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被爆欠薪欠款,“不走寻常路”的美邦陷舆论漩涡!当年“潮牌三巨头”如今境遇如何?

2022-08-14 09:0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阅读 (6822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半岛叨叨丨被爆欠薪欠款,“不走寻常路”的美邦陷舆论漩涡!当年“潮牌三巨头”,如今境遇如何?

说起美特斯邦威

很多80、90后一定熟悉

那时候

有时尚代言人周杰伦的加持

“不走寻常路”成为年轻人的口号

此后

在电视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中

一句台词

“端木带我去了美特斯邦威”

一度出圈成为热梗

近年来

美特斯邦威逐渐被人淡忘

再次听见品牌的消息

却是在微博热搜上

网上有多名美特斯邦威员工爆料称

自今年3月起

遭公司连续拖欠工资

原因则是现金流紧张

截至目前

美特斯邦威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数据显示

截至2021年年末

美邦服饰共关闭直营店119家

关闭加盟店599家

据美特斯邦威官网显示

目前青岛有6家门店

连续4个月发薪困难

在“美特斯邦威超话”条目中,大约有几十位疑似美邦员工公开声讨美邦欠薪,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显示,有部分员工曾前往美邦上海总部高举横幅讨要薪资。

在某社交媒体平台上,一位自述为美邦员工的网友上传了今年以来美邦下发的4份延缓发放工资的通知,涉及3月、4月、5月、6月的工资发放。“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发放都是未知数”。

在关于延缓发放6月工资的通知中显示,自疫情发生以来,公司经营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现金流紧张,与工会委员会进行协商,原定于7月发放工资的时间延迟,力争9月恢复工资正常发放,并逐步补足缓发工资。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一位美邦员工告诉记者,网传通知属实,受今年疫情影响,美特斯邦威的确从3月开始拖欠工资,波及大部分员工。“7月离职后,我联系过人力,询问工资的情况,但是人力的反馈是最早9月发放,而且分批次发放,不一定能够在9月到手”。

“每到15号发薪日就很焦虑,生怕发不出来工资。此前2020年就曾经拖欠过工资,一直到2021年年中才把拖欠的工资结算”,上述员工还指出,这并非美特斯邦威第一次欠薪。

另一位美邦员工所在城市的门店此前因经营不善而关店,他提到公司完全没有提前通知,连找工作的缓冲时间都没有。“公司让我们签订离职协议,赔偿金也不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但是我们连续四个月都没发过工资,这个赔偿更是无法到位。”

到了7月底,因不能发出工资,美邦开始让员工通过公司的电商小程序“邦购”卖货,据悉,每个员工的指标是1500元,除了应得的佣金之外,也可以拿到个人推广净销售额的50%给自己发工资。

“目前来看成果一般,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能够兑现”,上述员工质疑美邦这样做是否触犯相关法律。

北京市亿达律师事务所王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法律规定美邦上述行为是不合理,单位不能单方变更薪酬发放办法。但如果员工接受了,按这个办法履行了,视为双方协商一致变更劳动合同条款,再想维权就比较困难。

根据“浦东发布”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美邦服饰董事长胡佳佳曾谈到受疫情影响,公司的产品销售、物流运输都面临不小挑战。而美邦财务负责人张利曾表示,纾困政策的出台,缓解了现金流压力,保障了员工工资的及时发放。然而据接近美特斯邦威人士透露,从4月份到现在,美特斯邦威的员工从2500人锐减到1500人,目前已有多名员工选择劳动仲裁。

错失线上红利

1994年,诞生于浙江温州的美特斯邦威赶上了市场经济的大潮。那时国人口袋里也有了钱,开始在衣着上追求个性和潮流。而港资控股下的佐丹奴、班尼路和真维斯等相对偏向商务和正式,美特斯邦威正好“不走寻常路”,瞄准了年轻人,当时邀请了爆火的郭富城、周杰伦等代言人,走红全中国。

