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骗保产业链:汽修厂组团导演“事故”;疯狂敛财40余万,频繁起诉露马脚!

2022-04-13 18:1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424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在不到3年时间伪造多起交通事故骗取保险金的系列案中,有人负责整体策划,有人负责具体操作,有人贪图小便宜明知故犯,有人稀里糊涂被拉去帮忙……在汽修厂老板王某强的主导下,亲朋好友齐上阵,“骗保”也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日前,平度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保险诈骗罪依法对王某强、其妻邵某甲、其妻弟邵某乙等3人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部分车主因为贪小便宜的心里,听信保险员“好心”提醒可以找指定汽修厂,出个事故就能免费修车,三方共谋骗取保险金。不过,车主可能赚取了小钱,最后也会面临法律的严惩。

案例一:汽修厂生意冷清  组团“导演”追尾骗保

2015年,王某强经营的汽修厂生意不是很好,但手里有不少车,像奔驰、别克等等。眼看没人来修车,就动起了“自导自演”伪造事故的念头。常年修车,对于保险公司理赔的一系列程序已经非常熟悉。

2015年8月4日,王某强计划出去制造个事故,并交代其汽修厂的两位学徒准备好身份证和驾驶证,在汽修厂等他电话。交代完后,王某强就和其妻弟邵某乙分别开车出门了。在一处路口,王某强假装不小心追尾,撞到了邵某乙的车尾。王某强让其汽修厂的两位学徒到达事故现场后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并顶替其作为责任方驾驶员。与此同时,让两人拨打报警电话。经过现场勘察,确定了后车全责以后。他们将两辆事故车开到王某强的汽修厂简单维修,骗取保险金人民币9000余元。

有了 “成功经验”,王某强的胆量也更加大了起来。2016年7月23日,王某强指使妻子邵某甲与其朋友的同事李某某伪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金人民币4.44万余元。2016年12月6日,王某强再次和妻弟邵某乙伪造交通事故,后王某强安排妻弟邵某乙的朋友王某刚顶替其作为责任方驾驶员,骗取保险金人民币1.6万余元。更让人震惊的是,不到一周时间里,王某强等人又疯狂制造了第二起交通事故。2016年12月12日,王某强第三次和妻弟邵某乙伪造交通事故,邵某安排朋友王某刚顶替王某强作为责任方驾驶员,骗取保险金5万元。在金钱诱惑下,王某强还把自己的亲弟弟卷了进去。2017年5月27日,王某强再次和妻弟邵某乙伪造交通事故后,安排弟弟王某先作为责任方驾驶员,骗取保险金9.5万余元。2018年4月14日,王某强指使弟弟王某先制造事故,王某先又拉朋友过来“帮忙”,与其伪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金1.6万余元。至此,不到3年时间,王某强、妻子邵某甲、妻弟邵某乙等多人已涉嫌骗取保险金达23万余元。期间,王某强等人都是提前把原车配件拆下来,换上从辅厂购买便宜很多的配件,并在事故发生后全部指定到其经营的汽修厂进行维修,可谓是机关算尽。

频繁起诉露马脚   疯狂敛财40余万

由于诈骗的金额较大,王某强一伙人大多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来要求保险公司进行赔付。由于起诉的频率过于频繁,法院在审理案件的时候,发现这些案件比较可疑,便移交给了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在长期的犯罪活动中,王某强等人逐渐形成了策划、准备、实施、善后一条龙产业链,每一次事故的双方车辆不同、双方驾驶员也不同,且主犯王某强从不自己出面“理赔”,专业化程度很高,反侦查能力很强,被捕后几乎全部为“零口供”,给案件侦破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2022年1月份,平度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提前介入本案,通过提前阅卷掌握基本案情和证据情况,在参加公安机关的研讨会议时,办案检察官敏锐把握到团伙成员关系特殊,多起事故都在亲戚或熟人间发生这一关键因素,积极引导公安机关寻找突破口。一方面,固定证人证言,审查和认定参与帮助伪造事故或者顶替驾驶员的关键证人证言,证明该几人均分别通过顶替驾驶员、故意撞击车辆等形式,参与王某强等人伪造交通事故骗取保险金的犯罪事实。另一方面,固定书证,审查和认定保险公司的出险记录、支付记录、事故现场照片等,证明保险金最终流向王某强等人手中。第三方面,深挖线索,引导公安机关从法院调取与王某强相关的保险诉讼案件卷宗材料,并到各保险公司调取相关出险及索赔信息,分析研判该团伙是否有其他保险诈骗行为,及时固定有关证据。

对王某强等3人作出批捕决定后,公安机关在研判过程中又发现该团伙涉嫌其他保险诈骗犯罪,并将王某强的“好友”陈某平抓获归案。经查,陈某平涉嫌参与王某强团伙另外8起保险诈骗活动,涉案金额达20余万元。

因笃信王某强“绝不能承认,承认就会被抓”的歪理,陈某平在侦查阶段拒不供述其犯罪事实。在审查逮捕阶段,办案检察官对陈某平进行耐心释法说理,向其充分阐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举例说明认罪与拒不认罪在量刑方面的差别,促使陈某平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自愿缴纳违法所得,成为本案证据链条上的最后一块拼图。目前,平度市人民检察院正引导公安机关对王某强团伙保险诈骗行为作进一步侦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本案中,王某强等3人虽然拒不供述其犯罪事实,但相关证人证言与书证之间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王某强等人的犯罪事实。拒不供述和悔罪的态度,只会加重自身刑罚,任何侥幸,都终将难逃法律的严厉制裁!

