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深一度|乡村防汛故事

2022-07-07 08:31 大众报业·大众日报阅读 (53088) 扫描到手机

◎应急准备和演练非常重要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农村群众对暴雨洪水的“厉害”认识不够,也缺乏必要的自救技能。尤其是,当前农村老龄化较普遍,老年人在灾害面前更易受伤害。因此,提高风险意识,应急准备和演练,就非常重要。走进村委大院,村党支部副书记陈振国手里正拿着一沓文件,这是高家店村的《山洪灾害防御预案》,共12页。按照“一村一策”的要求,这个预案由新泰市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翟镇水利站、翟镇高家店村委共同编制。

◎消除隐患必须下足精细功夫

采访中,常有干部群众说,防汛抗洪要在薄弱环节和风险点上,下足精细功夫,让各种风险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对于防汛来说,很多工作要在汛前干好干实,大雨来了才能经受住考验。一条深约三米的排水渠,全部铺着石头,仔细一看,两侧各有一排排水孔。“排水孔连着蔬菜大棚下的排水管,当地下水位超过排水孔时,水就流进河道,很快排出去。”冯家尧河村“两委”成员李友堂说

◎集中培训提高乡村防汛队伍专业性

各镇街,各社区、村庄组织起来的队伍,缺乏一定专业性,也存在老龄化的问题,一般只参与群众的自救和群众间的互救。在各镇街安排下,他们每年进行人员转移、穿堤道口封堵等实操演练,提升其救援能力。黄家庄村的弥河大堤上,身穿红马甲的村民黄同生,是一名志愿巡河员。他的电动三轮车上,有救生衣、救生圈、救生绳、手持喇叭、哨子,还有两根长竹竿靠在旁边的大树上。

◎希望能有更多资金和技术支持

实际上,无论是智慧平台建设,还是人员配备,都少不了资金支持。“建立长效机制,人很关键。怎么让直面水库安全隐患的巡查员工作负责、到位?工资必须得有保障。”刘忠文说。

■文章全文

6月底以来山东连续遭遇大范围降雨,各地防汛的弦绷得更紧了。如果降雨过多,农村更容易受灾,应该怎样防范?记者选择平原地区的一个街道和山区的一个乡镇,进行蹲点采访。

“应急准备和演练非常重要”

6月30日上午,泰山东麓的新泰市翟镇,刚刚经历了今年入汛以来的第一场强降雨。“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翟镇水文站站长李兴达,拿起记录本给记者看。

“从20多年前参加工作开始,我就记录降水量。你看这些数据,今年是最大的。”经新泰市水利局测算,这场强降雨来得急,而且来得猛,防汛压力较大。

新泰市三分之二的区域是山地、丘陵,水资源匮乏。多年坚持兴修水利,现有大型水库1座、中型水库4座、小型水库171座,还有许多塘坝,数量庞大的“水袋子”在山间星罗棋布。

翟镇有小型水库7座,下雨这几天,李兴达一直奔走在水库、河道、村庄之间。“一下雨,我们就往外跑,哪里雨大去哪里。”7座小型水库,成了他的心头大事。汛期来临前,李兴达就催着水库管理员巡查,还要前往各村指导针对山洪的应急演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农村群众对暴雨洪水的“厉害”认识不够,也缺乏必要的自救技能。尤其是,当前农村老龄化较普遍,老年人在灾害面前更易受伤害。“因此,提高风险意识,应急准备和演练,就非常重要。”李兴达说。

跟着李兴达的脚步,我们来到了高家店村。一条馗龙河,自北向南穿村而过,河长860米,不少村民的房屋就是依河而建。“这是易发生山洪灾害的重点防御村之一。”李兴达告诉记者。

走进村委大院,村党支部副书记陈振国手里正拿着一沓文件,这是高家店村的《山洪灾害防御预案》,共12页。按照“一村一策”的要求,这个预案由新泰市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翟镇水利站、翟镇高家店村委共同编制。

“这几天下大雨,俺们在村委值班,被窝就在隔壁屋。”陈振国65岁,头发已半白。

按预案要求,进入汛期,村里每早9点测报水情,逢降雨加密测报,逢强降雨短时连续测报。村防御领导小组及各工作组人员24小时不离岗,轮流值班,手机24小时开机。“有了预警,镇上就把消息发到微信群里,俺们及时往村民群里转发。同时启动村里的大喇叭,反复播报,确保不会用手机的人能听见。”陈振国边说边从仓库拿出了两个物件——手摇报警器和大铜锣。

“这是市水利局给村里配的,能兜底。要是情况紧急,电、网都停了,就用这个给全村报警。”陈振国边说边操作起了拳头大小的手摇报警器。

“这么一转它就能响,轻快,方便。”李兴达说,“铜锣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才用,这在农村还是挺实用的。”

