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加云长篇小说《一街两城》出版

2022-09-21 17:2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4479) 扫描到手机

从两城看日照,从日照读山东,从山东懂中国,刘加云长篇小说《一街两城》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日照市重大主题题材创作扶持项目,著名作家赵德发先生作序,历史文化与红色文化的汇聚交融,家国情怀和爱恨情仇的艺术再现。

▲刘加云著长篇小说《一街两城》

一句话概括:一街两城三人家

内容简要

两城,传说是一座大王城,其实是一条街。

南城住着王家,北城住着姜家。街上还住着张家,只是张家兄弟祖祖辈辈给姜家、王家扎觅汉(当长工)。

自古以来,要么南城赵家占街,要么北城李家霸街,最能显示街主权力和财富的就是拥有一件大王用作通天地神灵的黑陶杯。不过,直到清末民初北城姜家占街时,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黑陶杯。可就在这时,街上流传镇街之物——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真品在南城王家出现。恰在这时,遵照中共山东省委的统一部署,日照县委在两城中心大街举行了轰动全国的农民暴动。

从此,共产党人为人民求解放,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在两城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围绕盗宝和护宝,王家与姜家及各种势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直到两城街彻底解放,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才真正掌握在人民手中。

作品故事纷繁而连贯,架构跌宕起伏、舒缓有度,人物鲜活、生动,情节曲折、波澜壮阔、扣人心弦。既有高柄蛋壳镂空黑陶杯的传奇历史,又有中国共产党人以天下为己任、为人民谋幸福的感人故事,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在此汇聚交融。尤其是刻画了安雪梅大爱无疆,菩萨般心肠的女性形象,将中华传统美德和红色基因于一身,充分展示了人性的真、善、美。 

一条街上,两种观念,两条道路,随着中国历史的发展,上演了一幕幕正与邪、忠与奸、善与恶、爱与恨的大戏。

一条街上,分分合合、风风雨雨,既是一幅民俗生活长卷,也是中国百年历史的缩影。

主要看点

1.一个中心,以女主人公安雪梅为中心。

围绕安雪梅与丈夫王里路、“后夫”李有俊、好友张守东以及仇人姜邯春等人的爱恨情仇。

王里路与安雪梅自小被双方家长指定为娃娃亲,在成亲当日,新郎王里路逃婚。婚礼上,镇长的儿子姜邯春喜欢上了新娘子,并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她。安雪梅忍受着家人的误解和外界的陷害,始终如一给丈夫写信,直到第九十九封信时才拉回了丈夫的心。姜邯春因爱成恨,用尽一切手段迫害王里路以及雪梅周围的人,王里路被判刑发配青海劳改。安雪梅为了心底那份爱,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和一家人的生存,无奈“嫁”给了又丑还有病的李有俊,这让一直暗恋她的张守东非常痛苦。面对姜邯春的步步迫害,安雪梅设计识破姜邯春的阴谋,救了李有俊的命,也最终让隐藏在革命阵营里的叛徒得到应有的惩罚,并以其特殊的办法使得姜邯春最终悔悟,跪在了她的面前。然而,她与王里路再相会的路曲折而又漫长……

安杰是安雪梅的侄子。他是共产党在日照地区最早的播种者之一,是日照暴动的领导者之一,为掩护同志突围牺牲,是安雪梅最早的思想影响者。王里道是雪梅的小叔子,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日照暴动,但他用实际行动有力支援了日照暴动,警察要逮捕他时,父亲要一刀劈了他时,被雪梅机智放走。他参加了抗日战争以及鲁南、淮海、渡江等战役,被姜邯春陷害,免职去一切职务,并接受组织调查,在战场上突然失踪。王璐方是雪梅的小姑子,她唱着日照县立中学校歌参加了八路军一一五师开辟抗日根据地,后被任命两城区委书记,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亲自指挥了参军、支前等重大行动,后被敌人投入监狱,是雪梅将她救出回到了解放区,被组织选派南下干部,苦苦寻找四哥王里道。张守东原来是王家的长工,中共地下党员,解放后两城地区的主要负责人,是领导两城街人民建设新中国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他虽然暗恋安雪梅,但他始终与她保持了纯真的情谊。周国乾是雪梅资助上学的难民,后来考上大学,志愿来到革命老区工作,先后担任水利技术员、两城镇党委书记,是改革开放后两城镇的领导者、建设者……这五个共产党人都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为了人民的利益甘愿付出、牺牲一切,他们虽然生活在不同阶段,但目标一致又互相衔接,贯穿整个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全过程。

