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买5800元平板电脑才能读“智慧班”?这所中学违规收取200多万,不能只退钱了事!

2022-07-05 16:1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7433) 扫描到手机

7月4日晚,

国务院国办督查室通报

“云南普洱一中学要求

买5800元平板电脑”事件。

此消息一经发布,

今早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今日阅读量超过2.1亿次,讨论量超过8731条。

买5800元平板电脑读“智慧班”?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云南省普洱市张先生反映,思茅区第四中学以是否购买平板电脑划分智慧班和传统班,智慧班的学生需要花5800元购买平板电脑。

经核查,反映情况属实。普洱市有关部门已责令该校立即停止违规收费行为,取消智慧班与普通班分班,督促该校向719名学生退还了全部违规收费244.46万元,并将平板电脑、配套设备及教学资源收回供统一教学使用。思茅区教育局召开全区教育系统专题会议,对第四中学违规问题予以通报批评。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年初普洱日报发布的消息,2021年普洱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110元,其中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664元,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682元。5800元一套的平板和服务,对普通来来说确实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有网友评论:“这破平板能值500吗,把配置拉出来看看”

“5800?高校一年的学费啊,真敢收”

“买什么品牌长智慧?”

“不妨叫大聪明班吧”

国务院两年来已通报多起案例

学校要求学生购买平板电脑的案例已不是首次出现,此前在浙江嘉兴、安徽蚌埠等地均出现类似问题。

2020年,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第六督查组派员赴浙江省嘉兴市进行明察暗访,发现嘉兴市部分初中学校在推行教育信息化“平板教学”过程中,存在违规按“平板教学”分班、变相强制购买平板电脑和捆绑销售的教辅软件、校企合作不规范不透明、教育行政部门监管缺位等问题。

2021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公布了上述问题的整改情况。

督查发现,嘉兴市实验初级中学、秀洲现代实验学校等多所初中学校通过开展“平板教学”分班等方式,变相强制学生购买指定品牌的平板电脑,捆绑搭售教辅软件,并违规收取软件服务费。嘉兴市2.2万余名初中生参加“平板教学”,以人均支付费用5000元估算,花费超过1亿元,其中平板电脑硬件花费近7000万元。

针对上述问题,嘉兴市委、市政府第一时间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迅速部署开展“大起底、大走访、大调研”活动,对照问题逐项剖析整改,共清退平板电脑费用等7134.53万元,实现了应退尽退。嘉兴市全部暂停七年级学生“平板教学”,已按原价全部清退七年级学生平板电脑,共涉及学生8827名、金额2274.27万元;已按评估价全部退还八、九年级学生的平板电脑差价,共涉及学生16752名、金额857.22万元;已退还七年级学生自2020年9月1日后支付的和八、九年级学生自2019年9月1日后支付的教辅软件服务费,共涉及学生26545名、金额3185.89万元,之后由各县(市、区)政府统一采购教辅软件,向初中在校学生免费开放;已全部清退自2019年9月1日起向学生收取的网络流量费,共涉及学生7764名、金额817.15万元。同时,对相关责任人员给予相应的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

2021年4月19日,中国政府网站发布了一则蚌埠一中学要求学生花5800元买平板的调查结果,也曾引起网友关注。

蚌埠市王先生通过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五河县育英中学要每个学生花5800元买平板电脑,说布置作业和学习要用。

南方都市报2021年曾报道,有育英中学毕业生表示,由于五河县的学生大多选择直接上公立学校,育英中学的生源80%以上来自于周边农村,5800的平板价格对学生而言有较大负担。

安徽省政府接到国办督查室转送的问题线索后,认真组织核查。经核查,群众反映情况属实。五河县政府依据《义务教育法》等法规,责令育英中学立即停止违规收取学生平板电脑费用行为,清退全部已收费用;对违规收费问题在五河县教体系统予以通报批评,取消学校及领导班子2021年度教体系统评优评先资格,并组织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全县教体系统收费问题集中整治月”活动。蚌埠市教育局会同发展改革、市场监管、督查考核等部门举一反三开展学校违规乱收费专项督导,对全市1600所学校进行了摸排。

调查具体情况:2021年1月5日,蚌埠市五河县育英中学擅自同意涉事企业进入学校七年级部分班级推销平板电脑。平板电脑每台2200元,平台使用费1200元/年,3年须缴使用费3600元,软硬件合计须缴费5800元。该费用采用分年付款方式向学生收取:第一年收2800元,第二年和第三年分别收1500元。截至2021年1月27日,涉事企业共向育英中学七年级4个班级的234名学生发放了平板电脑,其中,142人已缴费(每人缴费2800元,合计已缴费39.76万元),92人暂未交费。

背后供货商是同一家公司?

