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家乡人丨平度大泽山一家三代人用匠心坚守“葡萄”情怀 助力乡村振兴

2022-10-16 13:0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8562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杨阳 见习记者 王天书

湖光秋日两相和,葡香山韵蔚大泽。在“葡萄之乡”平度市大泽山, 有这样一家人:89岁的韩秋泰、 58岁的韩玉波、34岁的韩鹏……一家人祖孙三代都在和“葡萄”打交道,他们打造了“玉波系列”葡萄,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在国家登记了12个葡萄新品种,培育的葡萄品种多次荣获全国葡萄冠军。这份成就的背后,是三代人坚守乡村的不忘初心与接力传承。今年,半岛都市报联合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阿里巴巴乡村振兴基金,携手全国60多家主流媒体发起2022届“最美家乡人”评选,期待您的推荐。

父亲是“播种”方面的行家

“葡萄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今年89岁的韩秋泰依然没有离开“葡萄”事业,只要闲下来就会跑到儿子韩玉波的葡萄大棚里“指导工作”,讲讲这个葡萄藤长势不对,这块地方应该修理等等,韩玉波总是照做进行改进。

韩秋泰在采摘葡萄

韩秋泰是土生土长的大泽山农民,也是葡萄种植的“老行家”。1986年,韩秋泰和五位同乡朋友一起承包了本村北山坡的六十亩地,因为之前在村果业队中从事果树培育工作,所以这块地的使用依然用于果树方面的种植,思来想去,家里人都喜欢吃葡萄,所以韩秋泰决定种植葡萄。

因为有相关果树培育方面的知识,种植葡萄韩秋泰并不担心。“我很喜欢研究葡萄播种,立志成为民间葡萄播种专家”1991年正逢雨季较多,韩秋泰种植的葡萄烂掉80%,损失惨重。他便开始抛弃传统种植模式,看书请教专家,着眼葡萄种植技术。

韩秋泰特别推崇绿色无公害生产,全程使用有机肥,尽量使用防虫网、黑光灯诱虫等物理措施避免葡萄病虫害。

韩玉波在杂交授粉

“我父亲对于播种这方面非常在行。”韩玉波对父亲的评价,他告诉记者,“‘冬藏’是葡萄播种的重要一环。葡萄幼苗只有秋季栽培,冬季埋土越冬,才能保证在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免遭冻死。”韩玉波说道,“当时我对播种‘学问’一窍不通,而我父亲就掌握这门技术,在他手下的葡萄播种成活率非常高。” 韩玉波在栽种第一批杂交种子时,由于缺少播种经验,导致种子存活率极低,韩秋泰便运用自己的播种经验,将杂交种子的存活率提升到85%以上,保证实生苗的顺利成长,确保后续选育、复选环节的进行。

韩秋泰在葡萄打理方面也有自己的心得。在他当初进行葡萄种植时,葡萄品种单调,以白玉、龙眼、“泽香(泽山一号)”、“泽玉(泽山二号)”、玫瑰香为主,后来引进了美国红提。但是美国红提作为欧亚种,难打理,易得霜霉病,需要进行精细管理。韩秋泰通过观察葡萄外在形态判断其生长情况,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善。韩玉波在做育苗生意时,经常从外地给父亲带回新品种。无论是“金手指”还是“藤稔”、“夏黑”,韩秋泰都能成功种植成功。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韩玉波也很早就熟悉了葡萄种植的全过程。

韩玉波育种事业的起点,“秋黑”葡萄的芽变新品种,就是韩秋泰发现的。在杂交选育期间,韩秋泰和儿子一起讨论欧亚种、欧美种葡萄的优缺点,一同制定杂交方案。“玉波一号”到“玉波六号”的培育,韩秋泰都参与其中。后来韩玉波为了学习育种技术经常到全国各地学习相关技术,一出去便是两年,在这期间,韩秋泰便在葡萄棚里种植新品种、打理杂交种子实生苗等。