当时的年轻人对美邦接受度很高,2007年美邦营收为31亿元,利润总额达到4.33亿元,毛利率高达38.84%,市场份额为0.95%,在国内排第一。2008年,美特斯邦威在深交所上市,成为“A股休闲服饰第一股”,市值一度达389亿元。

此后美邦依然在大踏步前进,2011年,美邦实现营收99.45亿,同比增长达到32.59%,净利润则超过12亿元。

业内人士曾对美邦寄予厚望,希望美邦营收突破百亿,成长为服饰巨头。创始人周成建也曾提出要做“世界的裁缝”,支撑起这一梦想的主要是美邦的“虚拟经营”模式,即将生产外包,销售主要依靠加盟店。

有数据显示,2012年,美邦在全国拥有直营店和加盟店共计5220家,其中加盟店3914家,直营店1306家。

新零售专家希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年前,美邦的确是休闲服领域的开创者,当时美邦实行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是将生产和销售放在外部,在那个年代十分有利于企业迅速崛起,扩张规模。

艾瑞咨询CEO张毅指出当时这种方式十分先进,但这种模式非常依赖设计师对趋势的把握。一旦对消费市场的趋势把握不好,就容易生产出无用的产品,“相当于把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

实际上,2012年,美邦的业绩就出现了下滑,营收同比下降4%,净利润同比下降30%。当年年报披露了原因,库存商品积压、国内外品牌竞争,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则是人们习惯在网上购买服装。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过去10年电商蓬勃发展,服饰行业的线上渗透率从2010年的0.4%增长到2020年的36.6%。

此后几年,美邦一直在试图转型,花了上亿元建设自有电商渠道和APP,却无疾而终。在财报中显示,2021年美邦线上营收并未超过总营收的30%,并且大部分销售额来源于天猫。

然而从统计数据来看,目前服饰行业的线上份额开始从天猫转向内容电商与直播电商等新渠道。根据魔镜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美邦在淘系的销售受到重挫,其中有5个月的销售额同比出现约70%的下滑。

魔镜市场情报研究总监李梦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美特斯邦威在淘系的销售额下降十分明显,其中热卖单品是一款羽绒服,这说明美邦在产品形态上距离消费者的偏好有一些差距。“美邦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记忆点,消费者不会产生关注度,没有关注度就意味着没有流量”。

张毅分析,美邦近期的表现说明其整个公司的灵敏度是不够的,将风险全部集中在了设计师身上。当年邀请周杰伦代言时,整个网络环境比较简单,一种趋势流行起来是很快的,但现在已经来到大数据年代,可以看到美邦并没有建立好通过数据来进行决策的系统。“就好像建一栋高楼,支柱没搞好,后面搞什么都会出问题”。

3年亏损21亿,还能走哪条路?

“欠薪”还没补发,8月8日美邦又被曝出旗下两家子公司被强制执行近53万元。此前,美邦已经几度出售资产来维持公司运转。

2021年3月,美邦服饰公告,该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 100%股权出售,拟出售金额合计4.48亿元。4月,美邦服饰曾公告称拟以4.2亿元现金出售上海华瑞银行有限公司10.1%的股份。但今年8月6号公告显示,该事宜尚未获银保监会许可。

从财报数据来看,美邦自2015年后几乎是连年亏损,仅有少有的年份实现微利。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三年时间内,美邦三年亏损超21亿。近日,美邦服饰发布了预亏的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为6.2亿元到6.8亿元,这一亏损数值同比扩大超10倍。

从2019年起,美邦加大力度调整品牌策略与渠道策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美邦服饰门店减少1871家,经营面积缩减后,收入规模持续下降。

上述美邦员工透露,美邦过去几年一直在拖欠供应商的钱,欠款越滚越多。美邦虽然2022年冬季上新正常,2023年春夏季服饰处于开发中,但在供应链侧的推进十分艰难,均是由资金周转不灵造成的。“很多供应商的款项都没有及时付,过年的时候就会有人来要账”。

