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深一度丨有的主动选择有的“被逼无奈” 说说中小企业创新那些事儿

2022-03-02 08:38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阅读 (91028)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蹲点深一度丨有的主动选择,有的“被逼无奈”,说说中小企业创新那些事儿

◎现在蓝海行业留给企业的时间越来越短,只有加快创新步伐,才能抢占蓝海期,“快鱼吃慢鱼”。一步落后可能造成步步落后,成为被吃掉的“慢鱼”。

◎企业普遍喜欢“拿来主义”,一方面是因为研发投入较大,另一方面是因为即使创新车型、技术等,内行一看就明白,技术保密性不足,挤压了创新动力。

◎“创新主体是企业,更是人,不仅要发挥高端技术人才作用,还要发挥技术工匠的智慧。如何用好人才是企业的‘重头戏’。”

◎专利材料“提报上去也不一定能审查通过,但只要写,就一定要去查相关文献、资料,主动跟上前沿研究,有利于下一步研发工作。”

◎2018年拿下全球首张石墨烯产品认证证书的金利特公司,此前多年来只有很少的销售收入,税收就更少了。”金利特公司入园经过专家评定,认为企业有研发优势,石墨烯领域大有可为,管委会也给予了企业足够的支持与耐心。”

上面这几段话,说的都是中小企业创新的经历。创新对于企业有多重要,不用我们多说。更多关于企业创新的故事,请看记者的蹲点调查。

中小企业创新:动力与制约

□ 本报记者 赵丰

在安守冰看来,他所任职的新风光公司是一家“有追求”的公司,从成立就紧盯前沿,注重研发创新。

新风光公司的全称是新风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守冰是公司副总经理。去年,新风光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成为济宁市登陆科创板的第一家企业。

在记者近期采访的十余家中小企业中,像新风光这样在创新上“有追求”的公司有好几家。如山东硅科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渠源将公司定位为创新型企业;如山东华力机电有限公司,从2013年开始,每年12月26日都要召开创新大会,奖励创新的员工……

记者在采访中意识到,中小企业创新的动力,主要是为了“活下去”进而“活得更好”,更“官方”的说法则是: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把握先机、赢得主动,必须扭住创新这个“牛鼻子”。

“快鱼吃慢鱼”

2月22日下午,新风光设备组装车间,一批动态无功补偿装置(SVG)设备正在抓紧调试,调试完成后将装车运往客户那里。

另一边,新风光“变频器和SVG研发升级及扩产项目”建设现场也正干得热火朝天。“SVG市场认可度很高,源于企业持续创新实现了技术突破。”安守冰说,SVG作为新能源发电的标配,是公司拳头产品之一,采用的是2020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关键控制技术。该项成果由山东大学、新风光公司、清华大学等5家单位的科研人员共同完成。

安守冰介绍,上世纪70年代,新风光技术总顾问李瑞来从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毕业后,50年如一日,手把手地教、一步步地带,使新风光公司有了一支由80多人的科研队伍,创新发展有了坚实支撑。“从外部市场竞争来说,新能源领域成为新‘风口’,同行都在竞争这个市场,逼得我们不得不创新。”安守冰说,现在蓝海行业留给企业的时间越来越短,只有加快创新步伐,才能抢占蓝海期,“快鱼吃慢鱼”。一步落后可能造成步步落后,成为被吃掉的“慢鱼”。

山东硅科新材料有限公司也尝到了创新的甜头。这家从事功能性硅烷和聚硅氧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创业公司,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1000万元快速增长到去年的8亿元。

硅科公司研发总监孔凡振说:“对化工企业而言,创新研发很重要,公司每年都有新研发的产品推向市场,研发的20多种新产品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而这样的产品往往销售快、利润高。”

早些年,硅科公司研发团队的实验室很寒酸,办公室简单改改就成了。今年硅科公司计划投资2000万更新现有实验室,采购先进仪器设备,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

创新对于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追求”的企业主动选择创新,有的企业则是经历了挫折之后才重视起创新。

“梁山专用汽车产业是我省特色产业集群,以中小企业为主,在过去几十年,尤其是2016年到2021年上半年市场需求旺盛时,他们把更多精力放在了生产、销售上,研发动力不足。”梁山县产业研究院院长刘伟说,企业普遍喜欢“拿来主义”,一方面是因为研发投入较大,另一方面是因为即使创新车型、技术等,内行一看就明白,技术保密性不足,挤压了创新动力。

2021年下半年以来,专用汽车市场持续低迷,企业反而越来越重视创新。通亚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研发出智能无人驾驶环卫车,山东正阳科技有限公司新上高端轻量化车桥智造生产线项目……“行业不景气,新鲜事物反而会出现,等待迎接下一个春天到来。”刘伟说。

激活全员创新力

利用双目相机扫描获取数据、投送电脑,之后仅用时两秒,智能机器人就能通过特定算法完成计算、控制,按要求焊接。

这是山东水泊焊割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智能机器人工作的场景。作为一家专业从事专用车焊接设备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公司,新产品研发紧紧围绕着专用车客户需要,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