从品种来源、葡萄的历史文化、种植经验、产后流通、葡萄的色香味到葡萄的加工,韩秋泰如数家珍,他说道:“大半辈子就干了一件事,那就是葡萄。葡萄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还想为葡萄一直疯狂下去。”

儿子是“育种”方向的能手

育苗转育种,当起村里的“葡萄苗经纪人”

因为有父亲传授的关于葡萄的知识和经验,韩玉波在培育新品种的过程中少走了很多弯路。白天在地里做试验,晚上翻书学杂交知识,农忙时站在葡萄藤下搞杂交,农闲时外出取经拜师学艺……这是韩玉波的真实写照。

韩秋泰、韩玉波、韩鹏合照

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韩玉波对葡萄的感情更深一层,他初中毕业后便来到果业队里担任技术员,负责果树培育工作。包干到户实行后他便和父亲一起打理自己家的葡萄园,在与葡萄接触的那几年,韩玉波发现,从源头上创造经济价值比传统种葡萄更赚钱,于是,韩玉波与家人一番商量后开始繁育、贩卖葡萄苗。他打听到城阳区有人移栽了从日本引种的巨峰葡萄,个大价高。“第一次去,正是葡萄生长期,人家果农不卖给我。到了秋天,我再次上门求购,花了300块买了800枝种条。”韩玉波说道。为了这些来之不易的“宝贝”,韩玉波没少费功夫,给它们找了一个热炕头,备上牛皮纸、防雨布和沙子精心照料。20多天后,这批种芽长出了翠绿的新叶。 “这个品种在当时的大泽山乃至全国都比较稀罕,第一年我就赚了上千元,赶上之前两年的收入了。”同年他建立良种葡萄繁育站,并订阅了一千多元的科技报刊,学习育苗理论知识。而为了给自己的育苗生意打开销路,他首创性地在报刊上刊登广告,还当起了村里的“葡萄苗经纪人”,帮助村民向外销售葡萄苗,短短几年就赚下了丰厚的家底。

1993年,韩玉波和父亲在葡萄地里有了新发现,也正是这次发现让他走上了育种的道路。“那棵‘秋黑’葡萄上分出3根枝条,中间的一根特别粗,结出的葡萄个头单粒特别大,几乎是旁边枝条上葡萄的两倍。”出于好奇,韩玉波就将中间这根枝条裁剪扦插培育,没想到的是,这束新枝生命力极强,结的葡萄粒也是传统葡萄的两三倍,单穗重量大概有两三斤重。等到1999年,韩玉波到甘肃农业大学园艺系学习,才从启蒙老师常永义教授口中得知,这是“秋黑”葡萄单株芽变产生的新品种,属于基因突变,概率是10万分之一。这一结论让他十分兴奋,萌生了将新品种培育出来的想法。

韩玉波在葡萄藤下

2000年,他创建了平度市江北葡萄研究所。当时“泽香”“泽玉”的育种人、大泽山民间育种师邵纪远老先生告诉韩玉波“不要只育苗,更要重视育种,有好品种才能种出好葡萄。”韩玉波也想“出名”,想在育种领域干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于是正式开始葡萄育种。

但是育种的前期阶段并不顺利,因为不了解育种的规律,韩玉波白天蹲在葡萄园里做试验,晚上翻书学知识。除此之外,他在全国各地拜师,辽宁、甘肃、浙江、新疆……全国有名的葡萄种植区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直到2007年,韩玉波历经14年的反复试验,培育出了我国最大粒的晚熟熟食葡萄“紫地球”。但是这个品种并没有得到相关行业专家的认可,他们认为这个品种果香味不浓、甜度不高。于是韩玉波决定重新进行一次杂交选育,但是一开始杂交育种实践经验不足,反复多次以失败告终,最后经过朋友介绍又求教于河北省昌黎县民间葡萄育种家李绍星,师傅手把手教葡萄去雄、授粉、种子播种。经过两位师傅的精心指导、传教,从理论上到田间实践,一步步从头开始。他将葡萄园全改成了大棚试验田,为了更好观察试验,韩玉波经常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在大棚里一待就是一天。

