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跟车记丨到家!48小时,来回1200公里,赚得3000元!致敬高速上“逆行”的光

2022-04-29 06:4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98061)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陆金星

>>编者按<<

国务院日前作出重要部署,要求各地切实做好物流保通保畅工作。在防疫形势依然严峻的当下,货车司机肩负着生产生活物资的保障重任,他们奔波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公路上,成为路上“最令人致敬”的劳动者。

值此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半岛全媒体推出重磅策划“记者跟车记”。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陆金星,登上由山东诸城开往江苏启东的大货车,切实践行“四力”,亲身体验长途司机接货送货全程,实时发回物流保通保畅的一线报道,用文图视频的形式立体呈现“逆行”的大货司机们的劳动者风采。

>>第一天<<

逆行的大货司机

与记者相熟的诸城货车司机韩平,今年43岁,驾驶8.7米货车往返诸城至南通启东市,定点运输机电生产设备。上海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启东市与上海只有一江之隔,所以疫情防控也跟着升级,韩平原本每月七八趟的出车频率,现在也有所减少。但韩平并不悲观,开车一路见证,全国上下同心抗疫,他相信一定会疫散云开。

韩平与他的8.7米大货车

韩平绕车检查车辆

凌晨两点半起床做核酸

近日韩平接到任务,4月26日从诸城拉货出发去南通,往返1200多公里,记者也跟车同往。

系好安全带发车

为了提神,韩平准备了红牛。

疫情期间24小时内核酸检测报告是货车司机的必须“通行证”,目的地报备缺其不可。“出发前需要做一次,到达目的地下高速要做一次抗原、一次核酸,再去另外一处地方送货上下高速时,还需要再做一次。”韩平介绍,春节后复工以来,他已经做了五六十次核酸检测了。这次为了去南通,26日凌晨两点半,韩平起床前往医院做核酸检测,凌晨四点半就出来结果了。

车辆开上了省道。

出发,记者与货车司机韩平在驾驶室内。

韩平把记者和他的核酸检测报告、身份证照片、健康码、行程码统一贴到一个表格里,向南通启东市防疫部门报备,批准后形成通行证,指定下高速路口下高速。一番准备和报备后,上午10时左右韩平发车了。

上午11点20分,货车开上日照两城镇国道204。

非必要不下车,车内做饭

中午十二点半,韩平进入日照两城一家小型加油站,给车加满油。从G15日照机场收费站上高速,不到五公里就到了日照服务区,午饭时间到了,韩平决定进服务区吃午饭、休息。

在日照两城镇这家小加油站,韩平将车加满油。

这次加油加了1500多元,这里的油比中石油、中石化便宜八毛多。

疫情多点暴发后,货车司机基本吃住都在车上了,即使在服务区也是非必要不下车。在货车驾驶室狭小的空间内开火做饭进餐,已成为货车司机的常态。停稳了车,韩平从车厢上铺拿下便携式煤气灶,摆放到驾驶室中间的平台上,架上锅,加入水,热起了馒头。

进入日照服务区,韩平准备在这里休息吃午餐。

“馒头、诸城烧肉、花生米、蒜薹,还有甜瓜,这些就是我们这三天的伙食了,方便面我们货车司机都吃够了,实在没办法的时候才吃。”韩平边忙边说。不一会,馒头的香味充满了空间,热透馒头,拆开猪头肉,才发现没有带筷子,最后只能下手了。“我们这种货车高速公路过路费每公里约1.5元,油费也差不多每公里1.5元,如果这次送下货并配好货再拉过来,一趟能赚三千多元,以前疫情不严重的时候,一月能干七八趟,现在少跑好几趟。”韩平边吃边聊。

大馒头、猪头肉、花生米、蒜苔,是这三天的伙食。

驾驶室里开火做饭,韩平同时在忙活联系疫情通行的事情。

午饭过后,记者下车查看了一下,停车场内的大货车上基本都是吃午饭的司机,大家都是在车内做饭吃饭,非必要不下车。午饭加休息,大约过了20分钟,再次启程,不久就要进入江苏地界了。