“专用车领域的产品大部分属于定制化、小批量,因此视觉的东西必须跟上。公司和西安交通大学合作,研发了双目相机的芯片。”该公司电气总工申伟说,现在梁山专用车企业意识到智能化改造的重要性,一些较大的企业进行了生产线改造,在单个工位装配了智能机器人。

在硅科公司,上到公司一把手,下到生产车间、管理、销售等各环节负责人,都是大学化学相关专业毕业,而且很多是在研发岗位历练后输送来的。“因为有这样的专业优势与岗位历练,才形成了全公司创新的氛围。”渠源是曲阜师范大学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他将公司定位为创新型企业。“销售人员目前还不算多,但都比较专业,能够与客户充分沟通新产品需求,或者引导客户提出产品改进建议,这些建议最终体现到产品的研发上,能解决客户的痛点,因此新产品一上市就被市场高度认可。”

在山东华力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永旭介绍,每年12月26日开大会奖励创新员工,是为了激发起全体员工的创新热情。“创新主体是企业,更是人,不仅要发挥高端技术人才作用,还要发挥技术工匠的智慧。如何用好人才是企业的‘重头戏’。”

郭永旭总结,华力机电用人走出了“三部曲”,最初是销售人员工资多,之后是为了提高研发人员工资,把工程师提拔为管理者,到现在通过人才库为工程师、管理人才提高薪酬待遇。“之前不懂,总以为把工程师提拔到管理岗位才能多发工资,这样好不容易多年培养的工程师创新能力也就严重受损了。”郭永旭颇有些遗憾地说。

专利数量是衡量一家企业创新创造能力的重要指标。前不久,山东金利特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出台规定,研发人员只要写了专利材料正常提报到审查机构就可获得相应奖励。

“提报上去也不一定能审查通过,但只要写,就一定要去查相关文献、资料,主动跟上前沿研究,有利于下一步研发工作。”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同浩说,年后研发人员已提报了五六个专利,激励效果很明显。

济宁新材料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刘秋元说,企业要围绕核心专利提前层层布局,否则容易受制于人,激发全员创新力十分必要。

需要政府帮一把

2月23日,山东曙岳车辆有限公司(曙岳车辆产业园)共享涂装中心,一辆半挂车从喷涂到装备只用十几分钟。曙岳车辆产业园副总经理薛朝华对记者说:“涂装阶段共享不仅大大提升了效率,而且每台车相较于传统涂装可节省1000元。”

产业园其实是个共享平台,要解决的是专用车无法规模化生产的问题。园区内四个生产车间,专门生产一两种市场前景好的专用车,各条生产线相同的环节共享完成。

目前,共享涂装中心现已建成“智能机器人涂装线”“特种车涂装线”“小件电泳线”三条涂装线,能够满足入驻企业全方位需求。去年曙岳车辆产业园总共生产各类特种专用车5000辆,在当地“亩产”效益最高。

“只生产几种特种车能够不断优化提升技术水平。以前一个小企业生产很多种类的车,只跟着市场跑,根本没时间、没能力创新。”薛朝华说,现在园区接单能力大大提升,具备了以规模化生产养活创新产品的能力,园区一些小产线正在进行创新产品的研发。

从本质上说,产业园本身就是生产组织模式的创新。“企业创新离不开政府支持,产业园需要大规模用地及相应配套设施,地方政府提供了良好的服务与巨大空间,园区也被推荐为省优选重点项目、省级制造业示范平台,加速了发展步伐。”薛朝华感慨。

“成长期政府的每一把助力,企业都能感觉到。”孔凡振说,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但也需要政府在关键时刻帮一把。

对于企业“关键时刻帮一把”的需求,政府一直在积极回应。如山东2022年工作动员大会,就提出培大培强企业创新主体,打造科技型企业梯次培育升级版,实施中小企业创新能力提升工程。

硅科公司根据对客户需求的调研,每年都要有100多个立项的产品研发,以积累研发、积累市场,但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创新研发过程中,我们获得了很多支持,帮助企业度过了成长期最困难的时候。”孔凡振说,这些年公司获得了各级政府2500多万元的资金奖励,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山东省重点研发计划的1350万元,占项目总投入的四分之一多,大大缓解了企业资金压力。

2018年,全球首张石墨烯产品认证证书花落山东,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摘下它的是金利特公司。2013年入驻济宁新材料产业园后,这家企业多年来只有很少的销售收入,税收就更少了。

“园区在全国范围内聘请双招双引、规划建设等7大领域的195位专家、企业家为发展顾问,入园企业必须经过专家评定。金利特公司入园经过专家评定,认为企业有研发优势,石墨烯领域大有可为,管委会也给予了企业足够的支持与耐心。”济宁新材料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张华民说。

“你看,这两座厂房就是园区免费送给我们搞研发、中试的。”刘同浩指着两处厂房告诉记者,公司调整了研发思路,将研发力量每年只集中于一两个重点项目,终于取得了突破。

工业技改是激活企业提质增效的“新引擎”,能为企业创新提供强有力的后备支持。“针对汶上县的三大主导产业,我们按照行业特点,将技改扶持的政策门槛适当降低,纺织服装、高端装备、绿色化工行业投入分别达到2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即可享受3%-10%的投资奖励,提高了企业技改积极性。”汶上县工信局局长陈洪国说。