童期驯化——选育、复选——区域试验——审定登记——推广,葡萄育种从杂交育种到推广种植大约需要12到15年,周期非常漫长。从“紫地球”的培育试验中,韩玉波不断摸索经验,他开始从国内外选种,用一百多种组合进行配对实验,最后用罗马尼亚晚熟玫瑰香葡萄“达米娜”葡萄做母本,“紫地球”做父本的方式杂交新品种。在2016成功培育定型“玉波一号”和“玉波二号”。对于育种,韩玉波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方法。每年能稳定获取杂交种子3000到4000粒,选育出300到400棵优质杂交实生苗。从2008年到现在为止,韩玉波已经申请了11个新品种保护、12个新品种知识产权登记,还创造了 “果实成熟后挂树期最长的无核葡萄”的世界纪录。今年最新登记的新品种“玉波十二”是以“紫地球”为母本,“皇家地球”为父本,自然生长果粒14~22克以上。不用任何药物处理,能粗放管理,省时省力。外观靓丽,含糖20%以上,汁多肉脆,果味清香,果皮紫黑色,中晚熟,极丰产,是一个非常有发展前途的特大粒无核葡萄新品种。

“玉波十二”

随着育种工作的深入,韩玉波将育种事业变成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常年的育种工作也给他的身体留下了“印记”:葡萄成熟后需要品尝味道,韩玉波一度吃得的血糖升高,只能尝过味道后再将葡萄吐出来;葡萄棚内环境湿热,韩玉波也因此患上了严重的湿疹;由于需要仰头观察葡萄生长情况,久而久之他的颈椎也出现了问题。韩玉波没有因此放弃,继续着他的初心。

韩玉波说:“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多亏我父亲给予指导,我希望把这些年来总结的经验分享给年轻人,减少他们在葡萄种植过程中遇到的阻力。”

韩玉波和“玉波十二”

韩玉波还告诉记者,目前已有6个葡萄新品种取得农业农村部的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证书。而“玉波”葡萄系列在培育之初就以打造一款最容易种的葡萄为目标,种植起来省时省力,适合“懒人”种植的葡萄,可以极大地节约人工蔬果成本。“墙内开花墙外香,而我想先把大泽山的老百姓带动起来,让墙内先香。 ”韩玉波希望大泽山的老百姓都可以种上这款高产、耐储运的葡萄,让更多的本土百姓从中受益。

“打赢葡萄育种翻身仗,推进乡村振兴新发展”是挂在江北葡萄研究所上的标语,韩玉波说道:“这也是指引他育种工作的旗帜和标杆。希望中国人能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有国际竞争力的葡萄品种。”

孙子辞去北京的工作 回家乡种葡萄

呼吁更多年轻人投身乡村建设

“作为年轻人,很少有人会想回家里种地。”韩鹏说道。

韩鹏在进行葡萄杂交

韩鹏,今年34岁,本科专业是影视动画和计算机应用技术。2010年,大学毕业后他便留在北京,凭借自己优异的学习成绩顺利进入了一家科技公司。2015年,韩鹏已经在北京小有成就,在公司担任经理职务,计划以后在北京定居生活。

然而,当初的想法并没有如愿。农村天地广阔,青年大有作为。2016年,好不容易跳出“农门”在北京扎根的韩鹏又跳回了“农门”。“我从小就在葡萄地里长大的,对泥土对葡萄对家乡都有一份很深的感情。”韩鹏说道:“我在大学放假期间会和父亲一起进行育种工作,如去雄和授粉等,逐渐也掌握了育种的流程与操作方法。”同时他也深刻感受到爷爷、父亲对于葡萄育种事业的热爱,每回看到父亲一个人在葡萄藤下起早贪黑耕作,他心里不是滋味。