午餐很简单,也很丰盛。

由于忘记带筷子,记者和韩平吃起了“手抓饭”。

饭后水果是甜瓜。

很乐观,有活干比没活干好

“我以前跑南通是跑下道的,这样可以省钱,但是疫情防控升级后,下道疫情排查关口太多,大货车没法跑了,耽误时间太久了,现在高速上大货车明显多了。”韩平说,大货车司机工作很辛苦,现在大家都得住在车上。韩平有个好友谢师傅,在黄岛拉集装箱全国跑,“上次老谢跑广东后,青岛出现疫情回不来,后来广东又出现了疫情,一出去就是一个半月,吃住都在车上。”

下午两时许,记者搭乘的车辆进入江苏地界。

现在受疫情影响,核酸证明、报备……操作程序比以前麻烦了很多,加上油价也走高,导致运输成本升高。“越是前往临近上海地区的车辆,运费上涨越高,以前从寿光运蔬菜到上海,一般一趟不到五千,现在起步一万。”韩平介绍,跑上海的车返回后需要隔离。不过韩平却很乐观,有活干比没活干好,毕竟家里开支都指望他。另外,他运输的都是生产设备,对生产生活很重要,他也希望对抗疫尽一份绵薄之力。

夜宿服务区,下铺让给记者

上午10点出发到晚上6点30分,经过8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记者跟随韩平抵达南通袁庄服务区,晚饭将在这里吃。8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记者和韩平都没有去卫生间,所以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小便。

八个多小时没上洗手间,一到袁庄,韩平和记者赶紧去卫生间。

晚饭后韩平再次上路,前往行程最后一个服务区吕四港服务区,并在这个服务区过夜。天一亮就下高速,然后车辆将在高速路口被贴上封条,届时在启东市区的所有时间都不能下车。

晚饭还在车上吃,和午饭吃的一模一样。

晚饭吃的和午饭一样。

“疫情事关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大货司机这个行业就和人体血管里的血液一样,将养分输送到全国各地。这一轮疫情多点暴发,我们货车司机不能退缩,启东市离上海近,疫情防控严,但为了保证生产物资正常供应,我一定会按时发车。”韩平表示,像他这样逆行的司机其实很多,特别是那些开往上海的司机,真的很佩服他们。

记者与韩平在车内共进晚餐。

晚上9时许,韩平驾驶的货车到达吕四港服务区。货车驾驶室内的上下铺就是睡觉的地方。平时韩平都是自己跑车,他都是睡在下铺,这次他把下铺让给了记者,因为下铺相对宽敞一些。

傍晚的服务区内停了不少货车。

晚饭后继续上路,赶往启东。

晚上9时到达启东吕四港服务区。

躺在狭小的空间,记者感觉呼吸都有些不顺畅,驾驶室内漆黑一片,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然而,开了一天车的韩平倒头就打起了呼噜。

晚饭后继续上路,由于启杨高速前方就是上海,所以路上车不多

晚上9时,韩平抵达吕四港服务区并在此过夜。

第二天

贴心的疫路守护

4月27日凌晨4时,闹钟响起,又该开车上路了。记者通过前一天的体验,深刻感受到了货车司机的不易,一路开车吃不好、睡不好,平凡普通的他们却是疫情防控一线的后勤保障兵,他们为战胜疫情带来了信心和希望。

27日凌晨4点,韩平起床洗脸,提提神后马上出发前往启东东。

贴上封条大家都安心

凌晨,记者虽然只睡了5个小时,但也准备起床,“你再睡一会吧,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主要是担心车辆太多,会在启东东高速出口堵车,早去早做完检测。”韩平让记者多睡一会,他下车在车后的水箱放水洗脸提神。

