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叨叨丨“带货女王”不带货,一日浮盈3500万!没有直播的薇娅,换了个方式赚钱

2022-11-07 10:0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7389) 扫描到手机

“双十一”来临,在李佳琦、罗永浩等主播们还在如火如荼地奋战时,薇娅投资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来了!

去年收到13.41亿罚单之后,薇娅没有再在直播间出现过,可她之前布的局,却还在悄悄推进。

11月4日,有着“美妆界华为”“胶原蛋白第一股”之称的巨子生物上市,盘中一度上涨超25%,截至收盘,巨子生物股价报收26.7港元,涨9.88%,总市值264.7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42.33亿元)。

而根据招股书显示,2021年,薇娅与高瓴资本、CPE源峰、金镒资本等机构参投巨子生物,以每股20元的价格认购后者37.98%股份,总投资额73.3亿元。

其中,薇娅名下的Qianyi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Qianyi”)参与了公司A-1轮优先股和A-2轮优先股融资,持有巨子生物全球发售前0.86%的股权,紧随全球发售后0.84%的股权。

按此计算,薇娅夫妇持有的巨子生物股份市值约2.04亿元,相较于入股时投资的1.67亿元,已浮盈超3500万元。

“暴利”程度直追茅台

薇娅夫妇上市前“上车”

据中国基金报,Qianyi是一家于2021年10月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由上海谦漪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谦漪”)控股。

上海谦漪的唯一有限合伙人,正是由董海锋最终控制的青岛谦喵寻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天眼查显示,青岛谦喵寻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原知名主播薇娅的丈夫董海锋。

在投资之外,巨子生物旗下品牌“可复美”还曾多次出现在薇娅的直播间,双方合作过多场直播带货。2021年,薇娅也曾在海口消博会上为巨子生物站台,而2021年“双十一”提前开启预售时,可复美成为薇娅直播间销售额的Top5,达5000余万元。

巨子生物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为设计、开发和生产以重组胶原蛋白为关键生物活性成分的专业皮肤护理产品。2019年至2022年5月,公司分别录得营业收入9.57亿元、11.90亿元、15.52亿元和7.23亿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1年的零售额计,巨子生物的市场份额占中国整体皮肤护理市场的1.1%。公司是2021年中国第二大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公司,同时从2019年起连续三年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胶原蛋白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公司(按零售额计)。

巨子生物旗下旗舰品牌为可丽金和可复美,两者分别是2021年中国专业皮肤护理产品行业第三和第四畅销品牌。除可丽金和可复美外,公司还有疤痕修复品牌可痕、口腔溃疡品牌可复平、女性护理品牌利妍等。

巨子生物专业皮肤护理产品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80%以上。2019年至2022年5月公司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分别录得毛利率84.8%、86.3%、87.3%和85.0%。以2021年为例,同花顺iFinD显示,目前A股4981家公司中,2021年销售毛利率比巨子生物高的上市公司仅有55家。巨子生物2021年专业皮肤护理产品毛利率超过了A股98%的公司。而贵州茅台2021年的毛利率为91.62%,巨子生物的“暴利”程度直追茅台。在爱美客、华熙生物的成功之下,巨子生物更是受到了VC/PE的追捧, 投资圈更有 " 美妆界华为,一票难求 " 之说。

然而这家成立20年的公司,直到2021年底,才完成第一轮,也是IPO前唯一一轮融资,高瓴、CPE源峰、君联资本等 " 顶流 " 机构挤了进去,投后估值193亿元。这唯一开放的一次赚钱机会,薇娅夫妇也“杀”了进去。

主播薇娅退出江湖后

助播“探路”模式或已走通

今年2月,薇娅团队并没有因停播而解散或裁员,在放假一周后就恢复了工作,目前暂时服务于其他主播。虽然失去了薇娅带头,但作为直播机构的谦寻仍然在正常运作。今年3月,薇娅旗下的机构谦寻文化,在机构月榜中重回第一的位置。