安雪梅开明,来到婆家就支持分家,与长工、佣人们结为好朋友,支持小叔子、小姑子参加共产党闹革命。她娴雅端庄,蕙质兰心,落落大方,是王家“四美”之首。她善良,帮助成全大姑姐婚事,收养仇敌、情敌的孩子,救济难民、资助贫苦孩子上学、帮助贫困的长工,将三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放走被关押的共产党员王璐方,给落难的张守东、王璐方送食物。她机智,用计赶走土匪刘黑七,智计识破姜邯春、姜邯冰兄弟的阴谋,巧计保护黑陶杯不被日本人抢掠,施计将姜邯春原形毕露。她坚韧,面对逃婚的丈夫她等待,面对家庭的非言冷语她忍耐,面对日本人和仇敌的迫害与威逼她抗争,面对逃难及贫苦日子她克服,当荣誉和财富突然出现眼前或突然失去她淡然。她孝顺,当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她赡养公婆、爱护子女,支撑起了一个家,将孩子们一个一个养大成人,将三位老人一个一个送终……正是有着中国诸多传统美德和优秀品格,她追求完美近乎完美,是许多人眼中的“活菩萨”,即便是仇敌到最后也跪在她面前忏悔。

雪梅代表了中国妇女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忠贞爱情、胸怀坦荡、机智勇敢和淳朴善良、大爱无疆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品德。

2.二条主线

一是以日照农民暴动为主线。震惊全国、山东地区最大的暴动就发生在两城镇,总指挥部设在天后宫。通过安哲、安杰、陈雨田、春雷、王里道等共产党人如何深入群众、发展党员、筹备暴动等艰苦工作。日照暴动虽然最终失败了,但王璐方、张守东、姜邯牛等共产党人不畏反动派的屠刀,踏着烈士的鲜血,高唱日照县立中学校歌,毅然奔向抗日战场,在八路军一一五师的指挥下,打日寇锄汉奸,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当国民党发动战争时,王璐方领导解放区群众开展土改运动,输送大批优秀青年参加解放军,积极筹备钱粮衣物支援前线,从鲁南、莱芜、孟良崮、济南、淮海等战役,一直支前到渡江以及江南等诸多战役,日照共出动几十万人次的民工队伍,粮食、补鞋、牲口、车辆等不计其数,同时分几批派送六百多人的南下干部随解放军接收广大城市……全国解放后,由于南街和北街长期形成的环境条件不同和思想意识的差别,两城街在各个历史时期也是出现各种矛盾和斗争,最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

二是以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为主线。两城曾经是座大王城,一直流传大王使用过的黑陶杯通天地神灵,包治百病,得之交好运。尤其是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的出土发现,就像埋藏数千年的明珠横空出世,散发出诱人夺目、耀眼的光彩,引来各路人士、江湖豪杰觊觎和争夺。作为稀世之物,东方神器,从发现、保护,到发掘、展现以及引起日本人和美国人的高度关注等情节贯穿剧中各个时段,关联剧中人物,增强了剧情的感染力和神秘感,也增加了两城地区厚重的文化和久远的历史。

两条主线贯穿整个作品始终,相互平行又相互交叉,相互独立又相互依存,首尾相接、相互交融,最终形成协调、完整故事内容。

3.三个家族

一是以两城南城王家为代表的家族。王家以“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为家风。读书、勤俭、持家,忠于国家,善待长工,救济贫民。在事关国家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都能保持民族气节,能为信仰舍生忘死,能为劳苦大众牺牲一切,一门出了三义士……虽然每个人的命运有所不同,但无论遇到任何艰难困苦,大都秉承家风,以天下为己任,体现家国情怀。

二是以两城北城姜家为代表的家族。姜家将”升官发财”作为门庭兴旺的价值追求。为了权势不顾亲情大打出手,为了利益宁肯背叛祖宗。他们欺压人民,剥削穷人,激化社会阶级矛盾。当日本鬼子来临时,他们置民族大义于不顾拱手相迎,助纣为虐,一门出了三汉奸,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然,姜家也有为正义而奋斗者,在如此家风熏染下终究是少数,而且有的人虽然混进革命阵营,但必然被历史大浪淘沙所淘汰。

