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400多万元亏损超八成!红岛海蛎子减产,养殖户称想投保却无人接单

2022-04-14 20:4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867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近两年,受多种原因综合影响,红岛不少养殖户放养的海蛎子遭遇减产八九成甚至绝收,动辄几百万的收入打了水漂。而海产品养殖受多种因素的影响,“靠天吃饭”充满了不确定性,不少养殖户前几年挣的钱,一年就可能赔进去。不少养殖户表示,海里养殖跟开盲盒差不多,丰收了能狠赚一笔,遭遇减产就可能赔光本钱,这也造成很多人开始减少放养面积。如今,很多农作物都有了保险,不少养殖户也想投保险却遭遇闭门羹,希望有关部门出台相关险种,降低养殖户的损失,保障养殖的平稳发展。

连续两年减产  投入400多万元亏损8成多

马上进入五一,在胶州湾生长的海蛎子就要进入排浆期,也就是海蛎子的繁殖期。海蛎子也结束了鲜嫩肥美的时节,再想吃要等到冬天。

在红岛码头养了十多年海蛎子的张经理却不像往年那样,兴奋地计算着今年的收入。张经理租种了3000多亩的海域,专门养殖海蛎子。这两年的产量下降了八九成,也有一些养殖户直接面临绝收的情况。

张经理说,随着红岛海蛎子的名气越来越响,只要有好的海蛎子,根本不愁卖。捞出来很快就能被订购一空。不仅如此,由于需求量大,价格也是一路攀升。此前,吃海蛎子的主要是沿海一带城市,内陆城市并不多。随着网络电商以及生鲜快递的发展,很多内陆居民的 也喜欢吃海鲜,重庆、云南等等,一键下单后很快海鲜就能端上餐桌。

“这两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养不起来,”张说,产量下降的太厉害了。以他为例,平均100亩地需要投入10多万,加上人工各种费用,3000多亩海域投入了400多万。放在以前,基本上投入400万,也能挣400多万,有时候收入还要高。如今产量下降的厉害,基本上要亏8成,一年赔个两三百万是常事。

中秋前后死亡率高  难过高温这一关

胶州湾的水质条件好,咸度合适,生长在海泥上边的海蛎子鲜嫩、肥美,这两年越来越出名。青岛的海蛎子苗基本上是从莱州运来的,每年12月份开始播种。小的海蛎子苗一般需要附着在扇贝壳上,放到海水里就能慢慢长大。红岛渔港码头的负责人赵经理介绍说,

这样小的海蛎子苗,一般需要经过两年的时间才能长大,从海底端上市民的餐桌。每片海域的水质、气温等不同,也会影响海蛎子的成长。

之前一车海蛎子苗差不多四五千元,这两年便宜了一半左右,2000元多点,可以播种三亩海田。每年从五六月份开始,海蛎子进入生殖期,这个时候它们需要进行“排浆”,也是一年当中最虚弱的时候。再加上夏天水温过高,因此每年中秋节前后,是海蛎子死亡的高发期。很多海蛎子熬不过这个季节,就会死亡,厚重的外壳就留在海水里。

赵经理说,养过海蛎子的海田是没有办法再养殖蛤蜊的。海蛎子的壳比较大,蛤蜊会被压住产生死亡。近些年海蛎子的价格一路走高,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再加上相比于蛤蜊苗,海蛎子苗要便宜不少。因此,养殖海蛎子的人也越来越多。

养水产像开盲盒 多种因素可导致减产

“在海里养殖就像开盲盒,不到捞出水的那一刻,你永远不知道收货会怎么样,” 4月13日,记者来到红岛渔港码头,养殖户赵先生说,他在这附近养海蛎子快20年了,这两年养殖户增长的比较快,赔本的也不少。

影响海蛎子生长的因素有很多,很多养了十多年的这几年情况也不好,随机性太大。比如,去年靠外的海域丰收,今年减产很严重,有一片区域连续几年不丰收。能够影响的原因比较多,比如这两年的海星吃掉一部分,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潜水员下海抓海星,在水底行走翻起很多泥土,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海蛎子的死亡。

另外,气候、水质也都有可能是原因,但究竟是何种原因,养殖户们也说不清。在海里养殖,其实风险很高,遇到大的自然灾害也会对海蛎子造成减产。尤其是在海里,不像种在地里的庄稼,你还能随时过去查看。放养在那么大面积的海里,基本上就是看天吃饭。

现在青岛海蛎子名气很响,根本不用愁订单。只要能成功出产,肯定能挣钱。如果遇上减产,估计就要赔钱。

超八成养殖户赔本  想投保却无人接单

另外一名养殖户周先生说,前几年养殖海蛎子确实挣钱,好的时候投入能翻番。比如投入10万,海蛎子收货的时候能分红20万。由于放养的面积比较大,他前几年放养了3000多亩的海蛎子,确实挣到了钱。但是,当时投入的成本也要高,100亩海田需要23万、24万左右,3000亩就需要600多万。这些钱一个人投入比较大,所以很多都是多个人合伙投资。以前投个二三十万,能分红四五十万,现在基本上投多少赔多少,都没大有人愿意投了。前几年挣的钱,这两三年全赔进去了。

