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人传人!欧洲多国要求病例自我隔离,猴痘会成为下一个天花吗?

2022-05-25 11:05 光明网阅读 (186851) 扫描到手机

自去年12月15日至今年5月1日间,出现过确诊病例的流行国家,主要是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尼日利亚。

近期,欧美澳多国出现罕见的非洲以外猴痘疫情。

此前报道:

猴痘病毒出现人传人,世卫发布预警!比尔·盖茨预言猴痘暴发?中国有没有?

罕见疾病,多国暴发!如何预防?一文了解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猴痘病毒正在发生人际传播,猴痘患者出现症状时具有传染性,通常持续2—4周,尚不清楚无症状感染者是否有传染性。

据外媒22日报道,比利时已要求猴痘病例进行21天自我隔离,成为全球首个实行“猴痘隔离令”的国家。与此同时,多国已开始讨论是否要开打疫苗,美国已加紧订购数百万剂疫苗。

据悉,猴痘与天花是“近亲”,发病时人体会产生水泡,都属于正痘病毒属。新冠疫情的阴霾尚未散去,猴痘的出现令不少人担忧:猴痘病毒进一步传播会不会带来大规模感染的风险?

“猴痘不是新冠病毒”。对于一些人对猴痘的恐慌情绪,美国肯特州立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塔拉·史密斯强调,人类同猴痘“交过手”,绝非一无所知。“我们对这种病毒已有数十年的了解,最关键的是,我们拥有疫苗和治疗方法。这意味着我们不是从零开始。”

欧洲多国要求病例及密接自我隔离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截至21日,12个未流行猴痘病毒国家已报告92例猴痘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猴痘病例仍在不断增加。

为阻止猴痘疫情进一步暴发,多国正在加快脚步。

比利时卫生部门当地时间19日发表声明,要求猴痘病例自我隔离21天。相关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不要求强制隔离,但应保持警惕。据悉,比利时4名猴痘病例中,3人与安特卫普市5月举行的一场节日活动有关。

据《卫报》报道,英国已向猴痘确诊病例的密接提供疫苗,并告知其自我隔离21天。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目前猴痘疫情已出现社区传播。

英国卫生安全局首席医疗顾问苏珊·霍普金斯(Susan Hopkins)22日表示,自5月7日出现首例猴痘病例以来,英国已出现20例确诊病例。虽然首例病例有尼日利亚旅游史,但新出现的大部分病例都与西非旅行史没有关联。

霍普金斯还表示,英国已出现社区传播。目前,疫情集中在城市区域,主要通过性网络传播。

一般而言不易发生人际传播

据悉,猴痘是一种人畜共患病,虽然名为“猴痘”,但其主要的动物宿主是啮齿类动物,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一般而言不易发生人际传播。多数患者会在数周内康复,但也可能出现严重症状甚至死亡。

上海市新发再现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徐建青教授表示:“以往已经有病例证实猴痘可以在人际间通过接触的方式进行传播,但性传播的案例似乎是首次发现,当然性传播也属于接触传播中的一种特殊的形式。”

“目前报告的病例显示,猴痘病毒在人际间大多经过密切接触传播。”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郭威表示,这种传播方式意味着“切断传播途径”较易被控制。

事实上,喝杯咖啡、聚餐并不在亲密接触范围之内。这与病毒的感染方式相关。郭威解释,猴痘病毒需要先进入人体的血液,经由血液在人体内入侵细胞,因此经由黏膜接触传播是它的主要传播方式。

世卫组织网站显示,猴痘病毒可能类似于一些性传播的疾病,如疱疹和梅毒,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病例在性健康诊所被检测到。目前大多数猴痘病例在男男性行为者中被发现。除了性行为,经口腔溃疡、接触患者的体液、被传染的衣服等都有可能感染猴痘病毒。

免疫保护:天花疫苗有效率85%

随着猴痘疫情引起警觉,各国卫生官员已开始讨论是否要给高危人群接种疫苗。卫生官员指出,目前没有专门针对猴痘的疫苗,但天花疫苗对预防猴痘至少有85%的有效性。

那么,之前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是不是对猴痘病毒免疫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胳膊上会有一个面积和蚕豆一样大的花疤,是接种天花疫苗留下的。”郭威解释,理论上说一辈子接种一次就可以了,但随着年龄增长、时间延长,人体中的抗体也会下降,如果真的出现了流行,也是需要补种疫苗的。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我国就不再接种天花疫苗了,40岁以下的人群一般都没有对猴痘病毒的免疫能力,如果流行,仍需要接种疫苗。

“一般而言,猴痘病毒感染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即使未接种疫苗、体内没有特异性抗体,人体内还有非特异性的免疫反应,比如巨噬细胞等也可以消灭掉猴痘病毒和被病毒感染的细胞,大多来说2—4周可以康复,无需过度恐慌。”郭威说。

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开始囤积天花疫苗。据美国《财富》杂志网站近日报道,美国政府已订购1.19亿美元冻干天花疫苗。

不必过度恐慌

也不能掉以轻心

基于已知,猴痘似乎不大可能会像新冠病毒那样导致大流行,但这一次病例大量出现在非流行国家或地区,则意味着还有许多人类尚未了解的部分。

塔拉·史密斯指出,随着人类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停止了常规预防天花的疫苗接种,“这是近代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大比例的人口对这些痘病毒缺乏免疫力”。

“它是一种严重疾病的严重暴发,我们应当认真对待。”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国际公共卫生教授吉米·惠特沃斯认为,对当下新发现的病例展开及时的调查十分必要,因为“它们可能表明一种新的传播方式或病毒的变化,这一切都有待确定”。

塔拉·史密斯也认为,尽管猴痘大流行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做好准备,在必要的时候迅速、灵活地做出反应”。

综合自科技日报、上观新闻、新民晚报、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