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山所古树救助有望!“医疗队”初步会诊“百病缠身” 园林部门开通复壮绿色通道

2022-06-08 21:5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2539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滨 王好

5月初、6月初,半岛连续关注报道了位于浮山所徐州路南段的古银杏树,这棵已有518年树龄的“高寿”银杏树被称为青岛001号古树,目前它长势堪忧,根部出现腐败破损,原本枝繁叶茂的树冠也日渐“稀疏”。所谓“名园易建,古木难求”,由于地处青岛市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地带,作为见证城市变迁的“绿色文物”,这棵古树前途如何,备受关注。

经历数百年风雨的古树

报道发布后,也引发了相关部门的关注。6月7日、8日,由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青岛市园林协会等管理、养护单位的工作人员以及古树名木保护专家等十余人组成的“医疗队”来到古树所在地,对树木情况进行“会诊”。青岛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鉴于古树目前的危急情况,他们将开通“绿色通道”,争取协调施工单位尽快拿出复壮方案,开展修复工作。

刻不容缓

浮山所古树或只剩三五年寿命

古树,是指树龄在100年以上的树木。根据树身悬挂的古树名木保护品牌信息,浮山所这棵银杏树估测树龄已达518年。

像人一样,历经成百上千年的风雨,古树除了不可避免的自然衰老,还会遭受人为损坏、病虫害及雷击等自然伤害,以及外部生长环境变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威胁。然而,会诊现场,在经过初步检查后,这棵古树的“病情”还是让专家颇感棘手。

众多专业人士为古树现场会诊制订复壮方案。

“这棵古树情况很不好!”来自青岛市园林协会的专家绕着古树仔细检查,同时不断用手敲打树干不同部位,面露愁容。记者在现场看到,树木南侧、东侧树干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腐蚀空洞,在检查过程中,工作人员用树旁草丛中随手捡拾起一的段枯木,沿着树干底部的空隙部位向内挖凿,不需用力,空隙内的树干组织便应声掉落,而且掉落的树干组织呈现木粉状态,同时可以清晰看到不少蚂蚁、虫卵等虫害,可以说树干已经相当脆弱。

专家在查看古树“病情”。

经过现场初步判断,树干部分,大约有三分之二已经因为虫蛀等原因被“掏空”,只有三分之一在支撑着整个树冠。树冠部分则更为明显的反映出树势的衰弱,目前共有七组主枝,其中三组已经死亡,两组长势偏弱,另有两组长势相对壮一些,“看一棵树的强弱,我们专业上很明显的一个区分标准就是看树梢,壮树顶端优势很强,肉眼可见树梢完好、有活力,而这棵古树目前树梢很多已经枯死。”除了地面以上的部位,地面以下的根系也不容乐观,“根系需要仪器探查后才能最终确定‘病情’,但是从树冠目前的表现来看,根系肯定有问题。”

记者注意到,紧挨着这棵银杏树,萌发出不少小银杏树,专家解释说,这叫做“隐芽”,也有“子孙树”的叫法。但是,古树下长出多棵子孙树,并非树木活力的体现,反而恰恰是古树衰弱的佐证,对于银杏树来说,尤其如此。因为,如果树木强壮,顶端优势明显,树干旁边本不应该出现过多的隐芽,而现在由于树木衰弱,底部的营养无法供应到树冠,转移催发形成隐芽。“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可能三到五年这棵古树就将彻底死亡。”

古树底部生长出多棵银杏小树。

“病情”复杂

树干异常脆弱 或引发断裂次生伤害

从初步“查体”的结果来看,浮山所古银杏树的复壮保护工作已经刻不容缓,但同时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专家告诉记者,从目前情况来看,最为棘手的是树干,“主要是虫害问题,中空情况比较严重,存在树干强度也不足以支撑树冠,特别是台风、雷雨汛期时易造成断裂等次生伤害的危险,即使修复后,也不能掉以轻心,要特别注意并且采取措施。”