因为热爱这份“甜蜜”事业,也想为这个家庭出一份力,让父亲不再那么辛苦,韩鹏放弃了留在北京发展的机会,放弃了高薪,毅然回到了家乡,种起了葡萄。

种一株葡萄易,种一园葡萄难。韩鹏刚开始接触育种工作便遇到了困难。“当时对育种技术不是很懂,会跟父亲发生争执,在进行第一年育种时,并没有按照我父亲的方案来,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组合配对,试了很多品种,但都是以失败告终。”韩鹏说道,“第二年我便听从父亲的建议进行组合,成功的组合变多了。”韩鹏在育种这条路上更加坚定了走下去的信心和决心。

他天天蹲在田间地头干活,浑身晒得黢黑脱皮,吃了很多苦,家人也心疼不已。但韩鹏苦中作乐,脚踩在黏土地里,心里却感到异常的踏实。

2018年韩鹏根据“玉波一号”品种进行了反交,得到“玉波七号”这一新品种,今年山东省首届葡萄大赛中还获得“金奖”,这是韩鹏的第一个成果,也由此转变了他对葡萄育种工作的态度。

“父亲由于年龄增大,葡萄园内去雄、授粉之类精细的活都是我在做,通过这几年和‘葡萄’打交道,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韩鹏说道。2019年,他开始了独立自主的课题研究,并创造了“最重的单颗无核葡萄”的世界纪录。同时,他将自己的心得整理成专业论文,发表在《中国果树》《山西果树》等报刊上,并共同编写出版了《苹果梨大樱桃葡萄栽培技术》和《葡萄健康栽培实用技术》2本书。

乡村振兴需要年轻人,如何让返乡创业的年轻人少走弯路,能否摸索出一套可复制的葡萄种植方法呢?这些年,韩鹏一直在思考。在这几年中,韩鹏经常免费为当地果农举办葡萄栽培技术现场会,现场解答果农遇到的问题,给有意愿发展葡萄种植业的群众提供种植技术,并细心为他们讲解种植经验,帮助他们走上致富道路,在带动当地农民就业的同时,让更多农民在家门口就能实现增收。

谈及未来,他信心满满。韩鹏说道:“做农业这行十分辛苦,愿意回到家乡从事农业的年轻人还是太少了。他期待着能有更多年轻人扎根乡村,以新身份、新思维、新模式,助力乡村振兴。”

征集

快来推荐身边的“最美家乡人”

家乡的山美、水美,但最美的是家乡的人。今年,半岛都市报联合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阿里巴巴乡村振兴基金,携手全国60多家主流媒体发起2022届“最美家乡人”评选活动,以“乡村振兴”为主题,重点挖掘在乡村产业、文化、教育、生态、科技、卫生等各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平凡人,为乡村振兴提供更多优秀范本和成功经验。本次评选聚焦的人群,包括但不限于带领乡亲们共同富裕的新农人,长期扎根乡村的基层教育工作者、医护工作者、生态守护者、爱心志愿者……每一个为乡村振兴奉献青春、付出心血的人,都值得书写和致敬。

您身边如有与乡村振兴相关的平凡人非凡事,欢迎向我们爆料。可以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663向我们推荐爆料,同时您也可以通过“天天正能量”官方邮箱zhengnengliang@alibaba-inc.com进行推荐,或者关注“天天正能量”官方微博、公众号(ID:zhnlali)了解更多活动实时进展。

案例征集截止时间为今年11月1日,半岛都市报将联合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平台对所有候选案例进行公开评审,评出2022年度青岛十佳“最美家乡人”,颁发“最美家乡人”荣誉证书及奖金2000元。还将从青岛年度十佳“最美家乡人”中挑选突出案例参与全国评选,最终评出20组年度全国“最美家乡人”,为他们颁发万元奖金及荣誉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