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射手到伯乐 这位年轻教练深耕基层为青岛培养未来的神枪手

2022-05-02 23:2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520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目前,距离第25届省运会开幕还有3个多月时间,青岛体育健儿正加足马力,全力以赴向参赛目标发起冲刺。其中,青岛市射击队的教练员蔡超近期带领16名小队员们在贵州集训备战,近年来,蔡超完成了从射手到教练的转型,并且培养出了多名冠军选手,如今他继续深耕基层体育,期待在未来能够为青岛培养出更多的神枪手。

首批弟子就带出全国冠军

近期,半岛全媒体记者联系上蔡超的时候,他正在贵州带队集训,据蔡超介绍,这批备战省运会的队员一共有16人,都是射击飞碟项目,而今年41岁的蔡超早就是该项目的运动员出身,在2013年全运会退役之后,他来到青岛转型成为射击教练,最早的一批队员当中,就有代表青岛征战东京奥运会的于海成,于海成在东京奥运会男子射击飞碟多向决赛当中获得第五名之后,又在去年的西安全运会上为青岛射落首枚金牌。

回忆起于海成的成长之路,蔡超作为当时的启蒙教练,对每个关键节点都记忆犹新:“2011年的时候我当时还没退役,但是已经开始为转型教练的角色做准备了,是在为2014年省运会选拔人才,我们发现于海成除了稳定性很好,还特别有悟性,就把他从长跑队挖到了射击队,他也是我到射击队当教练之后的第一批队员。我还记得他第一次射击打靶的场景,那之前他没受过这方面任何的训练,拿枪姿势很不标准,但是10个飞碟他竟然打中了8个!要知道没经过训练的孩子有的一个打不着,有的也就打个三四个,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可造之材!于海成是我们青岛队自己选拔、培养并输送到省队的,是自下而上的,代表着青岛在飞碟项目上的训练水平正在突飞猛进。”

不仅要练技术还要炼心理

由于飞碟项目对于场地要求很高,因此射击队都要前往外地的专业基地进行训练,蔡超说,他们一般就是在河北和贵州有两个基地:“去年是在河北,今年是在贵州,在基地当中封闭管理,在日常训练之外,还要考虑防疫工作。”

据蔡超介绍,飞碟射击项目和室内手枪步枪项目的训练方式有同有异,像基础动作的练习基本是一样的,但是飞碟项目大都是在室外进行,每个场地的背景布置和气候都有很大不同,因此对于选手的身高、视力、反应速度、环境适应能力和心理素质都有很高的要求:“现在飞碟比赛都是一天之内比完,所以训练的时候也是模拟比赛,早晨8点开始到下午3点收枪,然后再做身体素质训练,晚上的时候可以在训练基地自由活动,基本上每天都是一样的,而且这群小队员们常年在外训练,难免会出现想家的情绪,而且射击这个项目对于心理素质要求极高,训练之余还要给他们做好心理辅导,射击这个项目对选手心理要求很高,在场上比赛的运动员,永远都是在和自己战斗。调整得好,很可能就能超水平发挥;反之,很可能会功亏一篑。在最后一枪的结果出来之前,没有哪个队员敢说一定能够稳拿某场比赛的冠军。”

期待为青岛培育更多神枪手

随着去年东京奥运会上中国选手不断摘金夺银,射击项目吸引了越来越多家长和孩子的关注,在人们眼中,射击运动员就好似从传说故事中、影视作品中走出来的神枪手,许多年轻人怀揣着热爱,为了实现成为神枪手的梦想,加入到射击运动的行列中来。

去年奥运会之后,蔡超也感受到了这种热度所带来的积极效果,但是由于射击项目的特殊性,对于选材,蔡超都是十分慎重:“射击项目在之前都算是比较冷门的,原来的时候我们要到各个基层体校去选拔苗子,去年奥运会之后很多家长找过来咨询孩子能不能练射击这个项目,选材范围确实是更广了,但是射击项目因此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只有一腔热情是远远不够的,孩子自身的素质是特别重要的,比如说孩子的性格过于活泼,一般是不太适宜练射击的。挑选射击的苗子,稳定性和协调性以及心理素质都非常重要,而且日常的基础训练是比较枯燥无味的,但是几天不摸枪又会手生,选拔苗子都是要经过反复的选拔,才能淘出真正的金子。”

从事射击教练11年的时间当中,蔡超不断从基层挖掘具有神枪手潜质的孩子并培养输送到更高级别的队伍,平时不是在外地集训就是在基层选拔苗子的路上,一年当中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尤其是陪伴孩子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我的孩子5岁了,但是陪孩子的时间加起来不到1年。但是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必然要通过长期训练保持状态,我作为教练更应该以身作则,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要承担这份使命,也感谢青岛市体育局对我们外训期间对家人的照顾,我也会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坚守,不断充电学习新的训练方法和模式,期待为青岛培养出更多的神枪手,站在更高的领奖台上。”

相关链接:1700余名青岛健儿备战省运会

2022年青岛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将建设体育强市,积极备战第25届省运会。据了解,第25届省运会将于今年8月在日照举办,青岛将派出1700余名运动员组成的代表团,继续捍卫竞技体育山东“龙头”的地位。目前,除自行车、射击、帆船、竞走等项目的队伍仍在外地集训外,其他各参赛队伍均在各训练单位内安营扎寨,训练工作科学有序展开。

从市运会到省运会再到全运会等国内外赛事的层层选拔,多位奥运冠军正是一步一个台阶登上领奖台,但受疫情影响,从3月初开始,大批在训运动员因防疫需要,给日常的训练备战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在此期间,市体育局各训练单位组织进行“云训练”,由教练员根据队员情况,尤其是重点夺金队员情况制订安全、科学的训练计划,教练员通过线上监督指导,将线上训练和实时反馈融为一体,第一时间进行反馈点评,提高训练效果。

到了4月初,随着各基层训练单位陆续解封,队员们分批回到驻地,各支队伍的训练逐步回归常态。市体育局训练竞赛处处长徐泽表示,通过队员返校后的训练来看,尽管居家训练无法达到集训的效果,但在教练员、运动员和家长的三方共同努力下,运动员们的体能状况还算不错,基本体现了冬训应有的成果。不过,一些需要特殊场地或器材的运动项目,一些队员出现了技术能力下滑的现象,“比如说游泳、撑杆跳高、跨栏这些技巧性比较强的(项目),队员们20多天没有摸器械,还需要一个恢复的过程。”他表示,各支队伍接下来将根据预赛和决赛阶段赛程安排,合理安排训练计划,力争在省运会开赛前将状态调整到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