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通知迟迟不露面,撒泼无果还报警……记者直击执行现场,不动真格“老赖”不露面

2022-07-25 16:0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262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实习生 彭天琪

贷款买“豪车”后断贷,银行将车主起诉致银行,判决生效后,上述车主仍未履行义务,某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近日,记者跟随执行法官一起前往即墨、城阳和崂山区查扣奔驰、宝马、吉普大切诺基、凯迪拉克等被执行车辆。记者现场看到,“老赖”们有的撒泼骂人,有的自称冤枉,有的“好面子”,表现不一。法官法警们严格执行,各个击破,6辆被执行车辆成功扣押,有力打击了“老赖”的嚣张气焰,取得了良好的执行成效。

叉车准备将被执行车辆移走

核酸检测偶遇被执行车辆,“不扣车都不行”

7月12日下午,孙兴文法官跟同事们去金孚大厦附近做核酸。走在路上时,孙法官发现旁边停着的一辆奔驰车非常熟悉。为啥这么熟悉呢?孙法官盯着车牌号看了看,原来是明天准备扣押的车辆之一。“实在太巧了,那辆被执行车辆正好被我们撞见,真的是不扣它都说不过去。”事不宜迟,扣车行动马上开始了。

“跟被执行人联系,对方一直没露面,说自己在外地,回不来。等了一会儿没人过来,我们就准备开始拖车,拖车一来,对方也出现了。”孙法官告诉记者,很多被执行人都是不到最后不露面。“我问他人不是在外地吗?他没吭声。”被执行人一看拖车都来了,自己的东西还在车上,没辙了只能交出车钥匙。

执行法官清点即墨某小区宝马车车内物品

被执行车辆停在单位院子里 及时交出车钥匙

7月13日一大早,执行法官就出发了,前期法官利用大数据手段,成功追踪到被执行车辆位置。第一辆车的位置显示在即墨某医院,根据相关信息,法官认为被执行人应该是医院的工作人员。7月13日上午9时许,法官法警们赶到现场,红色凯迪拉克停在医院院子里颜色很是扎眼。法官法警们随即给车贴上了封条,执行法官孙法官拨通了被执行人电话,通知对方尽快赶到现场收拾车内物品、交出车钥匙。大概20分钟后,穿着浅蓝色衬衫的一瘦瘦的男子姗姗来迟,自称是对方的丈夫,收拾了车内物品,及时交出了车钥匙并在相关手续上签了字。到此,第一辆车被顺利扣押。

凯迪拉克车主的丈夫办理车辆扣押手续

停在北宅街道某公司院子里的白色吉普车也是被执行车辆。13日下午两点半左右,执行法官抵达该车辆停放位置,随后一名女子出来称这是自己的车。

对于法官法警们在公司院子里的扣车行为,她觉得很丢脸,提出去公司外解决。法官法警们尊重被执行人的想法,随后来到了公司门外的路边。“我记得贷款都还清了,不欠钱了啊。扣车可以,你们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这么多人突然来到我工作的公司,让我回去怎么跟同事说啊,我才在这工作21天,你们让不让人活了。做生意被骗我也很不容易。”被执行人边说边委屈地擦眼泪。

孙法官告诉因为任某,法院扣押被执行车辆是不需要提前通知的。

因为觉得丢脸,被执行人很快交了车钥匙,只把车里的包和几件小物件收拾了出来,其他东西都留在了车里。“那么多东西我没法拿,还得回去上班,改天我去法院拿。”

被执行车辆使用人妨碍执行公务被采取强制措施。

拒不配合交钥匙 骂人撒泼还报警

13日上午10点,执行法官到达即墨区蓝鳌路某小区,扣押一辆黑色奔宝马。“你是不是鲁Bxxx的车辆使用人?我们现在就在你车这里,要把车开走,赶紧过来交一下车钥匙,不然由此带来的损失由你自行承担。”执行法官通知后,车辆使用人一直没有出现,还声称车里有5万块钱,“丢了钱你们要负责任!”

