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部分外卖骑手跟着“感觉”走,为抢单送单险象环生

2022-05-27 08:5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125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实习生 彭天琪

2021年,涉及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死亡人数247人,涉及摩托车交通事故死亡人数143人,这些电动自行车、摩托车的事故中,外卖送餐行业占比不容忽视……日前,青岛市政府发布2022年民生领域集中攻坚行动2.0版,今年将着重围绕市容环境、交通出行等九大领域16项重点工作开展攻坚行动。其中,在交通出行领域,加大快递、外卖车辆逆行、闯红灯等交通违法行为整治排在首位。

骑手闯红灯被困在江西路

骑手交通违法有多任性?半岛全媒体记者连续多日在出行集中的路段、时段进行探访,亲眼目睹多次因骑手无视交通法规而险象环生的过程。记者与多名骑手对话,他们坦言经常“无视”交通信号灯,尤其是高峰时期抢单量大,遵守交通法规往往无法按时送达。

乱象一

“见缝插针”横穿车流

江西路紧邻闽江路美食街,周边楼宇集中、订餐需求大,每到中午用餐时间,这里就会出现大量送餐骑手。5月12日中午12时许,在江西路与南京路路口,虽然南向西左转车辆正按照绿灯指示通行,但是一名骑手跃跃欲试一点点向前挪,等到一辆面包车没有跟上前方车辆、拉开一段距离,他就骑车一个“弹射起步”,“嗖”地从两车之间穿了过去。十几秒钟之后,楼口北向南方向信号灯变为绿灯,其他直行车辆纷纷起步……

江西路上电动自行车无视信号灯通行

这名骑手的举动,让在路口等信号灯的行人皱起了眉头。“你说就十秒钟的时间,冒着生命危险抢过去,又能怎么样呢?能多送一单吗?”等待过马路的王女士表示,因为她腿脚不利索,在人行道行走时经常被骑手按喇叭催促,“听到喇叭心里就一紧张,他们从身边擦身而过,经常会吓我一跳。”

随后,在路口西向东亮起红灯时,一名骑手左看看右看看,在众目睽睽之下闯红灯通过。旁边停车等待的电动自行车驾驶员们,也在这名骑手的带领下“浩浩荡荡”闯红灯过马路,此时其他方向按照信号灯正常通行的车辆与他们形成交叉,路口陷入短暂的混乱,所幸没有发生交通事故。

5月26日,记者再次来到该路口,骑手们闯红灯现象仍然很普遍,还有闯信号灯骑手被其他方向按照信号灯行驶车辆困在路中间,十分危险。记者又来到闽江路,由于该路段是西向东单行,一些骑手索性在机动车道上逆向行驶。

乱象二

复杂路口“自选”路线

写字楼里工作了一上午的人,临近中午时分急盼着外卖送达,时不时看一眼APP上送餐骑手的位置,决定何时乘电梯到写字楼门口取餐。与此同时,骑手们仿佛感受到了客户的迫切需求,快马加鞭赶往取餐地点、奔赴客户下单位置。

近年来,李村商圈已经跃居青岛市最火商圈,无论是周末还是工作日,李村商圈周边的京口路、夏庄路、书院路、大崂路经常是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景象。5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京口路与夏庄路路口,这里是一个“复杂”路口,京口路、夏庄路、书院路在此交会,这里也是众多骑手取单、送餐的必经之路。由于路口状况复杂,各个方向的信号灯都相对较长,一些心急的骑手则不愿意耐心等候。

记者看到,一名骑手沿着夏庄路从北向南行驶,虽然此时夏庄路方向亮起红灯,但是这名骑手仍然向前驶去,还在行驶过程中左顾右盼,明显是怕被其他车辆撞上。在行驶到路口斑马线前时,他只是稍一减速,就从正按照信号灯过马路的人群中穿过。一名女士明显被吓了一跳,转头想要找骑手“掰扯”一下,却发现对方早已远去。

夏庄路京口路路口,一骑手闯红灯

记者观察近20分钟,发现如此做法的骑手不在少数。这些骑手往往在短暂观察之后,就选择自认为安全快速的行驶路线通过路口,至于是不是闯红灯则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路边执勤交警发现这些骑手的违法行为后,大声制止示意他们停车,而这些骑手则置之不理依然闯灯而过。