三是以给东家扎觅汉(当长工)张家为代表的家族。张家祖祖辈辈给东家扎觅汉,张守根和张守梢兄弟俩分别给王家和姜家扎觅汉,随着王家和姜家家族命运的兴亡也彻底改变了兄弟俩的命运。

一街两城三家族,因为家风上的迥异,思想上的差别和环境上的不同,尤其是在家庭教育和人生的道路上,各家有各家家训,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其思想与行为不但影响到家人,甚至影响到几代人,势必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命运。他们随着时代的发展相互排斥、相互争斗又相互利用,最终必然走向相互融合。

4.四大闪光点

(1)三联书店1983年版《世界史便览》记载:公元前约3500年,山东日照两城镇(龙山文化)中国最早的城市。

(2)在两城出土的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其工艺之精湛,造型之优美,被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的制作”“东方神器”“国之瑰宝”。

(3)1932年,在两城街,由共产党领导的日照暴动,是山东省乃至江北地区针对国民党反动政府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斗争。

(4)抗日战争时期,两城是八路军滨海军区的主战场。解放战争初期进行了一次重要分兵。两城子弟兵一部分人随部队北上,渡过渤海海峡加入到东北野战军。另一部分人加入华东野战军。两大野战军逐渐发展壮大为解放全中国的主力部队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4野战军。

一街两城  万千风景

——刘加云长篇小说《一街两城》序言

赵德发

文学作品,体裁多样,若论容量,非长篇小说莫属。它动辄几十万字,甚至上百万字,凭空建构一个艺术世界,让读者领略到万千风景。这种大容量、大制作,对作家的智力与体力,对他的认知力与表现力,都是严峻的挑战。然而,尽管长篇小说的写作格外费力劳神,还是有无数作家迎难而上,我的文友刘加云就是这么一位。二十年来,他创作了多部长篇小说,荣获多次奖励。近几年,他数易其稿,又写出了《一街两城》,让他的文学才华又一次得到了充分展示。

小说中的两城,现实中是存在的。在山东日照市北部,一条大河从五莲山区流出,在黄海之滨冲积出一片小平原,很早就有人类在此定居。1934年至1936年,先后有南京中央研究院的王湘、祁延霈、梁思永、尹达等考古专家对两城遗址进行发掘,出土了一批精美的的陶器、玉器和石器。学界认为,这里是龙山文化时期一个较大的城市。后来,这里成为南北通衢上的一个重镇。公元十二世纪,金朝官员将镇中一条街当作两州分界线,这就出现了“一街两城”之奇观。

《一街两城》的故事发生地就在这里。作者以浓墨重彩,刻画了在两城出土的高柄镂空蛋壳黑陶杯的奇美形态,讲述了由它引发的一段段动人故事,将小说背景渲染得幽远而神秘。与此同时,这一方水土上的历史风云也扑面而来:土匪刘黑七的凶残,“日照暴动”的悲壮,日军入侵后的人性嬗变,建国前后的人心向背……改革开放之后,黑陶杯的文化价值更是得到了空前的重视,两城河边建起黑陶博物馆,引得天南地北的游客前来参观。这一幕一幕依次展现,历史的积淀也仿佛经过窑火锻烧而升华成壮丽诗篇。

命运感的展现,是长篇小说的一项重要功能。刘加云深谙此道,几个主要人物的命运在他笔下坎坷莫测,扣人心弦。尤其是女主人公安雪梅,其身世令人唏嘘,其言行令人敬佩。她是安家“四美”之首,异常漂亮,却是安老太爷与丫鬟秦翠翠的私生女,秦翠翠生下孩子后长期装疯。雪梅自小被家长定下“娃娃亲”,新郎王里路却在成亲当日逃婚。婚礼上,镇长的儿子姜邯春喜欢上了新娘子,想尽一切办法要得到她。雪梅忍受着家人的误解和外界的陷害,持续不断地给丈夫写信,用九十九封信才拉回了丈夫的心。姜邯春因爱成恨,用尽一切手段迫害王里路,让他被判刑并发配青海劳改。安雪梅为了心底那份爱,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和一家人的生存,只好嫁给又丑又有病的李有俊,这让一直暗中保护并暗恋她的张守东非常痛苦……她命途多舛,却始终葆有蕙质兰心。她来到婆家就支持分家,与长工、佣人们结为好朋友,支持小叔子、小姑子参加共产党闹革命;她成全大姑姐婚事,收养仇敌、情敌的孩子;她救济难民,资助贫苦孩子上学;她放走被关押的共产党员王璐方,给落难的张守东、王璐方送食物;她用计赶走土匪刘黑七,识破姜氏兄弟的阴谋,巧计保护黑陶杯不被日本人抢掠;她坚强隐忍,从容面对日本人和仇敌的迫害与威逼;她赡养公婆、爱护子女,将孩子们一个个养大成人,将三位老人一个个送终……她近乎完美,是许多人眼中的“活菩萨”,即便是仇敌,最后也跪在她面前忏悔。可以说,雪梅代表了中国妇女坚韧不拔、吃苦耐劳、淳朴善良、大爱无疆的优秀传统品德。《一街两城》的其他人物,也多是个性鲜明,栩栩如生。小说用一个个人物的不同命运告诉读者:人生无常,但人心恒常。这个“心”,就是代代传承的善良本性与悲悯之心。

