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 | 先“挖坑”再索赔,大超市疑遇恶意打假!现场监控画面曝光,更多套路大揭秘→

2022-09-08 06:0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124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消费者的合法利益受损,当然有投诉的权利,进而获得相应的赔偿也是理所应当。但是打着维权的幌子“制假打假”,让超市无端遭受损失,这种行为却违背道德和法律。

男子检查所藏的酸奶

一名男子拿起导购推荐的酸奶后并没有直接去结账,而是走向了儿童玩具区,将酸奶放进了玩具货柜的后方,隔天来到放酸奶的位置查看一番后离开。在酸奶过期的第一天,他又来到了这里拿起酸奶,结账、索赔……中秋临近,超市的工作人员也都紧张了起来,他们生怕被挖坑打假。

酸奶超期一天

被投诉索赔

7月23日晚上7点多,宁夏路大润发的薛女士正在日配区工作,接到了服务台值班同事的呼叫,说是有一名顾客投诉酸奶过期了。“我们的酸奶每天都要查验好几遍,并且不只是我在查验,我们的业务也在查验,基本上不会存在酸奶过期的情况。”薛女士随后来到了客户服务中心,见到了这名投诉的男子。

“当时他给我看了酸奶,保质期到22日,确实是过期了一天,但是我接过酸奶后就发觉有点不太对,按理说他刚买完的酸奶应该是凉凉的,我们的酸奶都是低温保存的,而这一包四袋的酸奶确是常温的,我当时询问他是什么时候买的,这男顾客还发火了。”薛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薛女士还到酸奶区拿了一包酸奶做对比,而她的举动也彻底令这名顾客发火了。

“当时他质问我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也确实不能证明他不是从我们超市买的酸奶,他有购物小票。”薛女士有苦难言,只能询问该顾客有什么诉求。“他告诉我,要3000元的赔偿,否则就到食药监部门投诉。”根据超市的规定,薛女士负责的区域出现这样的问题,损失需要薛女士自己承担,可是,薛女士一月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要我一下拿出3000元来赔偿,我根本做不到。”薛女士向记者讲述当天的情况时,委屈得眼中泪水直打转。因为赔偿没有达成一致,这名顾客离开了。

刘经理讲述男子藏酸奶的位置

24日,顾客再次来到宁夏路大润发的客户服务中心,继续要求赔偿。此时,薛女士的科长和同事也赶到了客服中心,协调处理该事件。“我微信里只有500元,身上也只有100元现金。经过我们科长的协调,最终这名顾客同意了让我赔偿600元了结此事。”虽然薛女士心里委屈,但是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给对方转账500元,并且给了100元现金。

查看监控

发现蹊跷

“赔完了之后,我感觉对这名顾客有印象,大概是几天前这名顾客确实来买过酸奶,当时我还给他推荐了这样一包酸奶,他随后拿着酸奶离开了。”加之当天酸奶温度的异常,薛女士越想越不对劲。“我找到了我们刘经理,跟他说了这样的情况,说出了我的怀疑。”薛女士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制假打假团伙。

接到员工反映的情况之后,宁夏路大润发的经理刘同卫也调取监控开始调查。“现在我们超市基本上都能做到监控覆盖,经过我们调查发现,这名顾客确实有问题。”刘经理告诉记者,经过同事们近一天的查找,终于找到了关键信息。

“我们在监控中看到,7月18日的时候,这名顾客在超市酸奶区转悠,我们的导购薛女士向他推荐了一包酸奶,他拿起酸奶后结账离开了。”在刘同卫看来,这应该是该男子的一次踩点行为。

“因为我们这个酸奶是买三袋送一袋的,一包共四袋,因此,我当时记得还叮嘱他先喝那个临期的。”看到监控后,薛女士也回忆起了当天的详细情况。

视频显示,7月18日的购物结束之后,7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这名顾客又光临大润发。“他拿了酸奶,在超市溜达了一圈之后,来到了我们儿童玩具区,将手中的酸奶放在了货柜一个儿童玩具盒的后面。过了一会,又重新来摆弄了一下,然后重新放得更加隐秘了一些,随后离开了。”

