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民宿主的“宿说”:情怀支撑的梦想,还能走多远?

2022-10-12 15:2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26438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陆金星

民宿,伴随着休假式旅游以及人们对文化、个性化、本土化的不同需求而兴起,依托情怀走到当下。青岛的民宿从2017年、2018年起步走到现在,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大多数都处在了经营困难的境地。近日,记者走进位于北九水、田横以及市南区的三家有特色的民宿,与民宿主面对面,听他们讲述梦想与现实。

四舍吾入的时光是慢的。

为情怀投入二百万,“四舍吾入”走到“梦醒时分”

山卓可以说是一个艺术青年,他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过设计、在北京大学读过文史,在上海干了多年的室内外设计工作后回到青岛,开始了他的情怀之路,2019年下半年,山卓在北九水河东一处山坡上选了一处院子,开始了他的梦想。他的“四舍吾入”民宿开业就赶上了疫情,投入近二百万,经营到现在回本不过四分之一。

四舍吾入位于九水河东一处小坡。

伴随着民宿业在北方的流行,2019年山卓也搭上了这班车,本来的想法是几个朋友回归山野,做一个有趣的地方一起玩,后来没有按照原本的想法来,做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应景的产物。从一开始选址、定址、方案、设计施工,山卓这一年别的都没做,就在北九水的山上忙了,投入了满满的心血。

坐在院子里,就可以面对九水开阔的山景。

民宿设计外观基本是一个日式风格,配合崂山的樱桃花,还是非常有意境的,在设计上山卓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从室内到庭院,都经过精心思考。走进小院,一股“静”意扑面而来,安静的庭院伴着潺潺流水的声音,欣赏着九水广阔的山景。四舍吾入室内有两间日式榻榻米,其他为现代轻奢,非常适合几个家庭一起小聚几日。山卓表示,“做情怀的人就是这样不食人间烟火,也比较懒散,所以就想把这里做成自助式的,院中有厨房,二楼有一个空间,适合看书、喝茶,还有一个娱乐室,可以打打牌,总之这里还是一个取静的地方。”

房檐下可以坐着发发呆。

对于“四舍吾入”这个名字,看上去非常特别,其实完全是随意中的偶然得来。“我们原本规划的就是四间房子,那也就是‘四舍’,我来了,或者客人来了,也就‘吾入’,刚好四舍吾入。”山卓介绍。

山卓也喜欢坐在院子里发呆。

“到2020年年底,民宿算是全面完工,准备开业,大家都怀着一种激动兴奋的状态来迎接,结果刚好碰到疫情,所以在这个大环境下,预期远远没有到达。”山卓表示。正值国庆假期,又到订房高峰,七天假期,5800元一天的四舍吾入,订出了五天,原本想着这个假期能有个好的营业成果,结果又受到疫情影响,国庆假期又是一个退单潮。“东营的几个家庭,这次又不来了,没有办法,这几年一到假期就会遇到这种情况。”山卓有些无奈。

房子阁楼是一处娱乐间,大家可以在这里喝喝茶放松一下。

“我们起初是为了玩一玩,也就是玩票吧,做到现在也只能这样定义了,钱没有赚到,结交了一些各地的朋友,一些有趣的人。”山卓表示,同路的人才能看到同样的风景,山卓最初的设想还是为了接待一些有趣的人,大家来了能够吃吃茶、看看天、发呆待上几天,大概山卓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也就喜欢这一类的人。

在青岛最东,他将乡愁与文化植入民宿

青岛最东北端,丁字湾畔坐落着素有“海商之源,传统渔村”的里栲栳村。据即墨县志记载里外栲栳一带人民,世代以捕鱼为业。随着金口开港,南北商船往来如梭,进出丁字湾。栲栳岛为丁字湾门户,清中期,随着商业的发展,里外栲栳逐渐兴起一支非常活跃的商业船队,往来于金口、江南等地。夏季商船陆续回到家乡歇伏修船,海滩上人声鼎沸。如今的里栲栳村仍然留存着不少清末的民房,在村里走一走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而福海乡居民宿就位于该村的一排民房中,保存了古朴的建筑,融合了当地的文化与乡愁。

韩乃涛坐在院子里,扒开今年的新花生尝尝鲜。

“我们的先辈通过南货北调积攒了第一桶金,然后回乡建了一些具有北方特色的四合院,现在留存的还有不少,原本在外工作的我,乘着乡村振兴的风,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开设了这家民宿,也是为了保留历史传承、保留乡愁。”福海乡居民宿主人韩乃涛介绍。伴随着记忆中的开锁开门声、经过传统的木门走进福海乡居,一股古朴风迎面而来,灰砖灰瓦、格床翠竹,三个精品院落。古朴的建筑加上年代感的陈设,雕梁画栋、挺脊翘檐、古意浮现。