刘加云的家乡就在海边,他爬上村前的山顶,东面的大海、南面的日照、北面的两城尽收眼底。他自小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历史故事、民间传说与他的亲身经历,成为创作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宝库。因而,《一街两城》的许多篇章,都夹杂了海风与泥土的味道。那反复出现的民间小调《满江红》,那花样繁多的渔家和农家饭菜,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风俗,都给人审美享受。就连农人耕作时的“喊嗓”,也被写得不同凡响:“……会使耙的人必须懂得牛的习性,让牛领会使耙人的意图。飞扬的尘土虽然落满张传根黝黑而又沧桑的脸上,但怎么也遮不住眼睛微闭、嘴唇大张那般陶醉其中的惬意神态,他已经与土地与牛完全融在一起了。”“王在川把鞋子脱了,赤着脚走在海绵似的柔软土地里,顿时一种凉爽且痒非痒的快感从脚心传遍全身,他由衷地说:‘土地啊!’ 抓起一把黑黝黝的土,真想吞进肚子里去。”想把土吃进肚里,这是热爱土地如同生命的传统农民才有的心理。

《一街两城》的另一个特色,是详细记录了时代样貌。小说开头,写王在川手握“偃月刀”行侠仗义,因用此刀杀死几十名土匪而威名远扬。然而听到牟百财在酒场上当着众人的面说他的偃月大刀过时了,落后了,现在的“汉阳造”百步之外一颗子弹就能杀死敌人,他气愤不已,坚决不让他进王家大门,更不准他跟大女儿来往。冷兵器与热兵器的交替,让一个民间英雄形象轰然坍塌,也让时代变迁有了实实在在的投影。再如,1936年梁思永等著名学者来两城考古,当地官员士绅怎样招待他们,书中描写也是不厌其详。还有,上世纪七十年代青年男女结婚,书中这样记述:“子幸的陪送嫁妆与迎春一样,一把竹皮暖水壶、一个脸盆、一个长方镜子,上面印着毛主席头像,再就是一对木箱子,这是时兴的“四大件”。子幸出嫁没有坐花轿,现在也不时兴用花轿,是被玉柳的弟弟用独轮车推着去婆家的。”我们早就听说过,1939年举办的纽约世博会,深埋入地下一个特制容器“时间胶囊”。放入这个容器的有电动剃须刀、电话等35件日常用品,人造纤维等75种纺织品,各种书籍、杂志、图片和缩微胶片,还有爱因斯坦写给五千年后人类的一封信。我认为,作家写一部现实题材的长篇小说,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制作“时间胶囊”。过上若干年有人看这书,能通过作品了解我们所记录的时代,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就如两城的王在川,虽然他生活的时代早已过去,但他舞动大刀斩杀土匪的英武形象却留在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街两城》,值得一读。

作者简介

刘加云

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山东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金融美术家协会理事,日照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三届委员会委员,日照市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委员,日照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日照市作协长篇小说创作委员会主任,日照市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日照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出版《一街两城》《保险丽人》《办公室那些事儿》《汉王剑》(电子版)等长篇小说。《兵支书》(节选)《中国军士》《竹之颂》《山里山外》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300余篇作品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金融文坛》《山东文学》《时代文学》等报刊上发表。荣获第六届新浪原创大赛铜奖、搜狐原创文学大赛优秀奖、山东省“五一文化奖”三等奖、山东省青年作家作品一等奖,三次荣获日照市“日照文艺奖”。

美术和书法作品经常在报刊上发表,入选全国展览并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