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热点丨频上热搜!供销社重出江湖?就是家小卖部?你大概对它有什么误解

2022-11-02 20:4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10605) 扫描到手机

近日,

有关“供销社重出江湖”

“重启供销社”的话题

登上热搜榜。

一方面,在不少自媒体的炒作下,“统购统销”等一些有着时代烙印的话题、词语再度被提起。

另一方面,二级市场上供销社概念股持续走高,A股Wind供销社指数近五日涨超10%。11月2日,部分供销社概念股涨停,还有部分则涨幅超过5%。

多股连续涨停

截至11月2日收盘,中农联合(003042.SZ)、天禾股份(002999.SZ)、天鹅股份(603029.SH)、浙农股份(002758.SZ)、新力金融(600318.SH)、辉隆股份(002556.SZ)、湖南发展(000722.SZ)等7只概念股涨停。其中,天鹅股份、中农联合已连续三个涨停板,天禾股份、浙农股份、新力金融、辉隆股份连续两个涨停板。

此外,中农立华(603970.SH)、中再资环(600217.SH)、新野纺织(002087.SZ)等均跟涨,中农立华、中再资环涨幅超7%。

上述概念股均为供销社系统公司控股和参股的上市公司,其所从事的行业跨度极大,有的从事农药中间体业务生产,有的从事棉花机械生产,有的从事商贸流通服务,有的还从事金融服务等等。

具体来看,已“三连板”的天鹅股份控股股东为山东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旗下的山东供销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0.87%,公司主营业务是棉花采摘及棉花加工机械成套设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同样“三连板”的中农联合大股东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旗下的中国农业生产资料上海公司,持股比例为30.57%,公司主营业务是农药原药、中间体、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二连板”的四家公司中,天禾股份大股东为广东省供销合作联社旗下的广东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25%,公司主营业务是化肥、农药等农资产品的销售并提供专业农技服务。

浙农股份大股东为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旗下的浙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23%,公司主营业务涵盖农业综合服务、汽车商贸服务和医药生产销售等,是全国供销社系统城乡商贸服务业龙头企业。

新力金融大股东为安徽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旗下的安徽新力科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3.60%,公司所从事的主要业务有融资担保、小额贷款、典当、融资租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等。

辉隆股份大股东为安徽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旗下的安徽辉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7.45%,公司主营业务为化肥、农药产品的内外贸分销业务,自主品牌复合肥、农药和精细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当天涨停的湖南发展的第三大股东为衡阳市供销合作总社,持股比例为1.76%,公司主营业务为能源、健康养老及砂石资源。

供销社概念为何突然“爆火”

在分析人士看来,供销社概念股大涨的背后,是一系列的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计划考试录用机关工作人员、近期湖北重庆宁夏等地供销社改革发展……其间,#供销社#、#供销社概念股持续发酵#等相继成为热门话题。

据湖北日报报道,10月11日从省供销合作总社获悉,目前,湖北省实施“基层社恢复重建工程”取得阶段性成果。基层社社员达到45.2万人,其中,农民社员人数5年增长5倍多,由2016年5.15万人增至2021年33.3万人。湖北省供销合作总社相关负责人表示,争取2025年全省基层社社员达到150万。

11月1日,浙江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基层社的恢复和重建一直是我们关注的工作,总社(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如果有相关的政策,接下来我们也会积极支持。”

同日,在被投资者问及有没有参与供销社重启时,辉隆股份回应称,公司作为具有“为农、务农、姓农”本质属性的供销社企业,开创了全国供销社系统农资流通企业上市先河。

今年初,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党组副书记梁惠玲透露,2021年,供销社全系统综合实力不断增强,服务能力持续提高,发展质量稳步提升,实现销售总额6.26万亿元,同比增长18.9%。

视觉中国供图

事实上,

供销社从未离开过我国的经济体系。

虽然在不少人的印象中,

供销社的形象仅仅是一家“小卖部”,

然而在现实当中,

供销社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概念。

过去>>

计划经济时代的集市

“那时候物资紧张,粮票、布票等一年发一次,大家凭票买东西,买完就没有了。”家住湖北省随州市的杨奶奶说道,“不过像糖果这些需求少、供应充足的东西,购买不需要票。”

和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超市不同,在杨奶奶的记忆里,几十年前的供销社里卖的东西很少,几乎只有日常粮油米面、农资产品和日用产品等,稍微奢侈一点的糖果都是一分钱一颗,买的人极少,“不像现在的大超市里什么都有,大家也都买得起了”。