凌晨5时许,到达启东东收费站。

收费站前提示牌明显。

清晨5时许,货车出了高速,韩平建议尽快解决完“个人问题”,因为一会贴上封条后,在启东市区就不能再下车了。

韩平找出电子通行证以备查验。

高速路出口防疫人员为韩平和记者发放了核酸检测单。

进城排队的车并不多,通过规定车道前行,工作人员开始查验电子通行证、核酸检测报告、健康码、行程码……车辆消毒完毕,下车做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防疫部门在这方面做得很到位,抗原10分钟出结果,核酸结果要6个小时,这些都是免费的,防疫人员都是24小时在岗随时处理,总共20分钟就可以搞定流程。”韩平说。

防疫人员查验健康码、行程码等。

前面的车辆也在走查验流程。

下车开始做核酸和抗原检测信息登记。

核酸和抗原检测完毕后,再次上车,防疫人员给两侧的车门贴上了封条,并引导车辆停靠在固定的泊车点,等待厂家人员前来认领。车辆停稳,记者看了下表,正好6点,接下来就是等待。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韩平和记者早饭不吃了,水也要少喝,韩平还拿出了两个空瓶,以备小便使用。

抗原检测需要从鼻孔取样。

废弃的检测单堆在一起。

抗疫也是保经济、保民生,韩平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对这些防控措施,他还是有大局意识的。车上贴上封条也是为了保证司机和当地人员的安全。“贴上封条大家都安全,也都放心,如果万一被感染隔离,那车也不用跑了,生活也就失去了保障。”韩平说。

做完核酸,防疫人员为车贴封条。

白等俩小时认领需提升

公路交通承担着全社会70%以上的货运量和客运量,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动脉”。近期全国多地疫情防控升级,部分地区疫情防控影响到交通通行,车辆滞留、物流不畅等问题也有发生。日前,国务院出台多项举措保障物流畅通,千方百计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目前全国干线公路大动脉基本打通,运力运量指标持续向好,严禁杜绝一刀切。“我认为,符合条件的货车下高速后,认领衔接环节需提升。下高速挺顺利,疫情查验效率也挺高,但接货厂家的人来领,基本也得等到人家8点上班。”韩平有些无奈地说。

记者搭乘的车上贴上了封条。

韩平说,政府出台的各项举措,极大保障了货车的通行顺畅,货车司机对此非常感激,但是部分环节也有衔接不到位的情况。记者与韩平在早上6点顺利办理完防控手续后,过了两个半小时,厂家人员才来认领。“这两个多小时白白浪费,如果车辆一到,厂家立马来接,时间就会节约很多。”韩平说,认领环节脱节,不仅浪费时间,还增加了司机及车辆在城市里的滞留时间,间接增加了防控压力。

韩平说,疫情防控特殊时期,防疫人员24小时在岗,为货车通行提供保障。相关企业也应该与时俱进,第一时间接车、卸货,打通物流畅通的最后一个环节。

崭新的封条封在车门上。

历时28小时送下货物

上午9时,在厂家人员的带领下,韩平和另外一辆来自北京的货车到达送货首站,一家上市公司工厂。虽然在高速路出口已经进行了严格的检查,但是到达工厂门口,还是需要登录、查验、拍照、消毒等防疫流程。韩平将车开进工厂,当地的工人开始对接卸货,二十多分钟过后,货物卸完。由于是两辆车同时入厂,虽然韩平早卸完了货,也得等着那辆北京的货车卸货完毕,再由厂家一同送往高速路出口的停靠点。再次登记完毕后,才能前往第二家工厂所在地指定的泊车点,等待接领人员来领剩余货物。

27日上午8点30分,厂家的接领人员到达货车泊车点,带领货车去卸货。

到达卸货地,工厂防疫人员为旁边的车辆喷洒消毒。

中午12点30分,到达第二家工厂,由于不到上班时间,韩平建议先吃午饭,说起了“饭”,记者立马感觉肚子饿了,因为之前为了减少负担,早饭没吃,水也很少喝。下午1点,工厂的工人开始前来对接卸货,下午2点,本次货物全部顺利卸完。记者估算了一下,从26日上午10点发车到完成卸货,总共用时28小时。接下来,韩平将转往另外一个地点配货,然后踏上返程。

