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热丨小朋友好奇忙试探,大姨心疼给塞钱……带你走近神秘的啤酒节铜人

2022-08-05 23:4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517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雪莲 实习生 张丹

最近10多天,19岁的小苏和23岁的小孙,每晚6点前都会到梅岭东路上的啤酒节办公室。在这里,经过一番乔装打扮,晚上7点后,他们就会成为青岛啤酒节崂山会场的最神秘人物——铜人。

8月4日晚,记者从化妆开始,全程跟随两人,带大家感受高温之下全副武装的铜人打工生活。

油彩配金粉,化出铜人装

4日晚6时许,啤酒节办公室里,穿着T恤、刷着手机的小苏和小孙,看上去就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大男生。两人话不多,很安静。

6时30分,离当天上岗还有半小时,两人开始忙活起来。

第一步,换上铜人的衬衣和裤子。衣服一换上,一旁记者就感觉自己都热了起来。如果要形容那套衣服的质感,就像很厚的布料上刷了几层油漆的感觉。

扮演铜人,仅靠衣服还不够,所有展现在大家面前的部分都必须铜人化,脸首当其冲。两个人互相给对方化妆。

19岁的小苏先化,他先在脸上抹了一层透明的液体,这是卸妆油,方便卸妆。之后,小孙拿着海绵蘸上黑色的油彩,像洗脸般,将小苏的整张脸涂满,一点儿空白不留,然后耳朵、脖子也全部涂上。打好底后,开始往脸上涂金粉。涂金粉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小苏的太阳穴附近冒出了密集的汗珠。

等到小孙的脸上也化完,两个人开始拿着油彩涂手,保证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铜人化的。

化妆结束,两个人开始穿外套,燕尾服样式的外套,感觉比衬衣还要厚重,穿上后给人透不过气的感觉。穿上外套,小孙拿着香水瓶朝身上喷了几下,“衣服都有味了,挡挡味儿。”

两个人告诉记者,铜人服装是一次性的,不能下水洗,原本啤酒节的表演定的是一周,但因为表演效果好,就要一直延续到闭幕,从一周变两周,这一次性服装大热天的穿这么久,确实有点儿不堪重负。

提早进城上班,准点打卡上岗

晚6时45分,两人收拾妥当。这时离正式上岗时间还差15分钟。但是,他俩已经不准备在这儿待着了。两个人带上自己的道具——小提琴和小号,迅速冲上电梯下楼去。

两个人急着上岗的原因很简单,房间里太闷,啤酒城里至少有风还凉快些。

两人下楼快步如飞,一分多钟就到啤酒城梅岭东路入口,扫健康码后入城。

进城后,两人迅速到达青岛啤酒哈哈酒馆对面位置,这是今晚他们的工作地点。离7点还有10分钟,两个人就近找了个长凳坐下来,刷手机。

“我还以为那边怎么多了两个雕塑,后来看到他们刷手机,才知道是真人。”旁边长凳上的一位大姐一直好奇盯着他们。

6时48分,离上岗还有2分钟,两个人很默契地站起来,走到工位上,摆出POSE,准备开工。

小苏把手机摄影调到带时间显示模式,然后交给记者,请记者7点准时给他们拍一张工作照,照片是他们准点上岗的证据。

“平日里我们会请游客帮忙拍照片。”小苏告诉记者,准点打卡是他们工作重要的一道程序。

打卡之后,两个人进入铜人雕塑时间,一动不动,不特别留意,甚至连眨眼这种微小动作都看不到。

意外惊喜,老少都爱围着转

“咦,这是真人吗?你看你看,他的手指动了一下。”一对老夫妻从两人身边经过,猛然发现两人的存在后,夫妻俩停下脚步,互相用眼神交流,耳语了几句,一脸惊喜的表情。走过去后,还一步三回头,不停地张望。

记者在现场发现,几乎所有路过的人,在发现铜人的那一瞬间,都是兴奋的。比较矜持一些的,远远的掏出手机给两个人拍张照片。再热情些的,凑到两人身边,让朋友给拍合照。

看到铜人最兴奋的莫过于孩子们,不过和见到熊猫等大型玩偶就直接扑上去又摸又抱不同,孩子们对于铜人的存在,则是保持着七分好奇、三分试探的状态,并不急着上手。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围着铜人打量了一番,然后开始自己的独特行动。她在铜人周边的草地转悠,先是找到一根儿没叶的草,把这根儿草放到了小号嘴里;然后又找到一片树叶,放到小孙的肩上;一会儿又捡了根儿草,别到小提琴的弦上。小姑娘做这些时,两个铜人依然一动不动,就像小姑娘的游戏道具一样。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一直在铜人周围转悠了将近半个小时。他努力表现出一幅毫不关注的样子,但是他时不时瞥向铜人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后来应该是终于抑制不住好奇心,小男孩迅速跑到两人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碰触了一下小孙的外套,然后又箭一般地弹开,继续在周围转悠。

大姨心疼,给往口袋里塞小费

当天晚上的气温在30℃左右,啤酒城里蒸腾的烟火气更让人体表温度高了好几度。记者短袖T恤,一条裙子,没干什么活已经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而两个铜人扮演者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热,甚至没有看到他们擦汗的动作。

晚上8时多,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呼啦啦过来七八个人。里面有四五位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豪爽的青岛大姨。她们摆出各种姿势,和铜人单独合影、集体合影。合着合着影,一位大姨忽然感受到了铜人小伙子的不容易,开始招呼同伴:“我们给他们点儿钱吧。”

大家很快达成共识,找出钱来给两个人。“我们不能收钱。”从来没碰到这种事儿的两人有点儿懵,身体依然站得一动不动,但是嘴上在拒绝。不过大姨们根本不给拒绝的机会,直接把钱塞到了小孙的上衣口袋里。

塞完钱,大姨们又合了一会儿影,然后开心地跳着舞着离开了。

晚上8点半,下班时间到。两个人一刻不曾停留地朝出口奔去,记者一路小跑都跟不上。他们,需要好好地洗一个澡,跟铜人说再见。

两个铜人来自青岛点睛演艺。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已经有十几年铜人演出的经验,铜人上岗都需要经过培训,有相应的行为规范。“我们的铜人都非常敬业,只要上岗,天再热,都全身心投入。”这位负责人表示,活体铜人是行为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或静或动都可互动,白天夜晚都可以进行表演。

不过,这位负责人也表示,太热的大白天,铜人是表演不了的,因为会脱妆影响效果,另外也要考虑到表演者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