而150公里之外的寿光市洛城街道,机械设备在防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6月29日,记者到了洛城街道黄家庄村。村子位于弥河下游东岸,地势低洼,地下水位高。全村以种蔬菜大棚为主。村民的不少大棚,位于低洼易涝区,雨后容易积水。

“咱村这几年汛期的极端天气较多,因此大家伙把防汛看得越来越重。”村党支部书记黄春海说,村里防汛下了大功夫,在汛期预警、监测、应急救援等方面作了准备。

黄家庄村备了5000个沙袋、一台挖掘机、一台铲车、一台推土机和两辆翻斗车。村里还成立了防汛小组和30人的巡逻队伍,在街道指导下进行了预演,设置了避灾逃离路线。

洛城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方腾说,今年4月汛期来临之前,就要求各村提前制订完善防汛应急方案,成立巡逻队、抢险队、安全转移队3支队伍,落实人员,明确分工。各村要绘制大棚易涝区排水示意图,安排专人巡视管道、沟渠疏通情况,防止汛期出现异常导致排水不畅。

6月7日早上5点20分,洛城街道举行防汛抢险演练,冯家尧河村是抢险演练点之一。村党支部书记李友彬说,在大棚低洼易涝区,他们演练了“遭遇强降雨,急需强排积水”。

当天,演练开始命令一响起,街道防汛抗旱指挥部立马下达调集命令,机械车辆一辆接一辆进入现场,在不同物资堆放处等待的工作人员迅速行动,一组接一组往车上搬送封堵物资,满载后车辆立刻赶往指定低洼地点封堵。

这边紧锣密鼓地“堵”,那边热火朝天地“排”。救援队伍和村民志愿队伍一路跑动到抽水泵处,熟练地打开机器,展开强排作业。十余台抽水机齐转,发出“轰轰”的声响,救援人员盯在机器旁边,观察积水强排情况。人和机器,只为了一个目标——保障大棚安全。

“现在大棚基本实现了电气化,国网寿光供电公司对河道内的基杆塔分级分区管控,距离主河槽30米范围内基杆全部进行了迁改,这样我们就更放心了。”李友彬说。

消除隐患必须下足精细功夫

记者刚到冯家尧河村时,天阴了下来,眼看一场雨就要到来。

“快上车,带你去看看河道。”今年65岁的河道巡查员李庆祥,骑上小三轮,要再检查一番康河河道。

五六分钟后,康河到了。说是“河”,其实是一条深约三米的排水渠,全部铺着石头,仔细一看,两侧各有一排排水孔。

“康河本来是个小沟渠,我们进行了整修,排水孔连着蔬菜大棚下的排水管,当地下水位超过排水孔时,水就流进河道,很快排出去。”冯家尧河村“两委”成员李友堂说。

冯家尧河村蔬菜大棚位于村子南部,地势低,距寿光的另一条主要河流——丹河,只有1公里左右。

“一到汛期,晚上总睡不踏实。咱村大棚多,大家伙儿就怕下大雨积水,种的菜遭殃不说,大棚也有坍塌的风险。”李庆祥说。

为了解决排水问题,当地下大气力铺设地下管网,整修排水渠,配套桥涵闸建筑和移动式强排泵站,让水有处可流。“近两年大雨过后,排水效果明显,来雨时积水情况缓解,水很快排出。”李友彬说,“有大棚的,家家户户都配了抽水泵,两下结合,能发挥不错的作用。”

最近降雨频繁,弥河、丹河等河流堤防上出现部分雨淋沟。“雨淋沟是堤坝的常见隐患,如果不能及时修复,雨淋沟会不断发展,导致堤坝产生薄弱断面,易引发险情。”寿光市水利局副局长刘建伟说。

各支河道管护队伍分别成立了应急小组,对降雨后出现的雨淋沟调度机械修复。同时,增加管护、巡查力度,消除堤防存在的隐患。对降雨冲刷造成损坏的大型雨淋沟,用翻斗车、挖掘机等调运土方压实;小型雨淋沟由巡查队员用备用土方压实修复并及时补充备用土方。

采访中,常有干部群众说,防汛抗洪要在薄弱环节和风险点上,下足精细功夫,让各种风险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

站在新泰市翟镇古子山水库的闸坝旁,李兴达感叹,汛期来临前腾出库容起了作用,这次强降水过程中,水库没有水溢流到下游。

“从今年二三月份,根据市水利局的调度,我们就开始提前放水,既为下游提供灌溉用水,也为迎接汛期作准备,陆续放到了水位线三四米以下。”李兴达说。

对于众多“上了年纪”的小水库,出现病险难以避免。“去年我们作水库安全鉴定,有一座小型水库北吕水库是三类坝,存在安全隐患。”新泰市水利局局长刘忠文说,如果不能除险就得空库运行。通过向上争取部分资金,今年5月底,新泰市汛前完成了北吕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并开展完工(蓄水)验收。