第二家工厂的人员前来接车。

15年来,一直“在路上”

韩平今年43岁,父母都是农民,2007年学出B2驾驶证后,就一直“在路上”。刚开始没钱买车,也没有货运资源,韩平选择了给别人开车,那时候一月工资只有1200元。2010年他购买了第一辆车,总价七万多,有六万是借来的。

27日下午2时许,本次运输到启东的货物基本卸完。

“当时房贷就1300元,给人家开车的工资都不够还房贷。为了多赚点,借钱买了第一辆车,当时也是用来拉生产设备,基本就在省内跑,买了车第一个月就赚了五六千,还房贷不用愁了,当时很开心。”韩平说,到现在他已经换了五辆车了,车辆越换越好,车长由4.2米换到了8.7米。开货车15年,车辆也见证了他的一路艰辛和幸福,现在的货车马力大了、定速巡航、车辆配置提高了、驾驶室宽敞了……按照韩平的说法,他的车不亚于一台房车,车座下有气囊,长时间驾驶也不累。“以前的车一加油就冒黑烟,现在环保好多了,根本看不到黑烟车了,道路也改善了很多,服务区就像高档酒店,一路驾乘非常舒适。”

跑车赚了钱,韩平一家四口的小日子也幸福起来。大女儿已经上大学了,小女儿读三年级,2018年又在诸城一高档小区购买了137平方米的大房子,加上楼下送的面积一共274平方米。韩平表示,“跑车虽然辛苦,但是只要自己肯劳动,那就能赚到钱,现在国家发展得很快,机会也很多。我们这些农村出身的,一样能通过努力过上幸福生活。虽然现在是疫情防控特殊时期,跑的次数少了,收入也降低了,但是我们有信心,一切都会好起来。”

9个小时的忍耐为了更好的明天

八九个小时不上厕所,半天不喝一口水,一天只吃两顿饭,吃住都在驾驶室……这就是货车司机的日常。记者跟车采访,最真实的感受就是货车司机不容易。他们为了生活,选择逆行,为了防控,选择忍耐……

出发前,记者做好了应对各种辛苦的准备,但上车后,惊喜地发现车上有壁挂空调、饮水机,车后有上下铺,条件和房车差不了多少。原本预想的沿途关卡上的麻烦事,也没有发生,一切都是顺顺利利,车上的晚餐甚至还有些许的浪漫。也许是因为兴奋,两天时间里,记者只睡了4个小时,一路上与韩平聊着天,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困意。

一些其他货车司机做检测。

经过28个多小时的坚持,韩平将货物送到了目的地,为当地的两家企业生产提供了保障。27日当天,为了疫情防控,记者与韩平做了两次核酸检测、两次抗原检测,在贴了封条的车上待了九个小时,期间为了避免内急,基本没有喝水,早饭午饭也并做了一顿。

公路交通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动脉”。疫情期间,货车司机作为这条动脉中的血液,为我们战胜疫情带来了信心和保障。货车司机工作强度大,车上的生活条件也不高,受到疫情的影响收入也有所下降,但是积极乐观的韩平一路有说有笑,没有什么抱怨,扎扎实实干好自己的工作,为自己的家庭,为了更好的明天。

27日中午,到达第二家卸货点,记者和韩平早饭午饭一起吃。

>>第三天<<

胜利的微笑

即将过去的4月,对卡车司机而言,无疑是艰难的一个月。江苏、山东、安徽......全国10余省市因疫情高速管控,但在抗疫战线、民生保障、助力经济发展的各个环节中,货车司机是根基一般的存在。记者在沿途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司机因行程码带星而无法下高速、被劝返,一些“全国飞”的司机甚至一两个月一直在路上,跑定点线路的韩平和他们比,是相对轻松的。当下的高速公路上,逆行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货车司机们肩负着家庭的希望,也承担着生产生活物资保障的重任,他们披星戴月,勇往直前!

