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45家钥匙,可心里却有一把锁无法解开……这个“齐鲁最美警察”爸爸为孤儿招亲

2022-07-27 20:5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310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蒋凯  实习生  刘语彤  图由受访人提供

“我们家龙龙长得不错的,身高1米75,身体壮壮的,还掌握电脑技术。希望大家帮忙,给龙龙找个女朋友吧。”7月22日下午2点半,在“齐鲁最美警察”马怀龙警官的事迹报告会上,马警官并没有过多的讲述自己的事迹,反而为自己帮扶的孤儿徐龙抛出绣球,对参会的媒体朋友发出请求,希望为徐龙找到女朋友。马警官的这一请求,让会场里响起了阵阵的笑声和掌声。

工作后合影

徐龙家合影

手握45家钥匙,可心里却有一把锁无法解开……

马怀龙2008年从部队转业参加公安工作,现任市北分局兴隆路派出所社区民警。14年里,马警官每天穿行在辖区的大街小巷,奔忙在片区的7000余户家庭之间,做了6840余件好事,写下了40本工作日志,手中保管着45把困难家庭的钥匙,被社区居民誉为:“孤儿的好爸爸、孤寡老人的好儿子、困难家庭的好帮手、社区居民的贴心人”。

在老人家吃饺子

在徐龙工作楼下合影

马警官手中的钥匙,可以轻易的打开困难家庭的家门,走进他们的生活,敞开他们的心门。可在马警官心里却有一把锁,无法解开,那就是45把钥匙主人里最年轻的孤儿徐龙,今年已经25岁了,还没有女朋友。

在徐龙身上,马怀龙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

2012年11月,马怀龙警官从社区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那里得知徐龙成为孤儿的情况,他第一时间就赶往徐龙的家。

马怀龙敲开了徐龙家的门,徐龙探出头来,眼睛里充满警惕。马怀龙和蔼地笑着说:“我是咱这片的社区民警马怀龙,可以进来吗?”徐龙没有说话,只是让路示意他进来。马怀龙进门一看,家里很凌乱,明显许久没人收拾了。看着桌子上摆着一碗吃了一半的方便面,马怀龙问徐龙:“你一直吃方便面?”徐龙讷讷地点点头,马怀龙走进厨房一看,除了一塑料袋方便面,什么也没有。“你等一会,我一会就回来!”说完,马怀龙立即到楼下的超市里买回了菜,开始忙着给徐龙炒菜做饭。徐龙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关心徐龙的工作

饭很快做好了,很久没有好好吃饭的徐龙,面对香喷喷的饭菜,很快就狼吞虎咽起来。马怀龙说了声“慢点吃”后,开始收拾起屋子来。徐龙吃完饭,马怀龙坐在他身边拉着他手说:“孩子,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一定要好好吃,总吃方便面可不行。这样以后你的中午饭和晚饭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徐龙还是没吭声,但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目光也开始和马怀龙有了交集。

第一次见面有了成效,这给马怀龙带来了信心。他马上与居委会的领导一起,到徐龙的初中学校找校长说明情况,希望学校能帮着解决徐龙上学时的午饭问题。学校非常支持,同意徐龙上学期间午饭就与老师们一起吃。晚饭,马怀龙值班时,他就把徐龙接到所里一起吃饭,不值班时就把他带回自己家里,给他做好吃的。

在马怀龙家中吃饭

办公室合影

有一次马怀龙在徐龙家帮他做饭,徐龙默默站在一边看。马怀龙说:“徐龙,去写作业吧,饭一会好了我叫你。”徐龙却怯怯地说:“马警官,你做的饭很好吃,我也想学学。”这是他们认识后,徐龙第一次主动说话,马怀龙高兴地说:“好的,孩子,我来教你。”从洗菜到炒菜,马怀龙手把手教着徐龙,很快一盘热腾腾的韭菜炒鸡蛋就出锅了。徐龙夹起一块送到马怀龙嘴边,马怀龙一口吞下,说道:“味道不错啊,你快尝尝。”徐龙也吃了一口,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而马怀龙的眼里却流下了泪水,他知道他终于打开了徐龙的心门。