此外,立地条件是植物生长的一个重要观测指标,指的是植物生存需要的土壤水分气候空间组合而成的外部环境。浮山所这棵古银杏树在一战时受到炮击伤害,几十年前周边开发建设道路和居住区,又改变了地形。同时,施工单位在古树周围用水泥、大理石等人为进行了支护,虽然阻断了游客、市民采摘古树果实等可能造成的人为伤害,但也使得古树的自然生存环境更加捉襟见肘。“打个比方,这棵树目前是生长在一个花盆里,而且花盆里的土壤环境也不好。”

  专家介绍,由于地处闹市区,预留土壤范围少,周边建筑物密集,树木原本生长的自然环境已经发生很大改变,特别是地下环境,原本的土壤被人工建筑材料所取代,导致根系和周边环境没有交流,等于是把一棵树种在了花盆里。不良后果就是,地下水无法渗透。树干近端的树根虽然处于原始土层环境,但是这些根主要起支撑作用,并不吸取养分,而负责吸取养分和水分的毛细根恰恰分布于水泥和装饰岩石砌成的围挡周围,再加上古树所在的“花盆”里同时生长了很多杂树灌木,跟古树争夺养分,让本就有限的用于滋养古树的养料更加匮乏。

救治方案

施工要打好支撑 “术后恢复”很关键

那么,这棵“百病缠身”且异常脆弱的古树,如何“对症施治”?现场专家也给出了“处方”。

首先,对于树干中空部分,目前有两种惯用的修复方法。一种是仿生处理,这种修复如今正在广泛使用,也就是先对树干内部空洞进行杀虫除菌等治疗,再进行防水防腐固化,最终以复合材料制成树皮,并按照树皮原有纹理进行制模、上色、防水、磨皮等工艺处理,从而让修复效果浑然天成,最接近树皮本来的样子,这样做的最大好处是美观。另一种处理方法则是对树干空洞修复处理完毕后,在古树旁边合适的位置使用钢管等材料搭建支架,对古树形成支撑,辅助古树的后续生长。

专家仔细查看,发现古树的根部开始干枯,病虫害严重。

“这两种方式,无论采取哪一种,前提都要根据树干内部探查情况,以及整体体检完成后形成的复壮方案,来综合考虑选择。”专家同时提醒,应尽快清理树下的其它杂树和灌木,并对土壤层进行彻底消杀,尽快让古树有一个相对好一些的立地条件。施工之前,一定要打好支撑,以免人工复壮处理过程中可能的震动跟原本就已经出现中空的树干产生共振,进而造成树干折断、倾倒等更严重的伤害。

此外,即便完成修复,后期也不能继续任其“野生”,而要采取“家养”方式,“要加强后续人工管护,做好管理记录,及时浇水施肥治虫。”

专家仔细查看,发现古树的根部开始干枯,病虫害严重。

独特现象

身体衰弱激活“求生欲” 单株古银杏“意外产子”

8日会诊当天,还有一个比较奇特的现象,引发了在场人员的关注。跟记者5月、6月初的连续多次现场探访不同,这棵古银杏古树北侧长势尚好的树枝上结出了银杏果。现场专家介绍,银杏树属于雌雄异株,结果是繁殖的表现,常理来说,这种现象一般出现在雌雄相伴而生的环境中,但是这棵古银杏身边并没有雄树。专家推测,有可能附近有雄树,通过鸟类、昆虫或者气流传播完成授粉。

古树再次结出大量果实。

独自生长的情况下,仍然有如此顽强的繁殖能力,是否古树生命力的展现?专家表示,也不尽然。“有可能开花结果特别好,反而不是好事。”因为,植物开花是繁殖的选择,在恶劣环境或者自身生长衰弱的情况下,也可能激活植物的“求生欲”,通过抓紧繁殖,来完成生命的延续,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表现。

官方说法

招标流程让路救树 园林部门开通“绿色通道”