韩乃涛走在村里的小巷中。

“我是土生土长的这里的人,对这里感情深厚,在2017年、2018年的时候,北方民宿慢慢兴起,我也回来开了民宿,选了一排有清末风格的房子,在改造的时候下了一番工夫,不仅要保留原有的老味道,还要顾及入住感受,所以反复推敲,最终营业,营业后非常受欢迎,不少青岛市区的人们都关注。”韩乃涛介绍,福海乡居民宿之所以特别,除了当地文化的支撑,还有韩乃涛自己坚持十几年的收藏,他将他的收藏和民宿完美结合,将一些老的家具、桌椅用到了房间的摆设中。在韩乃涛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他的另一处房子里,打开门,各种年代感十足的老物件摆放满满当当,有大几百件。韩乃涛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能有一个合适的空间,将这些物件摆放出来,做成一个民俗博物馆。

韩乃涛收藏的一些老物件。

对于民俗的经营状况,韩乃涛表示疫情的影响肯定很大,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他都会在安全第一的情况下进行经营,他相信这种困难是暂时的。韩乃涛表示:“做民宿的人,都有一种情怀,但说实话,情怀不能当饭吃,遭受疫情后,民宿的损失很大,情怀也受到了冲击,但是大家应该坚持,相信乡村振兴、民俗旅游的这条道路会越走越宽!”

安静的小院

她的“留白”承载着诗和远方

王林最近总是很忙,因为她在忙着新开设的电竞酒店的事情,记者约她采访也是一推再推,终于10月11日,在她的“慵懒”民宿中,完成了对她的采访。

王林应该是在青岛做民宿比较早的人了,2014年的时候,因为对工作不适应,她辞职后第二天就买了机票,一个人背着个小包就去了云南,因为她喜欢云南的蓝天白云,喜欢云南的单纯。半年后,因为家里的原因她又回到了青岛,回青后的一段时间住所不稳定,她背着小包几乎住遍了市南区的青年旅舍。“青年旅舍几乎都是自助式的,因为我比较善谈,住青年旅舍的时候经常和其他的住客一起聊天,向他们介绍青岛的美食与环境,大家经常错认为我就是这家旅舍的老板。”王林介绍,后来出于寂寞,她的工资几乎都用来旅游了,一月一次甚至两次,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知道了民宿。

在这里可以放松心情。

“我不希望和别人合租房子,所以就租下一套房子,打造成民宿,然后我也可以住,还可以接待一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但是民宿开业后非常火爆,最后都没有我自己住的地方了。”王林说,她的第一间民宿名字叫“留白”,是先有了名字才有的民宿,因为当时王林的一种心境,特别希望在青岛能有一个自己放空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每个人都没有标签。“留白”火了以后王林在市南区老城又开了两家民宿,在奥帆中心附近开了一家大一点的名叫“慵懒”,风格设计是她和老公一起努力的成果,采用了大面积的留白,简洁的风格让入住人的心境格外纯粹放松。

简洁的空间给人舒适的感受。

“开民宿可以遇见各种客人,来自国内外各地,一些客人入住后会给我留下一封信,感谢给他带来这样一个空间,让他在短暂的旅途中忘记生活的烦恼,还有一些客人带着他们当地的特产送给我,那时候我每天都会收到不同的惊喜,感觉非常好。”王林笑着说。疫情开始后,她的民宿经常会出现没有客人的情况,去年的一个假期,她损失了二十多万。

王林再启程,尝试新的电竞体验酒店。

电竞酒店不一样的感受。

电竞酒店是王林研究的一个新的住宿产品,在她西海岸新区考拉青年电竞酒店内,记者看到装修风格依然简洁大方,二十多个房间电脑设备高端舒适,不同的房型感受也不一样。王林认为,电竞酒店是一种新的住宿产品,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虽然现在王林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电竞酒店上,但是她的民宿永远不会关闭,因为民宿是她梦开始的地方,是她承载诗和远方的容器。

坐在慵懒民宿的窗前,面对大海。

更多照片↓↓↓

四舍吾入

院中小景比较别致。

山卓和他的四舍吾入

院子里的小花开了。

院子中可以听见流水的声音。

灰瓦的四舍吾入

福海乡居民宿

灰瓦小院,清末风浓郁。

民宿内小景

格子窗,泥老虎

韩乃涛收藏的门当。

福海乡居民宿内古香古色。

韩乃涛保存了一些以前的生活场景。

韩乃涛用他的收藏布置的场景。

里栲栳村留存不少老房子。

院内小景

在这里感受时光倒流的感觉。

留白

民宿是王林梦开始的地方。

电竞酒店面对的是年轻人。

民宿里每一处都是风景。

在这里可以让内心放空。

王林的民宿都有大面积留白。

王林的电竞酒店简洁却不简单。

电脑设备高端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