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浴老顽童,青岛好画像:玩飞盘秀才艺,紧跟时尚;打排球划桨板,老当益壮

2022-09-25 19:5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9001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陈亚梅

近日,网友“wasabi”在抖音发布了一条视频: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晒日光浴的大爷们,配文“青岛和三亚的区别就是:三亚海边都是俊男美女,青岛海边都是晒的黢黑的大爷”,获12.5万点赞、6.5万评论、15.8万转发量。网友们纷纷点赞评论:这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

俯瞰第一海水浴场,众多老人聚集在此运动玩耍

打排球

记者来到第一海水浴场探访,走近这群“乐活”老人。

飞盘、桨板……老人们的运动很炫酷

22日,记者来到第一海水浴场,还未走上沙滩,远远地就看到各种姿势晒日光浴的大爷和头戴脸基尼的大姨,三三两两地踢毽子、玩飞盘、游泳、下象棋、打牌、划桨板,还有三五成群的大爷在打排球、踢足球、健身,整个沙滩热闹非凡。

走上金黄耀眼的沙滩,记者看见大爷、大妈们正健步如飞地追飞盘,身姿轻盈,完全不像老年人。从去年起飞盘运动在年轻人中走红,成为一项时髦的运动,因为在“掷盘”与“接盘”的过程中需要跟随大量的跑、跳动作,所以对飞盘运动者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记者找到第一海水浴场飞盘运动的发起人——王克宝,74岁的他头戴墨镜,黝黑的皮肤彰显着长期被阳光晒过的痕迹,腿部和腹部的肌肉线条能展现出他健壮的身体。王克宝介绍道:“我是第一海水浴场第一个玩飞盘的,可以说是一浴飞盘运动的发起人。一浴现在有20多人玩飞盘,今年又新增了两帮玩飞盘的人。俺们这里玩飞盘人的年纪都是70多岁、80多岁。最初我带着84岁的老温玩飞盘,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不只是老年人玩,很多上学的年轻人也会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王克宝在玩飞盘

飞盘大爷温懋盛

84岁的温懋盛就是王克宝说的“老温”,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和其他大爷开心地玩着飞盘,身姿矫健地蹦、跑、跳、躲闪。旁边一位大爷告诉记者,“老温是这个浴场‘80后’里身体最好的、最灵活的,从外表一点看不出80多岁了。” 温懋盛说:“我是玩飞盘里年纪最大的,我感觉飞盘这个运动,跑跳相结合,不是很激烈。我认为还是比较适合老年人的,也能锻炼老年人的灵活性,同时飞盘是用右手拿着往外扔,能够锻炼到右边身体,对肺比较好。”

官帅划桨板捞海蜇

玩桨板

在海边时常能看到头发雪白、身体健硕的老年人抬着比自己体积大几倍的桨板气宇轩昂地走在沙滩上,一手拿桨板一手拿划行桨。桨板SUP又被称为直立单桨冲浪,是近一两年才在我国年轻人中兴起的运动。据记者了解,在第一海水浴场一共有两支桨板队伍,他们自己称为“东侧桨板队”和“西侧桨板队”。东侧桨板队队长官帅身材匀称且富有肌肉,脸上洋溢着笑容,他介绍道,“我玩桨板有五六年的时间了,是通过青岛红十字999海上救援协会接触到桨板,开始学习桨板的目的是救生与捉海蜇,桨板这个运动项目安全性相对高且可以利用它救援。我们也用它打捞海蜇,被海蜇蛰伤是常有的事,一般需要一两个月才能慢慢恢复。他挽起裤腿给记者看腿上的伤,一大块暗红色的痕迹附着在腿上,这是捕捞海蜇被蛰伤留下的痕迹。“玩桨板的年轻人比较多,在我国这是属于年轻人玩的运动,是一种比较酷的运动方式。我们队有20多人,平均60岁左右,年龄最大的70岁了,我是我们队里最年轻的,55岁。我们队在玩桨板的人群里属于年龄大的群体。我们这些人除了玩之外,还划桨板捞海蜇、救援。”

聊天

记者偶遇一位刚刚划完桨板归队的队员,西侧桨板队66岁的张先生。他腰上戴着棕色皮质的护腰,刚刚划完桨板又在通过举重做力量训练,健硕的身材、发达的肌肉使他从外表看不出真实年龄。他介绍到,“我已经玩了两年多桨板了,当初是因为和我一起游泳的伙伴在玩,就跟着加入了桨板队。这是一项比较年轻的运动,很多年轻人在玩。”

坐两小时公交车,只为来这“打卡”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每天聚集在这里运动的大爷大妈们并不都住在一浴附近,有不少每天耗时1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辗转倒车来“打卡”的。

