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跳窗救人”的山东男护士找到了:今年25岁 一年前查出癌症

2022-02-25 14:07 齐鲁晚报阅读 (43049)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那个“跳窗救人”的山东男护士找到了:今年25岁,一年前查出癌症

在山东一核酸采样点

一名女子突然晕倒

医护人员跳窗救人的一幕

让众多网友纷纷点赞

1月7日,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核酸采样点,一女士突然晕倒,相隔3个窗口的核酸采样中心医护人员刘琦发现异样,迅速从窗口跳出,据悉患者因体位性低血压晕倒,经过救治已转危为安。

当天,一名女子在核酸采样点排队时突然晕倒

目睹这突发一幕

坐在窗口的医护人员赶紧站了起来

而相隔3个窗口的护士刘琦

发现异样后

从取样窗口迅速跳出

实施紧急救治

刘琦观察后发现

晕倒女子脸色苍白

已经没有了意识

他立即招呼同事递来抢救箱

为女子进行血压、血糖检测

经判定

女子是由于体位性低血压

和低血糖导致的晕厥

好在经救治后,女子转危为安


在大家的称赞背后

殊不知相隔不过12日

刘琦就申请到机场支援海关防疫工作

目前

他在为参加冬残奥会的入境人员

和其他入境人员进行核酸采样

而就在去年

他刚刚被查出身患癌症

“我这个护士也患癌了,才24岁”

查出患癌之前,刘琦在医院的重症医学科担任护士工作。

“你的甲状腺有个结节,看着边界还可以,半年后再复查吧。”刘琦就职于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职工每年都会进行一次体检,2021年2月份,刘琦第一次收到了“不太好”的体检结果。

三四个月后的一个夜班,刘琦发现了结节里的红蓝相间血流信号。“虽然自己在超声方向连个二把刀都算不上,神经再大条的我也知道这事好像不太好了。”

第二天,刘琦就预约了超声科进一步检查, 超声提示一栏的两行字非常刺眼:甲状腺右侧叶占位伴钙化,TI-RADS 5级;右侧颈部Ⅲ区、右侧颈部Ⅶ区异常形态淋巴结,M?

TI-RADS分级,一般分为0-5级,常见的3级以下良性居多,4级分为4A、4B和4C,4A级恶性率大约10%,4B级50%左右,4C级恶性率比例在75%-80%左右,5级以上基本考虑完全恶性。

当天下午刘琦就预约了活检,“回过头来想,其实这个活检的意义并不大,只不过还是自己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

第二天,刘琦收到了“结果不好”的电话。

以前是照顾患者,现在自己成了患者。入住甲状腺外科病房后,刘琦换上病号服,认真听着护士叮嘱的各种注意事项,这事他也常做,轻车熟路地在各种告知书和谈话记录上签了字。

当初看到“甲状腺癌”这几个字时,刘琦表示,还是能感受到老天爷对自己深深的眷顾。只因甲状腺癌是癌症中进展较慢、治疗方案也相对成熟的,20年存活率高,又被人称它为“懒癌”。

无巧不成书,在刘琦甲状腺活检病理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一名59岁的患者被发现有消化道的肿瘤,患者女儿哭得稀里哗啦,“就是太年轻了,才59岁,太可惜了。”

刘琦尽力安慰她,仿佛也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不过心中难免五味陈杂,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护士也患癌了,才24岁。

“自由呼吸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2021年8月份,刘琦迎来了手术,他必须临难不避,因为这是他新生的机会。

术前一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刘琦凌晨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但永远都可以从新开始。

虽然这么写,可当晚刘琦还是辗转难眠,吃了10mg的镇静催眠剂后才进入梦乡。

或许有人觉得“懒癌”没有什么可怕。但没有一种病是不艰难的,外科手术及后续治疗都是非常痛苦的经历,如果术后有新发或转移、又或者是后续碘131治疗过程中出现明显的并发症,结局也并不好。

