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姑娘养海参 春田进账40万!即墨3万多亩养殖基地迎丰收季 为您揭开海参的“秘密”

2022-05-12 06:5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00106)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朱佳鑫

一只小海参,举起大产业。进入5月份,中国北方最大规模的海参养殖基地——青岛市即墨区田横湾和丁字湾等海域的春参已开始收获。这里拥有3万多亩海参养殖区,年总产量能达到百万斤左右。

上岸的海参

5月6日,记者来到即墨田横泊子海参养殖基地,这一片海参池是田横最大的养殖区域,池埂最窄处都能通过汽车。中间部位是海参保苗场,在一个放完水的海参池旁,四位穿着雨鞋和雨衣的男子正在泥泞的海参池里作业,他们一会弯腰,一会翻腾着池子里的笼网,把一些落下的海参捡到桶里。

海参池的女主人马江飞站在池埂上向池中的工人喊着:“一会儿捡过这一趟,会有人来收,然后把这边的笼网收拾一下。”马江飞也是这片海参池比较早的外乡养参人,从业多年,大赚大赔都经历过。今年的海参卖得早,价格也挺好,已经收入40多万元。

云南姑娘闯青岛,成了养参女强人

正如她的名字,马江飞是一个喜欢闯荡的女子。她19岁从云南来到青岛,和一名青岛即墨小伙结了婚。2008年开始干育苗场,2012年开始从事大田海参养殖,租了好几个大田干。2013年遇到高温,大田海参苗都热死了,亏损了几百万。这对她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2013年高温的时候,只有阴凉的地方还剩几个海参,阳光照射的地方的海参都死掉了!然后又贷款开始养参,一直干到现在。”

马江飞在育苗大棚里抓了一些海参苗。

她租了105亩海参大田,每亩租金是1810元,她说这个租金算是贵的了,海参池子位置不同,租金价格不同。在田横泊子这边,有400多户养殖大田海参,养殖大棚海参的则有4000多户,这其中包括育苗的和保苗的参农。

马江飞说,出完海参的这个池子,三年前她投放了一些小苗。养了三年之后,要清理一下海参池底,把池底挖得蓬松一点,因为每次换水都会进一些泥沙,池底会变硬板结,影响海参生长。清理海参池需要用挖掘机挖一下,翻出池底的土,经过太阳晒个十天半个月,这些本来是黑色的土就会变成黄色了,她说“太神奇了”!用推土机把地整平,然后铺上笼子,放进水去,放上生石灰,泡一段时间,对泥土进行杀菌,检测一下水的质量合格了就可以投放海参苗。

网箱养殖和地笼养殖相结合

马江飞说,“养海参不像养其他海产品,不需要太费心,但是养殖成本很高。大田里养殖的海参,根据潮汐半个月换一次水,每次换水需要调节水质,对新进来的水进行杀菌,海参就可以放心地在里面生长了。大田海参不需要人工喂养,海参就吃水里的藻类。经过天然的气候变化,适应度比较高,白天黑夜海参愿意怎么吃就怎么吃。但气温达到33摄氏度以上,海参大田就会缺氧,海参容易死掉,有风险。”

猛子下海参池捞海参。

相对吃过苦的大田海参,大棚海参就娇贵多了,堪称温室里的花朵。需要人工喂养,投放海带等藻类及其他海参饲料制成的糊状食物进行喂养。大棚养殖海参可以规避室外大田海参养殖存在的各种风险,但存在人工费和各种养殖成本,海参有人喂养才能吃,没有人喂养就没有食物。总体来看,温室里的海参比大田里的海参成本高点,售价也贵点,但对不少养殖户来说能规避风险,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当然,最天然的海参还是生长在自然海域里,也是口感最好的。大海里的海参刺短粗壮,因为风浪大,礁石多,对海参刺有一定的磨损作用,也是一种磨炼。大田里的海参刺样子比较好,没有受到大风浪的冲击。

工人在池子里检查有没有漏掉的海参。

今年春参卖得早,已经进账四十万

马江飞今年的春参卖得很好,已经出售了6000多斤,早期海参还没有吃太多的食物,能卖到70多元一斤,差不多收入有40多万元。随着时间推移,现在海参肚子里的食物多了,价格就会回落。

马江飞说,养参虽然不需要日日夜夜盯着,但是也有些必须的工作要做:清池子,还要下海参笼子,还要放海参苗。夏天天热要及时处理水质,天太热了,还要支遮阳网。有时候放下好多苗,但是到最后都不知道海参苗跑哪里去了。