乱象三

骑行看手机追尾前车

骑手任性,好运气并不会一直相伴。5月12日上午,记者就亲眼目睹一起骑手引发的交通事故。

当天上午11时,劲松七路上车辆并不是很多,同安路路口信号灯由绿变红后,机动车道内的车辆逐渐减速。此时,一名驾驶电动车的外卖骑手并没有注意到变化,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车把位置的手机上,与前方即将停下的轿车距离越来越近,几秒钟后“嘭”的一声,外卖车辆与轿车追尾后倒地,保温箱内的外卖散落在马路上,骑手也摔到了马路上。

劲松七路同安路路口,骑手追尾前方轿车

事故发生后,轿车驾驶员下车查看情况,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骑手从地上爬起来后一脸慌张,所幸简单检查后身体没有大碍。双方报警后,骑手来到了路边拿起手机,开始给送餐客户拨打电话……

闯红灯、逆行、看手机,骑手的种种危险行为,往往让其他交通参与者避之不及。

“他们骑着电动车在机动车道里窜来窜去,甚至长期霸占着内侧车道,对于我这种新手女司机来说,简直吓得要死。”市民孙女士刚考取驾照不到一年,驾车上路她最怕这些任性的骑手,“我技术不行,他们在前面我又不敢超车,自己还被后面司机按喇叭催促,很无奈。”

“尤其是停车等红灯的时候,只要两个车中间有个空,他们觉得能过去,就会骑过去,我担心他们把车给我刮了,我都要紧盯后视镜,比他们都紧张。”网约车司机冯先生说,“知道大家都是出来挣钱的,但是安全问题真的不能轻视。”

以案说法>>

骑手逆行引事故,负主责

马路上的任性骑手被市民看在眼里,交警部门公布的相关数据更令人警醒。

占据伤人事故较大比重

据交警部门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青岛市范围内接报警有人员伤亡的交通事故中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事故1461起,占接报警交通事故的27.49%,其中死亡247人,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25.33%。接报警涉及摩托车交通事故833起,占交通事故总接警数据的15.67%,其中死亡143人,占死亡总人数的14.67%。

记者从交警部门了解到,在上述交通事故中,外卖送餐行业骑手占相当大的比重。

例如,今年3月18日8时47分许,骑手史某某驾驶电动二轮车沿逍遥三路东向西行驶至漳州路路口左转进入漳州路后逆向行驶,适遇张某某驾驶车辆沿漳州路南向北行驶至此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电动车驾驶员史某某受轻伤。

市南交警大队事故民警通过现场勘查及调取监控视频认定,电动二轮车驾驶员史某某驾驶非机动车未按道路标志标线通行的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负事故主要责任。

针对外卖骑手的交通事故,市南交警曾经进行过专门的统计,2021年6月至8月份交通事故情况中,快递、外卖车辆共发生交通事故377起,其中电动二轮车279起,占事故总比74%,三轮车48起,二轮摩托车50起。事故类型中,伤人事故166起,占总比44%,车损事故210起,伤人事故的比例值还是占据较大比重。

午晚用餐时段事故多发

市南交警部门统计,二轮、三轮车辆交通事故多发时段为11时~13时、14时~15时、17时~18时,此时段包含了午晚间两个用餐时段,是使用外卖软件订餐高峰期,以上时段同时也是车流量大的时段,因此交通事故发生几率也随之增大。

电动二轮车是外卖行业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种交通工具,为追求速度,在道路上争道抢行,对信号灯的指示视若无睹,逆向行驶、违反交通信号通行和未靠道路右侧通行等违法行为突出。事故发生路段中,香港中路、山东路、宁夏路位于事故发生路段的前三位。

“相比较于一般的交通事故,电动自行车摩托车交通事故中造成人员伤亡的比重非常高,一方面这些车行驶起来见缝插针,不守规矩的占比较高;另一方面电动自行车摩托车是‘人包铁’,不像汽车对驾乘人员的保护要好一些。”交警事故科的民警告诉记者,“骑手相对于普通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驾驶员来讲,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又高出一大截,他们每天至少有七八个小时是在路上骑行,经常无视交通规则,所以大大增加了风险。”