引人留人之难求解

采访中,专业人才以及技术工人紧缺的问题屡屡被地方政府、企业谈起。为解决这个县域经济面临的普遍问题,政府、企业使出了浑身解数。

2月23日,在山东杨嘉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工作8天的刘海龙博士,踏上了返程客车。

刘海龙任职于济南大学,去年年底和学校签约时,济南大学规定必须要确定参与一个校企合作项目。在一位老师的推荐下,刘海龙选择了位于梁山县的杨嘉汽车。“看得出来,这家企业十分注重创新,但很多是靠经验,我来到后主要是进行定量分析,以帮助企业发展新的车型,走轻量化设计、智能化控制路线。”刘海龙说,开学后,主要利用周末时间到企业。

为鼓励企业与高校合作,梁山县出台奖励政策,校企项目合作费用由政府“买单”40%。现在,企业与高校院所共建校企联合研发机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创新平台50多个。

在新风光,曾有这么一批特殊身份的人:事业编制,在企业干活。

这是汶上县为帮助企业破解人才难引进、留不住问题出台的一项政策。县里拿出事业编制招聘人才,人事关系落到县经贸局,然后派往企业工作,其中分到新风光23名。去年新风光上市,这些人的收入水平已远高于县级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用的事业编制已全部退出。2018年以后,汶上县又专门成立了人才创新发展院,预留50名备案制事业员额用于引进人才。

“这项政策对新风光帮助很大,留下的人成了企业的骨干,公司现任总经理胡顺全就是以这样的身份进来的。”安守冰说,企业发展上了新台阶后,一直与国内高端院所保持紧密联系,因为县域环境不容易招引高端人才,就在济南设立了研究院作为“人才飞地”,高端人才的相关规划都在济南。

打好校友牌、乡情牌,也是常见做法。

华力机电公司除了机电产品,还有AGV智能搬运机器人。产品跨度如此之大,缘于引进了一位相关专业的博士。

“林博士是北京大学博士毕业,和我儿子是本科同学,关系很好,加上考虑到公司给予的支持与平台,就来到企业发展,还带来了几位本科生,算是成立了一个团队,把研发顶起来。”郭永旭说,现在与公司合作的一些高校也都是儿子和林博士就读过的学校,和山东大学机械工程学院一位教授合作,则是靠乡情关系牵上了线。

郭永旭认为,县域引人、留人难,主要是受限于县域配套环境,这个改变需要时间。既然这方面有劣势,那么就要靠钱、平台和关心关爱来补这个短板。华力机电专门设立了人才评价体系,建立人才库,按标准给予奖励。

今年,硅科公司柔性引进了一名天津大学的教授,每年至少在企业工作3个月。目前,硅科公司研发人员中还没有博士,孔凡振已确定报考该教授的博士生,以进一步提升公司研发水平。

汶上鸿瑞轩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丁俊一直为技术工人数量紧缺而担忧。“汶上县仅注册的服装企业就有400多家,一个县就这么多,企业招工难,很多订单需要外发。”

据了解,汶上县正与一家技工教育集团洽谈合作,在汶上建校,培养技能人才。

作为特色产业集群,梁山县也对新一代技术工人有强烈需求。刘伟介绍,梁山县已规划建设济宁汽车工程学院,搭建校企合作平台,培养专业人才。项目总投资约12亿元,目前已完成多项手续。

■记者手记

精准助力企业要下更多功夫

□ 本报记者 赵丰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企业是创新发展的探索者、组织者和引领者,其主体作用发挥得如何,将直接影响创新发展的态势。

都说创新之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连续采访调研3县十余家企业后,记者对此有了更为真切的体会。硅科公司每年100多个立项的产品研发,失败的比成功的多得多。这帮年轻人没有“合格”的实验室,却依然坚持搞研发,因为他们相信创新的力量。成立8年,销售收入从1000万元增长到8亿元。

自主创新的成功源于坚持,但外力帮助也必不可少。金利特这家公司多年来没有销售收入,靠着股东支撑,养活着七十多号人,压力不可谓不大。当地管委会给予了支持与信任,这才有了企业的“守得云开见月明”。

要在关键时刻帮企业一把,首先要了解企业情况,企业发展的核心技术是否具有竞争力、市场前景如何,最需要什么样的支持,这些都需要基层干部深入企业去了解,加强学习。济宁等地的做法是派驻精干力量驻企,了解企业所思所想,及时协调解决企业遇到的难题。

用好政策也要迈过一些难关。当前各地出台了很多助力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的政策,但企业能否及时享受相关政策,还需要相关部门专业人士对政策进行“颗粒化”分解、解读,看企业适用于哪一条。当下一些地方虽然有数字化的软件、平台筛选符合条件的企业,但有的还谈不上精准。借鉴苏州此前推出的智能分析软件“政策计算器”,一些地方政府力图实现在企业需要政策“帮一把”的关键阶段“雪中送炭”,给上力、加上油,让好政策不再悬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