“就算是空库运行,心里也是提心吊胆。这样加固以后,就放心了。”刘忠文说,对于防汛来说,很多工作要在汛前干好干实,大雨来了才能经受住考验。“以后新增的小型病险水库,我们将按照‘当年鉴定、翌年加固’的原则实施除险加固。”

集中培训提高乡村防汛队伍专业性

寿光市洛城街道黄家庄村的弥河大堤上,身穿红马甲的村民黄同生,是一名志愿巡河员。他的电动三轮车上,有救生衣、救生圈、救生绳、手持喇叭、哨子,还有两根长竹竿靠在旁边的大树上。

每天早上6点到晚上8点,或骑三轮车,或步行,黄同生来来回回地在大堤上巡查,查看是否有乱倒垃圾、乱搭乱建的情况;雨后排查大小型雨淋沟损坏情况并及时上报;对堤防坝坡、坝肩的杂草及时清理。黄同生还承担着防溺水的任务,看见有人接近水面,他就拿起喇叭喊一声。

“我是从2019年开始做这个的,今年是第三年。年纪大了种不了大棚,每天在河上转转,村里给我一天60元的补贴。”黄同生说,汛期来临,各村都成立了志愿巡河队。

在寿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大屏幕上,可以通过摄像头实时观察巡查队员的工作情况。

“我们为巡查队员配备了对讲机,可以实时查询、汇报管护范围内的情况。管理人员还可以通过智慧水利系统,准确地进行人员调度。”刘建伟边演示边说,为了提高工作能力,会定期请专家进行技能培训。

在新泰,乘车爬上一座山后,桃兰峪水库渐渐露在眼前。

这是一座小(2)型水库,总库容99.8万立方米。水库的水由山洪沟的水汇流而成,对于下游的五六个村庄来说,这算是一个“头顶库”。

水库旁边立着3块牌子:桃兰峪水库工程管理与保护范围公告牌、新泰市村级湖长公示牌、桃兰峪水库大坝安全责任人和防汛三个责任人公示。

为了压实安全度汛责任人责任,新泰明确了171座小型水库防汛行政责任人、技术责任人和巡查责任人。“一般而言,行政责任人与湖长是同样的人,将防汛责任与河湖长体系衔接。”刘忠文说。

桃兰峪水库的巡查责任人——下松山村村民时亮说,他的工作是巡检坝顶、溢洪道、放水洞,发现问题及时报告。报告以后,由专门的公司进行维修养护。

新泰探索小型水库管理新模式,对小型水库推行管理、养护、维修分开的“三分式”管理,即安全管理选聘制、日常养护物业化、工程维修统筹法。

由乡镇街道选聘小型水库安全管理员,承担工程巡查、防汛报汛、制止违法行为等职责;将全市171座小型水库划分5个片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委托5个物业公司进行工程日常的养护;小型水库工程维修全市统筹,委托有资质单位设计,通过公开招标选择有资质的施工单位实施。

除日常养护队伍,应急队伍建设也必不可少。

在寿光市黄家庄村,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大雨来临之前,村里三四位有农用车辆的村民,主动找到村“两委”,说防汛时需要车辆可以联系他们。

遭遇了几次洪水,村民防汛意识极大提高。黄家庄村村民自觉参与村镇、街道组织的防汛工作,党员和村民代表随时能充实到应急队伍里。

寿光市应急管理局的张小兵介绍,寿光设置了“千人常备队”,由部分政府部门和几家国有企业人员组成,分成5支抗洪抢险综合救援队,同时将国有企业中能够调配的工程机械编入5支队伍中,每支队伍确定好联系人、总指挥、指导专家等。“每年,我们都会对他们做一个集中的培训,在讲授防汛基本常识的同时,也进行搭建围堰、操作发电机等实操演练。”

此外,他们还针对化工园区设置了专门的抢险救援队伍,由园区内企业的工作人员组成,各企业针对自己的行业特点进行专业培训。

“还有就是各镇街,各社区、村庄组织起来的队伍。”张小兵说,这部分队伍缺乏一定专业性,也存在老龄化的问题,一般只参与群众的自救和群众间的互救。在各镇街安排下,他们每年进行人员转移、穿堤道口封堵等实操演练,提升其救援能力。

“建立长效机制,人很关键”

在寿光市应急指挥中心,气象云图、雷达回波图和台风路径图等信息清晰地显示在了大屏幕上,雨量列表、河道流量等数据实时滚动。

“智慧应急平台整合了水利、气象、应急、公安和大数据中心等部门业务系统的相关资源,主要包含气象预报预警板块、防汛物资库板块、防汛救援队伍板块、智慧水利板块。”张小兵说。