记者询问大爷大妈们家住何处、通勤时间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着,“我住在辽阳路需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我住北岭需要坐45分钟公交”、“我住李村需要半个小时”。当记者惊叹于他们通勤时间过长时,旁边一位大爷说道:“这不算远了,还有更远的,城阳白沙河的老李得坐两个小时的车,隔一天来一趟,还有西海岸的也是隔一天来一次。”当问及来浴场的频率,大多数大爷大妈表示,除极端恶劣天气外,几乎全年无休在一浴玩耍。

玩飞盘

温懋盛在健身

今年64岁的王青山家住城阳,是一名退休的警察,外表干练、身材匀称,“我从家坐公交车到11号线的浦里站,接着再倒2号线,再倒3号线。现在通地铁后到一浴一个多小时,之前坐公交需要1小时40多分钟。”被问及为什么舍近求远来第一浴场玩耍时,他说:“以前我家住在河北路,从十几岁就在这个浴场游泳,在这玩了50多年,从退休后全年无休在这玩,已经习惯这里了。另外,这里是一个大家庭,气氛融洽,相互帮助,比如我想学跳舞会有人教,现在跟着冬泳队长苗国庆学习国标舞。我来到第一浴场,一切烦恼都没有了,一般在这里玩四五个小时、六七个小时,经常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

王克宝大爷家住在北岭,来第一浴场需要坐45分钟的公交。被问及缘何来到第一浴场,他回答道:“我退休后自己又干了几年活,一起干活的人劝我好好享受生活,后来我就不干活了,被身边好朋友推荐来第一海水浴场玩,在这一玩就是11年,几乎全年‘无休’。在这里活动对身体好,过得很快乐。我和浴场的其他老人成了好朋友,现在我加入了‘北岭老年群’和‘沙滩勇士群’,浴场之外我们也一起喝喝酒、吃吃饭。”

李瑞修倒立

划桨板的张先生在练举重

同样,刚刚退休的海侬和记者介绍:“我刚退休时和我妻子两个人每天过得浑浑噩噩,睡觉到自然醒,一天吃两顿饭。后经朋友介绍来到第一浴场玩。现在每天都来浴场玩,每天都坚持游泳,这像打卡一样,是一种习惯,也是在挑战自己,觉得自己突破了自己的极限,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

抗癌明星、倒立“90后”……“宝藏”老人在这聚集

记者在第一浴场采访的三天里,不仅看到了一浴老人活力与快乐的状态,还听到了许多精彩绝伦、感人至深的故事,发现这里聚集了一批 “宝藏”大爷。

在一浴有三位常驻的“90后”,98岁的退休体育教师刘洪轮,现在仍每天上午来打排球;96岁的金家才,坚持冬泳57年;95岁的李瑞修,现在每天倒立、劈胯。

李瑞修现场给记者展示起倒立的绝活。只见他先双腿跪在沙滩上,然后弯腰把头顶在沙滩上,用手撑着地,腿慢慢离开地面,一个漂亮的倒立就呈现出来了,这很难想象这是一位95岁老人做出的倒立姿势。李瑞修说:“我是热电局退休的,不是专业的运动员。我从年轻时就喜欢运动,游泳、长跑、摔跤、撑杆跳、单杠、双杠、打篮球我都会,我会摔跤的27式,也取得了撑杆跳国家三级运动员的证书。”他和其他“80后”、“90后”大爷们一起给记者讲述了他们当年亲历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故事。温懋盛说:“现在的生活条件比之前好太多了,我们应该感谢共产党和国家,让我们能踏实、快乐地玩。”

李瑞修玩劈胯

在这里,记者还遇到了一位胸前有一道长长的手术疤痕的大爷,他就是浴场的抗癌明星——任培礼。77岁的任培礼和他的抗癌故事在整个浴场广为人知。任培礼大爷说: “我从2000年退休后就来第一浴场游泳,2015年时得了心脏病,做了四个心脏搭桥,又在2016年得了肺癌,别人认为得了肺癌半年就会没了,但是我还是坚持运动,保持健康和好心态就行。我现在刚刚出院一个月,每天从四方坐一个小时公交来浴场。”他云淡风轻地讲述着,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来一浴很开心,在这玩得开心又能结交到很多好朋友。在这里运动,心情会变好又能使身体好,少吃药。”

第一海水浴场这个充满魅力的浴场,带给了老年人不一样的晚年生活。这些身怀绝技、本领各异、充满活力的“宝藏”老人们将在这片金色的沙滩上继续书写着他们的快乐生活与新故事。

下象棋

一浴“乐活”老人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