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蹲点|泉城夜公交101,满载凌晨的故事

2022-09-05 09:17 大众日报阅读 (43493) 扫描到手机

又是凌晨1点51分,还是济南大学公交站牌,被车灯照射反光马甲的许先生朝我挥了挥手,熟练地折叠好小电动车,踩上踏板,进车厢找了个舒适的座位,头倚靠背,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不一会儿就眯瞪起来。

看着憔悴的许先生,我不忍吵醒他,小心地提醒着我的老伙计,不要开车厢大灯。

我是编号为“5-2804”的K101路公交车,行驶在目前济南唯一一条24小时公交线路上。两年多来,我每天都切开夜色,迎来送往,他们称我为这座城市的“守夜人”。

“老伙计”和“夜归人”

驾驶座上坐着的是我的老伙计曹亮。他今年38岁,是专门开“大夜班”的驾驶员。我常想夜班司机是否会孤独,他却说他正是为享受安静的夜晚才主动选择了我。这位有些不同寻常的驾驶员,上午常在家陪伴孩子和打游戏,下午睡过觉后会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来到我的身旁。

我和曹亮每晚会按照既定路线行驶三圈,从晚上十一二点开到早上五六点。在和曹亮搭档的时间里,像许先生这样的代驾司机是我最常见到的乘车群体。他们骑的小电动车充满电能行驶六七十公里,而在电量不足或者不愿意再骑行回家的深夜,我的出现会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曾经有一晚,我遇到一位代驾司机。快天亮的时候,他又在始发站等我,已经是那晚的第三次。之前他上车,刚坐一两站,手机就为他接到新的代驾订单。每次上车时他都跟曹亮说着“不干啦”,接到订单后却还是快速下车骑行而去。他后来还和曹亮成了好朋友,曹亮说,“他把我当成了幸运神,我也把他当成了陪伴者。”

“我们下班后去打扫新租的房子了,准备这周就搬过去。”一天夜里1点多,一对正在为搬家作准备的情侣手牵着手和我相遇了。只因偶然在午夜的街道上看到过我,这对情侣成了我的常客。女生笑着说公交比打车便宜得多,省下来的钱可以为他们的小家添置一些物件,他们把我称作“幸福专列”。

9月1日凌晨2点50分,负责报纸分拣、发行工作的王女士又准时出现在公交车站等待我的到来。她是我的常客,在每个工作日的同一时间都在同一地点现身。为了保证报纸每天早上能准时送达订阅者手中,王女士常年要在凌晨4点开始工作。她说在认识我之前,她需要骑40分钟电动车到同事家,再搭乘同事的私家车前往位于长清区的工作地。而现在,她再也不用在深夜里骑车了。

“我就喜欢上夜班,夜班的人情味不比白班差,而且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夜班驾驶员是很幸福的,每天晚上送这些忙碌的人们安全回家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曹亮上夜班时一直神采奕奕,每当他跟别人聊起自己的夜班工作,脸上也总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绘声绘色地讲述他遇到的新鲜事。

我的车厢内有这样一句滚动的标语:公交车是老百姓的私家车,驾驶员是老百姓的专职司机。我和曹亮都践行着这句承诺,在每个深夜,一起守护着这座城市里的“夜归人”。

成为夜行“守护者”

虽然现在的我主要以“夜行守护者”的身份闻名,但我最初的夜班工作还有其他任务。

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活跃“夜经济”正式成为国家层面促消费的20条意见之一。在同年11月16日举办的首届中国夜间经济论坛上,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了“夜间经济十佳城市”,我的家乡济南榜上有名。

我所奔驰的线路途经经四路、共青团路、泉城路、解放路等路段,联通了大观园、芙蓉街、趵突泉、宽厚里、恒隆广场等大型商圈和旅游景点。在2018年左右,就有很多市民通过我家的微博、微信公众平台以及12345政府服务热线,提出延长济南公交夜间运行时间的建议。在先后延长160多条公交线路运行时间后,我行驶的线路因途经发展夜经济的重要区域,而成了24小时公交线。

不料,在我成为24小时公交的一个多月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了,客流量大幅下降,我开行的班次骤然减少。济南公交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济南每条公交都是亏损的,而24小时运营,尤其是夜公交的客流量更少,成本更高。

目前,K101路每天能够搭载1万多人次,但属于我的夜间乘客并不多。我有39个座位,但车上很少会满满当当。我和曹亮在夜里每跑一圈平均能接待15到20个乘客,车厢总显得有些冷清。面对这样的状况,济南公交仍然没有放弃夜间运行。盈利固然重要,这些“夜行人”的生活便利于我而言也很重要。

提到我的现状,很多人都说是“无心插柳”的结果。我本是为“服务夜经济”而生,但在夜里开行的过程中,我却找到了服务“夜归人”的新的价值和意义。在每一个深夜,我成了能给予“夜归人”温暖的一个空间。

夜间行驶很“挑”驾驶员。在这两年多时间里,我见证了驾驶座上的来来往往。很多驾驶员因为夜间驾驶影响个人生活离开了我,但也有像曹亮一样热爱夜晚的驾驶员主动选择了我。驾驶我的人会不停更换,但我却一直在坚持奔跑,不停地穿过茫茫夜色,送在夜间忙碌的人安全回家。

我的存在是济南公交在经济和民生考量之间选择的结果。有时面对稍显空荡荡的车厢,曹亮会说,“哪怕只有一个乘客需要,我都会尽心陪伴他一段路。”

期待更多夜间“伙伴”

两年多时间里,我也对其他城市夜班线路的小伙伴感到好奇。我听说,像我这样24小时都跑在同一条线路上的车寥寥无几。

目前,北京有34条常规夜班线路和7条夜间接驳专线。常规夜班线路的伙伴会在23点20分和第二天4点50分之间工作,而夜间接驳专线的小伙伴则在0点左右单向发车,将下班人群从地铁站送回规模较大的居住社区。与我不同的是,北京的夜班公交线路并非完全行驶白天线路,而是有针对性地进行重新设计,方便夜间客流量较多地方的乘客出行。

上海也有夜宵车。在深夜,轮渡停止运营,如果要过黄浦江,可选择的只有夜宵车。据我所知,夜宵车312路每晚大多能维持100多人次的客流,这主要是下晚班的饭店服务员、上早班的超市及食堂员工。

对比其他城市,我家的24小时公交设计算得上“独一份”。

目前,济南已开通30条零点公交线路,足以对夜经济发展起到良好的辅助作用,而像我这样的深夜公交更多承担的是服务民生的职能。从省外小伙伴的经历来看,我想未来在保有“24小时公交”的特色之外,我们也可以有针对性地设计一些仅夜间开行的线路来服务更多“打工人”,也可以将线路延长至火车站和机场方便更多深夜到达的旅客。事实上,城市夜间公交线路的开通也是城市治理水平、便民服务水平和现代化程度的重要体现。

灯火辉煌的城市里,夜间怎么能少得了我的身影?不论乘客是在享受夜生活还是在为生活拼搏,我都会和我的老伙计一起,为他们的夜间出行带来温馨和便利,让“夜归人”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