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妈妈”全国多个城市门店疑似跑路 已有两家青岛门店关闭

2022-05-28 18:57 海报新闻阅读 (449947) 扫描到手机

日前,四川成都多名消费者向海报新闻反映称,在向成都“好孕妈妈”月子中心缴纳定金后却遭遇该店疑似跑路。正在备孕的王女士称,听闻月子中心跑路后,便申请了退款,此后便再无进展。据王女士统计,和她一样“退款失败”正在维权的孕妈、宝妈,共计150多人次。

5月27日,海报新闻记者从“成都市政府网络理政平台”了解到,成都市锦江区锦官驿街街道办事处回复消费者投诉称,为处理此事,锦江区对口副区长牵头负责,成立了多个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

公开资料显示,“好孕妈妈”为国内知名月子中心品牌。今年以来,“好孕妈妈”在多个城市的门店均遭受“疑似跑路”质疑,被投诉办公场所“突然人去楼空”、服务爽约、退款难、拖欠工资等问题。

月子中心疑一夜之间跑路,月嫂工资也被拖欠

据王女士介绍,今年4月,她选择了成都“好孕妈妈”月子中心的“五星A 26天 12800元”月子套餐,并缴纳了6000多元定金。5月,王女士听到“好孕妈妈”成都店疑似跑路的消息,便立即向店方申请退款,但时至今日退款没有任何进展。不止如此,月子中心的多名月嫂也反映称,遭遇公司欠薪,有的多达数万元。

月嫂邓女士告诉海报新闻记者,5月14日早上,她在公司宿舍发现一名中层干部正联系搬家公司,对方称“因结婚需要搬走”。“这事过于突然,也没见和其他人沟通,我意识到不太对劲,马上就决定去公司看一下。”邓女士说,在她前往公司办公地点后,发现大门紧闭,办公室内办公用品“一夜搬空”。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大门紧锁。 受访者供图

邓女士说,看到凌乱的办公场地以及紧锁的大门时,她才反应过来,“公司跑路了”。等她再回到宿舍,住在这里的公司中层干部也已“消失”。“我跟其他月嫂在群里反映,大家都很惊慌,赶到了公司看情况。”

邓女士介绍,从去年11月开始,公司出现拖欠工资情况。”当时公司解释是说“有些困难”,需要大家一起共同度过,并提出分期支付工资。邓女士当时拒绝了这一方案。

但从今年3月开始,公司就再也没有向她支付工资。“不仅我们月嫂工资拖欠,包括销售人员在内的工资也一拖再拖。”邓女士称,自己的工资大概每月8500元,截至目前一共被拖欠了2万元左右。

月子中心突然关门,让在该店购买服务的“孕妈”们不知所措。“好孕妈妈”成都店的客户李女士说,自己临近生产,没想到却遭遇到月子中心跑路。“当初选择月子中心就是为了省心,没想到心没有省,还要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去要钱,孩子出来了也不知道谁来照顾。”有消费者统计,目前正在维权的孕妈、宝妈,有150余人。

多地“好孕妈妈”遇危机

据维权的“孕妈”及月嫂们统计,目前成都地区面临退款失败的消费者有150多人,涉及金额有200多万元,此外还有近300名月嫂数月工资未发,涉及金额也有近300万元。

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好孕妈妈”成都公司疑似跑路后,当地相关部门也介入处理。5月19日,锦江区锦官驿街街道办事处表示,他们已经联系了“好孕妈妈”北京总部所在地警方协同参与事件后续处置。而早在5月16日,“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就被成都市锦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企查查数据显示,“好孕妈妈”所属公司今年五月以来被多次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好孕妈妈”为国内知名月子中心品牌,为北京象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象网公司”)所有,创始人系肖哲文。此次被质疑跑路的好孕妈妈成都店由成都好孕妈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2018年成立,北京象网公司为其唯一股东,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好孕妈妈”品牌在国内多个城市也被怀疑“跑路”。

据福建电视台报道,早在2022年3月,薛先生就向“好孕妈妈”福州店申请退款,按照合同,退款应该在15个工作日内完成,但直至5月5日,薛先生还没收到钱,联系对方工作人员也未获回复,待其到门店地址查看,方才得知该处“已是人去楼空”。

山东青岛媒体《信网》5月11日报道,有市民在“好孕妈妈”青岛门店预约的月嫂无法按期上户,无奈之下提出了退款,但钱还没到账,两家青岛门店却相继关闭,该市民联系到北京总部,得到的解决方案却是“分10期退款”,原因是“公司没有那么多额度给所有人一次性打款”。

成都成立副区长牵头的工作专班。受访者供图

2022年2月,北京象网公司回应多地门店“跑路”传闻,称“好孕妈妈”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困难,从2021年底起关停了3个经营未达预期的城市以及部分城市育儿保姆的业务;公司将履行现有合同,安排专职团队负责现有客户,保证服务不受影响。

从5月5日开始,“好孕妈妈”所属的北京象网公司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对象,其法定代表人肖哲文也被法院发布了4次“限制消费令”。同时,今年以来,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地分公司,也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同时,包括“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在内,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十余家地方“好孕妈妈”公司,均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成都成立以副区长牵头成立工作专班处理

5月27日,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成都市锦江区锦官驿街街道办通过“成都网络理政平台”回复了相关投诉称,收到消费者关于“好孕妈妈成都公司拖欠月嫂工资、客户相关服务费用”的投诉后,锦江区对口副区长牵头负责,成立了多个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该专班与好孕妈妈成都公司负责人邵某某及相关投诉人取得联系,分别在5月16日、5月18日召开了两次现场协调会。

该回复称,目前初步给出3种处理方案:好孕妈妈成都公司进行自救,由成都公司负责人邵某某筹集部分的自救启动资金,继续运营公司,努力将公司救活,随后逐步偿还月嫂、员工等相关人员的历史欠薪以及公司客户的退款,将学员未完成的课时教授完成,并拿到证书;各方可以走司法途径,相关部门会找专业的律师团队,提供全程无偿的法律援助服务;(投诉人)若认为公司存在挪用、诈骗等犯罪行为,可以向公安机关举证,由公安经侦大队立案调查。

“3种处理方案可任选其一或并行。”上述回复称,后续工作专班将继续同各方联系协调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