据杨奶奶回忆,大概在改革开放前些年,国家的经济便开始有一定程度的发展,买东西也渐渐不用票了,而大街上的供销社,东西越来越多的同时,也逐渐改换门面,只有很少一部分还保留着合作社的牌面。

视觉中国供图

在湖北省襄阳市供销社办公室的橱柜里,现在还摆着一些泛黄的粮票。该供销社办公室主任马通告诉记者,在建设初期,供销社统购统销,统计需求然后计划生产,在保证物资供应、平衡地区间物资流通、稳定物价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在国家经济发展起来、供需慢慢不平衡之后,计划经济固有的缺陷也暴露出来。后来,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放开市场经济,基层合作社越来越少,有的也逐渐转为了个体工商户进行发展。”马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即便历经种种转化和变革,供销社也是一直存在的。

供销社从中央到省、市、县、乡村分为不同的级别。最开始的供销社是大多数人印象里的挂着绿色牌子、侧重农村商贸流通的小卖部,后来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建设新农村网络工程,打造了农业生产资料、日用消费品现代经营网络、农副产品现代购销网络和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四大体系,再后来又增加了农业社会化服务,即在农民外出打工的同时,供销社为农民打工,开展农业社会化服务,提供耕种、仓储烘干、销售、土地流转等服务。

“这样,一方面农民可以得到土地流转的收入;另一方面,供销社雇佣农村里的闲散劳动力看田,又为他们提供了固定的收入。”马通说。

视觉中国供图

现在>>

已不仅是一家“小卖部”

时间迈入新世纪,供销社早已不是一家简单的小卖部了。

据马通介绍,在重点抓现代化农业服务的同时,供销社原本的四大体系承担着农资、日用百货、农副产品、再生资源的回收和销售的职能,“乡下常见的废品回收站、农产品收购点大多和我们供销社有关,即便是一些个体户也有的会挂着我们的牌子,由我们为他们宣传同时也做出一些监管”。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体制变迁中,原本从中央到县级大部分供销社参照公务员管理,工作人员有编制,但是在转企改制的浪潮中,浙江、上海的部分合作社转成了企业。

据悉,目前,全国各级供销社几乎都设有自己控股的社有企业“供销集团”。供销总社也在不断转型,官网显示,现在还有下属事业单位15家,14家主管社团,13家直属企业单位由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或控股持有。

图片来源:中国供销合作网截图

与过去的小门店不同,如今的供销社,商品多了,形式和渠道也多了,更加注重合作和惠民。随着新经济形式的发展,供销社现在的门店也讲究线上和线下结合,价格在由市场经济决定的同时,也本着事业单位的责任,尤其在疫情这种特殊时期会更加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供销社除了自己做电商助农销售,各地供销社大多会与当地的相关部门合作,对当地有需要的居民进行电商培训,让他们学会自己做电商。襄阳当地的任先生,在最开始通过当地电商产业园卖特色产品鸭蛋赚钱后,自己开了电商公司,卖自己的鸭蛋的同时也收购当地的鸭蛋,年营收高达上亿元,已经成为当地电商园的佳话。

在马通的眼里,供销社就像一个“压舱石”和“稳定器”,在国家的大局中找定位,一方面是将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另一方面是保证所有物资百分百通达每个村。

关于供销社的功能定位,相关的政策文件其实已经表述得很清楚。根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章程》(2005年1月30日,中华全国供销社第四次代表大会第二次修订)第一章第二条,对供销社性质的界定,明确了四层含义:供销社是一个经济组织;是一个合作制的经济组织;是一个集体所有制性质的合作经济组织;是一个以农民社员为主体的集体所有制性质的合作经济组织。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全系统实现农产品销售额27591亿元、日用品销售额1492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3%和17.1%,进一步畅通了农产品上行、日用品下行双向通道,在服务农民生产生活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视觉中国供图

未来>>

变身综合服务中心

本次湖北恢复重建的基层供销社,是供销社服务“三农”的重要载体。因历史原因,在上一轮供销社体制改革后,基层社一度陷入低迷困境。2014年,全省基层社数量仅696个,比最多的1984年的1800个减少61%。

