了防滑

“有粉丝留言,是家里的天花板限制了我的纸牌建筑高度,确实是这样。”田瑞说,在搭建纸牌前,为了达到纸牌建筑的最好视觉效果,让人一眼能够认出搭建的建筑是什么,与真实建筑更相像。他需要反复观看实际建筑的图片,评估整个建筑的长、宽、高等,以及建筑特点比如圆弧的长度,圆柱的粗细等,然后将建筑等比例缩小。就拿田瑞最新创作的埃菲尔铁塔来讲,首先将100多米高的建筑根据家中天花板高度压缩到2米,然后将整个建筑“拆开”,底座哪些地方做镂空处理,塔尖做几层单体结构的堆叠,在搭建全球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蓝鲸一号的时候,将结构划分为三部分,四根立柱,甲板平台以及钻塔。对于一些造型特殊的地方,为了避免因一张牌不到位而全盘皆倒的情况,单独先做测试看多少纸牌能够承重,最后再做堆积组装,如果重心点不对,纸牌会倒塌,然后再重新调整。

田瑞搭建的蓝鲸一号

田瑞爬梯子摆建筑塔尖

“只要是最终能够完成的作品,都不算是最难的,毕竟最终还是搭建出来了,难的应该是那些还没有搭建出来,那些没有实现的纸牌建筑。” 田瑞说,在他的概念里,没有最难的建筑,倒塌一个单独的6张牌的单体结构影响并不算太大,但是连体的相当于毁掉半个建筑甚至是三分之二,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曾经花费三天多的时间搭建,其中能倒五十多次的帕特农神庙建筑,有时候实在是烦躁了,田瑞会自己一手甩到纸牌上,毁掉搭建好的建筑,索性重新来。2021年6月,有家企业找到田瑞想合作用扑克牌搭建一次故宫,但是由于难度较大,特别是太和殿的一些建筑特点复杂,没能实现,这在田瑞心中埋下了种子,一定要“钻”出来故宫。

田瑞搭建的蓝鲸一号

一次次尝试,一次次调整、一次次倒塌、一次次重来,田瑞用手中的扑克牌堆积出了自己想挑战的人生。

成功就是一次次崩溃

在田瑞家中,有400多副扑克牌,共计两万多张扑克牌,每次摆扑克牌的时候,计时器和一台相机还有一只猫,就是他的陪伴。

田瑞为冬奥健儿搭建的“冰雪城堡”

“冰雪奇缘,做第一遍塌了,前前后后共耗时5天,是目前作品中结构最为复杂的一个建筑”,田瑞介绍,有时候晚上在睡觉的时候都会思考纸牌如何搭建更稳,不容易倒塌,分解的结构如何重新链接堆叠在一起不会倒塌,而基于不折叠,无胶水,无支撑的原则,所以方方正正的扑克牌对于圆形建筑是最困难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挑战了搭建北京天坛。

田瑞用扑克牌在搭建难度较高的圆形建筑天坛

田瑞搭建的北京天坛

“有粉丝想让我出教程,也有宝妈评论是不是可以治自家调皮捣蛋的毛孩子。”将纸牌建筑视频上传到视频平台上以后,田瑞并不经常登录账号,还是主要潜心于搭建纸牌建筑,但是只要他登上账户,关于粉丝们的留言需求,他都会尽可能回复,一些粉丝想看到的造型,田瑞也会根据情况搭建。

扑克牌搭建的北京天坛细节图

“有粉丝想让我根据游戏场景做建筑,也有一些电视场景造型,最具挑战的是让做人像纸牌建筑。”田瑞表示,一直以来都是使用最普通的扑克牌,但是接下来也会尝试定制花色扑克牌,比如不同的logo,正反面不同的颜色与花色,用不同花色的扑克牌搭建建筑的不同造型,在颜色上实现多元化,也能让建筑更加生动,具备可观性。关于人像纸牌建筑,是田瑞还未涉及的方面,但是也给他摆扑克牌建筑带来的新的启发。

田瑞为冬奥健儿搭建的“冰雪城堡”细节

“由于四张牌受力面平均,这种更为结实,但是三张牌则提升了难度,稳定性更差了一些。”田瑞手中一个单元,就意味着一个方块,但是更难的是异形结构,包括一些尖角、弧度拐弯等,田瑞曾经用扑克牌摆出了24层的金字塔,如果天花板够高的话,田瑞还想再往上摆,但是始终没能解决重量把底层压弯的问题。

