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直播带货、进军数字藏品、出海传统文化 出镜出圈出海 青岛非遗趟出新活法

2022-06-11 08:3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7222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姐姐们,直播间的手工钢琴盖巾秒空了!我们正在补货!”非遗即墨花边直播间里,预告短视频吸引了不少粉丝。抖音最新发布的“2021数据报告”显示,1557个国家级非遗项目99.42%已经入驻平台;在快手,每3秒钟就诞生1条非遗视频。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的主题“连接现代生活,绽放迷人光彩”,借着数字产业和网红经济,青岛非遗人搭上文创、直播快车,出镜、出圈、出海,焕发新生机。

抖音直播

即墨花边探索流量密码

“上海一个粉丝一个月买了十几万的即墨花边,在直播间里给大家反馈,还推荐给其他粉丝,不管是品质还是设计,大家反响都很好!成交量蹭蹭的!”在日前青岛市文旅局举办的文化消费活动中,青岛国华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军给大家介绍,“现在我们有两个抖音号,一个粉丝十几万,一个刚开了一两个月,粉丝量也已经近两万。”

“姐姐们,最近直播间的手工钢琴盖巾被大家秒空了!我们再补!”“家人们!这就是我们今天晚上7点半要上新的床上新品,精致所绣工艺加上经典手工刺绣,美美哒!”在“非遗即墨花边手工家纺厂”的抖音直播间里,陆续推出的预告短视频吸引了不少粉丝。另一个“国华即墨花边”抖音直播间则更加热闹,记者看到一位女主播正热情地向网友介绍即墨花边的知识和各种图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标签吸引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一针一线勾勒出一份情怀,一勾一剪将文化融入其中。”青岛国华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山东省级即墨花边传统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王军向记者介绍,即墨花边是一种在青岛即墨地区传承了几百年的单线织绣技艺,作为“鲁绣”五大品类之一,素有“抽纱瑰珍”的美誉。2009年,王军在即墨区政府、即墨区文化和旅游局的帮助下,对民间花边老艺人口述资料进行系统记录和整理,对花边技法、针法进行抢救性保护。

即墨花边的电商之路走得比预期要顺,用王军的话说,无心插柳柳成荫,年近60岁的他从来没想到可以把即墨花边带到直播间。

“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热情超乎我们的想象。”王军告诉记者,以前“即墨花边”一直走出口路线,意大利、法国和中东的一些国家,“他们对咱们传统的织绣技艺还是比较推崇的,我们也创了不少外汇,当时的花边厂是即墨经济的支点,养育了好几代人。”

因为疫情产品出口受阻,对即墨花边的销售造成了强烈的冲击。“起初只是在抖音上注册账号发短视频,后来就给大家讲即墨花边的一些知识,短短两个月就积攒了七八万粉丝。”这让王军随后又开启了直播带货,现在每天线上营业额都有几万,也拓宽了销路。”销量的增加也带动了团队成员的积极性。“看,我们的设计师亲自到直播间给大家讲解、推荐,设计师形象好口才也好,她主动请战!大家都很有激情。”

设计师出身的王军始终在传承和创新之间探寻变革的路径。在政府支持下,现在的即墨花边也开始有针对性培训新一代花边编织传承人,扩大花边从业人员队伍,目前即墨花边已经有了第四代传承人。即墨花边也越来越贴近当下年轻人的口味,“在直播间我发现,以前是我们宣传得太少了,很多人一开始都还是把这种花边织物当成很‘土’的装饰,我们需要给大家普及,那些的确是过时了,现在不少的花边作品都非常时尚,而且我们还和很多元素结合,不局限于做床盖、台布,还设计了精致的团扇、书签、摆件等工艺品。”

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即墨花边”都圈粉能力都特别强。有粉丝在直播间反馈,“手工做出来的就是有温度有灵性,每一件都不一样!”“团扇和装饰画做得都特别精致,送给朋友感觉也特别高级,比所谓的奢侈品更有新意。”

借偶出海

莱西木偶进军“数字藏品”

千军万马,只有一双手;九曲十八调,全靠一张嘴;小小戏台,舞袖流觞……说的就是木偶戏。

6月9日,青岛大汉偶歌木偶艺术团团长、莱西木偶戏第五代传承人姜玉涛刚刚参加了某平台的“数字非遗”的视频会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很直接地说,“其实很多内容我都听不太懂,数字时代,我们非遗人需要学习的太多了。”