根据中央和省委相关举措,2015年起,湖北省实施“基层社恢复重建工程”,以恢复基层社服务功能。截至2021年底,全省基层社总数达1373个,基本实现乡镇全覆盖。目前,全省已有190个“综合实力强、服务功能全、与农民联结紧”的基层社获评全国总社标杆社。2019年新创建全国标杆基层社44个,居全国第一。“争取2025年全省基层社社员达到150万,真正实现‘农民得实惠、基层社得发展’的新发展格局。”湖北省供销社相关负责人表示。

对于网络上部分网友担心的“统购统销时代”“做大垄断”等问题,马通认为并不会发生。

他表示,一来即便是全国统一的大市场,也必须有全国统一集采集购的数字化平台支持,这在目前是并没有的,即使未来有,也是基于通过集采集购降低消费者成本;二来,增加的基层社也仅仅是基层的门店,众多同类商超不会因多一家就被挤压,即使形成一定的竞争,也会是利于各大企业自身发展和消费者消费的良性竞争。

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之下,未来的供销社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马通认为,未来它更会像一个“打通最后一公里”的“综合服务中心”。

“打通最后一公里”,是就供销社“补短板”的作用而来。马通提出,农产品的上行下行都需要冷链,但由于农产品成本高回收低,社会资本做农村冷链的很少,供销社正好利用中央的资金做这些东西,在田间地头建设冷库和冷链运输。“总社和省社今年来都提出了资源下沉,突出服务农村农民的属性,将政策、资金等下沉到基层社来支持发展。”

“综合服务中心”也和“最后一公里”的另一现状相关,当下供销社正在整合物流成为“第四方物流”。“许多物流公司在到达乡镇最后一级快递网点的时候,由于乡镇多山等原因,并不会配送到每家每户。供销社基层社直接在当地整合物流,各大快递将自己的快递送到我们的仓储后,由我们配送给居民或统一保管要求居民自取,既为物流公司省了人力,也方便了偏远地区的居民。”马通说。

视觉中国供图

学者>>

将现在的供销社和计划经济联系起来是一种误解

对于网上流传的“供销社重出江湖”观点,不少专家学者近期也予以纠正。

例如,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大众需要正确理解今天的供销社。供销社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作为国有机构的一种保留至今,但经过这么多年,“虽然从名称上还是供销社,但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概念了”。

武长海指出,当前的供销社没有过去那么强的行政属性,已成为了公司制,“将现在的供销社和计划经济联系起来是一种误解。现在更多是类似日本的农业协会,相当于村民的自助组织,为农民科学种植提供产销服务等。”

《北京商报》援引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教授的观点指出,全国供销社系统现有3.1万家,拥有网点近40万个,它与中国邮政、中国电信以及不同经济成分的网点,形成纵向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等链式关系;同时也形成横向的多种类型的生态链关系。

洪涛认为,供销社最终会成长为增强农村流通组织的力量,“不容质疑的是,农村市场已经形成多元投资主体的市场,供销社网点建设应做到‘一场多用’,并与其他不同经济类型、不同连锁业态形成相应链条关系,最重要的是实现生态链和生态圈的关系,避免农村网点和资源的过度竞争。冷链体系的建设,正在由‘洒胡椒面’的补短板建设向‘体系建设’和‘系统建设’转变,从而形成良好的营商环境。”

视觉中国供图

       重建供销社是否意味着要重“计划”?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广东财经大学大湾区双循环发展研究院院长陈甬军对国是直通车表示,现在讲的重建供销社,主要是指县以下的基层供销社。这并非为了恢复计划经济,而是为了在市场经济中更好发挥合作经济的功能,助推乡村振兴和国内国际双循环。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市场研究部副主任张继行认为,现阶段的供销社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计划经济产物。供销社紧抓中央部署全面深化改革重大机遇,围绕中央关于充分发挥供销合作社在农业社会化服务和农村流通重要作用的要求,主动谋划供销合作社改革,基本形成了符合合作制理念和市场经济取向的供销合作社新体制。

在一部分人的印象中,供销社主要开在农村,为什么如今在北京等大城市也有了现代化的供销社?

张继行对国是直通车说,供销社并不像大家传统印象里只在农村设有经营网点。现阶段,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出资企业经营范围涵盖农业生产资料、日用品流通、农产品批发、电子商务、冷链物流等,主要经营地点是在县域及以下地区。在城市,供销社主要经营业务为“邻里中心”和“中央厨房”。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澎湃新闻、北京商报、中国供销合作网、每日经济新闻、湖北日报、国是直通车公众号、公开信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