尤其是有人都是跟亲戚朋友借钱,现在一听说要养海蛎子就害怕。现在投入稍微少点了,主要是海蛎子苗便宜了,从高峰时的每车五六千,现在只有两千多一点。即便如此,很多人仍然不敢投入。主要是海蛎子成活率太低了,有些养殖户减产七八成,有些养殖户甚至绝收。投进去多少钱,基本上赔多少钱。今年他也不敢投了,只放养了300亩左右。由于这些海蛎子生长的地方,没法放养蛤蜊,剩下的两千多亩只能闲置。

“看看过两年有没有好转,如果产量提高了,还是会继续放养,”养殖户周先生说,租金也不便宜,一亩海田一年20元,100亩就是2万,光是3000多亩海田的租金就有60多万,看着也挺心疼的。

据码头负责人赵经理说,这两年产量不稳定,挣钱的是少数,差不多八成左右的养殖户都赔钱。很多养殖户也咨询过保险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这个险种。

新上岸的海蛎子

养殖户周先生说,如果有保险公司可以进行托底的话,我们也会放心进行放养,海蛎子的产量也有保障。现在赔钱的养殖户这么多,为了减少损失,不少人宁愿空着也不敢继续放养。如果明年继续亏损,预计养殖面积会缩小,产量也会更低。再加上需求量升高,价格也会上升。

山东渔业互助协会:省内暂无水产养殖险试点

青岛是否有相关海水养殖业保险?4月14日,记者咨询了青岛保险行业业内人士,据了解几家比较大的保险公司如中国人保等等,并没有相关的水产养殖险。一般此类险种,都有相关部门负责牵头制定。作为商业险的话,几家大的商业保险公司都没有。

随后,记者又咨询了山东渔业互助协会。记者拨打了官网上的客服电话,工作人员表示,据其了解青岛暂时还没有水产养殖的保险。南方有几个城市在进行试点,不过也有重点的分类,比如部分鱼类或者贝类等等。

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海产品养殖风险高,遇到台风等等,抵御灾害的能力较弱,同时如何厘定责任比较困难,保险公司承保意愿低,养殖户投保率低。相比淡水养殖,海水养殖的勘察定损更是难上加难。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目前水产养殖农业保险是农林牧渔四个种类中投保率最低的。一般是渔业互助保险协会的形式承担风险。

工人正在装海蛎子

1994年中国渔业互保协会成立之后,开展渔业互助保险的探索阶段。现阶段的水产养殖保险主要有指数型水产养殖保险和损失补偿性水产养殖保险两类。

指数型水产养殖保险,就是通过是否触发约定的气象要素指标直接作为赔款依据。2013年,人保财险开出国内第一单海水养殖风力指数保险落地大连獐子岛。

损失补偿性水产养殖保险一般分为保成本或者保产量两种方式,保成本就是按照保险标的在收货是投入的成本作为最高保险金额,保产量就是以市场价格或者产品的销售价与产量作为确定保险金额的依据,一般只保50到70%,一些城市也在进行试点。

链接:

海产养殖吃上“定心丸”  这些地方有了保险

记者搜索相关媒体报道,发现有不少城市已经开始进行海水养殖保险的试点。据阳江日报报道,2021年10月,市农业农村局、市财政局、阳江银保监分局联合印发《关于做好阳江市2021—2023年地方特色农业保险的通知》,明确由两家保险经营机构首创阳江农险新产品,具体为推进两个地方特色农业品种(鹅、对虾)的养殖保险工作,以规避自然灾害对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的不利影响,稳定市场供给的同时保障养殖户持续增收。其中,中华财险被选定为对虾的保险机构。

阳江市三丫渡高精养殖有限公司此次共有177亩养殖地纳入对虾气象指数保险投保范围,每亩保费为1000元,其中财政(含省市县)补贴65%、养殖户自缴35%。

据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报道,2021年12月24日,珠海水产养殖风力指数保险正式落地出单,首单由进才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投保。珠海市水产养殖风力指数保险为广东首创,系以全市水产品为保险标的,设置两层风圈作为受灾依据的风力指数保险。

2020年7月份,浙江省渔业互保协会推出了国内首款大黄鱼价格指数保险,为养殖户保驾护航。

浙江嵊泗县推出贻贝政策性保险,针对嵊泗贻贝行业的养殖设施进行保险。保费的70%由省财政补贴和县财政补贴,养殖户只需承担30%。不仅给了养殖户受损保障,而且对整个贻贝养殖行业的发展也有重大意义。

福建在全省组织开展养殖互助保险试点工作。试点险种包括水产养殖台风指数保险、大黄鱼价格指数保险、海水养殖赤潮指数保险、乡镇渔工责任保险以及内陆地区水产养殖生物保险等多个创新型险种。

另外,今年2月15日,银保监会批文显示,中国渔业互助保险社获批筹建,这是渔业互助保险系统体制改革落地的重要标志,也是我国第五张相互保险牌照。

官网信息显示,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原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1994年7月经农业部发起、民政部批准设立,是由从事渔业生产经营或为渔业生产经营服务的单位和个人,以及开展渔业互助保险的社会组织自愿组成,实行互助保险的全国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成立27年来,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及各地组织组成的渔业互助保险系统,业务范围已经覆盖所有沿海、主要内陆省份和港澳流动渔民。其业务类型主要涵盖三类,包括渔船财产、渔民人身和水产养殖等保险服务。

据中国渔业互保协会披露,截至2020年底,渔业互助保险系统累计承保渔民1399.54万人(次),承保渔船100.71万艘(次),提供风险保障3.94万亿元,共计为1.45万名死亡(失踪)渔民、11.69万名受伤渔民以及11.32万艘全损或部分受损渔船支付经济补偿78.2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