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储户落地郑州即被赋“红码” 大数据局回应:赋码、解码由疫情防控指挥部说了算

2022-06-15 06:35 大众报业·大众网阅读 (99786) 扫描到手机

海报新闻记者 文露漪 刘璐 邓波 报道

  6月14日,据多位前往郑州沟通村镇银行“取款难”的储户爆料,一到当地就被赋“红码”。爆料人员表示,在扫码填报个人信息后,其场所码或豫康码显示为“红码”,赋码原因为,“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医学隔离观察的入境人员”等,但同行赴郑州的非储户人员健康码则未受影响。同时让人倍感惊奇的是,还有多位未前往郑州的储户在填报信息后同样被赋“红码”。

  郑州大数据管理局回应海报新闻,此种情况属于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工作人员表示,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下面有一个社会防控部,是健康码管理的直接机构,制定赋码的规则,赋码、解码由该部门负责。

多地储户扫河南场所码后被赋红码

  辽宁大连储户肖先生告诉海报新闻记者,因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银行存款无法取出,他决定近日前往位于郑州的河南银保监局反映情况。在前往郑州前,他提前查询了郑州的防疫要求,并根据通过支付宝平台提前报备了将到达郑州的时间、地点。

肖先生健康码变红

  6月11日9时,肖先生在大连完成了核酸采样,此次采样结果为阴性。6月12日19时许,肖先生通过火车到达郑州东站。在西南出站口扫了郑州东站的场所码后,肖先生的豫康码就变成了红码,而其同车厢的乘客则没有变红码。

  在变红码后,车站工作人员将肖先生带到隔离区域,该处包括肖先生在内共有5人,均是在上文中提到的3家村镇银行的储户,5人来自不同省份,都是在扫了郑州东站的场所码后豫康码变红。

  根据肖先生6月12日23时33分的手机截图,其红码赋码来源为郑州市,原因为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入境人员。

  随后,一位工作人员带领5人乘面包车来到郑州东站附近的青龙山庄的警务室,期间陪同的工作人员均未穿着防护服。储户们询问现场工作人员健康码变码原因,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会向领导反映"。

核酸报告未出就转码

  6月12日深夜,肖先生和其他储户分开,由郑州市公安局管城分局北下街派出所民警安排至附近旅馆居住。6月13日8时,民警将肖先生接到派出所,在沟通后肖先生同意购票乘飞机返回大连。民警陪同肖先生来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做了核酸采样,并来到机场办理乘机手续。

  肖先生回忆,当时自己的豫康码为红码无法乘机,陪同的民警打了一个电话沟通,大约半个小时后的6月13日11时许,其豫康码转为了绿码。

  而肖先生的辽事通健康码还为红码,赋码方为河南。肖先生再次告知民警,民警又一次拨打电话沟通后,当日14时许,肖先生的辽事通健康码转为绿码。而两次转为绿码时,肖先生还未收到其当日做的核酸检测结果,其核酸结果报告时间为当日16时57分。

  “我拍下了郑州东站的场所码让大连的家人扫码,他们没有被赋红码。但3家村镇银行储户扫码就会变红码。”肖先生说。

  湖北武汉的王慧(化名)曾到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办理了定期存款,属于一类储户,然而到期后存款无法取出。她回忆,4月21日,她拿着银行卡来到河南驻马店市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总行询问情况。银行业务员表示非本地户口的储户表示无法查询、提款,在银行大厅里还安排了防疫人员。王慧在现场看到,只有存了活期的当地人才能从银行取出钱。

  5月23日,王慧和多位储户来到位于郑州的河南银保监局反映情况,当日大家的健康码并没有被赋红码。“我们的一个储户群有300多人,这几天很多储户都发现扫河南多地的场所码后,豫康码会被赋红码。”王慧说。

未出省健康码“变红”又“变绿”惹疑惑

  从未离开过深圳的储户袁先生告诉海报新闻记者,6月12日晚上,他从储户群里听说有人健康码变红了,他于是刷新了一下自己的粤康码,却发现也变红了。看到自己的健康码变红以后,袁先生很疑惑,自己没去过高风险地区,也未出省,怎么就会变红码呢?

被访者袁先生提供的截图

  袁先生随后拨打了深圳政务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告诉他红码是由郑州市推送到国家政务平台上同步至广东,深圳本地无法修改,只有找河南相关部门处理。袁先生随后又联系了郑州市政务服务热线,该热线则回复,不归他们管,让袁先生联系河南省政务服务热线,河南省政务服务热线给了袁先生两个电话号码,让其联系,但都无法接通,“昨天(6月13日)我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没人接”。

  然而特别诡异的是,在6月14日早上,前一日还无法接通的电话打过来问袁先生健康码变绿了没有,这时袁先生才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又恢复了正常绿色状态。海报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了由袁先生提供的河南省大数据中心的回访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6月14日中午,多名储户告诉海报新闻记者,前一日健康码还是红色的,早上已经变成了绿码。

官方回应:赋码、解码由疫情防控指挥部说了算

  针对被访储户的疑问,14日海报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了河南省卫生健康委。河南省卫健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变码的政策和疫情防控指挥部有关系,但是具体操作由各部门归口管理。”其告诉记者,自己并非这块儿的负责人,记者需要联系郑州市当地大数据管理局。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郑州市大数据管理局了解情况,“这属于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我们不负责。”大数据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郑州疫情防控指挥部下面有一个社会防控部,他们是健康码管理的直接机构,制定赋码的规则,赋码、解码都是他们负责的。

  针对储户一落地即被赋红码,是大数据检测出行程有风险,还是被人为刻意变红?大数据局工作人员表示,“需要咨询疫情防控指挥部,因为他们专门制定赋码规则,给谁解码,给谁赋码由他们说了算。”

  此前,郑州市12345热线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目前未接到“外地来郑州一律赴红码”通知,如果被赋“红码”,建议先联系信息排查专班了解赋码原因。目前低风险地区来郑州只需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出示行程码和健康码。

律师:定点赋红码涉嫌滥用职权

  针对此次健康码变红一事,四川一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小明律师认为,如果相关当事人所述属实,也即众多不应被赋予红码的人员被人为地赋予了红码,造成相关当事人无法或难以行使自身的权利,直接授意或指示对不应赋予红码人员赋予红码者,可能涉嫌滥用职权罪。

  同时,根据《信访工作条例》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信访事项发生,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超越或者滥用职权,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应当作为而不作为,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者违反法定程序,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

  林小明表示,无论当事人是去合法主张自身权利还是按照信访条例规定进行正常的信访,也不应被人为且毫无根据的赋予红码。如果分析众多当事人被赋予红码的具体原因,能够确认相关人员涉嫌违规违纪、甚至违法犯罪的,应当给予其相应处分,甚至追究违法犯罪者的刑事责任。

  林小明提到,更重要的是,这种乱作为的“骚操作”若经查证属实,不仅涉嫌侵害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甚至还可能涉嫌违法犯罪,并且还影响了当前正常的防疫工作,损害公权力部门的权威性、消磨相关部门的公信力、影响政府形象,应当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从而消弭由此造成的不良后果,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

  针对河南赋码一事,胡锡进评论,“作为一名老媒体人,我想提醒,各地的健康码只应用于纯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地方政府用于与防疫无关的其他社会治理目标,这一规则各地务需坚守。如果有哪个地方为了其他目的通过调控健康码阻止特定人员流动,这显然违反相关防疫法规,也会损害健康码的威信,损害公众对防疫的支持。这对我们的整体社会治理是得不偿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