而今年2月的新晋直播账号“蜜蜂惊喜社”的开播又给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答案——助播升级为主播。

“我们来啦!”屏幕里六双手舞动着,一个名为“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于2月12日晚间在淘宝首次开播,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观众。

涌入直播间的人群,绝大多数是曾经“薇娅的女人”。因为她们惊喜地发现,这个自称“全新的直播间”里都是熟识的面孔——在出镜的6位主播中,小涵、昊昊、凯子、发财、多多5人,均是过去薇娅直播间里的常驻助播或模特。薇娅的“挚爱粉”小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都是认识的原班人马,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不过,如果你之前从未看过薇娅直播,你会以为“蜜蜂惊喜社”是与薇娅无关的“另起炉灶”。6位出镜主播在直播时对有关薇娅的问题概不回应,多次强调“创业小团队”的新身份。

启信宝信息显示,“蜜蜂惊喜社”为杭州柏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有,后者成立于2021年8月,当月曾变更经营范围,加入了直播带货等经营内容。由何卫华担任法人和大股东,表面看与薇娅和谦寻公司并无直接关联。

然而,很多和小李一样的薇娅粉丝却认定“蜜蜂惊喜社”是组织的回归。她们表示,“蜜蜂惊喜社”这个名字就与薇娅此前的官方公众号“薇娅惊喜社”相仿,“蜜蜂”还是薇娅丈夫董海锋的粉丝昵称。并且,薇娅直播间的固定夜景背景板和“废话不多说,先来抽波奖”的经典口播也无一例外地出现在了“蜜蜂”的直播间里。记者同时注意到,“蜜蜂惊喜社”直播的信息被谦寻员工们高调转发。

小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蜜蜂惊喜社”的选品也与薇娅直播间的相差无几。“首播上架了55件商品,有之前来‘投奔’薇娅的玉泽面膜,还有林依轮推荐的麻花,”小李解释,林依轮也是谦寻签约的明星主播,“折扣还是很大,一共消费了500多,支持一下老熟人。”

在粉丝们的支持下,“蜜蜂惊喜社”的首播观看人次超过了100万,当晚涨粉26万。5天后,其直播间粉丝数破百万,并跻身淘宝直播Top3榜单。

对此,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高级分析陈涛表示,以一个新晋直播间来评估,“蜜蜂惊喜社”的发展速度非常快,表现惊艳,“其他一个普通直播间要发展到这个水平,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蜜蜂’在短短一周之内就做到了。”

无论“蜜蜂”是否为薇娅“替身”,它的出现都已经将薇娅拉回大众视野,搅动了沉寂片刻的直播江湖。

此外,薇娅背后的MCN机构谦寻文化也仍活跃在直播电商赛道上。2022年3月,淘宝直播发布3月机构月榜,其中谦寻文化位列第一。谦寻旗下众多腰部主播如小侨Jofay、安安anan等达人主播,以及林依轮、李静、大左等明星主播也依然活跃在直播间里。

还有一个IPO,与雷军一起入股

由于是带货女王,薇娅入股的不止巨子生物这一家公司,另一小米生态链公司德尔玛也在IPO冲击中,拟上市创业板。

与巨子生物不怎么融资相比,德尔玛上市前有过融资5轮。2020年,德尔玛开启B2轮融资,天津金米和自然人董海峰现身,前者实控人为雷军,后者是薇娅丈夫。

值得注意的是,入股时天津金米和董海峰以50元一股的价格买入,而4个月前达晨创投、金镒投资、EuroFancy买入的价格是125元,两者相差了2倍多。

虽然德尔玛解释了价格变动的原因,但其上市节奏远不如巨子生物那么顺利。对于此,另一位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相较于港股,无论是企业还是投资者都愿意上A股。

该投资人透露,上市A股经常一波三折,但对企业来说是好事。“因为上市时,回购条款都拆掉了。仔细看德尔玛的招股,每轮融资都与外部投资者签署了股东协议,对回购权、业绩承诺等约定,上市时应该会拆掉这些协议。某种程度上是利好企业。”