2013年9月,徐龙考上了职业高中,原本该高兴的徐龙却因为学费问题愁眉不展。马怀龙看出了徐龙的心思,他四处奔忙为徐龙凑齐了高中三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一次马怀龙像往常一样去学校看望他,此时正值初夏,马怀龙看到徐龙睡觉盖的仍是冬天的厚被子,第二天马怀龙就给他买来一床薄薄的羊毛被,在接过被子的那一刻,徐龙低下头流下了泪水:“马叔叔,您比我的父亲对我还好,你就是我的警察爸爸!”

在派出所吃饭

2016年6月,徐龙考上了大学,他将这个好消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他的“警察爸爸”。马怀龙在真心为徐龙高兴同时,又再次奔忙,通过各种途径,解决了徐龙大学三年6万多的学费和生活费。马怀龙用自己的爱,用超越血源的亲情,让徐龙走出了失去亲人的阴影,变成了一个开朗热情、好学上进、富有抱负的阳光大男孩。

2019年7月份,徐龙大学毕业了,马怀龙又开始为徐龙的就业安置四处奔波,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在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徐龙找到一份适合自己专业的工作。徐龙也很刻苦,很快成为公司里独当一面的智能化管理专业人才。

马怀龙帮徐龙办手续

从相识至今,10多年的相处,在徐龙身上,马怀龙把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在报告会上,马怀龙说道:“现在我对徐龙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一旦他离开我的视线时间一长,我就会担心,感觉他就是我自己的孩子。目前我心里有一个心结,那就是今年徐龙25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一直没有女朋友。希望大家能帮忙,让他尽快能找到他的另一半。而且我担保,与女孩的见面费,人家给多少,我一分不少地给,这钱我来出。”

心里早就认定这个爸爸,可不敢叫出口

几年内父母的相继离世,使年仅15岁的徐龙生活里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本该天真无忧的他慢慢地变得孤僻、内向。那段时间,他总是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想见,偏偏这时马怀龙警官走进了他的生活。

开始时徐龙对马警官是排斥的,甚至觉得马警官有点烦人。他一直低着头,也不看马警官,更不会主动和马警官说话,只有马警官问他,他才回答。吃着马警官做的饭,看着马警官为他收拾房间,虽然徐龙心里有些小感动,但还是希望马警官尽快离开。那时的他听够了安慰的话,受够了别人的怜悯,就想一个人待着。“不过马叔做饭是真好吃,我到现在还能记得他给我做的第一顿饭的味道。”徐龙回忆着说道。

后来在马警官的安排下,徐龙白天在学校和老师一起吃饭,晚上会到马警官的派出所里吃饭。徐龙心里明白,马警官这样安排是为了让他多接触人,不要总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可那时的他觉得这么做是多余。徐龙还是不愿主动和别人说话,在所里吃饭时,也只是民警们问他什么,他回答什么,多了一句也不说。对于徐龙态度上的冷漠,马警官没有放在心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着徐龙的学习和生活。“开始我以为马叔和其他人一样,只是暂时的同情,时间一长就会忘了我。可没想到马叔每天都会带着我,直到和他见面成为我的习惯,我心里终于开始接受他,也会主动和他聊天了。”徐龙说道。

马警官看望工作中的徐龙

在徐龙之后的生活里,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直到工作,总是会有马警官的身影。他对自己生活的照顾面面俱到,已经超出了徐龙对父亲的想象。 “我感觉我爸爸当年对我是散养,而马叔对我就像是对亲儿子。我在心里早就把马叔当成自己的父亲了,只是不敢叫出口。因为当年我叫过妈妈,妈妈没有了,我也叫过爸爸,爸爸也没有了。因此……”说完,徐龙转过头,深深地呼吸了几次。

对于马警官在报告会上为他招亲的事,徐龙腼腆笑了笑,说道:“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她能看上我,不嫌弃我的身份就行。当然我还有我的警察爸爸帮我把关,我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