海参池里捞上来的活海参过称。

马江飞雇了两个照看海参池子的师傅,常年住在池子边,一个人每月工资5000元。当天请了4位工人在池子里捡海参,这些人是从丁子湾桥那边的海头村过来的。还有前几天池子没有放水,为了尽快把海参捞出上市,她一天雇用20多位潜水员轮番下水,这些猛子的工钱也不是小数。

她说自己承包了100多亩海参池,干好了一年能挣个五十来万。马江飞说:“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找个单位上班虽然稳当,挣钱也少。养海参风险大,自己这几年挣得也不算太多,但是一年的钱够花,养着工人,养着家庭,养着孩子,养着一帮人,觉得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她笑着说,云南老家的父母没有想到他们的女儿跑到几千公里外的山东青岛独自养海参,直夸她真能干。

把煮完的海参加上粗盐腌制一定时间后烤干。

再往里走,在一个海参池子旁边,有工人正在忙碌着,三个猛子在海参池子里捡海参。两位戴着头巾,穿着水鞋的女工负责处理海参。捡好的海参捞上岸,一位女工人负责剪开海参的肚子,另一位女子把海参的肠子清理干净,然后把这些海参放到大锅里煮20分钟,捞出来放到白色泡沫盒子里均匀加粗盐。正在煮海参的王师傅说:“我们早晨5点多就开工了,出锅后加盐是为了便于储存海参,然后再把海参烤干就行了。”王师傅边说边拿着一个大漏勺不时搅拌着锅里的海参。当天他们准备加工3000斤活海参,在这个出参季,他们基本是天天干活,女工人工钱基本为每小时20元。

女工人把活海参剪开肚子取内脏。

现场支起大锅煮海参。

海参育苗最赚钱,技术壁垒成难关

近年来,我国刺参养殖产业迅猛发展,形成了以山东、辽宁、河北沿海为主产区、以南北接力形式延伸到闽浙沿海的刺参增养殖产业群。作为第五次海水养殖浪潮的代表性品种,我国刺参养殖业年产值近600亿元。其中,青岛市刺参年产量近3万吨,养殖业年产值近50亿元,以西海岸新区和即墨区养殖面积最大。青岛西海岸新区有海参养殖面积2300多公顷,年产鲜海参2万多吨。

即墨田横海参协会会长陈成英介绍说,整个田横的海参养殖达到3万多亩,养殖户达到3000多家,形成了比较完备的产业链。有干海参育苗场的、有干海参保苗场和海参大田养殖场的。可以说在整个海参产业链上,海参育苗基本风险是比较小的,也是最挣钱的环节。唯一难点在于技术壁垒上,比如要用好的母参及繁育技术。海参保苗的也挣钱,但风险是保苗不成功就会亏损,大田养殖海参是有很大风险的。

即墨区田横海参协会会长陈成英给记者介绍海参养殖。

育苗场需要出去海里捕获母参,一般收购价几百块钱一斤,多选用大连、烟台等海域的母参,这是为了防止近亲繁育,降低产量和品质。春季的时候把母参买回来,如果水质、温度等环境指标适宜,海参就会进行繁殖,排出海参卵,俗称“海参花”。这时水的温度必须适合小苗的生长。这些小苗又称“小白点”,肉眼虽能看到,但是无法计数,一般是带着水按斤卖,现在一百多元一斤。当长大到一定规格的时候,需要放到保苗棚里养着,一斤几十个到百十来头。

网箱养殖

陈成英说,“消费者不用非要追求购买几年的海参,一般海参按照生长周期,育苗需要几个月、保苗需要几个月、然后到大田里生长需要一年到两年,成参生长期基本都能达到三年。海参的寿命一般不过十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海参免疫力慢慢降低,最后自己就会腐烂并化成水了。一般来说,三年到五年的海参基本是处于青壮年时期。时间过长的海参其本身的免疫力和营养价值不如青壮年的海参,海参的大小也与年龄无绝对的关系。”

海参在水中的模样

陈成英表示,今年海参销售价格有所下降,2020年因为疫情初起等因素,卖得一售而空,2021年卖得也挺好,不仅海参好卖,其他的海参类等保健品也卖得很好,所以有前两年的好行情,许多参农加大了对海参养殖的投入。

海参越冬去福建,网箱养参兴大连

田横海参每年冬天大量适养苗都会运往南方养殖越冬,个头一般在每斤10头到20头左右。因为南方是笼养,海参个头太小就从笼眼溜跑了。如果低于10头的海参就太大了,养殖在翻倍方面就不合算了。