“冰雪城堡”特写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不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但是在堆扑克牌面前,我用上了我所有的耐心,这个过程我很享受。”田瑞表示,堆叠扑克牌建筑不是技术所能克服的,在手法、眼睛、头脑之外,更多的是耐心,而在他眼里,这是一件相当专注的事情,也是一个不断倒塌又重建的过程。

“说起体力,很多人会想,扑克牌又不沉也不重,怎么会费体力呢”,摆到建筑低处的时候需要田瑞弯腰,摆到高处的时候需要踮脚抬胳膊,甚至是爬上梯子去堆。田瑞的眼睛不仅仅是盯住手中摆放的一张牌,还需要观察,目测整排扑克牌的距离和高度,需要对齐距离,否则容易倒塌,经常不到一个小时,田瑞的眼睛就开始发花。

“我为什么喜欢这件事呢,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投机取巧,也没有突飞猛进的诀窍,只有一次又一次反复地试,才能完成,在这中间容不得半点马虎。只有很踏实地堆,很用心地观察距离,控制重心才能保证建筑不会坍塌,容不得偷懒,埋头站在纸牌的世界里,这也是个人能力的表现。”田瑞说,自己之所以喜欢做纸牌建筑,则是因为这种坚持的过程,能够让自己连续七八个小时集中精力在一件事情上,这在浮躁的现代社会中非常难得。

为中国女足搭建“球场”

一张牌会倒,四张牌不容易倒了,因为它们相互支撑,千万张牌更不易倒,就像是中国女足,代表一种精神。

田瑞为中国女足搭建的足球场

“有时候愿意偷懒,也不想动也不想摆,但是遇到大事件就能强迫自己去做,也是个好事。“记者看到,很多纸牌建筑,田瑞都会根据热点进行创作,比如中国女足夺冠,他为女足搭了一座足球场,西安本土疫情爆发,他为了西安市民搭建一座大雁塔鼓劲加油……

田瑞搭建的大雁塔

细微之处最能打动人,就连扑克牌建筑也如此,记者翻看了田瑞的所有的视频作品,都有很多小细节,也有很多隐喻之处。田瑞为中国女足搭建的扑克牌足球场中,观众席上全部使用了“Q”扑克牌,因为“Q”的扑克牌上有女王的图片,也代表着众多“女王”在观赛,他想要体现出一种独立勇敢的现代女性精神。

“有些建筑,大家看到的是一个,但是实际上我可能私下里已经堆了两三遍。”田瑞拿出来之前的作品照片,给记者进行前后作品的对比。为了堆叠的扑克牌建筑更接近真实的建筑景观,田瑞力争一比一地还原出建筑特点,很多建筑甚至是堆叠了两三遍。在第一遍的过程中,田瑞会一排一排扑克牌去比对,挑出来毛病,比如花边是否整齐,椭圆形状是否到位。整体形象不够标致的话,就会考虑在哪些位置的扑克牌需要调整,加高还是降低层高,将脑海中的画面变成实际堆叠画面。如果符合自己设想就保留,如果与设想不符合,就推倒重新搭建,在一次次自我重来的过程中,田瑞坦言,自己开始有了点“满足感”。

“刚开始做的时候,一下子推倒纸牌,看到自己的心血倒地,确实会感到可惜,但是现在一点也不心疼推倒,推倒是为了更多好作品产生。”田瑞笑着说,在发布的视频中,他都会直接把堆叠好的扑克牌建筑推倒,眼瞅着轰然倒塌一地的扑克牌,很多粉丝感觉到惋惜。田瑞对此倒是很坦然,在他心目中,已经完成的作品中,没有最好的作品,只有还未实现的作品,因此他坚持认为最好的作品是“下一个”。

“很多人认为,我可以玩弄每一张扑克牌,让它变身成一座建筑,是我在驯服每一张牌,但实际上是它们在驯服我,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空间。”当记者问到田瑞是否感觉扑克牌是自己的手下的“千军万马” 时,田瑞笑着否定了。