时间一点点过去。记者注意到,旁边邻街商铺二楼有一群人在围观,时不时还拍视频、打电话。10点51分,车辆使用人还没出现,叉车开到宝马车旁,准备强制拖车了。这时,一名女子突然从路边出来,情绪激动,嘴里大声骂着难以入耳的脏话。“你们凭什么拖我的车?谁欠钱你们找谁去。”该女子拒不配合交车钥匙,法警们当机立断,对其采取强制措施。面对法警们的强制执行,该女子一直破口大骂,试图挣脱。最终,该女子被戴上了手铐,坐在了警车里,法警们也拿到了车钥匙。

这时,旁边二楼围观群众的其中一位坐不住了,到现场询问警官能不能把车里的一串钥匙给她,是家里的钥匙。“早干嘛去了?楼上站了这么久也不下来,就光看着。”

孙法官告诉记者,扣押车辆时,很多被执行人迟迟不露面,非常影响扣押进度。而每当最后开始拖车时,被执行人就露面了。“因被执行人出现这种行为,我们还需要清点车内物品连带车辆一并扣押,整个清点过程持续了接近20分钟,非常耗时。”民警清点车内物品时,发现车内有15000元现金,取证后随即扣押。

成功扣押车辆后,法官法警们将该女子带往附近的即墨法院执行局,对其开展教育工作。

被执行车辆使用人报警后即墨公安现场询问

中午12点半,法官再次就扣押车辆相关手续让其签字,该女子拒绝,往宝马车后备厢旁边一坐,“不把15000块钱给我我就不走,那是我的钱。车你们随便扣可以,但凭什么要扣我的钱?你们就是欺负我。”法警们将她从车上拉下来,依然不依不饶,“你们没资格扣我的钱。”

随后,该女子拨打了一个电话,称法官法警打人,让对方快来。

原来是她报警了。之后民警到了,该女子向警察展示自己身上的“伤”,并诉苦称法院打人,15000块钱也不给,“我低血糖,他们还硬要把我从车上拉下来。我不舒服去医院也不让去。”法官说明了情况,看在民警没有站在自己这边,她开始消停了。

“钱我们先扣下了,你说钱是你的,明天上午可以去法庭上说明情况。”在法官的坚持下,该女子无计可施了,只好去收拾车里的物品。

孙法官的手机因为拍照片录视频,已经快没电了,“以后必须得随身携带充电宝了”。一位同行的法警连忙说:“我这有我这有。”

执行干警查扣大切诺基

情绪激动难自控 原因“各有千秋”

下午1点50分左右,执行法官驱车来到了城阳区元盛路某公司,停在院子里棕褐色的宝马X5是这次要扣押的车辆,法官询问旁边房间的一位女士车是哪位的,对方称可能是员工的,帮忙打电话问一下。几分钟后,一位中年男人从不远处走过来,称是宝马车车主。随后,刚刚那位女士若无其事地出来收拾车里的个人物品。“先把钥匙交出来。”法警按照程序,喊了一句,那位女士没有在意,继续收拾东西,法警又重复了一遍。顿时,对方火冒三丈:“你吼什么?你对我吼什么?交钥匙就交钥匙,你凭什么对我吼?”法警没有继续说话。后续流程扣押车辆还算顺利。

执行干警对宝马X5进行扣押

最后一辆奔驰车在崂山区沙子口街道某小学旁。车身布满一层灰尘,像是最近没人开过的样子。执行法官电话通知对方,但一直无人接听,无奈,只能短信告知。因为车辆使用人不在场,无法交车钥匙,法院只能对奔驰车强行开锁并拖车。奔驰车所在的路并不宽阔,拖车费尽周折才顺利开到奔驰车旁边。这时,巧合的是,通过手机号加车辆使用人微信,对方居然同意了,说一会儿就到。

车辆使用人是一位壮汉,与跟他身形差不多的一位女士一同走了过来。他对法院扣押车辆的行为很疑惑:“事情没解决吗?我找人处理了这件事情的,是没处理好吗?”法官向他说明了情况,对方还算配合,在相关材料上签了字。

执行干警查扣宝马车

同行的女士把车内很多瓶矿泉水和零散物品收拾了一下,满满一箱子。在纠结一些小物件要不要都收拾带着时,地上箱子里的矿泉水滚了出来,顺着坡路往下滚,女士赶忙去捡,这时,壮汉突然发怒,大声吼道:“要这些干什么,都扔了!”一边说着一边气愤地把东西扔后备厢。“干嘛扔了?”女士又从后备厢往箱子里捡东西。法官见状,安抚他情绪,“别气别气,事情一步步慢慢解决。”

回到市南法院,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我们平时一出来就是一整天,一般午饭就随便吃点,水也来不及喝。”孙法官说,扣押车辆是常见的强制执行措施,但由于车辆活动范围广、机动性大,因此扣押车辆的过程中难免困难重重。虽然如此,失信被执行人也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执行法官必会克服困难、重拳出击,让“老赖”无处可藏,用法律利剑切实维护当事人的胜诉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