藏奶

不知出于何种目的,7月20日,这名顾客又来到了前一天放酸奶的儿童玩具区,推开玩具后查看了一下仍然在那里的酸奶,后离开。

他来了

拿走了之前放置的已过期酸奶

据薛女士讲,搞促销活动的那包临期酸奶保质期到7月22日,也就是说7月23日,那包临期酸奶就正式过期了。“我们酸奶区的那个日期的酸奶都销售光了。”

监控显示,7月23日晚上7点多,该男子出现在了他之前放置酸奶的位置,熟练地移开儿童玩具,从里面拎出了那包放置了5天的酸奶,前往收银台结账,随后到客服中心投诉……

“我们本来挣得就不多,家里孩子16岁正是花销大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对方开口要3000元,对我来说根本就负担不起。”薛女士告诉记者,当查看完监控,明白了自己真的是被挖坑打假之后,更是气得浑身哆嗦。“这真的要是我自己的失误,我也认了,但是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自己不会犯这样的失误,因为这都是跟自己的收入挂钩的,谁能不仔细呢?”

据薛女士讲,这是她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第一次赔了300元,因为没有证据,咱们也不敢说是不是跟这次一样。”遇到类似的事之后,薛女士也会跟家人去说一说,“家里人也埋怨我工作不认真,我也是有苦说不出。”

刘经理讲述男子藏酸奶情况

意识到遭到了制假打假恶意维权,并且掌握了相关证据后,超市方面报了警,并将相关的证据提交给了市南公安分局八大湖派出所,警方也高度重视。“从他的这一系列举动来看,他肯定是一个老手,肯定还会继续作案,有更多的超市受损失,希望警方早点破案,将他绳之以法。”

记者从警方获悉,警方已经接到了报警,目前该案件正在调查中。

频繁遭遇制假打假

多家超市苦不堪言

“相比前些年,我们超市遭遇制假打假的情况有所减少,但是仍然存在,尤其是在过年过节前后突出,有时一天能遇到三四起,但是苦于不能提供完整的证据链,之后只能自认倒霉。”刘同卫告诉记者,近些年,超市也加强了技防。“一方面遇到疑似制假打假的情况后,我们会在全国群里发布预警,将相关的手法发到群里,提醒其他门店注意。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不断完善超市内的监控系统,加强超市内商品的盘点,尽量做到零差错。”

刘经理向记者讲述了之前一起制假打假的情况。“济南店一家店的同事在群里发了一则消息,说是遇到了一伙人,这伙人通过使用中医针灸的针在包装袋上扎眼之后将头发塞到食品包装袋内,购买之后进行索赔。”

看到这则消息后没几天,刘经理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当时我们接到消息后感觉跟济南这家店的情况很相似,在与这几名投诉人进行沟通的同时报了警,同时我们保安控制住了他们停在停车场的车,司机弃车逃跑了。”

警察赶到超市后,在这些乘坐的车内搜出了针灸用的针、头发丝、以及可以涂抹掉包装外生产日期用的药水等物品。“随后这些人,被带到了派出所,但是到了派出所之后,这些人一口咬定他们没有制假,警方也没有什么办法,24小时后将他们放了。”

男子取酸奶

刘经理告诉记者,这些制假打假人员对警方的侦查和取证程序非常了解,他们明显是做过功课。“我们从监控看到了他们购买商品后几个人回到了车里,不一会就出来了,紧接着来到了我们客服中心索赔,但是由于很难有完整的证据,警方也很难定他们的罪。”刘经理告诉记者,这群人对相关的法律也非常熟悉。“现在超市有自助购物机,他们购物后会分开结算,比如买十包奶,就分十次结算,就是十单,根据相关规定,每一单要赔偿1000元,十单就是10000元,非常可恶。”