想做“纸牌中国”,首站青岛

“天南海北,中国的各个城市基本上去了个遍,但我独爱青岛这座城市,让人感觉特别舒服,呼吸都是特别自在的。” 田瑞表示,由于之前的魔术师从业经历,他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及演出,十二年前第一次来到青岛,空闲时在海边散步,十分惬意。那一刻他便决定了在青岛定居,现在每年田瑞的父母都会来青岛待一段时间。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青岛的很多著名建筑,都是我接下来要创作的原型,比如栈桥、五月的风、江苏路的天主教堂、花石楼等,这些独特的城市建筑,也会形成一个青岛纸牌建筑系列。”用平面图片来创作与实际观看建筑创作是完全两种模式,为了更好地融合到纸牌建筑中去,田瑞在休息日时,经常和朋友前往青岛著名景点建筑“打卡”,实景观看对于扑克牌搭建会有更好的帮助,比如建筑特点的理解,建筑细节的展现等,会将青岛作为“纸牌中国”的首站。

田瑞搭建的帕特农神庙

“做一个“纸牌中国”,用纸牌做遍中国的建筑,或许会是中国的第一个,这是我做纸牌建筑的长远规划。”田瑞告诉记者,接下来也会将中国各个城市的著名建筑做一个合集影片,比如:北京的故宫、上海的世贸中心、广州的“小蛮腰”等。与此同时,他搭建的“纸牌世界”,现在已经完成了大本钟、埃菲尔铁塔、帕特农神庙、金字塔等建筑,接下来还将搭建世界各国的著名建筑,用一种张张推叠出来的纸牌,诠释别样的建筑美。

田瑞搭建的大本钟

“在视频里看到的效果和实景观看是完全不同的,有一个展厅,能够适合举办大型纸牌建筑展览,或许是一个挑战,但却是我的目标。”田瑞表示,在纸牌搭建更成熟之际,他会举办一个纸牌建筑展览,类似于画展的形式,但是在展厅内实景搭建纸牌建筑,让观众能够实景观看搭建好的纸牌建筑。可以让观众参与进来一起搭建,参与到纸牌搭建的过程中去,甚至是最后毁掉纸牌建筑,在这种行为艺术中挖掘自己敢于坚持的一面。

“现在很多家长为了给孩子提高动手能力,选择拼乐高,而我想做的就是将来能将扑克牌建筑也开发成这样一种有体系,有系统的项目,就像是拼图和魔方一样,成为一种大众休闲方式。”田瑞有了更多想法。

记者手记:

不投机取巧

就能“赢牌”了

来自人人都想要结果,有的人却忽视了过程,事实证明,所有的成果都是持续积累的。2月14日晚,31岁的老将徐梦桃拿下中国女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的冬奥首金,她呐喊时留下的泪水,隔着屏幕都令人动容。

不仅是奥运健儿,“坚持“两个字也体现在我们身边很多人身上,看到纸牌建筑视频后,我一直以为是一位年轻小伙在堆扑克牌建筑,通过各种途径在寻找这位“年轻小伙”,可是在见到田瑞本人的第一眼,令我很意外。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年轻,尽管才35岁,但已经有了不少白头发。我跟田瑞和朋友开玩笑,是被扑克牌“折磨”成白发了,大家相视一笑,仿佛是一种默契。他最喜欢的,是在扑克牌“世界”中思考,比如:层数、弧度、角度、重心、稳定度……搭建完成纸牌建筑后,还会根据场景进行配乐以及剪辑,好像是在“打磨”自己的作品。

田瑞正面照

在田瑞的帮助下,我尝试用六张扑克牌先搭建一个简单的单体结构,结果一张牌立住后,每当增加一张新牌或者是调整角度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全部倒塌。一开始心态有些期待,后来一次次倒塌,说实话,我内心有些烦躁,最终六张牌的单体结构用了十几分钟才搭完,我无法想象搭建上万张扑克牌所面临的倒塌,这种纸牌倒塌对人心理上的一层又一层“考验”。

有的人以为,高手都应该去做大事,人人皆知的大事。事实上,真正的长期主义者,是着眼于眼下,把每一件小事做到极致,而田瑞就是想把每一张牌摆好,最终成为一座“高楼”。有粉丝钦佩他的毅力,也有网友吐槽是“出力不讨好”,对于这些,田瑞表示“我只是一种爱好,花费时间做一件别人都无法完成的事情,不仅仅是成就感,也是一种踏实,这种踏实来源于无法投机取巧,就得一张一张地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