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被禁言后,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又陷身份疑云,中证协出手叫停“编外首席” 首席经济学家须为券商与基金公司正式员工

2022-02-25 21:55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46386)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微博被禁言后,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又陷身份疑云,中证协出手叫停“编外首席”

  近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下发《关于加强行业机构首席经济学家自律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要求首席经济学家为券商与基金公司正式员工。

  《通知》还要求,首席经济学家应自觉接受协会的自律管理。同时,机构应审慎聘任首席经济学家,并关注拟聘任人员的职业声誉,承担首席经济学家管理的主体责任。

  该消息迅速在业内引起巨大关注。该文件直指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由于其任职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未在中证协官网备案,“编外首席”问题开始发酵。

中证协发文首席经济学家应为正式员工

  《通知》显示,为更好发挥证券基金行业首席经济学家智库作用,促进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中证协要求从四方面加强首席经济学家的自律管理。

  第一条便指出,首席经济学家应当为券商正式员工。

  “公司应审慎聘任首席经济学家,关注拟聘任人员的执业声誉。首席经济学家应当为券商正式员工,对外发布研究观点、言论须符合《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执业规范》的规定。”

  二是证券公司聘任首席经济学家的,应推荐其加入中国证券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应自觉接受协会的自律管理,签署《证券基金行业首席经济学家自律倡议书》。

  三是相关机构要承担首席经济学家管理的主体责任。应按照相关规定加强首席经济学家管理,建立有效的声誉风险管理机制。参照要参照《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执业规范》,对首席经济学家对外发表研究观点、言论进行事前报备,防范声誉风险,维护行业声誉。

  中证协同时要求,要将假冒、仿冒首席经济学家观点、言论的情形,纳入公司声誉风险管理,及时澄清事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四是首席经济学家践行行业文化核心价值观情况,将纳入证券公司文化建设实践评估。

“编外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

  “编外首席”的发酵,始于东吴证券特邀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

  据悉,在2021年3月加盟东吴证券的任泽平,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上查不到其任职东吴证券的相关信息,任泽平的信息自2017年从方正证券离职后就没再更新。

  而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任泽平对外身份为“东吴证券特聘首席经济学家”。在东吴证券的微信公众号中,任泽平的头衔也为特邀首席经济学家。

  但依据《证券业从业人员资格管理办法》,取得执业证书的从业人员变更聘用机构的,新聘用机构应当在上述情形发生后十日内向协会报告,由协会变更该人员执业注册登记。

  面对争议,东吴证券表示,任泽平为公司特聘的一个经济学家,现在不是从业人员。任泽平并没有从事证券这块业务,因此没有在中国证券业协会上登记备案为东吴证券分析师。任泽平主要应研究所邀请参加演讲活动,不参与研究所的研报工作,也不是从业人员。任泽平以独立学者身份发表的观点不代表所服务机构的立场。

  如今,协会对编外首席有了明确态度,对此,东吴证券回应:将按照中国证券业协会的要求遵照执行。

  2020年5月22日,中证协发布的《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执业规范(修订稿)》和《证券分析师执业行为准则(修订稿)》两份行业自律规则也明确规定:“以经营机构的名义发布研究观点、提供研究服务的人员必须是公司正式员工”。

  记者在中证协从业人员管理平台发现,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苏晨等都已在中证协网站注册,执业岗位均为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

  而除任泽平外,记者在平台上并没有查询到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等人的相关注册信息。

目前中证协有46位首席经济学家

  自资本市场兴起,首席经济学家在证券行业发展中就扮演着重要角色。

  此前,像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并没有所谓的首席经济学家一说。而根据媒体的报道,国内首席经济学家一职,最早源于银河证券的左小蕾。此后,首席经济学家开始遍地开花。当然,既然相关银行、基金公司或券商要设立首席经济学家一职,肯定是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但对相关基金公司或券商而言,是否设立首席经济学家一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首家经济学家,能够为相关银行、基金公司或券商,能够为市场带来正能量。

  随着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的发展,券商研究也从对内服务走向卖方服务的主流模式。然而,在业内资源不断向头部券商倾斜之时,资本实力充足、投行优势突出、研究能力领先、科技实力雄厚的券商综合竞争力会越来越强,这也逼迫其他券商更多地寻找自身的差异化优势,就把争夺焦点聚焦在首席经济学家的争夺上。

  而金融机构争夺首席经济学家的背后,券商对首家经济学家的要求也是非常不简单。成为首席经济学家,不仅要出研究成果,把研究成果提供给其金融机构使用,还要活跃在各种经济金融论坛上,通过媒体把经济金融观点和对市场走势的分析判断传播给市场和社会。一方面给社会做贡献,另一方面提高聘任单位的知名度、美誉度和社会影响力。因此,首家经济学家本身的实力如何,对于提升券商的知名度、影响力等方面大有裨益。

  而高薪首席背后的筹码就是他们给公司带来的创收。比如,2017年李迅雷加盟中泰证券之后,其分仓佣金收入也由此前的十六挤进前十,达到1.3亿元。

  记者查询中证协网站发现,其目前在平台公布的首席经济学家委员会成员名单中,一共公布了46位首席经济学家,包括1位主任委员、6位副主任委员、39位委员、1位秘书长。其中,券商的首席经济学家约40人。

  具体名单如下:

任泽平新动作

  此前,任泽平发布报告称,要解决低生育问题,建议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解决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一时间引爆热搜。1月12日,任泽平微博显示: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

  本周,任泽平再有新动作。

图源:视觉中国

  2月22日,梁建章、任泽平联合多位学术专家设立的“育娲人口研究发布《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报告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0》为基础进行估算得出。报告称全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万元,0岁至大学本科毕业的养育成本平均为62.7万元。北京、上海家庭0—17岁孩子平均养育成本分别为96.9万元和102.6万元。

  眼下国家鼓励生三胎,根据报告数据,虽然随着孩次的增加,平均一个孩子的养育成本逐渐降低,但如果要把3个孩子养到18岁,养育成本仍相当可观:城镇家庭平均要准备113.1万元,即使在农村地区,平均也需要68.4万元。

  另外,如果计算平均生育成本相对于人均GDP的倍数来对比在全球养孩子的难易程度,中国的这一倍数为6.9,在全球仅次于韩国,高于众多发达国家。

  对于如何减轻育儿家庭的负担?梁建章,任泽平为首的育娲人口研究相关专家呼吁,全国层面应尽快出台减轻育龄家庭生育成本的政策。报告指出,现金和税收补贴、购房补贴、增建托儿所这三项措施,是最重要的鼓励生育措施,能够大幅降低养育成本,有效提升生育率,总共需要的财政投入占 GDP 的 5%左右,但生育率可以提升50%左右,每年能多生500万孩子。

  此外,报告还称,提供男女平等的育产假、保障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允许孕育辅助生育技术等,也能不同程度地提高生育率。如果都能实施,生育率预计可以提升13%-19%,每年多生约130-190万孩子。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金融界、36氪、界面新闻、每日经济新闻、中国证券业协会、澎湃新闻、新浪财经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