案例二:声称为了留住客户 汽修厂老板骗保免费修车

2018年,市北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被告人车主衣某某,从朋友手里买来一辆奔驰轿车。2014年9、10月份的一天,汽修厂老板李某提出,想用他的奔驰车做假事故来骗保险金。衣某同意后,汽修厂老板就安排人制作了一起追尾事故。这起假事故保险公司共赔偿了15800元,事后李某给了他6000块钱。自己修车用了3000多元,余下3000块钱是李某给的好处费。

车主贾某说,2014年8月下旬的一天,她的车玻璃被人砸碎了,当时没有买车玻璃险,去了专业4S店询问,4S店给报价是3000多元。朋友给推荐了汽修厂李某,可以免费修车。后来账户进了35900余元,全部提出来给了汽修厂。

据汽修厂李某供述,假造交通事故主要是为了留住客户,自已还能稍微赚点钱。每次假造事故后都通过熟人涛联系保险公司定损。同时,相关人员在评估赔偿方面给照顾多估价,从而获得更高的利润。

通过这样的方式,汽修厂李某等人骗取保险金近十万元。

案例三:买豪车骗保  涉嫌金额300余万

为了获得高额利润,青岛某汽车维修公司经营人陆某昌(男,41岁,日照莒县人),打起了利用高档汽车制造事故后骗保的歪主意。

他和员工侯某峰纠集青岛某广告公司法人马某平、某保险公估公司负责人张某永、某保险公司员工宋某召以及张某磊、靳某海等亲友组成犯罪团伙。

该团伙以汽修厂为窝点,由陆某昌指挥侯某峰、马某平、张某磊等人购买奔驰、宝马等二手豪华车,或利用正在汽修厂维修的高档汽车,以及借用他人车辆等制造交通事故,通过诉讼、寻衅滋事手段多次向保险公司实施套路保险诈骗。

在制造现场并报案后,该团伙千方百计规避交警和保险公司到现场查勘,直接由张某永的保险公估公司出具虚假的高额车损评估报告,再委托某律师事务所人员利用上述评估报告到法院起诉,向保险公司追索理赔金。

据了解,为谋取暴利,该团伙普遍使用二手豪华车作为事故中的无责任车,而负全部责任的车辆多为面包车、厢式货车等低档车辆。在制造交通事故后,该团伙再通过低档车的保险进行高额索赔。此后,在一次作案中露出马脚,警方顺线破获了这起团伙诈骗案件。

经查证,该团伙利用此类手段在青岛市区、平度以及烟台、日照、连云港等两省八地作案20余起,涉案金额300余万元。

近日,李沧法院对该案件进行了一审判决。被告人陆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罚金已缴纳)。其他六名犯罪嫌疑人分获一年零五个月到五年零六个月不等的刑罚。

调查:

免费修车做诱饵   奥迪追尾修了三辆车

修车、保养不需要花钱,来我们这还能小赚一笔……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一些不法汽修厂,通过伪造事故或者虚高定损的方式招揽客户,甚至跟保险公司定损员一起串通,来套取保险费用。

2018年,市北法院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郭某在市北区经营一家汽修厂,为了招揽客源、收入,经常让副厂长朱某生帮助客户伪造假事故现场。

被告人奥迪车主陈某某供述,2015年6月下旬,她发现车的雾灯碎了,就通过朋友圈的电话到郭某的修车厂修车。郭某说修雾灯要七八百元,与其自己花钱修车,不如做假事故用保险公司的理赔金修车。陈某某想了想就同意了,并把车交给郭某。

此事最终由副厂长朱某生负责具体操作,他将这辆奥迪车,跟另外两辆需要修理的福特车、面包车一起开出去,在修理厂门前的小路上制造了三车追尾的事故,并且奥迪车全责。后来保险公司的定损员胡某到汽修厂定损约1.5万元,胡某得到了1500元提成。保险公司赔奥迪车主约1.5万元,后奥迪车的女车主看到车撞得挺厉害,提出第2年要多交保费。经过讨价还价,汽修厂退还给奥迪车主3000多元,剩下的1.2万元用作3辆车的修车费。

车主、汽修厂、定损员全部参与  团伙组成骗保灰色产业链

在骗保的过程中,部分车主、汽修厂、保险公司定损员全部参与其中,形成了一条利益输送的灰色产业链。

据被告人汽修厂副厂长朱某生供述,客户修车时,询问客户需不需要走保险,如果客户来修车,修的是不能走保险的部位,或者到修车厂保养,前台人员会问要不要做假事故,让保险公司多定损,这样可以让保险公司把车修了,车主个人不用掏钱。有些车主为了贪小便宜就让汽修厂给他们做假事故骗保险公司的钱修车。朱某生主要负责为客户做假事故,处理和保险公司现场勘察员、定损员的关系。有时郭某也会介绍朋友到修车厂,做假现场骗保险公司的钱修车。事故维修费一般控制在保险理赔金的60%以内,约20%用于处理介绍人、保险定损员等方面的关系,汽修厂只有20%的利润。

通过团伙作案,整条利益链中涉及到车主、汽修厂以及保险定损员。经过法院审理查实,这一团伙疯狂作案十余起,涉案金额20余万。最终部分车主、汽修厂老板、保险定损员等8人分别获刑,受到了法律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