据悉,青岛现存古树超过2500棵,分布于七区三市。在青岛古树名木中,银杏数量最多。最古老的一棵银杏树已有1800余年历史。

此前,青岛提出了古树名木保护管理“141”方案,即建立一所“青岛古树医院”、提供四项古树诊疗服务、打造一套古树管理方案,目的是“让古树名木有尊严有价值地活着”。根据“141”方案,将打造一套古树管理方案。如建立健康查体制度,对于500年以上的一级古树名木每年实施一次健康查体,其他古树每两年实施一次健康查体;建立“古树名木健康档案”,做到“一树一档”;建立综合评价制度,技术支持团队要对古树名木进行综合评估,实施“一树一策”专项保护。

从高空俯拍,古树近三分之二的枝干干枯。

“2022年,将对生长势弱的古树名木保护复壮。”青岛园林和林业局园林和林业建设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浮山所这棵古树已经纳入复壮保护计划,目前正在进行招标,预计走完流程要到七八月份。但是鉴于现场“会诊”的情况,他们将开通“绿色通道”,在招标流程进行的同时,启动修复介入工作,“今天初步会诊后,争取尽快拿出方案,十天之内争取施工”。

现场,施工方负责人宫先生告诉记者,经过专家现场检查后,还需要进一步使用检测仪器对树干和树根的内部情况进行检查,“相当于人体B超,帮助我们了解树木内部看不到的情况。随后汇总情况,尽快出台一个复壮方案。”他表示,将根据后续检查情况,针对浮山所银杏树的具体“病情”,拟定个性化的复壮方案,做到“一树一案”,通过地上、地下的标本兼治,争取有一个好的“疗效”。

“看到半岛全媒体对于古树进行了报道后,相关部门第一时间组织专家来为它进行会诊,让我们感觉到了这棵树有救了”!青岛中心假日酒店总经理王海量向记者介绍,多年来我们一直是古树的“邻居”,这棵五百多年树龄的古树是浮山所区域的历史文化象征,对青岛市和世代居住于此的社区居民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专家通过这两天的会诊给出了初步复壮方案,因为我们隔着古树很近,将全力配合相关部门开展复壮工作,大家齐心将这棵古树救活,力争让它早日焕发生机。

相关法规

古树名木,亟须更强的保护

记者经过查阅国家相关法规及2018年7月1日起施行的《山东省古树名木保护办法》得知:古树是指树龄在100年以上的树木,名木则是指珍贵、稀有或者具有重要历史、文化、科学研究价值和纪念意义的树木。古树名木按照下列规定实行分级认定、保护:名木和树龄在500年以上的古树,实行一级保护,由县级人民政府古树名木主管部门组织认定,逐级上报经省人民政府古树名木主管部门审核后报省人民政府确认公布;树龄300年以上不满500年的古树,实行二级保护,由县级人民政府古树名木主管部门组织认定,经设区的市古树名木主管部门审核后报设区的市人民政府确认公布; 树龄100年以上不满300年的古树,实行三级保护,由县级人民政府古树名木主管部门组织认定后报本级人民政府确认公布。同时,鼓励社会力量捐资保护、认养古树名木,根据保护级别、捐资数额、地理位置等情况,可以约定捐资人、认养人在一定期限内署名、冠名并进行相应宣传。养护人发现古树名木遭受有害生物危害或者人为、自然损害,生长势出现明显衰弱、濒危等情况的,应当及时报告县级人民政府古树名木主管部门。古树名木保护所需经费列入政府财政预算。

古树是记录地球生态变迁的活文物,保存着弥足珍贵的物种资源。近年来,我国对古树名木的保护力度不断加强——此前发布的《2019年中国国土绿化状况公报》就指出,组织完成全国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古树名木保护首次列入《森林法》专门条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为古树名木提供了更强的法律保护。

2008年,长势旺盛

2011年,枝繁叶茂

2022年,经历数百年风雨的古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