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了一位美邦供应商,该供应商此前曾与美邦进行合作,透露从前几年开始就出现欠钱的情况。“一般会按照235(20%定金+30%提货款+50%尾款)签订合同,但是美邦会像挤牙膏一样付款,基本很难在约定时间一下子付清,了解到一些情况后,就减少和他们的合作,直到现在仍有部分欠款没有付完”。

上述供应商指出,美邦的问题在于走入了一个死循环:库存卖不完,就没有现金流,没有现金流就会欠薪欠货款。长此以往,供应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供应货物,否则根本拿不到钱,员工也只能继续干活,卖衣服,否则拿不到工资。

“品牌老化也许是美邦发展不起来的本质原因”,李梦竹表示,随着社交媒体和直播电商的兴起,品牌需要找到核心卖点,和消费者产生共鸣,以此来产生差异化。近年来,不少新兴服装品牌崛起,是基于企业抓住线上增长红利,掌握潮流趋势。

希疆提到,在消费升级前,休闲服饰是一个大品类,但随着生活方式的细化,运动类、户外类以及很多品类开始分走其份额,这要求企业关注消费需求的变化,快速学习内容电商、直播电商等新零售模式。

而相关话题冲上热搜后

引发了80后、90后网友们的

一大波青春回忆杀

还有网友表示可惜

希望品牌可以坚持下去

也有网友表示款式不行

没有跟上互联网时代

最终只能没落

以前的市中心

以纯、美邦、森马和班尼路排排开着

真维斯在马路的另一边

紧接着是佐丹奴,还有安踏、李宁

这些品牌杂糅了一代人的青春

当年

美邦和森马、以纯

曾被称为“潮牌三巨头”

另外两家如今发展如何?

↓↓↓

森马:海外拥有门店

在不少80、90后心中,和美特斯邦威齐名的另一品牌森马现状如何?

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上半年,森马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0.9亿元至1.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6.47%-80.46%;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森马预计实现净利润0.1亿元至0.5亿元,同比下滑98.37%-91.85%。

不过,森马旗下还拥有巴拉巴拉、迷你巴拉巴拉等童装品牌。7月,有消息称,其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老挝及柬埔寨市场首店已分别开业,2020年,巴拉巴拉就把店开到了越南,布局东南亚,此外,森马在迪拜和卡塔尔也有线下门店。不过,相比于国内线上线下的销售,海外市场占比较小。

根据森马在回答投资提问时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等一二三四线城市及海外建立了8733家线下门店,其中直营722家,加盟7678家,联营333家。

根据公司对投资者的回应,2021年,森马电商双十一期间实现全渠道零售(GMV)22.98亿元。

以纯:专注线下

和前面两个品牌都有线上旗舰店不同,以纯没有线上销售渠道。其实从一开始是有的,2013年,以纯天猫旗舰店换上签名:“因公司统一政策调整,以纯线上销售将暂停运营”。随后,品牌全线退出天猫、京东以及独立商城等线上销售领域。

据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主要是因为线上和线下存在激烈冲突。尤其是网络平台“双十一”网购节期间的低价销售,让经销商意见非常大。换句话说,以纯此次“挥泪斩断线上业务”,亦是电商价格战的副作用之一。

直到现在,在其官网也能看到一句:任何含有以纯产品的线上商家(包括淘宝/京东/抖音等)均不属于官方购买渠道,请认准线下以纯旗舰店/专卖店进行正品选购。

以纯官网提示

也许是为了走差异化路线,有网友称,该集团推出了A21品牌,但不管风格、价格和名字,都跟以纯有所区别。

所以

你记忆中的青春品牌

是哪一家呢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上游新闻、小时新闻、央广网、南方日报、无锡eTV全媒体、美特斯邦威官网、网友评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