至于最后是否上市成功,也要进一步观察。“就投资标的来看,薇娅所投的两家企业还是不错的。一是两家公司都是盈利企业,这一点在目前的投资中很重要。二是作为曾经的带货女王,薇娅吃到了流量红利这一波,接触的公司有一定营收保障,简单说都有自我造血能力。”

截至目前,董海锋持有德尔玛2.84%的股份,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按照可恢复条款的具体内容,如果德尔玛成功上市,董海峰和一同入股的天津金米可在解禁后,将手中股票在二级市场卖出套现;如果未能如约上市,其股票也由德尔玛全部回购,同样可以全身而退。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薇娅曾悄悄成立一家创投公司——青岛谦喵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由谦寻(杭州)控股100% 持股,但这家公司一直未有投资动态。

薇娅的商业版图

李佳琦和薇娅并称为淘宝主播的一哥和一姐,但他们的身份截然不同。李佳琦是美腕孵化出来的主播,而薇娅是谦寻的老板(娘)。

薇娅本名黄薇,1985年出生的安徽人。2001年,放弃学业前往北京打拼,在北京当时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动物园老天乐”当了一名销售员。

北京人都知道,老天乐的环境很差,屋顶就是破旧的大棚,没有空调,冬冷夏热。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黄薇用几年时间磨出了耐性、心性,以及对服装行业的认知。

当时,浙江人绍兴人董海锋正在北京上大学,因缘际会,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

黄薇外表靓丽,嗓音独特。她一直有做歌手的梦想,年幼时,她也学过很长时间民族舞。董海锋大学期间就是一名街舞爱好者,曾做过林依轮的伴舞。风水轮转,后来,林依轮成为了董海锋旗下的一名签约主播。

2005年,在董海锋的鼓励和支持下,黄薇参加了一档名为《超级偶像》的选秀节目,荣获冠军并签约经纪公司,组建新派嘻哈团体T.H.P,担任主唱。

娱乐圈的江湖并不好混。没过几年,黄薇离开经纪公司,和董海锋一起前往西安重操服装生意,门店一度做到了7家。

当时,中国的电商行业正迅猛发展,二人果断关店服装店,前往广州开起了网店。

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一开始的路都不会一帆风顺,上演了亏损、合作伙伴的离开等老桥段。

直到2015年“双11”,他们经营的网店一天卖出1000万元,年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他们成了。

次年,黄薇接到淘宝官方的邀请,正式成为一名主播,开启了 “薇娅”时代。2020年,她全年带货超过300亿元,成为当之无愧的“淘宝女王”。

2021年5月,薇娅、董海锋夫妇以90亿身家登上《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与“风投女王”徐新、老干妈陶华碧并列第490位。

此时,席卷全国的税务检查,正从影视明星延伸到网红主播。2021年底,杭州税务部门查实,2019年至2020年期间,薇娅通过隐匿收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税务部门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薇娅的网红之路就此断送。

今年4月,谦寻控股宣布,君联资本、云锋基金从股东名单中退出。谦寻控股再度变成由董海锋强力控制的“家族企业”。

巨额罚款和薇娅的隐退,对谦寻控股来说,还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多年以来,谦寻在薇娅之外,已签约并孵化了林依轮、李静、李艾、李响等数十名主播,平台影响力仍旧不可小觑。

过去,董海锋和薇娅夫妇密切配合,一个幕后运作,一个现身聚光灯下,建立起了庞大的商业版图。

截至目前,董海锋名下投资的企业还有20多家,涉及私募、文化传媒、电子商务、服饰、食品、教育科技等众多行业,其中,谦喵私募注册资本10亿元;杭州锋味派食品有限公司与香港明星谢霆锋合作,共同打造“锋味派”系列食品。

淘宝上再无薇娅,但她并没有离开,只是,换了一个身份,闷声发财。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财经日报、时代财经、中国基金报、财联社等