普洱市思茅区第四中学是一所公立学校。根据该校微信公众号2021年4月发布的信息,当时,教科处副主任对智慧课堂开展以来做总结,对接下来智慧课堂开展工作进行布署,并向老师们介绍金太阳集团在辅助智慧课堂工作的三位老师。

该公众号称,金太阳集团负责人高利民老师对学校智慧课堂开展以来情况介绍,并详细解答老师们仍存在的疑问。

2021年5月,认证信息为“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的微信公号“Sunclass智慧精益课堂”曾发布消息称,思茅四中与金太阳教育在2021年5月17日于普洱市思茅区第四中学,携手开展“智慧课堂教学教研活动”。

  图片来源:微信公号“Sunclass智慧精益课堂”

颇为巧合的是,前述“蚌埠育英中学要求学生花5800元买平板”事件曝光后,据界面新闻报道,一位资深教育行业人士透露,向育英中学供货的涉事企业也叫“金太阳”,全称为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

启信宝信息显示,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地位于江西省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经营范围包括国内版图书、报纸、期刊及电子出版物批发兼零售,计算机、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销售等。

图片来源: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官网

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有限公司官网介绍称,其是一家立足于文化产业,服务于基础教育,具有强大综合竞争力,为提升教育质量、打造名校提供全方位解决方案的教育服务企业,资产净值3亿元,占地面积173 亩,员工3000余人。企业曾先后获得“全国版权示范单位” “中国版权年度最具影响力企业” “江西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等荣誉称号。

人民网评:中学以平板定班不能只退钱了事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云南省普洱市一中学以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依据,分为智慧班和普通班,要求智慧班学生按5800元/套标准购买平板电脑、配套设备及资源服务。目前当地已责令停止违规行为,清退全部收费。

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理应享受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打着教育信息化的旗号,以是否购买校方指定的平板电脑为标准进行分班,就是校方在利用自身地位进行“强买强卖”,完全违背教育的初衷,这种方式已不是简单的“吃相难看”足以形容。更何况,校方不惜以此低级手法变相强制学生和家长购买平板电脑,背后所谓校企合作牵涉的利益不可忽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还需给公众一个详尽的答复。

极目新闻评:以是否购5800元平板定分班?这是按钱分班吧!

以上这个处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钱退回给学生,平板电脑之类的教学资源依旧留作教学之用,没有造成浪费,也没有增加学生家长负担,相当于学校花钱购置了一批“智慧”教学设备。如此,所有的学生均能平等享受“智慧”教学。

借助平板电脑之类提升教学并没有错,错在不该以此为由头,向学生伸手。如果以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依据,将入学的七年级学生分为智慧班和普通班,这岂不是按钱分班,也是逼着学生家长掏钱。很明显,如果没有购买平板电脑,就只能进入普通班,这分班的依据,就变成了看谁能掏出钱来购买平板电脑,说好的有教无类,就变成了考验家长的荷包。谁又愿意孩子输在平板电脑上呢,就是勒紧腰带也要给孩子买啊,结果就是14个智慧班的719名学生,已每人缴纳3400元,谁也没有说个“不”字。

通报称,上述行为违反教育部等五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教育收费管理的意见》中“不得强制或者暗示学生及家长购买指定的教辅软件或资料”和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中“作为教学、管理工具要求统一使用的教育移动应用,不得向学生及家长收取任何费用”的规定,加重了学生家庭的负担。

既然有明文规定,不得以教学之名向学生及家长乱收费,为何还能有这样的奇葩操作?是谁出的主意?哪来的胆子这么干?又岂能只是清退了之,难道不该有个说法吗?

相关法规链接

1

学校不得强制或暗示学生及家长购买指定教辅材料

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教育收费管理意见》的通知↓↓

(六)完善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等政策。学校在完成正常的保育、教育教学任务外,为在校学生提供学习、生活所需的相关便利服务,以及组织开展研学旅行、课后服务、社会实践等活动,对应由学生或学生家长承担的部分,可根据自愿和非营利原则收取服务性费用。相关服务由学校之外的机构或个人提供的,学校可代收代付相关费用。学校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具体政策,由各省制定。国家已明令禁止的或明确规定由财政保障的项目不得纳入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学校不得擅自设立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项目,不得在代收费中获取差价,不得强制或者暗示学生及家长购买指定的教辅软件或资料,不得通过提前开学等形式或变相违规补课加收相关费用

2

作为教学、管理工具要求统一使用的教育移动应用

不得向学生及家长收取任何费用

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

(十一)规范进校合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应当规范教育移动应用的进校管理。作为教学、管理工具要求统一使用的教育移动应用,不得向学生及家长收取任何费用,不得植入商业广告和游戏。推荐使用的教育移动应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不得与教学管理行为绑定,不得与学分、成绩和评优挂钩。对于承担招生录取、考试报名、成绩查询等重要业务的教育移动应用,原则上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自行运行管理。确需选用第三方应用的,不得签订排他协议,或实际由单一应用垄断业务。鼓励高校联合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招生考试机构、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优化公共服务。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 来源:中国政府网、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教育部官网、人民网、每日经济新闻、极目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