寿光市自主开发了智慧水利公共服务平台。该平台包含了寿光所有的防汛信息和工程信息,将巡坝统计、水文雨情、视频监控、重要防汛位置、应急物资装备、工程质量等信息全部纳入其中。

“在弥河和丹河等重要河流的两岸,共配备了近1000部摄像头,目前已全部开启,对各重要河段实施24小时监控。”刘建伟介绍。

新泰市目前有智慧城市水库信息化平台和水利工程动态监管系统两个水库监管平台。记者在现场通过高清摄像头,能看见水位距离水库汛限还有多少。新泰市水利工程动态监管系统通过在水库建设自动监测站点,实现对小型水库水位和雨量的实时监测。“超出汛限水位之后,该水库在地图上显示的图标就会变为红色。”新泰市水旱灾害防御中心主任刘继华说。

“直观及时了解水利工程工况、水情、降雨等状况,可以为水利工程管理及防汛调度决策提供支持。防洪的另一面是水资源合理利用,利用科技手段,在保证群众安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拦蓄水资源,实现水资源优化配置。”刘继华表示。

实际上,无论是智慧平台建设,还是人员配备,都少不了资金支持。“建立长效机制,人很关键。怎么让直面水库安全隐患的巡查员工作负责、到位?工资必须得有保障。”刘忠文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寿光通过政府购买第三方服务的方式,创新组建“专业养护+行政监管”的“5+1”队伍,一年约花费1000万元。对此,当地财政投资1000余万元设立了水利工程维护专项资金。

新泰市水库管理员时亮,每月能拿到2200元工资。除此之外,还有绩效考核,考核部分每年最多能有5000多元。这有赖于新泰市水库管里体制改革示范县的建设。2014年,新泰被列入全省首批小型水库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县。2018年被省水利厅评定为山东省小型水库管理体制改革标准化县。2020年12月,被省水利厅评定为“山东省第二批深化小型水库管理体制改革示范县”。水管员工资正是来自省、市、县三级水管体制改革配套资金。

谈及下一步工作,刘继华说,希望能有更多资金和技术支持。

(实习生 孙智蒲 参与采写)

暴雨预警解除 防御仍不松懈

山东黄河河务局启动黄河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

□记者 方垒 报道

本报济南7月6日讯 受3号台风“暹芭”残余环流和西风槽共同影响,自6月5日傍晚起,我省自南向北迎大范围强降雨过程,全省平均降水量超过50毫米,6日下午降水减弱,省气象台6日16时解除暴雨黄色预警,继续发布海上大风黄色预警。

省气象台降水数据显示,5日17时至6日16时,全省共有115个县(市、区)、1695个乡镇出现降水,平均降水量54.6毫米。各市平均降水量分别为:滨州98.1毫米、济宁92.7毫米、淄博91.5毫米、泰安86.9毫米、东营84.3毫米、菏泽80.4毫米、临沂73.8毫米、枣庄72.9毫米、济南67.5毫米、潍坊43.8毫米、德州43.1毫米、日照30.3毫米、聊城29.6毫米、青岛3.7毫米、烟台1.4毫米,威海无降水。降水量排在前3位的气象监测站均在菏泽,最大降水量为菏泽定陶南王店站212.5毫米。

受此次降雨影响,大汶河流域出现明显涨水过程。记者从山东黄河河务局了解到,根据当前水情实况和降水预报,预估大汶河流域戴村坝水文站可能出现1500立方米每秒左右洪峰,黄河防总于6日12时启动黄河下游防汛Ⅳ级应急响应。为确保东平湖防洪安全,山东黄河河务局于6日16时启动山东黄河水旱灾害防御Ⅳ级应急响应,要求各级、各部门,特别是东平湖管理局要按照Ⅳ级应急响应机制,密切关注雨水情变化,强化工程巡查防守,提请政府做好洪水防御相关工作,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防洪安全。

省气象台6日16时继续发布海上大风黄色预警:6日夜间,黄海北部南风7-8级阵风9-10级,渤海北风7级阵风8-9级,渤海海峡和黄海中部南风7级阵风8-9级;7日白天,渤海北风6-7级阵风8级转南风5-6级,黄海北部和中部南风6-7级阵风8级减弱到5-6级,渤海海峡南风转北风5-6级。

未来三天,我省仍多雷雨或阵雨天气过程。6日夜间到7日白天,滨州、东营、鲁中和半岛地区天气阴有小到中雨局部大雨转多云,临沂和日照天气阴有阵雨转多云,其他地区天气阴转多云。7日夜间到8日白天,半岛地区天气阴局部有阵雨转多云,其他地区天气晴间多云。8日夜间到9日白天,鲁南地区天气多云转阴有雷雨或阵雨,其他地区天气晴间多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