拼速度、信运气,平时基本不休息

为何骑手送餐时往往会有一些危险举动呢?他们的工作模式什么样?为了深入了解他们的工作,记者采访到骑手高师傅,尝试揭秘普通外卖员的工作日常。

“众包骑手面向社会各类人群,时间自由,24小时随时可以接单工作,作为兼职非常合适。”高师傅是众包骑手中的一员,而且是全职的,已经工作四五年。

除了送外卖,高师傅也接各种跑腿单,帮顾客取送东西,“但是这种单不是很多,一天也就七八单。”高师傅告诉记者,干这一行如果勤快的话,会比普通打工人赚得多。据介绍,他的配送重心在市南一带,但是有时为了多接几单,也会跑得很远。

“干一单就有一单的钱,我在美团、饿了么两个平台都跑,这行干熟练了,积攒一些积蓄后,今年压力小一些了,除了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基本没有休息过,去年一整年都没有休息。”高师傅坦言,他作为骑手几乎风雨无阻,“平常每天都在外边跑,有些距离远的单子,只要赚得多的话也会接。有时候只要能赚点,各种单都会接,别人不愿接的也接过来,也不管价钱高低、顺不顺路,干就完了。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一天中没有闲着的时间。”

每到送餐高峰期,因为堵车、天气或者商家出餐慢等问题,骑手送餐到达时间比预计送达时间晚的情况时有出现。高师傅告诉记者,饿了么平台允许提前打电话,他便会提前告知顾客,因为一些原因外卖会迟几分钟送过去,并表达歉意,“有的平台不允许骑手提前给顾客打电话,必须外卖送到后才可以。”

因为想要赚更多的钱,高师傅接的单也很多。

送餐高峰期时往往出现堵车现象,高师傅直言,为了能按时送餐,他一般都是“忽视”红灯,“高峰期时,为了多送几单,手里积攒的单子会特别多,没办法就得闯红灯,不然挨个等红绿灯的话,时间来不及。”高师傅坦言,他曾因此出过交通事故,但是为了能多赚钱,就一直这么做,用最快的速度去送。

作为有多年工作经验的骑手,高师傅介绍,送餐骑手接单是有技巧的,最基本的是勤劳和自觉。

闽江路,有人在机动车道逆行

“接单要熟悉路线和地图,我们接单都是靠抢的,单子在平台上跳出来后,基本需要在两秒内就判断出这个订单是不是我所去的方向、距离是否合适、是否顺路,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内送到等,然后抢到手,需要特别快的手速才可以,不然订单就会被别人抢走。”高师傅说,一般在两秒内便能抢到订单,但是网络上竟然存在着一秒内成功抢单的骑手,“我以为自己手速已经很快了,看来还得继续努力。”

高师傅对于这份工作有着明确的目标和规划,“今年的目标是赚到10万块钱。”

“这份工作没有技术可言,但是需要勤劳、努力和上进。目标完成起来有些吃力,但我努努力应该可以实现。”至于交通规则方面,高师傅认为,只要他自己足够小心,相信运气不会那么坏。

各方声音>>

骑手交通违法的问题,已经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相关交通事故的数据也更加直观地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整治的迫切性。

2021年,市场监管总局会同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在保障劳动收入方面,要求平台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在保障劳动安全方面,完善平台订单分派机制,优化配送路线,合理确定订单饱和度,降低劳动强度。加强交通安全教育培训,引导督促外卖送餐员严格遵守交通法规。

指导意见出台后,2021年底美团外卖公开“订单分配”的算法规则,介绍订单与骑手的匹配逻辑。美团介绍,调度后台会对骑手、订单、商家等信息进行分析做出匹配决策,尽量让商家餐品及时被取走、用户准时收到餐品,骑手在合理的劳动强度下获得收益。综合考虑下,算法会优先选择时间宽裕、顺路的骑手。

江西路路口骑手闯红灯

虽然各个平台公布的“算法”号称逻辑科学,但是从骑手违法仍在马路上不断上演,交通事故数量并没有明显下降趋势,骑手无序抢单的现象仍然存在。

今年3月以来,山东、湖北、北京等至少9省市的人社部门集中出台通知,聚焦超时加班易发多发重点行业企业,集中排查整治超时加班问题。

外卖骑手周先生表示,尽管每天在线超10小时平台会提醒休息,但在生活压力下,为了多劳多得,他仍然早8点出门晚10点回家,“干我们这行不存在加班”。

业内专家认为,目前许多新业态就业群体大都没有建立明确的劳动关系,工作时间也没有明确规定,专项检查效果相对较弱,这些都不利于保护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健康权益、劳动权益等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