27日下午3时许,卸完所有的货,韩平需要从启东北上高速,前往配货工厂接发诸城的货。

相隔9公里,还得做检测

封在车上9个小时后顺利卸完货物,由于疫情防控需要,27日下午3时50分,韩平再次上高速,前往9公里外的配货工厂装上送往诸城的货物返程。“只要下高速就是同样的流程,还需要查验各种码、通行证,还需要分别再做一次核酸和抗原检测,这一天就是两次。”韩平有些无奈地表示。果然,出了高速路口,防疫人员发放了检测单,前往登记处进行信息登记,然后发放检测所需要的材料,记者同样领到了一份,分别是两根棉签和两份试剂。

从启东北下高速后,需要再次进行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韩平办理登记。

防疫检测登记完毕后,免费领取到了核酸和抗原检测试剂及棉签。

由于这次的检测人员下手比较重,记者在做抗原检测时,鼻子被捅的非常难受,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转眼看到韩平也是泪眼汪汪。检测完毕后返回车上,封条再次贴上了车门,然后领到了一张小小的放行纸条,顺利前往装货地点。车辆消毒、拍照,装货点也是同样的流程,因为当地防疫部门要求,相关车辆消毒等环节必须拍摄视频对接上传。

这是韩平和记者当天做的第二次核酸、抗原检测。

做完核酸、抗原检测,贴完封条,韩平领到了写着“放行”的纸条。

下午4时许,到达配货的工厂后,需要先给车辆消毒,工厂工人还将拍摄视频发送给当地防疫对接人员。

检测完毕,再次贴上封条。

夜色中的奔波

27日下午5时许,装货完毕后,韩平驾车开上了返程的高速,返程基本都是夜路。在近8个小时的长途行驶,记者担心韩平会打盹,一路与他聊着天。

返回山东诸城的路是夜路,沿途遇到的基本都是大货车。

疫情下跑的活少了,但是韩平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停课期间,他每天陪着儿子上课,弥补一下以前因忙碌而缺失的爱。聊天中的时间好似插上了翅膀,28日凌晨1时许,货车抵达了日照南高速出口,出高速查验核酸和各种码后,并不需要核酸、抗原检测,也不需要贴封条。诸城返程货物接收厂家的接车人员将在早上8点多才能在高速出口接车,所以韩平从日照南下高速后就近找了一处道路了的路边停下车,在这里吃晚饭,然后休息,然后早晨5点再启程。

经过8个小时的长途赶路,28日凌晨1时许,记者和韩平从日照南下高速,在路边吃晚饭并过夜。

一人一个大碗面后,记者和韩平在上下铺上很快进入了梦乡,5点的闹钟准时响起,睁开朦胧的眼睛,天已亮了。28日早晨8时许,货车缓缓驶下高速,前方就是诸城东出口了。“诸城的疫情防控也比较严,虽然不需要下车做核酸抗原,但是封条是要贴上的,我们是当地的车,也要贴,卸完货后就可以拆封条回家了。”韩平介绍。

28日早上6时许,韩平在日照涛雒一加油站加点便宜油。

“我的这趟线路返程基本都是夜路,现在疫情防控下高速需要有人领,他们一般都是早上上班的时间到高速路口,所以上半夜跑车是必须的,现在跑车基本都是一人一车,也有夫妻一起跑车的,女的主要是做做饭,帮忙盖一下篷布,再就是一路上有个伴,上次就碰到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挺不容易的”韩平介绍,由于大货车司机需要有上岗证,司机年龄到了60岁,就失去上岗资格了。

加了1000元的柴油,加油站送了5包纸巾。

到家!48小时,赚了3000元

28日上午10时12分,韩平驾车返回诸城外环停车场,此次运输任务圆满结束,记者与其拍下了一张合影。历经48个小时,行驶1200多公里路,记者和韩平大约睡了8个小时的觉,一共吃了4顿饭,其中一顿还是吃的方便面,加上在车上上的一次小便,共方便了5次。

