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老兵“烽火记忆”——他曾在枪林弹雨中冒死架起通讯生命线

2022-07-11 15:1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95516)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鲍福玉 杨阳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朱佳鑫

16岁参军,18岁入党,他的青春灿烂于惊涛骇浪,苔花虽小,仍坚持于硝烟中盛放……说起战斗,说起家乡,这位老兵用最朴实的话说出最坚定的信仰,他说:“没有别的,就想保家卫国。”91岁的老兵戴令走过追光的少年,行过抱薪的中年,双眸湛湛,清澈一如从前。在这段峥嵘岁月中,呼啸的敌机、纷飞的战火都不是他惧怕的因由,“我也怕,怕打不赢,怕守不住身后的阵地”,他如是说。他和战友们怀着这样的“惧怕”,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保卫胶东、南下长江、激战长津湖……死死守住身后的星火,终于,势成燎原,红色亮遍华夏神州。

91岁的戴令

“去了就不要怕死,不要当逃兵”

戴令原名戴连章,1931年生于山东荣成戴家庵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我10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家里有爷爷,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一大家子全靠母亲一个人照顾!”戴令告诉记者,那时候家里没有土地,就只能忍受地主的盘剥,生活非常困苦,后来荣成沦陷为日本占领区后,老百姓的生活更难了。

“一家老少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候花生皮都得碾成粉糊做成饼子吃。”戴令说,那时日本兵差不多六七里路就有一个据点,三天两头地到村里扫荡要粮,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就在村民们感觉暗无天日、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中国共产党给大伙带来了曙光。

91岁的戴令抚摸自己穿过的军装和奖章

戴令说,家乡沦陷后,其实一直有地下党在活动,但他们行动都是秘密进行,虽然他也知道共产党是为人民,但没有机会接触上。直到后来一次村干部悄悄找到他,问他怕不怕死,敢不敢参军解放全中国,他这才算与党组织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戴令说,自己参军的决定取得了母亲的支持,出发的时候,母亲没有像其他妇女一样哭哭啼啼、千叮万嘱,“她一滴泪都没有流,拉着我的手说,咱不去就不去,去了就不要怕死,不要当逃兵。”

戴令和老伴

1949年,戴令参军两年后,母亲因病去世,没能再见老人一面也成了他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这是我母亲送我的最后一句话,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但我现在可以说,她的话我做到了!”戴令说。

冒着炮火送信,身边两战友牺牲

1947年2月参军,戴令先在县大队当兵,后来又调到华野九纵二十六师七十八团,1949年又整编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某团。“我在部队里是通信员,这项工作有时候是传递指令,有时候铺设电话线,根据战场的需要随时待命。”戴令说,送信的途中,耳边经常是子弹呼啸而过的“嗖嗖”声,身边是炮弹炸起的呛人焦土,他们只能边躲避炮火,边匍匐前进。

年青时的戴令

在汶河战役期间,戴令和两名战友执行铺设电话线的任务,当时他们拿着电话线在谷子地里匍匐前进,国民党的飞机突然发现了他们,冲着地面就投了一枚炸弹,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炸弹在戴令和战友身边炸开了花。“我眼前一黑就炸蒙了,再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两名战友当场被炸牺牲!”戴令说,顾不得悲伤,他强忍泪水继续前进,终于将任务及时完成。“那时候也不知道怕了,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完成任务。”

经过两年的战火淬炼,戴令革命意志更加坚定,因为作战勇敢,任务完成得好,1949年3月,他终于通过了党组织的考验,正式成为一名中共党员。

戴令的入党资料

入朝作战,衣服和身体冻在了一起

在部队期间,戴令所在的华野九纵、二十七军是我军赫赫有名的“王牌军”,他先后参加了胶东保卫战、潍县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抗美援朝……四次记功,获得勋章六枚。

戴令展示的部分奖章

围歼黄伯韬、追击杜聿明……当时惊心动魄的战场,老人依然历历在目,他说,最不能忘怀的还是在抗美援朝时的长津湖之战。1950年11月,戴令所在的二十七军某团秘密进入朝鲜,直插长津湖新兴里。“首长说,入朝作战一是打后勤,二是打通信,这更给我们通信兵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戴令说,由于时间紧迫,战士们入朝时穿的还是单衣,并没有御寒的棉衣,而11月底的朝鲜早已冰天雪地、极度严寒,白天零下三十多摄氏度,晚上更冷,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在执行任务时经常要在雪地里爬着走,身上的衣服、鞋子直接就与身体冻在了一起。

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刻,1950年11月27日,随着夜幕降临,志愿军向美军陆战1师第7步兵师发起总攻,长津湖血战正式打响。“每天有几百架飞机攻击我们,还有坦克、大炮助阵,我们隐蔽的山头的土都被炸了一层又一层。”戴令说,密集的轰炸让电话线一次次被炸断,他和战友一次次冒着枪林弹雨重新将电话线接好,前面的战友牺牲了,后面的战友就立即顶上去。“电话线就是生命线,需要我们用生命去保护。”戴令说,战场上瞬息万变,多一份及时的信息,部队就多一份安全,战友们也能少些牺牲,终于在各兵种战友的紧密配合下,面对着悬殊的装备、极端恶劣的环境,志愿军战士靠着顽强的信念和毅力,一点点将美军主力部队瓦解,至1950年12月1日,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除少量美军突破包围外,其余均被歼灭或俘虏。

而这其中就包含着美国王牌军“北极熊”团。“长津湖之战是无数战友用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的胜利。”戴令说。

“年纪大了,我时常想起那些前仆后继的战友,他们为了新中国牺牲了,想想他们,我就觉得吃再多苦也毫无怨言,现在的生活条件很好了,感谢党,感谢国家。”戴令说,他很满足现在的生活,看着人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好,国家越来越强大,他真的是打心眼里高兴。他常常教育自己的孩子,要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要牢记共产党的好,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祖国为社会多做贡献。

戴令闲时坚持看书学习

如今,已经91岁高龄的戴令谈起过去弥漫着硝烟、充满了坚守的故事,双眼依然亮起坚毅的神采,背起入党誓词仍旧克制不住激动的心。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青春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