姜玉涛和木偶的缘分非常奇妙。2010年,当时做电脑生意的姜玉涛偶然机会与莱西木偶第四代传承人倪奉先相遇,先后为倪奉先演出提供帮助,后师承倪老先生学习木偶戏。2012年4月28日,姜玉涛组建青岛大汉偶歌木偶艺术团,招聘并培训专业演职人员,莱西木偶从此实现了从业余到专业的跨越,姜玉涛也成为莱西木偶戏第五代传承人。他大胆改革制作工艺、创新演出剧目,并巧妙地将新材料、新技术应用到木偶制作和表演中,实现了非遗技艺与现代科技的有机融合。

姜玉涛带领的团队成员以年轻人为主,“我的观念比较开放,特别喜欢年轻人的这种活力和想象力、创造力,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让我佩服,在之前做木偶短视频,就让他们天马行空来创作。”团队推出的创新剧目《农夫与蛇新传》荣获全国首届木偶展演大赛银奖,之后又连续推出《罗成拜师》、《燕子报恩》、《三打白骨精》等大型幕后木偶剧。《嫦娥舒袖》、《木偶变脸》、《花好月圆》等木偶特技和人偶同台等系列节目,吸引了不少观众。

“2020年疫情,很多演出都取消了,年轻人嘛就找点事情做,结果他们就编了个木偶抗疫短视频《对决》,以拟人化形式讲述跟病毒的‘对决’,推出后大家都特别喜欢”。后来《对决》荣获“2020年山东非遗人在行动优秀非遗作品”一等奖。

无意中开发了木偶剧目编创,姜玉涛团队在线下演出减少的情况下,尝试探索更多新领域,“没有线下演出真的很难,正是因为难,我们才要做学习型的非遗人,否则就要被淘汰了。他们对木偶的形象进行文创产品的开发,以《三打白骨精》《白雪公主》《罗成拜师》等木偶剧中的角色为依托,开发适合孩子们演出和娱乐的小木偶,引导孩子们热爱非遗技艺和传统文化。

“4月份有一家公司联系我,做木偶形象的数字藏品。这是姜玉涛第一次接触到“NFT”这个新名词,在恶补学习相关知识后,姜玉涛交出了9个木偶形象,“本来也没抱太多希望,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卖出了两个。”这对姜玉涛来说,是个新开始。

“市场化、产业化、国际化”是姜玉涛对新一代木偶传承人提出的要求,“用产业化、国际化思维传承和发展木偶艺术,这是大方向,不能满足吃老本,只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打转。”姜玉涛对未来的认识非常清晰,他现在又把触角伸到木偶动漫影视的领域,“有几个大学联系我,想把木偶传统技艺和动漫相结合,开发制作木偶动漫影视产品,开通木偶戏网上直播模式,开发推广莱西木偶数藏产品。“不创新是没有出路的。”采访中姜玉涛多次提到这一点,“这是数字时代对我们非遗人的要求。”

2017年开始,莱西木偶开始走出国门“借偶出海”。姜玉涛带着团队成员出访过瑞典、日本、美国、新西兰、韩国等十多个国家演出,“他们都喜欢得不得了!”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也让姜玉涛特别自豪。2021年11月,莱西木偶戏被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非遗保护项目,姜玉涛感觉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网络改变了我,也改变着非遗传承的方式,新一代的非遗人,要做学习的人。”

折服“老外”

5千年莱夷古乐秀上抖音

“Ilike this。It sounds so nice!”在5月青岛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国际青年对话”活动中,国际友人Shafiq Jony对莱夷古乐的乐器发出由衷地赞美。

编钟声起,磬声悠扬,身着汉服的乐工或打击、或吹奏、或弹拨……除了《诗经》,莱夷古乐版《沧海一声笑》意境更是别有一番意境。当天莱夷古乐社带来的古曲吸引众多外国友人的驻足。当他们表示想试一试的时候,莱夷古乐的演奏者、艺文总监高一萍从容、轻松地和外国友人们对谈,用英文讲解每一件乐器的来历和妙处。

编钟、石磬、琴、瑟、笛、篪、箫、排箫、埙、柷、敔、笙、建鼓、搏拊等十几种乐器发出的曼妙声音,交织在一起,带给现场观众强烈的听觉冲击。5千年的莱夷古乐穿越时空,和2022年的国际青年们相遇,余音绕梁,他们无疑都被折服了。

而这些乐工演奏的十多种乐器,是高一萍的父亲高连堂,花费5年多时间,足迹遍布山东、江苏、河南、安徽等地,尽可能按照原始史料记载或者出土的实物精细复制的。在制做石编磬时,高连堂“开车1500多公里,走了四个省,最后在安徽八公山,找了一个老师傅”。师傅能做,但并不精通音乐,高连堂又把知名古乐专家马宏川请到工厂,进行现场指导。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高连堂介绍,莱夷古乐,亦称莱乐,是远古到春秋战国时期曾广泛存在于莱夷古地(主要以胶东半岛为主)莱夷人古音乐,是国乐《韶乐》的源起,是中国最古老的音乐体系之一。在中国古典史籍《史记》《竹书纪年》等中均有记载。