清晨,前往诸城方向的高速上全是趁早赶路的大货车。

这一路沿途的路况都非常好,只经过了一个隧道。

韩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的运费是4500元,返回配货运费3000元,工厂过路费补贴1000元,共计8500元,需要去掉的成本是油费和车用尿素费2500元、高速公路过路费2000元、车辆磨损保险费850元、生活费200元,最后算下来,这一趟韩平赚大约3000元。以前每月能韩平能跑个六七趟,整个四月,韩平一共跑了两趟车,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大家顶住压力、注意防范,齐心协力战胜疫情,让一切正常起来。

28日早上8点20分,韩平驾驶货车准备从诸城东高速路口下,厂家前来接车的工作人员又为货车贴上了封条。

□记者手记

“逆行者”的剪影

记者在跟车采访的过程中,沿途采访到了几个货车司机,他们是疫情中“逆行者”们的剪影,他们背负家庭与社会责任辛苦的前行,为保障物流畅通和战胜疫情默默默默的奉献着。

28日早上8点40分,货车驶出诸城东高速路口。

诸城东高速出口,负责接车的工厂工作人员手拿封条寻找到达的车辆。

28日上午9时15分,记者搭乘的货车将货物运抵诸城某工厂,工厂工人验货卸车。

采访中一些司机担心因疫情健康码转黄、行程码带星,怕无法按时抵达目的地。当然,各地情况不同,防疫举措也不尽相同,据了解,青岛针对外省入青返青货车驾乘人员,若行程卡省外行程不带星号,体温、健康码、行程卡、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结果都正常,扫码登记后,予以放行。若省外行程带星号,在驾乘人员体温、48小时核酸检测、健康码、行程卡正常,持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并在签订个人防疫承诺书的基础上,扫码登记后,进行快速抗原检测,结果正常的也予以放行。

吉林的于洪来今年39岁,给唐山的公司开车,由于唐山疫情他的健康码带星,已经两个多月没回过家了。

 夜宿吕四港服务区的时候,记者见到了吉林的于洪来,39岁的他已有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我的孩子上高二了,从小到大陪在孩子身边的时间太少了,感觉很愧疚。”于洪来表示,他为河北唐山的一家运输公司开车,三月份唐山疫情,他被隔离了25天,摘掉星后没跑几趟,唐山疫情又一次紧张,他的健康码上又带上了星。

货车司机于新建今年35岁,带着妻子跑车。

江苏盐城的货车司机于新建今年35岁,到达服务区后,妻子洗了衣服挂在车头,紧接着又在驾驶室做了几个菜。这次出来也已经十多天了,夫妻二人从合肥拉货到启东,准备凌晨四点起床下高速,配货是大葱,目的地时宁波。

来自北京司机张师傅已经年近五旬,独自驾车近1200公里前往启东,乐观向上的他面对记者镜头,还摆出了胜利的手势,他相信困难是暂时的,我们终将战胜疫情。

货车司机张师傅已年近五旬,从北京拉货来启东。

夜深人静的服务区里,一辆辆卡车有序地停放着,车上拉的有燃气燃油、粮油蔬菜、生产设备、快寄包裹甚至还有些是防疫物资……奔波了一天的司机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天不亮他们又将陆续出发,奔赴他们行程的下一个站点。

这位司机大哥来自淄博,运送的是化工原料。

全国近两千万的货车司机们没有光鲜的头衔、没有聚光灯下的关注,平凡的他们是家里的顶梁柱,是父母的好儿子、是妻子的好丈夫、是孩子的好爸爸。疫情之下,他们选择了离开亲人勇敢“逆行”!人间熙熙攘攘,过客行色匆匆,在这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向货车司机们致敬!

28日上午10时12分,历经48个小时,韩平驾车返回诸城外环停车场,此次运输任务圆满结束,记者与其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