“因为这些制假打假人以打假的名义恶意索赔,导致我们一些导购、科长因为承受不了赔偿损失而辞职,这对我们的员工和超市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我们愿意承担自己失误带来的损失,但是无法忍受这种栽赃陷害。”

不仅仅是大润发超市遭受制假打假的投诉,家乐福超市也十分困扰。家乐福超市的郝先生告诉记者,他们超市平均每月都会遇到一两起这样的投诉,“虽然非常反感,但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只能加强巡检,完善监控,还有和监管部门共同应对。”

记者从岛城另一家大型商超的负责人处了解到,他们也遭遇过类似的恶意维权。“这些人非常会配合,有的实际操作,有的打掩护,还有的起哄,他们就是抓住超市息事宁人的心理,拿着相关部门吓唬商家,非常可气,小来小去的我们也就不跟他们计较了。”

男子投诉

记者了解到,一方面因为无法提供完整的证据,一方面担心投诉影响超市的营业,不少超市都会选择息事宁人,这助长了这些制假打假人员的气焰。

昆虫放入商品内

女子因敲诈勒索被拘留

以制假手段打假谋取赔偿,仗着商家的种种顾忌常常得手。但是惯犯总会被盯上,迟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据外地媒体报道,8月23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分局刑警大队根据群众反映的线索发现,在多家超市有人故意将昆虫放入散装食品中,以“打假”为由进行敲诈勒索。

接警后,槐荫分局刑警大队充分发挥专业打击优势,依托侦查打击一体化机制,会同有关警种和派出所开展分析研判。专案组一方面进行实地走访,另一方面以最近一次案发地为突破口,组织超市工作人员进行现场辨认,结合发案区域、发案规律特点,分析出嫌疑人擅长的作案方式,顺藤摸瓜,巡线跟踪,成功锁定嫌疑人身份。

8月25日,办案民警对李某某实施了抓捕。面对突如其来的警察,李某某还心存侥幸,百般狡辩,在强大的证据面前,她意识到自己罪责难逃,如实供述了其在多家超市,为敲诈钱财,故意将事先准备的昆虫放入食品盒内,实施敲诈勒索20余起的犯罪事实。

李某某自去年开始,通过在网上看信息,发现有人在超市内买到了不卫生的食品后,得到了超市的索赔,于是,她就萌生了以“打假”为由去超市敲诈索赔的念头。李某某试探着在超市购买一些盒装食品,偷偷将事先准备的小虫子放在里面,然后找超市索赔,超市为了息事宁人,向李某某赔偿了几百元。她尝到了甜头,就开始以这种方式向多家超市骗取索赔,进行敲诈勒索,共实施敲诈勒索20余起,涉案总价值1万余元。李某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消费市场的确需要“打假卫士”,与无良商家斗智斗勇才能让市场更健康,消费者的权益得到更好保障,大家能买到更放心的东西。但法律应该是捍卫公民权利的武器,而非借机牟利的工具,通过制假造假的手段打假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律师说法

“制假打假”行为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

上海锦天城(青岛)律师事务所钟振律师表示,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布的《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中写到:“从目前消费维权司法实践中,知假买假行为有形成商业化的趋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团),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更有甚者针对某产品已经胜诉并获得赔偿,又购买该产品以图再次获利。上述行为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我们不支持这种以恶惩恶,饮鸩止渴的治理模式。”

由此可见,政府近年来对于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行为进行了进一步的规制,其“知假买假”的牟利行为也必将走向消亡。

钟律师分析,在本起事件中,该名顾客“制假打假”的行为,非但不应得到赔偿,还会被相关部门追究其法律责任。法律规定,其以非法诈取企业钱财为目的,对生产者经营者以投诉举报、媒体曝光、诉讼等进行威胁或者要挟,强行索赔或者索赔数额明显超出合理范围,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实施的,可能构成敲诈勒索或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