刘琦在重症医学科工作近4年,见过因为感冒诱发心肌炎导致上ECMO的年轻小姑娘,也见过25岁女孩因碘131治疗致肺纤维化、呼吸衰竭离去。

手术前,躺在转运床上的刘琦看着眼前不断闪过的日光灯,忽然想起之前在医院内分泌科墙上看见的一句话:「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这是长眠在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中文翻译简洁而富有哲理: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看着这熟悉的医院,四楼手术室的大门,已经不知道在深夜送进去过多少患者,却始终没想到有一天会轮到自己身上。“我们开始吧!”一个面罩扣到刘琦脸上,还没等数到五,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刘琦睡了4个小时。

“努力想要说话,却始终发不出声音,嗓子一阵疼痛传来,似乎还堵着个东西,只能大口用嘴喘气。”刘琦向记者诉说着术后的感受。当喉咙的经口气管插管拔出后,刘琦大口大口喘着气,“我第一次感觉能自由地呼吸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术后,被扼住命运喉咙的感觉不期而至,一条长约15厘米的刀口横在刘琦脖子上,十分醒目。还有那两根刀口引流管无时无刻的不提醒他,你喘不上气来。

“脖子很涨,喘不动气,那种胀痛和异物感让我在术后第一天就用完了一包半抽纸,每一次的呼吸都需要鼓足勇气。”刘琦只能浅而快的呼吸。

术后第二天,颈部刀口换药。术后第三天,拔除双侧颈部引流管。术后第四天,出院!经过了这种会呼吸的痛,刘琦暗想,已经到谷底了,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比昨天好。

“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

现在的刘琦,终于体会到巴尔扎克说的那句话:“在人生的大风浪中,我们常常学船长的样子,在狂风暴雨之下把笨重的货物扔掉,以减轻船的重量。”

生病前,刘琦将这几年的青春几乎全部奉献给了重症医学科,家里关于重症方向的书籍摞起来比他都高。

医院为了助于刘琦恢复,9月份,从重症医学科将刘琦借调到了核酸采样中心。来到新的岗位,包括刘琦在内的所有医护同事都替他高兴:小琦终于可以缓一缓,不用上夜班了。

然而,一开始小庆幸没维持多久,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就涌上刘琦心头。

“曾经的我在监护室一个人可以看两三位患者,可以熟读常见的实验室检查做到提前预警,可以十分钟将一套血液净化的管路预冲完毕,可以和小伙伴一起完成ECMO的上机见证奇迹的出现。”刘琦说。

但是现在的他每天都只能做两件事:“您好,请问您叫什么名字”、“麻烦张下嘴”。

2022年1月7日,刘琦正在和同事进行核酸采样,有人突然晕倒,虽相隔3个窗口, 但刘琦立刻从取样窗口跳出,实施紧急救治。“飞窗救人,那一刻真帅。”“这样的医护人员,让我们有满满的安全感。”刘琦出现在了大众视野,获得了更高的关注,当然这也是市民对他“梦想”最大的肯定。

短短一年时间刘琦经历了很多,作为医务人员他迷茫过、欣喜过、潸然泪下过;作为患者,他又重新审视生活的一切。

经过前期两个疗程放射性碘131治疗,今年5月,还有一个疗程的治疗正在等着他。

今时不同往昔,现在的刘琦变得更有力气。

有力气吃饭,走路,收拾桌面,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

有力气社交,约同事买衣服,琢磨着怎么和心仪的姑娘聊天才不显得突兀。

有力气工作,看文献,更好的和患者沟通。

现在,刘琦还穿着防护服在机场进行为期3个多月的核酸采样工作。“有时会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4个多小时。”今年1月19日,刘琦就申请支援济南遥墙机场海关防疫工作,为参加冬残奥会的入境人员和其他入境人员进行核酸采样。

“我终于学会了平衡,人终究会为了活得更好而适应世界。把柔弱于坚强,感性与理性,顺从与逍遥,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你不会什么都有,也不会什么都没有。”情绪上虽然有些波动,但是刘琦也慢慢的学会了和自己和解,学会了适应新的生活节奏。

继续吃着艾司西酞普兰和曲唑酮,定期去医院随诊,抽个甲功,做个超声,和心理医生聊聊,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来了。

刘琦说:“我开始相信,那堵南墙都没有把我撞碎,其他的事情就再也不会把我击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