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狗摇尾巴”研究被嘲讽:对“无用之学”不妨多些包容

2022-08-11 06:51 成都商报阅读 (36256) 扫描到手机

最近,网友为中科院的一项研究成果吵翻了。中科院张永清科研团队搭建了基于深度学习的三维运动追踪技术平台,分析了21000余次狗与人互动过程中尾巴运动的轨迹,发现狗与不熟悉的人互动时,尾巴摇摆偏左;与熟悉的人互动时,尾巴摇摆偏右;并解读了狗摇尾巴的多种情形与情绪意义。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国外科研杂志上。

对于这项研究,一些网友抱以嘲讽态度。有人质疑科学家太闲了,说狗摇尾巴有什么值得研究的?狗摇尾巴与我有什么关系?言下之意,这是一项于人类缺乏价值的“研究”。有人进而质疑,科学家出于个人兴趣花钱研究可以,但用国家科研经费研究就是不行。

网友可以质疑甚至批评,但不能缺了理性思考。批评当建立在一定了解的基础上,否则就会停留在看热闹层面。术业有专攻,知识有盲区,许多科研项目并不为普通人所了解,也是常有的事。如果一概将认知之外者斥为“某某与我有什么关系”,也不是对待科学应有的态度。其实,该团队的这项研究的确有其目的和意义。刊发于中国科学报的文章《左摇还是右摆?狗尾巴“有话说”》,就对研究背景作了较详细的介绍。简要而言,张永清科研团队构建家犬全脑蛋白质组时空表达图谱,是为了利用实验犬研究人类动脉粥样硬化与心脑血管疾病的关联。

引起网友争论的源头,主要是科学网发布的一条近3分钟视频。这条视频着重解读了狗摇尾巴的多种情绪和意义,趣味性很强,但与研究目的关联部分偏少,这恐怕也是引起争论的原因之一。科学网为中国科学报主办,而中科院是中国科学报主办方之一。这样的“身份”与这项严肃研究能够引起误解和质疑,这也提醒,科学机构或团队也有做好科普的责任。面对质疑,相关机构不妨给出进一步说明,以消除误解。

误解可以消除,但其所反映的对“无用之学”的群体性轻视,却不可忽视。“无用之学”为人所鄙,反映出的是对知识、对科研的功用主义倾向。

某种意义上,科学研究就是研究无用之学。正是研究“无用之学”,才不断拓展了人类知识和认知的边界。比如牛顿,没有他被苹果砸中后“无聊无用”的研究,就不会有万有引力的发现;日本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田中耕一身为普通职员,没有他做试验时用错材料,抱着不浪费试材的想法而做的“无用功”,就不会有诺贝尔奖级别的研究成果;此外还有不少诺贝尔奖得主的经历,也都证明了坚持研究“无用之学”何其重要。

所以,对于“无用之学”的研究,我们的社会不妨多些包容和鼓励。这是科技创新的必由之路,也是回答“钱学森之问”的正确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