网箱养殖和地笼养殖相结合

据介绍,每年11月-12月北方养殖海参普遍去南方“旅居”,福建霞浦县是接纳北方海参的重要基地。去年南方海参养殖也是达到了历史新高,数量非常大。今年的产量高,有一些养殖户挣钱较难。海参养殖讲“翻倍率”,比如说现在养10头海参重一斤,然后养三个月之后这10个海参就变成两斤或三斤了。

海参养殖也是一个非常受环境影响的产业。天气情况的变化,水温的或冷或热都会影响海参的产量。再一个就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以前喂养海参都是吃海带或者海带的下脚料等藻类,甚至能吃上紫菜等海藻类里的上品。把这些海藻类打碎了以泥糊状对海参进行喂养,只要别从笼子里漏出来就可以,海参就会自由啃食。但是今年海带没有往年的产量高,特别是荣成海域的海带产量减少很多,价格也有所上涨。

网箱养殖和地笼养殖相结合

好在福建霞浦县海域的海带没有受到影响,产量相对平稳。海参怕热,在南方养殖就适合养三到四个月,温度再高的话,海参就开始化皮了,还有的海参找阴凉的地方躲起来,不吃不喝。所以,北方在5月份开始出海参,也是海参一年当中最肥的时候,也是海参繁育的时候。繁育出的小海参不怕热,也不进行夏眠,但是大海参要繁育、夏眠。海参在夏眠的时候不吃不喝,藏到最黑暗的地方,要差不多三个来月,释放自己身体的水分,身体变得坚硬,直到它感觉水温凉了,到了秋天它再慢慢地跑出来。

陈成英说,因为福建霞浦县海域相对来说风平浪静,每年11月、12月去往的海参苗到了当地之后,就会放到渔排上使用吊笼喂养。一般10多个海参为一笼,每一个提笼都绑在渔排上。每年大约有5000车海参苗运往霞浦县,每车载重10吨左右。

育苗大棚里海参苗在附着基上。

据介绍,霞浦县三面环海,全县陆地面积1489.6平方公里,海域面积达29592.6平方公里。有大小岛屿400多个,绵长的海岸线和众多的岛屿、港湾成了霞浦地理特色,养殖业是他们的支柱产业。霞浦海域跟青岛海域不一样,海水平静,适合放渔排。如果在青岛等北方海域放渔排,很容易遇到风浪把渔排打碎,一个渔排的造价也是很高的。霞浦是“中国海带之乡”、“中国紫菜之乡”,具有“八闽海鲜出霞浦”的美誉度。海参养殖量也是非常大的,今年养成的活海参价格是70元左右一斤。

海参池里的网箱养殖

每年北方加工企业到南方收购的海参最少1000万元的货,再大一点的商户可以收购到上亿元的海参。每年5月份,也有在大连收购海参的,那边的产量也比较高,近几年采用的网箱养殖,在大连等北方地区大获成功。现在即墨大田养殖海参的养殖户也有采用网箱养殖的。在一个一米到两米深的参池里,最底下采用放笼养,上面就可以采用网箱养殖,这样,在同样的水池面积中就可以大大地增加养殖量。网箱养殖便于观察海参的生长情况,特别是捕捞的时候更容易捕捞,海参不落池底,不需要用猛子潜水捡海参。铺在池底笼养的海参,最初的时候需要猛子潜水捞捡海参,需要付出较高的劳动量和人工费。

人物>>

青岛老板韩国收海参

1978年出生的陈克宁是青岛田横这片土地上长起来的,但他不在田横养海参,他专门在韩国收购海参。他与韩国生意伙伴合作,租用了一片海域和加工厂,以前每年过完大年初三、初四,就马不停蹄地远赴韩国收海参加工海参,一般是收到每年的7月份回国。

陈克宁在韩国加工海参。

在韩国,一般是在海区自然生长5年以上的海参才捕捞。陈克宁说,一开始当地的韩国人不会加工海参,他去那边加工完了把海参运回来,每年从韩国运回20多吨半成品海参。后来他教会了当地工人加工流程,自己只在国内收货就行,但是他每年还是会去韩国加工现场看看。受疫情影响,他今年还没有去韩国。

陈克宁说,在国内是猛子捞海参,在韩国有“海女”负责作业。“海女”下海捞海参一天最多能挣1万元,她们都有下水的各类许可证书,可以不借助氧气瓶等潜水工具长时间作业,肺活量高的“海女”能在水下坚持三分多钟。

高空俯瞰即墨田横泊子海参养殖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