高连堂一直从事音乐培训工作,他对在莱西以及周边流传曾经甚广的古代音乐情有独钟。从2012年开始,高连堂研究起东夷历史文化,开始着手整理莱夷古乐的演奏器材和曲谱,“间过去的音乐,没有录像带、录音带,只有些文字描写,很多都存落在民间,那些老人都八九十岁了,慢慢就失传了。”

历经7年,演奏莱夷古乐所需的十多种乐器全部复原,而复原这些古乐器,高连堂耗资将近30万元,终于把沉睡千年的莱夷古乐重新展现在观众面前。2021年,莱夷古乐入选青岛市级非遗项目。

莱夷古乐队的演奏人员,都是毕业于国内各大专业音乐院校的年轻人,司古琴,吹排箫,敲编钟的是钢琴老师,演奏石磬的是扬琴老师。在各个活动中的演奏都好评如潮,“很多年轻人把演出现场录下来发到网上,几十万的点击率。”高连堂说。现在他们除了在各个视频平台上发布演奏视频,也开通了抖音号,给大家讲解和古乐有关的知识。

莱夷古乐社目前完成了《莱兮》四篇章《莱夷鸿蒙》、《姑尤神韵》、《莱融华夏》、《惠风和畅》,以及《四时》四篇章《秋稷》《冬吟》《春殇》《夏蕤》等编排。“我们现在也开始做一些比较适合古乐演奏的编曲,像《沧海一声笑》,演奏出来就是另外一种感觉,很多年轻人喜欢。”莱夷古乐社还重新编排了国风歌曲《万疆》,“让大家从古乐中体会到浓浓家国情怀”。高连堂说,作为非遗传承人,有向世界文化输出的使命,让更多的现代人、全世界的人感受到当年莱夷古乐的中兴盛世,感受到当年的礼乐之美。

记者手记

非遗“盘活”遇瓶颈

期待与专业团队合作

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4月份在海外新媒体脸书、推特、照片墙上推出《风从青岛来》青岛非遗主题宣传,通过新媒体发布青岛手造,向海外游客宣传彰显青岛城市印记的手造品牌,满足海外游客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个性化、品质化、情感化需求,在国际交流中展现青岛魅力,以高度的文化自信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目前,青岛拥有16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74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多个。抖音让青岛非遗创作者表达真实获益,焕发新活力。巨量引擎发布,去年青岛非遗相关视频内容创作量近5万,青岛非遗相关视频播放量8亿+,互动量1400万+,更多非遗产品走进百姓生活。

短视频的兴起,给非遗的传承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不少非遗人发现,借助数字化的平台,他们制作的工艺品,正在从以往的小众圈层走向更大的市场。“数字时代”带来的“盘活量”究竟有多大?

青岛民俗博物馆馆长鲁汉已经成功地贴上了“网红”的标签,但众多的青岛非遗传承人,并没有真正“出圈”。 姜玉涛告诉记者,他在抖音上做直播,目前还停留在“养号”的阶段,“最高的点击量是43万,基本上这段时间两三万,粉丝几千个。”在参加某平台的“数字非遗”的视频会议时,姜玉涛发现很多非遗人对“网红”并不敏感,甚至还会“抵制”。

传拓非遗传承人李继伟的粉丝量目前有四千多,这在青岛非遗传承人里已经是“高”的,而且大部分粉丝是全国的“同行”,直播间对他们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分享、学习和探讨的平台,“我只发传拓的视频,并不带货。拍工作时的照片、录视频,基本每天都会发,发得多了粉丝就会多一点。但如果有普通粉丝来询问,我也会在直播间给他讲解传拓的知识。”李继伟说,和带货的直播间不同,非遗人的直播间,相对都比较“闷”, 选择做非遗并且常年在这一领域深耕的人,大部分都不擅长表达,更不具备市场运作能力,大家会认为这样会使非遗不纯粹了,失去初心,也失去非遗传统的味道。“不知道如何引流,不知道怎么拍出好段子,不知道怎么在网上卖货,不知道怎么跟网友更好地交流,不知道怎么让直播变现……不灵活、不活跃、难固粉。”

如何运用数字化的手段,提升非遗人的创造力和拓宽用户的接受度,成为非遗人们共同关心的话题。姜玉涛和李继伟都认为,直播时代非遗人要做到纯粹专注,非常需要一个可以沟通最新需求讯息的专业团队或者平台,帮助他们推广宣传,对接用户群体。“非遗人需要更专业的团队来合作。既能体现非遗中的文化味道、人文气息,让大众感知到非遗文化的力量,又输出了文化价值,还能有流量变现,所以李子柒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